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研究 首页 > 课题研究

​“三生共赢”建千秋港

时间: 2017-05-17 23:26:36来源: 作者: 阅读:

“三生共赢”建千秋港

——兼论长江三峡运营后对洞庭湖的影响

傅晓华1 赵运林2 庹瑞锐3

傅晓华(1972—),男,湖南桂阳人,湖南农业大学博士生,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副教授,研究方向:生态经济与生态哲学;赵运林(1959—),男,湖南衡山人,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城市学院党委书记,研究方向:环境生态;庹瑞锐(1983—),男,湖南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

*基金项目:2008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一般项目《洞庭湖区生态补偿机制研究》(编号:08DJY071);2010年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重大招标项目《长江三峡运营后对洞庭湖水环境的影响及治理对策研究》(编号:2010ZDA07)。

摘 要:长株潭城市群是全国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先改先试先行提供了难得的契机。环洞庭湖经济圈是环长株潭城市群的次核心级,其经济发展水平和质量对洞庭湖水质水量依赖性很强。长江三峡运营后,造成洞庭湖生态水位下降,进而影响长株潭城市群的“水危机”。在洞庭湖入长江口处(城陵矶)建水闸,并建设现代化的城陵矶港口,是既遵循客观规律又行之有效的对策,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民生工程。

关键词:长江三峡;洞庭湖;城陵矶;三生共赢

党的十七大提出全面实践科学发展观,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即两型社会),2007年12月,长株潭城市群获批全国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先改先试先行提供了难得的机遇。环洞庭湖经济圈是环长株潭城市群的次核心级,其经济发展的水平和质量对洞庭湖水质水量依赖性很强。更须指出的是,洞庭湖水位是影响湖南四水流域上游特别是长株潭城市群湘江水位的决定因素,故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规划处2008年3-4月的调查中指出洞庭湖“缺水是主要矛盾方面”。在洞庭湖的长江出口处岳阳城陵矶建设现代化的港口,以恢复洞庭湖原有的生态水位,达成洞庭湖与三峡水库对接,实现“三生共赢”,是既遵循客观规律、又是改善民生的千秋伟业工程。

一、“库”与“湖”对接:合规律与合目的的统一

在城陵矶建设现代化港口,实现“库”与“湖”的对接,是尊重客观规律的改造世界。“库”即三峡水库,“湖”为洞庭湖,无论是三峡水库运营还是洞庭湖改造,首先要尊重客观规律,然后要为人所用,无论是对规律认识出现偏差还是没有达到应有目的,都要进行调整与补救,达成合规律与合目的的统一。合规律就是要遵循客观规律,达成“库”与“湖”对接,实现“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合目的就是要在遵循客观规律的基础上,实现我们对洞庭湖的改造功能,恢复洞庭湖生态环境和水位,解决湖南四水流域上游水位特别是长株潭生态型城市群“水危机”。

1.“三生共赢”的目标定位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生态文明观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1]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发展从环境和经济的“二选一”转变为经济、社会、环境“三合一”。“库”与“湖”都要实现“三合一”,才是真正实现了合规律与合目的的有效统一。基于生态规律,生态系统是人类进行生产和消费的基础,人们生产必须从环境中索取资源,同时将消费产生的废弃物排放到环境中。基于生活目的,生产模式、消费方式必定要对环境产生损害,只有培育恰当的消费方式、生产模式,才能为解决生态问题提供良好的社会基础,从而更好地保障人民的幸福生活。可见,“三生共赢”是遵循客观规律的一种创新的发展模式,是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所在。

2.尊重规律的真理价值

尊重客观规律就是遵循科学发展观的指导,围绕“两型社会”建设主题,结合洞庭湖区域实际,从“库”与“湖”有效对接突出“三生共赢”,针对三峡工程对洞庭湖的影响,探究治理洞庭湖水环境的具体举措和实现途径,构建三峡工程与洞庭湖水环境治理互动运作模式。一是洞庭湖水环境治理是一个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生态保护三者保持融合的过程,洞庭湖水环境的建康,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其服务功能,促使其区域内经济程度不断提高。二是我们的研究成果是决策部门解决环长株潭城市群缺水问题的参考依据,我们通过大量的调研,有针对性地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对策建议,并事例说明,是很具有实用价值的对策建议。这就从“库”与“湖”客观实际中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真实答案,即真理价值。

3.“以人为本”抓主要矛盾

“库”与“湖”对接的主要矛盾在于水的问题,怎样处理这个矛盾,就必须坚持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的核心,找准“库”与“湖”对接的支点。首先长株潭“3+5”城市群的两型社会建设以该区域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基础。以洞庭湖来说,其资源的主要是水,不解决洞庭湖缺水和水土保持等问题,就谈不上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良好的生态环境。其次,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以经济可持续发展为前提。破坏、掠夺式的经济发展模式对洞庭湖、湘江等水环境治理百害而无益,与两型社会建设背道而驰,合理调整城市群的产业结构,发展绿色经济才能做到保护水环境和区域内经济的可持续性。再次,可持续发展问题的主体是人。提高民众节约资源、爱护环境的意识,运用相关政策与法律进行合理引导,是环长株潭城市群可持续发展的智力支持。

二、“利”与“弊”厘定:客观公正找关联

在城陵矶建设现代化的港口,是环长株潭城市群应对三峡工程负面影响的趋利避弊工程。环洞庭湖区(岳阳、益阳、常德)2009年GDP占湖南省24%,粮食产量占全省80%,是我国著名的粮食产地,最大的内陆湖泊湿地,素有“长江之胃”的美称。这个“胃”,“上下都有口”,接纳湘、资、沅、澧四水,吞吐长江,年吞吐水量近3000亿立方米,为鄱阳湖的3倍。“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历经17年的建设,举世瞩目的三峡水库将几代中国人的梦想变为现实。承载着共和国水利辉煌梦想的三峡工程,铸就了惠及千秋的民生水利。但是自三峡工程修建以来,洞庭湖地区出现了大面积缺水,且趋于严重之势,2009年10月20日城陵矶水位为21.62米,创同期有记载的历史最低水位。[2]洞庭湖缺水直接导致上游湘、资、沅、澧水位降落,进而影响长株潭城市群“三生”,成为两型社会建设的障碍。从我们大量的调研和细致分析得出,洞庭湖水量水质的改变主要原因两个:一是三峡工程截水,二是洞庭湖内在因素引起。基于实事求是原则,我们不能因为出现洞庭湖缺水就否定三峡工程的历史功绩,但三峡工程对下游的负面效应也是客观存在的。

1.三峡水库是利国利民的千秋工程

三峡水库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水利工程,其成功建设不仅让长江流域数亿人民免于洪涝灾害之苦,更扭转了长江流域电力供应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局面,为长江流域的科学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1)“洪水猛于兽”,三峡水库是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屏障。据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的资料显示,三峡水库建成后,当正常蓄水位到175米时,有221.5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能够控制百年一遇的洪水,如遇千年一遇洪水时,配合运用沿江各分蓄洪区,可以防止长江两岸发生毁灭性灾害,自2001年至今,洞庭湖区域未发生大规模洪涝灾害。(2)三峡工程是中部地区电力供应的源泉。三峡建坝后,工程总装机1820万千瓦,设计年发电846亿千瓦时,位居世界第一,相当于建了十座大亚湾核电站。[3](3)三峡水库使千里长江一日还的梦想将成为现实。万吨级船队将通江达海,大大提高了水运效率,为长江中下游流域的繁荣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三峡工程实现对大自然改造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难以避免的负面影响。总之,三峡水库是利国利民的伟大壮举,是中部经济发展的源动力,带动了整个长江流域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2.三峡水库对洞庭湖造成的负面效应

我们对比了洞庭湖自1990年至2009年各项水文、水利、环境等资料,发现从2001年长江三峡开始蓄水后,洞庭湖水位也随之逐年降低,生态环境也随之恶化。2008年与洞庭湖一体相连的湘江出现了断流,这在湘江水文史上是第一次。2009年10月23日20时,湘江长沙水文站水位降至25.01米,创历史最低[4]。结合我们多次调研和相关资料,初步认为以下几个方面与三峡水库关联。(1)长江入洞庭湖水量减少。由于上游蓄水,致使三峡大坝以下长江径流量明显降低。水利部门资料显示,1990年至1998年长江入湖多年平均径流量为821亿立方米,而2006年10月最低时仅385亿立方米,不到十年前的一半,直接导致洞庭湖库容减少,从1996年最高的近80亿立方米降低至2006年最低的7.7亿立方米。来水量的降低导致换水率降低,洞庭湖区的自净能力明显减弱,洞庭湖污染加剧,2006年惊动全国的岳阳砷污染事件就敲响了警钟。(2)长江入洞庭湖泥沙量减少。20世纪90年代,长江入洞庭湖泥沙量年均为11203万立方米,至2009年减少至6743万立方米,减幅高达40%。直接导致洞庭湖水面降低,大堤基部受损严重。2008年8月,岳阳市洞庭湖大堤钱粮湖六门闸顺堤台堤段出现大规模沉陷事故,原因就是因为大堤基部已经松动。(3)三峡大坝下泻江水温度降低。据下游水文站资料显示,三峡大坝发电后下泻江水水温较蓄水前长江江水表面水温低1-3摄氏度,入洞庭湖江水较往年降低0.5-1摄氏度。湖区多种水生微生物和水生植物因为水体温度变化而减少,四大淡水鱼类(草、青、鳙、鲢)生殖期被迫推迟1-2个月。[5]

3.客观公正找准洞庭湖水环境的关联

我们大量的调研中发现,三峡水库带动地方经济的同时,也影响到了区域内生态环境,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长江中下游的发展。(1)从直接关联来看,三峡水库对洞庭湖水环境的影响主要是水量的影响。一是三峡水库大量的库容必然影响到长江原有水体的分配,洞庭湖与三峡水库一体相连,必定影响最大;二是泥沙量减少,导致长江河床变宽,城陵矶下泻长江流速变大,加剧了洞庭湖流入长江水量,进一步降低洞庭湖水位和水域面积,同时也导致四水入洞庭湖流速加快,这就出现了四水流域在降雨量未明显减少的情况下,水面明显降低;三是三峡水库是一个浩大的旅游工程,据媒体报道,受经济利益的诱惑,大量的豪华游轮下水,严重污染到三峡水库的水体,直接排到下游,其中洞庭湖就是三峡污水的第一个接收站。四是对换水率的影响,洞庭湖属于大型浅水性湖泊,换水率快,20世纪90年代约为4.7天/次,污染想对来说较轻,水质指标在I类和II类之间,三峡运营后,水量急剧减少,换水率猛增至21.4天/次,水体污染程度加剧。[6](2)从间接关联来看,由于洞庭湖水量减少,换水率减低,湖区的农业渔业生产受到较大的影响,湿地面积减少,生态平衡遭到破坏。一是农业生产问题,以岳阳市为例,从2001年到2009年,渔业产量逐年降低5%—8%,粮食产量一直未见明显增产,虽然部分属于退田还湖的影响,但也与洞庭湖缺水有直接关联。课题组3次洞庭湖区域大规模调研中,沅江、汉寿、南县、汨罗等地农民反映,近5年来粮食一直减产;二是渔业生产问题,几乎所有渔民反应,近3年来很少见到5斤以上的大鱼,洞庭湖四大鱼类产量大减,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杂食性的小型鱼类如鲫鱼、黄颡鱼(黄鸭叫)等。据不完全统计,洞庭湖地区每年由于渔业减产,损失就近亿元;三是湿地面积进一步减少,生物多样性降低。由于洞庭湖来水量的减少,致使洞庭湖湿地大面积减少,滩涂大面积增加,仅南洞庭湖一地,2009年就新增滩涂40平方公里,而洞庭湖湖面面积只剩下2600平方公里,洞庭湖水底植物基本消失,湿地植物也倾向单一优势物种,如芦苇、南荻、篓蒿等,生物多样性遭到严重破坏。四是生态平衡受到影响,洞庭湖湿地孕育了大量喜湿半喜湿物种,并接受世界上7个动物区系的侯鸟越冬,湿地的减少缩小了物种的生存空间,严重影响洞庭湖区生态平衡。文明全球的“东洞庭湖观鸟节”2009年也首次出现鸟荒,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已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820只减少到现在的100多只。白鹤前景更令人担忧,1997年尚有100多只,1998年只有73只,2000年减少到37只,2001年则只观测到17只,2009年仅仅观测到3只。[7](3)洞庭湖内部的直接原因。一是洞庭湖区域是我省经济发达地区,工农业较为发达,由于以前产业结构不合理,湖区污染源较多,特别是造纸业发达,拥有大型造纸厂数家,工业污染源严重。二是社会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绝大多数县级城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生活污水都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加重了洞庭湖的污染负荷。三是船舶污染也对湖水水质构成严重威胁,长年在东洞庭湖内作业的渔船、挖沙船和过往客船达6000多艘,几乎都未设置固体废物、生活污水收集装置,压舱废水、动力冷却水中石油含量严重超标,直接排放,污染水体。四是洞庭湖区域内存在监管不严和“违法成本过低”,在保护区内,直接排污、电打渔、迷魂网等现象相当严重。

三、“闸”与“港”融合:实事求是寻对策

三峡水库已经正式运营,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政策角度,无论是“三生”还是“三新”,整体上都是正面效果。然而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都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我们也客观公正的看到了三峡水库对洞庭湖水环境的影响。本着实事求是原则,我们对洞庭湖区进行了深入的调研。结果显示,92%的居民认为三峡工程对洞庭湖水环境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95%的居民认为洞庭湖水环境问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87%的居民认为应该在城陵矶港口建闸,保持洞庭湖原有的水位[8]……说明居民和地方干部对洞庭湖水环境治理的迫切愿望与支持,也表明洞庭湖区有良好的全民生态意识,很好的公众参与环保的基础。在城陵矶建水闸,放缓洞庭湖入口长江的水流速度,适当抬升洞庭湖水位,同时,把城陵矶港口改造为现代化的大港,“闸”与“港”融合。既实事求是的尊重客观规律,又依据实际情况为人所用的民生工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1.建“闸”恢复洞庭湖水位

洞庭湖缺水的问题已迫在眉睫,必须通过一定的水利工程手段才能改变其现状。通过多次于水利部门相关专家进行咨询,对比一些可行的水利治理工程,如在四水入洞庭湖口建闸,控制四水入洞庭湖水量;疏通松滋长江入洞庭湖口,修建松滋口到澧水人工运河,利用澧水引江灌湖等措施。最符合洞庭湖现状与最能达到预期效果的是:在城陵矶洞庭湖入长江口处修建水闸,调节洞庭湖入长江水量。在效果上,建城陵矶水闸,上半年丰水季节蓄洪,能解决湖南境内因大面积降水对长江防洪压力;下半年枯水季节可利用丰水季节的储水,避免洞庭湖流域大面积缺水。其主要作用是通过减缓洞庭湖入长江水流速,提高洞庭湖水位,增加洞庭湖库容,增加湖泊面积,减缓四水入洞庭湖压力,与长江三峡放水时间进行协调。这对下游湖泊不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在保障了洞庭湖水量的同时,不打破长江流域水循环平衡,效果明显,基本上能解决洞庭湖及长株潭城市群缺水的严重问题。在技术上,多数专家认为在城陵矶修建水闸在技术上可行,不过需要考虑的是在城陵矶修建水闸,会增加城陵矶泥沙淤积量,会对城陵矶地区防洪造成一定压力。

2.建“港”拉动地方经济

我们调研发现,当地对城陵矶港口不满意,省里和岳阳市有关部门也明确表示,城陵矶港口近10年来都没有什么发展,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是极不相称的,需要尽快改造。从这个意义上讲,三峡水库的运营时是城陵矶港口进行现代化改造的良机。建设现代化的城陵矶港口,推动地方经济,给当地人民群众带来实惠,为“3+5城市群”树立科学发展的典范。将洞庭湖水环境治理与推动地方经济相结合,在恢复洞庭湖生态环境的同时,又有利于洞庭湖地区区域经济的发展,将两个看似对立的目标,结合成形式上的统一,是两型社会建设与推行“三新”进程在湖南的新实践,也是洞庭湖区“三生共赢”的具体体现。

3.“闸”“港”融合的配套工程建设

正如三峡水库的修建,从正反两方面影响了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发展,对此必须有消除其负面影响的配套工程,城陵矶建“闸”就是三峡水库的配套工程,应该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同时,城陵矶建“闸”与“港”,也要防患于未然,同时建设好配套工程。一是上游涵养林种植工程。在城陵矶修建水闸的同时,还必须对洞庭湖区域已经长江上游,四水流域进行植树造林,种植水土涵养林,防止水土流失。从源头上防止水土流失,涵养水分,才能从根本上缓解洞庭湖防洪、行洪的压力。二是洞庭湖水体生态修复工程。对洞庭湖已经污染的水体,要进行水环境生态修复工程。通过生态浮岛,滨岸带植物修复优化模式等先进的生物修复技术,达到对水环境的再修复,逐步发育成结构功能完整水环境生态系统。通过参考世界公认的湖泊水环境治理典型案例,如莱茵河流域治理、日本琵琶湖流域治理等,吸取国内一些湖泊如太湖、滇池等治理的经验教训进行综合治理。

4.对策的系统性和整体性

洞庭湖水环境的治理不仅仅是一个环境问题,而是一项系统工程,它联系着洞庭湖区域社会、经济、文化、旅游等多个方面,是洞庭湖地区复合生态系统建设的一部分,需要在多层面形成支持系统。洞庭湖水环境的主要矛盾是缺水,因此建闸与港保水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但是,从系统性和整体性考虑,政策和组织层面等也是不可或缺的对策。一是政策层面。洞庭湖治理关系长江中下游大局,影响深远,在治理过程中国家政策应因势力导,具有科学性、全局性、前瞻性、长远性,综合考虑上中下游关系。要实施这一宏伟工程,从中央到地方都应做出巨大的努力,国家必须在政治、经济上给予支持与保障。二是组织层面。洞庭湖日常管理由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湖南省洞庭湖环境监测站、洞庭湖保护区(东、西、南)、湖南省渔政等多家部门联合进行,势必会引发部门之间的权力重叠与摩擦。可建立一协调结构,由各个相关部门联合组成,出现问题可及时磋商与处理,成为洞庭湖水环境治理的保障。三是法律层面。完善或出台相关的保护水环境的法律、法规,严格控制洞庭湖区域污染源,防止其继续加速恶化洞庭湖区域内水环境,真正意义上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四是产业层面。在洞庭湖区域完善相关产业布局,加强完善重点产业发展,巩固现有优势产业发展基础,鼓励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引领带动未来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需要重点解决优化产业布局,推行真正意义上的绿色经济和绿色GDP。只有这些矛盾解决之后,才能顺利推进闸与港建设。

综上所述,洞庭湖水环境治理是一项关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是一项关系到湖南乃至整个中部能否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顺利推进两型社会建设的问题。改造城陵矶港口,建设一个大型水闸,实现洞庭湖与三峡水库对接,是保证洞庭湖生态系统不被破坏,恢复原有生态水位,实现“三生共赢”的有效手段。

注释与参考文献:

[1]本书编写组:《十七大报告辅导读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2][5][7][8]数据来源于我们的调研和相关官方网站提供,经过计算和整理而得。

[3]孙刚荣:《梦想与现实的交响——三峡工程纪实》,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版。

[4]赵晶,李柯,夫周震:《湘江长沙段水位“跌跌不休”枯水将持续至明年2月》,潇湘晨报2009-10-30。

[6]卢江林等:《百年梦想:中国三峡工程决策纪实》,长江出版社2005年版。

来源:中国乡村发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