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债务危机下的世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时间: 2017-05-17 17:30:24来源: 作者: 阅读:

债务危机下的世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  兰德尔・克洛兹纳

◆危机肆虐,让深陷其中的各主权国家疲于奔命。进入2012年,债务危机究竟会往何处去,危机笼罩下的全球经济又是怎样一番景象?美联储7人管理委员会成员、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兰德尔・克洛兹纳就相关的热门话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刚刚过去的2011年,全球经济最热门的关键词之一,恐怕当属主权债务危机了;和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不同的是,这一次危机的主角并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发达国家。

最先出现的是欧债危机,这场危机从2009年底爆发至今,始终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尤其是过去的一年,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关于这场危机的最新信息就会见诸报端,大部分是坏消息,少部分的消息则表明,我们还有时间,继续等待下一轮的坏消息。

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欧洲国家一一中招,这些国家于是也被人们戏称为“欧猪五国”(PIGS),其中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是欧元区第三、第四大经济体。2011年12月份,标准普尔将德国、法国等15个欧元区国家都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此后,穆迪又将比利时主权信用评级连降两级,并展望为负面。

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深重有加。曾经因准确预言美国次贷危机而获得“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更是断言,欧元区成员国已经丧失了清偿债务的能力,且无法继续在欧元区中存活。“最晚在2013年,也有可能是在2012年,全球经济就会掀起风暴。”

其实,大洋彼岸的美国的主权债务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2011年年中,美国政府的债务达到上限,要求国会提高债务上限的政治博弈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接着,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又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

法国两任总统顾问,横跨政经两界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哲学家和作家雅克・阿塔利曾经将全球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矛头直指美国经济,在他看来,使欧洲陷入经济衰退的原因并不在于欧洲自身,而是源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全球最困难和最重要的问题始终是美国的经济问题。

危机肆虐,让深陷其中的各主权国家疲于奔命。进入2012年,债务危机究竟会往何处去,危机笼罩下的全球经济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欧元正式流通迈过10周年门槛之后,又能走多久?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经济顾问、美联储7人管理委员会成员、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兰德尔・克洛兹纳(Randal l Kroszner)在应上海浦东国际金融交流中心邀请来沪讲学期间,就相关的热门话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欧洲没有建构起很好的机制来应对财政问题

文汇报:2011年以来,主权债务危机备受全球各界关注。如果让您对2011年的三大事件进行排序,主权债务危机将占据怎样的一个位置?

克罗兹纳:我认为排在第一位的,也是最悲剧性的事件,是发生在日本的破坏性极大的地震,它对日本造成非常大的破坏,对日本经济也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它同时也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尽管日本现在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被中国所取代了,但是,实际上中日两国的经济规模仍旧是一个级别的。所以,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中国发生这样的地震,就会导致沿海地区的制造业瘫痪,其影响会很自然地传播到全世界。所以,日本地震在给日本带来悲剧性后果的同时,也给世界经济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

排名第二位的大事件,应该是“阿拉伯之春”,也就是发生在中东和北非的政局巨变,那里充满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导致了石油价格上涨。这是人们意料之外的变化,由此对通胀、生产和运输成本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两件事是近年最重要的事件,它们都出乎预料,人们在2011年年初根本不可能预测到会发生这两件事。

第三件事情就是你说的主权债务危机。很不幸的是,危机目前仍在进行之中,仍旧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我们可能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关注它的发展动态,因为它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欧洲看上去并没有能力建立起一种机制来彻底解决此次危机,他们非常迟疑不决,尽管他们正在向正确的方向前进。希腊此前竟然曾经提出“公投”这一说法来解决自己的债务危机。因此,不确定性仍旧在欧洲上演。当然,美国的金融市场也是一样。

可以说,日本的破坏性地震扰乱了全球的供应链,中东和北非的变局带来了石油价格的不确定变化,加上欧洲财政危机的不确定性,这三个主要的负面事件,前两者是不可预测的,后者可以预测,人们应该更早地就此采取措施。

文汇报:您认为,造成欧债危机的究竟是眼前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一因素,还是欧元机制本来就存在的问题所导致的?

克罗兹纳:我认为更大程度上是欧元的机制性问题,欧元区没有真正解决一些基本问题,其机制应对并不是很好。我之所以说欧债危机是可以预测的,也是指欧元区的机制并没有很好地建构起来,以应对可能的财政问题。

文汇报:除了欧洲,2011年美国的债务规模也非常大,美国国会在最后关头才通过了上调债务上限的决定,此后,美国的主权债务评级又被下调,这是否意味着美国也像欧洲那样陷入了债务危机?

克罗兹纳:标准普尔下调了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以后,其他评级公司并没有做出同样的反应。所以,相比美国的财政状况本身,我觉得评级下调更多的是标准普尔的个体行为。不过长期来看,我也承认美国面临着财政方面的挑战,需要尽快予以解决。

文汇报:那么,在您看来,未来债务危机究竟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呢?

克罗兹纳:主权债务危机正在不断变化之中,能否找到解决问题的机制目前看来仍旧是个未知数。人们想使用美国在金融危机期间曾经使用过的机制,即所谓的“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工具”(TALF),这很像欧洲现在的金融稳定基金(EFSF),既可以用来购买资产,也可以用来向银行注资。人们也想能够利用这样的基金,类似于我们当时使用过的TALF那样,即由美联储提供资金给TALF项目、以便用来购买长期资产。但是,人们仍旧没有真正掌握这一工具的机制。德国并不希望欧洲央行去注入资金,那么到底应该由谁来提供这些资金呢?他们希望中国提供。中国会不会提供资金,仍旧是一个问题。

文汇报:正如您提到的,中东和北非变局对主权国家的政治提出了挑战,主权债务危机又对主权国家的经济提出了挑战。面对这样的局面,主权国家未来究竟应当怎样自处?

克罗兹纳:我觉得未来会有更大的挑战,仍旧有很多不确定性。“阿拉伯之春”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其对新的政府和治理意味着什么,对石油投资或者油田开发意味着什么,所有这些都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这也会对石油价格带来很大的影响。石油价格上涨,是因为人们担心在政治骚乱期间石油供给会受到抑制。这正是石油价格2011年上涨的主要推动力。如果各种不确定性降低,那么石油价格自然就会下落。

文汇报:欧债危机的另一个效应,是人们对区域一体化或者说区域治理的前景感到不确定。您怎么看区域一体化尤其是欧元区的前景?

克罗兹纳:对于欧洲而言,他们必须作出决定:欧洲是否需要如此紧密的一体化?美国历史上曾经是非常松散的联邦,各自独立而不互相依赖。我们曾经有货币联盟,但是财政上的联盟却非常松散,这并没有带来非常好的经济结果,于是,我们就选择建立更加强有力的财政联盟,1789年通过了《美国宪章》,此后的美国运行得很好。所以,欧洲现在也必须决定他们是否也要朝这个方向前进。我认为他们还没有作出决定,欧洲在危机的进程中一直犹豫不决。他们应当有一个清晰的看法,即究竟要不要像美国的宪章所规定的那样,拥有更紧密的财政联系和更强有力的中央政府。

对于世界其他国家而言,类似WTO那样的现有机制规范了开放贸易,这样的机制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实体。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也一直在讨论投票份额的改革问题,以便使投票份额更加接近各国的GDP份额。

财政不确定性太多,导致货币政策可能不会那么有效

文汇报:我们知道,您曾经在美联储担任货币委员会委员,您如何评价美联储在应对金融危机以至于目前的债务危机时的表现?

克罗兹纳:我常常会被问及在美联储工作的相关问题,比如我们是如何出台TALF这一工具的,我们又是如何把利率降到接近于零的,还有一些很私人的问题,比如我们是如何来缓解自身压力的,尤其是在金融危机期间。

我是2006年到2009年期间在美联储工作的,对于我们究竟是否做了正确的事情,我想历史会做出评判。重要的是,我们在避免重演1930年大萧条或者是日本式的“失落的十年”这一方面,扮演了非常积极的角色。美联储在避免通货紧缩方面应该说是成功的,伯南克在其中的作为非常重要。我们从米尔顿・弗里德曼那里学到了很多,他对美国的货币史做了非常深的研究,并对1930年代出现的大萧条提出了批评,认为正是由于美联储的不作为和袖手旁观,导致当时的经济下滑非常厉害,失业率也出现了非常惊人的上升。我们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目前看来,我们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我前面提到的2011年所发生的问题,比如中东变局带来的石油价格上涨,日本地震带来的冲击,以及欧洲债务危机,美联储对此都做出了更多的反应,以确保我们不再陷入通缩。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未来我们仍旧面临很多挑战,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欧洲经济。美联储应当做出更多的应对,来抵消由于欧洲财政危机对美国经济所带来的冲击。

文汇报:但是,全球如此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否导致通胀的又一次到来?

克罗兹纳:不会,我还没有看到这种可能。美国的货币政策并不会导致全球通胀。2011年8月份以来,相关的货币政策就开始更加放松了,但是它并没有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一再上升,有一段时间,大宗商品价格反而下降了。大宗商品之所以出现价格波动,根源在于不同的需求和供给因素:一旦人们看到经济走强了,大宗商品价格就会走高,而如果人们改变看法,认为经济会出现下滑,大宗商品的价格自然就会下降,因为人们的需求预期改变了。

文汇报:在您看来,要继续刺激美国经济,帮助美国走出债务问题,美联储还能有何作为?

克罗兹纳:美联储可以做的只是防止通货紧缩,或者是让通胀出现,这是其主要任务。美联储可以对利率施加影响,但是目前看来,我们在财政方面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也很多,那么,对于刺激经济整体增长而言,货币政策可能就不会那么有效了。我认为央行可以为经济增长提供必要的环境,以避免通缩或高通胀的出现,这些对于增长而言都是必需的。如果有通缩压力,或者有其他方面的负面冲击,美联储肯定会继续有所行动。

文汇报:如果没有强劲的经济恢复和增长,各国政府要想彻底摆脱严重的债务危机似乎不可能。在您看来,下一轮的经济增长动力会很快出现吗?

克罗兹纳:我认为全球经济不会出现第二轮探底,依据目前看到的信息判断,经济数据正在向好。但是美国仍旧会处于一个低增长的状况中,这并不是紧缩。短期内,我们仍旧面临很多挑战,包括金融部门的挑战,以及房地产部门的挑战。长期而言,一定会出现生产率提高,从而推动经济增长。不过这需要更长的时间,可能是5-10年。未来一两年内我们可能看不到能推动经济增长的新技术出现,毕竟时间还太短。

文汇报:我们看到,今年以来,美元在相对贬值,这有利于刺激美国的产品出口,美国也不时地在对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这是美国为走出金融危机和刺激经济增长所应该做出的努力吗?

克罗兹纳:美国政策的重点首先在于美国经济,尽管美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从贸易占GDP的比重来看,它对于美国经济而言并不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不像中国,出口非常重要;也不像欧洲,进出口都非常重要。所以,相比其他国家,汇率对美国总体经济而言影响并不很大。

如果更多地由市场力量来决定人民币相对于美元的价值,那么人民币可能应该更高。其实这对于中国的发展也有好处,可以使中国的发展更加平衡。目前来看,中国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仍旧依赖于出口,人民币汇率相对较低固然可以推动出口,但是没有办法推动国内的消费。我认为,转型到更加平衡的经济对中国而言非常重要,在国内需求和国外需求之间取得平衡,不仅对世界经济有好处,对中国本身的发展也有好处。

文汇报:美元作为全球唯一储备货币的地位,也在不断受到挑战,但另一方面,欧债危机笼罩下的欧元不可能再堪当大任。在此之外,我们难道还有别的选项么?

克罗兹纳:我认为不可能有任何真正的挑战可以威胁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至少在未来5年之内是这样。首先,挑战不可能来自欧洲,毕竟,人们对欧元已经很厌倦了。而中国要形成挑战,需要真正实现市场决定汇率的机制,使得世界范围内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能够经常使用人民币,在此之前,人民币很难成为全球储备货币。这样的挑战很难在未来的5年内就实现。

人们总是喜欢谈论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过去5年一直是这样。其实,美元并没有改变自己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回溯到1970年代或1980年代,我们也曾经听到过类似的讨论,那时对美元形成潜在挑战的是日元,但是日元从来没有做到这一点;后来,问题变成了欧元会不会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但是这次全球债务危机使得欧元不可能成为美元的挑战了。也许在未来更长的时间里,人民币可能会成为美元的挑战,但是正如我先前所说,人民币的价值必须由市场决定,同时,需要建立起一个以人民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框架,否则,人民币就不可能取代美元。

文汇报: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全球新兴经济体实现了非常快的增长,甚至引领了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增长。

克罗兹纳:相比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在过去20年的增长的确都非常快,与20年前相比,新兴经济体占全球GDP的比重越来越大。我也认为,经济比重越来越大的新兴经济体应当在全球经济和全球机制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话题背景】

债务危机席卷欧美2011年7月27日,标准普尔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至“CC”,欧洲国家主权债务危机由此愈演愈烈,蔓延和影响到所有欧盟国家,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相继更换领导人,英国与欧元区渐行渐远,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重大挑战。8月5日,标准普尔将美国评级由AAA下调至AA+,这是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首次遭到降级,引发了全世界对美国巨额债务难以持续和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政治领导人新年喊话以应对债务危机

希腊总理卢卡斯・帕帕季莫斯在2012年的新年讲话中呼吁:“希腊人民应通过不断的努力迎接决定命运的2012年,永久摆脱灾难性的债务违约,使希腊生活在欧元区的大家庭里,使希腊经济进入增长的轨道。”同时,帕帕季莫斯指出,2012年第一季度是关键时期。“任何决议都将决定希腊人民未来十几年的命运。”

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外发出警告称,与过去的一年相比,2012年的情况将更加艰难,要克服主权债务危机,欧洲要走的路还很长。

意大利总统纳波利塔诺则表示:“今天,没有人可以逃避责任,所有人都要出一份力,恢复公共财政的有序,避免意大利的财政崩溃。”

债务危机下全球经济前景堪忧

渣打银行负责人在2012年新年伊始对外表示,就目前而言,在应对欧洲地区的主权债务危机上,欧盟政治领导人尚未提供一项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2012年,欧元区的前景将面临十分严峻的形势,部分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逐渐提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则称,IMF可能将下调2012年全球经济前景,其中欧元区债务危机为主要原因。欧洲危机将在2012年继续发酵,去年12月初进行的欧盟峰会只是暂时安抚了市场,而此次危机是一场投资者对公共债务和欧洲金融系统稳定性的信任危机。

来源:香港《文汇报》2012年01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