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从全球发展角度看中东政治动荡与欧美社会动荡共性

时间: 2017-05-19 18:44:16来源: 作者: 阅读:

新华社记者 徐剑梅

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更何况具有重大全球影响的新闻事件。尽管如此,寻找其中的共同点或相通之处,仍然必要,可以为人们探索未来发展道路提供有益借鉴。

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在民众抗议浪潮中弃位出逃,正式揭开中东剧烈动荡的大幕。不久,希腊再度发生主权债务危机,搅动整个欧洲,美欧多国社会动荡也成为贯穿去年全年的全球热点新闻。中东政治动荡与美欧社会动荡发生在不同领域、不同地区、性质迥异,貌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从全球发展的角度看,具有不少值得深思的共同特点。

首先,它们都引起地区不同领域动荡并冲击全球,但有如狂风起于青萍之末,最早的当事国均非重量级或核心国家,地理上也处于所属地区的边缘地带。突尼斯是北非小国;希腊是南欧岛国,国内生产总值仅占欧元区2%。谁能料想到,发生在两国内部的事情,竟掀起震动全球的惊涛骇浪?

或者这本身就是一个启示:在全球化时代,改变国家、地区和世界发展进程的那只看不见的命运之手,未必来自大国和传统热点地区,如果仅透过大国动向及大国关系变迁来研判世界局势走向,视野恐有失狭窄。

一方面,小国动荡并不是孤立的,也深深根植于全球大气候的改变,这也是全球化时代个体与整体命运交织的一大特点。中东政治动荡和欧洲社会动荡的导火索中,存在相近的因素,即2008年始于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风暴和随后而来的经济危机。在中东,经济低迷导致多国物价暴涨、失业率大增,助推长久积累的民怨爆发。在欧洲,当繁荣退潮,资本流动性收紧,不仅借债无度的希腊被晾在沙滩上,欧元区有统一货币而无统一财政的软肋也被一击即中,欧洲不得不为高福利社会体制重新寻找平衡点。

再往更深层次探究,两场动荡的发生和持续“兴风作浪”,共同暴露全球化进程中相伴相随却长期受到忽视的一个结构性老大难问题,即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社会不平等现象日趋严重。

早在新千年到来之际,美国著名世界史家沃勒斯坦就再三指出,上世纪最后30年间,穷国与富国之间、一国内部穷人与富人之间,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而从岁末年初发布的各种数据来看,过去10年间,世界范围内这一趋势有增无减。上月15日经合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该组织所有成员国最富10%人口的平均收入,如今达到最穷10%人口的9倍,即便像瑞典和挪威这样的北欧高福利国家,过去10年间居民收入差距也拉大到6倍。

穷益穷、富益富,这样的现象具有相当的全球普遍性,在中东更是达到尖锐化程度。如果说经济景气的年代,富人吃肉,穷人喝汤,大家手里都有点余钱,或可相安无事;但在经济低迷、财政紧缩的情况下,富人只需要捂紧钱包,穷人却可能直接面临就业和生存危机。从迅速蔓延全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席卷欧洲多国的骚乱、抗议和罢工潮,贫富分化都是重要推手。在中东,由于贫富分化的体制弊端更加突出,加上长期以来社会僵滞、贪腐横行等因素,更是引发剧烈动荡。

应当指出,全球化及参与全球化并不必然导致贫富分化和去中产化。相反,这是一个需要也能够通过不断改革完善分配机制、及早重视并采取措施,加以预防和控制的问题。就此而言,中东政治动荡与欧美社会动荡,不仅暴露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与普遍性,更暴露了应对迟缓甚至无动于衷的严重后果。

可持续的和平与发展,需要可持续的社会公平作为支撑,经济增长必须惠及各国和全社会,才能实现全面、稳定、持久的社会进步。全球化大潮不可逆转,但今后世界各国和国际社会,理应把社会公平作为更加重要的追求目标。能够在经济增长与社会公平之间找到合理的平衡点,成功予以兼顾的国家,也能够成为未来全球化进程中的赢家。

来源: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