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研究 首页 > 课题研究

广西田东县农村金融改革情况调查及政策建议

时间: 2017-05-19 10:55:39来源: 作者: 阅读:

广西田东县是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长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联系点,也是区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县。自2008年来,该县抓住机遇,创新思路,大胆实践,力促农村金融改革扎实稳步推进。

一、 农村金融改革取得初步成效

(一)农村金融组织结构和涉农贷款规模快速增加。田东县自改革以来,不但农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出现“回流”,而且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也正蓬勃兴起。目前,全县建立了农村商业银行、北部湾村镇银行、鸿祥和思林竹海农村资金互助社、政府性助农担保公司等多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初步形成了以商业性金融为主体、政策性金融为扶持、民间融资为补充、保险担保为保障的多层次农村金融组织体系。并且全面推进支付网点“下沉”乡村,延伸涉农贷款投放渠道,较好保障了农民贷款需求。改革以来,全县涉农贷款年均增幅达37%,至2011年8月,涉农贷款余额34.48亿元,占全部贷款余额的70%,有力支撑了三农改革发展。

(二)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灵活创新。全县农村金融多元化服务能力明显增强,农户贷款覆盖率超过91%。一是创新担保方式。扩大有效担保物,发展大型农业设备、林权、水域滩涂使用权担保,规范应收账款、股权、仓单、存单等权证质押方式;完善担保主体,鼓励发展“企业+农户”、“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等多种类型的民间担保形式,开创灵活多样的借贷模式,解决不同层次群体的融资需求。二是建立产业化运行机制。建立银行、资金互助社、龙头企业和农户的联动机制,充分利用互助社和企业平台,形成贷款投放以点带面的辐射效应,撬动优势、特色农业产业化发展。三是完善服务模式。以村为单位建立三农金融服务室,代理金融只是宣传、贷款管理等事务,实行“农金村办”,基本做到农户“足不出村”便可办理金融业务。积极发展无需担保和质押的小额信用贷款,发放青年、妇女、返乡农民工等群体的创业贴息贷款,增强农民自身“造血”功能。

(三)农村金融支付和服务环境不断优化。不断改善农村金融电子化服务环境,截至2010年末,全县实现转账电话“村村通”。加快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县财政投资与人民银行合作开发了“农户信用信息管理系统”,实现社会信息与金融机构间信息资源共享,目前,已采集和录入农户基础信息6.61万户,占有信贷需求农户97%。大力开展政府性担保服务,加大为农服务力度。

(四)农业保险试点工作稳步推进。引导保险机构丰富农业保险品种,扩大承保范围,开展了香蕉、芒果、甘蔗、奶牛等特色种养殖业政策性保险,增强农户防灾抗灾能力。同时,加强保险机构与银行业机构的合作联系,为农户贷款提供财产和人身意外担保,解除生产发展的后顾之忧。

(五)激励约束机制初步建立。加大金融政策支持,扩大贷款供给能力,充分发挥新型金融机构支农惠农生力军作用,截止2011年9月,仅北部湾村镇银行支农贷款余额2.6亿元,存贷比超过180%。加大财税政策扶持,建立农村金融风险与信贷支农县级财政补偿机制,落实涉农贷款增量财政奖励政策,实行涉农金融机构财税减免政策,降低金融机构运营成本,增强支农内生动力。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涉农贷款风险大、成本高、收益小,影响金融机构进驻农村市场的积极性。对农贷款线场面广,风险大、运营成本高。虽然地方政府创建了助农担保和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但由于在政策层面缺少统一安排,且社会性风险分担机制建设滞缓,涉农贷款风险大、成本高、收益小的现状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金融机构缺乏拓展农村市场的能动性。

(二)政策“门槛”高,影响农村金融市场发展活力。基层金融机构反映涉农贷款奖补资金基层留存比例低,用于开展农村金融业务经费不足,并且不能税前扣除,但起步晚,准入政策门槛高,发展空间受限,影响支农作用充分发挥。

(三)农村金融机制配置不充分,金融生态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一是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不足,融资模式单一,贷款品种结构不合理,资金供给短期化与农业生产周期不匹配的矛盾仍较突出;农村利率缺乏灵活有效地市场调剂机制。二是农村经济基础薄弱,加之受产权制度的限制,农户贷款有效质押短缺,由此引发的贷款难问题仍是制约农村金融市场发展的主要瓶颈。三是农村征信体系和信用中介机构建设尚处起步阶段,金融机构与农户、涉农企业信息不对称,有效失信惩罚机制建设滞后,征信工作难度大。

(四)农业保险体系不健全,难以支撑农业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政策性保险扶持力度不够,保障水平低,商业性保险缺乏进入的利益导向机制,多层次的农业保险体系发展不成熟,离农村广大的服务需求有较大差距。并且分割保险格局,保障能力单薄,与农业灾害的区域特性不相适应,容易出现“保得起、赔不起”的尴尬局面。

三、政策建议

(一)完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进一步增强支农服务能力。首先,要大力推进传统涉农金融机构改革,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加快组建产权清晰、管理有序的合作性农村分支击鼓,充分发挥支农主力作用。其次,加快发展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探索建立以服务农村为主的地区性中小银行,提升综合服务实力。同时,大力发展政府性助农贷款担保公司,积极探索建立财政性、商业性和农户自设相结合的担保基金体系。此外,要加强民间借贷中介机构建设和监管,规范民间借贷行为,在有效保护各方合法权益的同时,优化配置农村生产要素。

(二)完善运行进一步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一是大力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各级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加快完善政府组织、部门参与、金融机构实施、农民群众监督的工作机制,推行工商、税务、公安等部门和金融机构的信息联网,进一步构建实用、高效的农村信用信息管理和评价体系。二是加大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力度。进一步优化贷款结构,推出与农业生产经营周期性特点相适应的金融产品。积极支持农业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发展,扩大辐射带动效应,提升农村有效金融需求。不断创新涉农贷款品种,扩大有效担保物范围,积极开发科技推广等农村公共服务体系项目贷款,吸引社会资金加快进入农村公共服务领域。三是加强基层金融服务阵地建设。完善村级“三农金融服务室”功能。扩大贷款征信和监督管理工作职能,眼神金融服务触角,夯实农村信贷基础。

(三)加大政策扶持,进一步提升农村金融发展活力。一是加大金融政策扶持。放宽金融机构准入标准,畅通各类社会资金流向农村的渠道。适当降低涉农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放宽存贷比例,新增放贷额度主要支持本地农村发展。扩大支农贷款范围,不断增强新型金融机构和粮食主产区信贷支农实力。择机推进符合农村市场特点的利率定价改革。同时加强金融监管,促进农村金融可持续发展。二是加大财税政策扶持。加大涉农贷款税收优惠力度,对改善农村金融条件增加的设备投资,给予税前扣除、加速折旧等优惠。加大涉农贷款财政贴息补助,建立完善中央和地方共担的补贴机制,提高补贴份额,增强贷款投放的积极性。完善涉农贷款增量财政奖补资金管理使用办法,保证奖补资金主要用于加强农村金融管理和服务。加快建立农村信用信息体系等基础领域的公共财政激励机制,通过利益导向,做大做强农村金融市场。三是完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探索耕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担保贷款模式,有效提高农户承载发展的能力。

(四)筑牢农业保险体系,保障农业生产安全。首先,要创新保险品种,进一步加强保险机构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加快开发“信贷+保险”的特色农产品保险。其次,要加快政策性保险发展,建立中央与地方各级财政投入的长效机制,逐步提高保障标准。第三,要改革保险业运行管理模式突破区域壁垒,探索建立全国性的农业保险风险基金。实行保险资金全国统筹,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第四,要加快推进农业保险再保险制度建设,构建政策性和商业性相结合的多层次农业保险体系,保障农业生产平稳、健康发展。

来源:陕西省农村综合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