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

 
学校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网站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  正文

农村原生态建设关乎国家战略安全

时间: 2019-06-10 09:30:39来源: 作者: 阅读:

苏本洪

作者简历苏本洪,男,山东平阴人,1957年生,1987年获北京联合大学管理专业大专学历;1989年——1992年,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进修“发展战略”与工商管理专业,之后,长期从事发展战略研究,2003年参与《国家产业技术政策研究报告》调研编辑工作,现仍在参与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理论研究工作。
  受多位中华文化大师的指点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尤其是通过对毛泽东思想与精神的长期领悟,促使作者对“道”(自然规律)的探源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经不懈的努力后,获得了独到的见解,开发出了“道”的本质属性、具体运化形态及其“归一”原理,进而写就了揭示“道”之本性及其应用方法的《公本论》一书。
  继《公本论》一书之后,作者还将陆续撰写《公本·兵道论》、《透视中国——不可战胜、不用战胜、不能战胜的伟大中华》、《如生、如意、如圣、如来学》、《公本论续论——公本思想应用》等作品,奉献于读者。

摘要

  农村原生态建设,在整个国建设中看似无足轻重、无关大局,实际上它却事关国本,直接影响到国家战略安全。

  因为,日常我们国家党、政、军、民的粮食战略保障,战时国家广泛而深厚的粮草储备,有赖于农村的原生态建设;中华民族大一统文化、国民吃苦耐劳的创业精神、勤俭持家的优秀传统,以及尊重和爱护自然的生态意识等健康的民俗民风,来自农村;深层的民族生命力——旺盛的人口、人力资源,储备在农村;具备坚强抗拒病毒侵袭和最终防疫能力的天然场所,处于农村。这些关乎到国家根本的关键性要素,都能体现出农村原生态建设的民根、国本级别的战略意义。

  自古以来,忘战必危,有备而无患!根据当前激烈动荡的国际局势的需要和我国社会发展的趋势,将我国农村原生态建设纳入国家安全战略,已是势在必行。其经济效益和政治意义,都必定是战略层面的、深远而重大的。

 农村原生态建设关乎国家战略安全

  对于农村原生态建设来说,看似无关紧要,实际上这可是关乎国本的大事情。它的建设之成败,直接关联着国家战略安全的大局,直接关乎到国家战略纵深的深浅,自然也就涉及到国家发展的核心战略利益的取舍与大小。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国本”的实质是什么:

  具体地说,作为一个国家来讲,什么是其“本” 呢?不可否认,国家战略安全才是“本”,而且是根本之“本” !历史和当前的严酷现实说明:有“安”,方能有“业”;国安,方能业立;国全,方能发展。安、和、乐、利,序不可乱,乱必生悲!所以说,国家安全,是第一位的。

  国家安全一旦得不到保障,其他一切都将无从谈起。这样的教训太多了,翻阅中外历史,比比皆是。当前,巴勒斯坦的现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我们不能不引以为戒。

  那么,国家战略安全的根本是什么呢?

  第一是“粮草”战略安全(战略储备、生存基地),第二是民族文化根基的保护,第三是民族生殖力、生命力、创造力的保持和强化。这三条,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之所在。国防建设、国家发展,说到家,都是为这三者服务的。

  而这三者,就中国来说,无一例外的都与“农村原生态建设”息息相关、骨肉相连;它更直接左右着国防安全度的大小、抗打击能力的强弱等,国家战略纵深的深浅。

  回顾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俯视中国当前的发展局势,中国的明文和发展无不直接维系在农村的原生态建设和发展之中。

  可以说我国的农村原生态建设,关乎国本,涉及国运,直系民生!从某种角度说,它比城市建设更重要。所以,农村建设方式的选择和实施,不可不稳、不可不慎、不可为发展而发展,更不应以单纯种粮、单纯取利为圆心。它的建设,当以国家战略安全为核心,来统筹安排、系统规划,方为上上策。

一、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国防安全——关乎国家战略纵深之长短

  自古以来,忘战必危,有备而无患!

  从当前世界大格局上看,人类的命运已经开始受到文化冲突、能源危机、经济危机、饮食安全、环境污染、卫生防疫(病毒、病菌的恶性变异与传播)、文明传承等各种矛盾激烈冲突的强烈冲击。

  应当说,现在的国际环境是风起云涌、战事多多。不仅有金融战争、能源战争、贸易战争、信息战争,更有生物战争、粮食战争、气象战争(从“二战”开始应用,到现在没停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并且,核武战争的威胁也在增长。美国的空天战(核武)、俄罗斯的核武流动发射架(今年夏季俄罗斯山林大火烧出了隐藏在森林中的流动核弹车队)的暴露等事件,都是有力的证据。

  可以说,当今世界是一个立体战争的非常年代。不备战,是不行的。最好的备战形式,是加强战略储备、延长战略纵深。战略纵深强,就有潜力、就有能力、就有后法致人的威慑力。有威,就有势;有势,就有力;有力,就能胜。

  当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为什么“占”而不有?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为什么同样占而不有?都是因为中国拥有广大的农村作战略依托,便于与敌人进行大范围的战略博弈,使得敌人鞭长莫及、顾此失彼,从而失去主动,最终滚出中国的。即便是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任何敌人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力全部一次性地消灭中国的广大农村,这就意味着敌人有被消灭的可能。这就是中国不可战胜的重要因素之一。这就可以看出,中国的生命力蕴藏于广大农村之中。

  现在,尽管日本经济实力雄厚、科技力量强大,为什么它背靠世界最强大的美国却不敢与经济实力相对落后的俄罗斯对抗呢?因为日本城市现代化建设异常发达(抵御灾害的脆弱性大幅增加),原生态的农村却很少;从而造成其没有战略纵深,也就失去了与人对抗的本钱。这就看出战略纵深的重要性——即加强农村原生态建设的意义,是多么的重要了。应当说,雄厚的战略纵深,是拿多少钱都无法买到的真实力。

  这说明科技力量再先进、经济实力再强大,也是无法全面替代农村原生态建设的战备纵深作用的。

  因为在现代战争条件下,高楼大厦的城市,会不打自垮。这是由于城市,只要没人提供或者无法提供水、电、粮食,看似现代化的城市马上就会成为死城,更别说炸电网、断水路、毁交通了。一旦被毁,那是很难恢复的!

  而原生态建设条件下的农村,可就不一样了。一是它没有油、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也能生存,不受水、电、粮、油供给的致命性限制。二是它面广,不可能很快、全面被摧毁;这就为决定性大反击创造了机会。所以,加强农村原生态建设、保护农村的天然生产能力、完善生态机制、提高农村的再生产能力和供给能力,把广大农村建成一个个军民两用的“后勤基地”,既是农村建设的当务之急,更是我们国家提高战备能力和二次反击能力的必然选择。

  一旦实现了广泛的农村“后勤基地”化,届时多么强大的敌人,都不敢对我们肆意发动侵略战争,国家自然就安全了。那时的农村原生态建设所带来的国际战略效益和经济效益,就不是农业本身的直接经济效益可比的了。

  所以,加强农村原生态建设(而不是消灭农村)、提高农村的原生态生产能力,是加强国防建设的重中之重,也是提高综合国力的重中之重。

二、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民族文化根基的存留——关乎国家命门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够生存和发展的根基。它在国家政治中,发挥着凝聚力、统合力的作用,它是一个国家的灵魂。美国能用军备竞赛——经济手段拆解强大的“苏联”,它却无法用同样的手段拆解落后的、发展中的中国。

  为什么呢?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由于中国有占主体地位的“一统”文化、大家庭习俗。这是美国无法拆解的。无法拆解我们的“文化”,就无法拆解中国。

  从中国的发展史来看,华夏民族几经战败——多次被少数民族所占领。然而,华夏民族不但没有被消灭、被瓦解,反而我们的版图却多次有所增大,这虽然与我们的奋起斗争有关,但真正发挥作用的是我们的优秀文化将“敌人”融化成了“中国人”,成了一家人。

  这就是文化的作用和魅力。为此,西方的战略阴谋家提出“要想消灭一个民族,首先消灭它的文化”,也就不足为怪了。

  而中国的文化,就蕴藏于广大的农村之中。我们的文字起源于农业生产,我们的历史起源于农村,数不胜数的民族脉络、历史遗迹均隐含于农村,各种各样的传说来自于农村,“天人合一”尊重自然、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理念,来自于农村;“自强不息”的思想、“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崇高理念,来自于“自食其力”的农业生产;“爱国、爱家、民族大一统”的意识,来自于农村的大家族传统(春节初一,是全村的人相互拜年的日子);勤俭持家、厚道朴实的品格,来自于农村。

  应当承认,中国的大同、大统文化,植根于农村,艰苦奋斗、和谐相处的民风植根于农村。农村,是中华文明的源泉、是国家统一意志的基础。它关乎国家的长治久安!所以,对于农村的原生态机制,务必加以呵护、加以强化、加以完善,才是正确的选择。

三、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国家防疫战略——关乎民族生存安全

  其一,由于西方几百年来的工业革命带来的全球性工业污染,所造成的全球性病毒、病菌的恶性变异,致使新变种的传染性强、医治艰难,甚至无法医治的各种各样的流行病、传染病,时有发生;并逐渐形成泛滥之势。

  其二,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世界各国大国都有发动生物战争的准备。尤其是那些始终抱着霸权主义不放、始终妄想灭我中华的帝国主义者们,由于觊觎我国的发展和崛起,随时都有对我国秘密发动生物战争的野心。

  这些都对我国的防疫工作,提出了几乎无法应对的挑战。在此条件下,城市就显露出无法弥补的致命性缺陷。而农村,由于人口分散,就比较便于隔离、便于防治。一旦发生大的疫情,城市的人口就可以有计划地疏散到农村。

  农村的原生态系统,也有比较强的抵御能力。包括野草、野果、野虫、野兽、野鸟等,说不定那种野物中就储备着对抗某种传染病的抗体。一旦敌对国家对我发动生物战争,我们就有了不备而备的防备措施。

  另外,大量的客观事实证明,面对病毒的侵袭,只有原生态的事物才有顽强的抵抗力、生命力。而其他一切人为的生命体,则往往是短命的,甚至是不堪一击的。

四、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中华民族生命力的战略储备

  面对我国人口众多和眼前正在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民族生命力的问题似乎与我国无关,其实不然。毕竟我们国家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力资源已露出匮乏苗头。再说,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局面,国家间、民族间的一切竞争,归根结底都是“人”的竞争——即,民族生命力和繁育力的竞争。试想,如果一个民族的人口逐渐减少、日趋衰亡,谁能说这个民族有竞争力、有生命力呢?

  问题在于,任何一个民族的生命力、尤其是生育力,一旦发生自然萎缩,要想恢复那可就难上加难了。事实是,不管多么强大的国家,一旦它的人口繁殖能力不可逆转的萎缩时,那么,即便别国不去打它,它自己也就会灭亡的。

  翻开人类历史,古代前三大文明古国(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谁能说它们的经济、文化在当时不发达?如果真的不发达,它们就成不了文明古国了。那么,为什么它们又都消失了呢?不可否认,它们必然与其人种衰亡密不可分。否则,其文明是不可能消声灭迹的。犹如一个人的身体建在,他的生命是不会单独消失的。生命力与生命体,是不可能相互脱离而单独存在的。就是说,文化作为一个民族的“生命”,同样与民族的生命体(人种)密不可分。起码一点,即便是基因还能存在和传递着,也是可以继续传递文化和知识等信息的(所以,老鼠生来就会打洞)。就是说,它们作为非常发达的民族,如果还有后裔的话,即便有兴有衰,也不至于将文化和传统彻底失传。它们很可能是其整个民族的生命体率先消失了。

  这说明,一个民族生命力的强弱,生命体的传递——生育、抚养能力的强弱,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是何等的重要。所以,西方许多国家,包括日本、俄罗斯等,都鼓励生育,都把人口保有量作为头等大事来抓。

  那么,西方发达国家为什么要鼓励生育呢?因为它们的原著人口数量都在下降。当人们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时,就会发现这些国家都是城市化建设很发达的国家;而农村的原生态建设在其国民经济建设中,都是处于绝对次要地位的。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出,农村的现代化——电气化、自动化建设程度与人口健康发展的关系,是成反比的。

  即便在我国的城市中,人口下降趋势也是触目惊心的。比如上海,三十年前还是1100万的常住人口;三十年后,原著人口还剩下840多万。尤其是在知识分子阶层,不结婚的、结了婚无法生育的情况,越来越多。台湾的城市化建设可谓高水平,人口下降的速度也是“高水平”的——已成为世界上人口下降速度最快的地区。甚至有人预测,照此下去,50年后,台湾将会自行灭亡。

  与城市截然不同的是那些看起来十分落后的农村,人口却是在迅速的增长。中国的农村是如此,印度的农村更是如此。

  面对我国农村发展的十字路口,面对我国人口的快速老龄化、人口红利日趋枯竭的局面,我们国家有必要在发展农村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统筹兼顾,重点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认真考虑切实加强农村原生态建设,借以提高我国民族生命力的战略储备。

  如果我们将农村建设完全定位在城市化的基础之上,将来中华民族很可能会输在农村的城市化上。俄罗斯的现状,就是一个铁的警示——由于其人口的不断下降,它再大、再强横,都是无法摆脱其人口不断下降的心理担忧。

  毕竟,天下,是人的天下!人没了,一切皆空!

  为此,农村这个原生态的人口高产基地,还是必须要保护的。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生命力的战略储备,不能因为任何理由而轻易加以忽视。

  事实告诉我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国无远虑,定有大难。事关民族生命力这样的根本性大问题,更是来不得半点的疏忽。我们务必着眼未来,从国家安全战略的高度、从世界大格局和民族生命力的角度,来重新认识农村原生态建设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关键性、根本性作用,重新认识加强农村原生态建设的重要性。

五、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民族创造力的升降——关乎发展能力

  一般来说,创造能力,来自于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来自于对科学的兴趣;科学的兴趣,来自于人自幼对大自然的亲近与感触。而农村,是最方便与大自然接触的场所。又是培养孩子勤俭、自立、热爱劳动的好习惯必要“学校”。

  当然,这不能与现在农村强迫孩子过早强体力劳动,以及家庭教育方式不当,而致使农村学生厌恶农村混为一谈;更不能把农村见识少、知识面窄,当做否定农村建设的理由。因为,现在有网络了,这一切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解决。山东的农民,不是已经在家里就把蔬菜买到世界上去了吗。

  另外,创造力不仅仅来自科学本身;它还有赖于一个民族的动手能力。而农村,同样是培养动手能力的天然场所。我国这些年来,发展很快。不可否认的是,农民工良好的动手能力为此做出了重要贡献。

  应当说,农村是不需要再额外投资的、现成的、成本低廉的、最方便使用的创造能力的培训车间。

六、农村原生态建设,事关国家绿色革命——关乎可持续发展战略

  尽管城市化建设可以提高容积率、可以节省一些土地,但城市化也带来了一个个能源黑洞——夏天的热岛效应、冬天的高层冷风,致使城市中居民楼冬天、夏天都要开空调;每一滴水都要用电,生活用水和污水,都要化学处理,生活垃圾也要化学处理,这都大大增加了社会的整体生活成本,更对生态环境造成渐进的毁灭性灾难。

  而农村则不同,虽然表面上看,它占据了一些土地,但我们原来的原生态农村,是不产生“垃圾”的。院子里种点菜、栽棵树,夏天遮阴乘凉,冬天不挡阳光;房前屋后,还可以种植粮食、蔬菜。可以说,农村的乘凉、保暖的生活成本基本接近于零。这应当是非常绿色的生活方式。这对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是有建设性意义的。

  从上述几个方面来看,农村建设,决不能背离了“农村”二字,更不能违反“原生态”的原则。应当看到,农村的作用不仅仅在于粮食经济,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其能够有效延伸国家的战略纵深、保护国家的文化根基和民族创造力,这一根本性的战略意义。

  所以,加强农村的原生态建设,保护农村的天然生产能力、生存活力,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政治需要,是国防安全的战略基石,是参与国际竞争、反击战争威胁的必备条件。

  为此,强化农村原生态建设,就应当成为我们的战略选择。它不但需要政府部门给予重视,而且应当纳入国家安全战略的建设体系之中。  

来源:科学发展参考网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