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经济正在加速金融化和虚拟化

时间: 2017-05-16 12:47:06来源: 作者: 阅读:

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经济正在加速金融化和虚拟化

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教授 朱炳元

※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马克思虚拟经济理论与金融危机》(2009AKS002)研究报告的一部分内容。

今天,资本主义经济的虚拟化和金融化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金融部门相对于实体经济部门日益膨胀,利润的来源越来越以虚拟经济为主,金融资本无论在微观层面还是宏观层面都占据了主导地位。当代资本主义经济正呈现出经济加速金融化、金融日益虚拟化、实体经济空壳化、日常消费借贷化、国家走向债务化、人民大众贫困化等六大趋势。

一、经济加速金融化

1. 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大幅上升。金融资本在资本主义国家国民生产总值和利润总额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据研究,20世纪70年代,美国金融部门所获得的利润仅仅是非金融部门所获得利润的1/5,到了20世纪末,这一比例上升到了70%。整个美国金融行业在2004年所创造的利润大约为3000亿美元,而美国国内所有非金融行业创造的利润为5340亿美元,即金融行业“创造”的利润占40%左右。而在60年代,金融行业的利润不到国内总利润的2%。仅仅40年,这一比重就增长了19倍。

2. 实体经济部门的金融化。20世纪60-70年代以后,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实体经济的资本利润率趋于下降,面对激烈的竞争,实体经济部门不得不把利润的一部分投向金融领域,导致了金融资本的急剧膨胀。非金融公司金融资产与实际资产的比例在70年代为40%左右,到了90年代已经接近90%。

3. 以金融为核心的服务业的就业人数逐步提高。从1950年到2000年,美国在金融等服务业就业人数逐步提高,而1997年以来美国制造业流失了1/5以上的劳动力。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的现象在英国似乎更加严重,自1997年末以来已经导致英国制造业工人裁减了近1/3或者说130万个工作岗位。制造业的衰退,导致了成千上万工人的失业,直到2011年9月,美国的失业率仍然高达9.1%。

二、金融资本虚拟化

1. 金融资产的运作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据统计,同2004年相比,2007年全球外汇市场的日均交易量提高了69%,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2万亿美元。其中,外汇互换和远期外汇合约增长速度超过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量的速度,分别达到了80%和73%。另外,参与外汇市场交易的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共同基金和保险公司所涉及的外汇日均交易数量也由2004年的5850亿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1.235万亿美元,这些金融机构进行外汇交易的金额占到了整个外汇交易总量的40%。由于这些交易是在没有任何贸易基础和生产背景的情况下发生的,交易的目的完全是为了获得资本的利润,故这样的交易数量越大,风险也就越高。

2. 金融资产迅速膨胀。过去20多年里,银行业、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金融资产迅速膨胀。据国际货币经济组织统计,1980年全球金融资产价值只有12万亿美元,与当年全球GDP的规模大体相当。1993年全球金融资产的价值为53万亿美元,达到当年GDP的2倍。2003年全球金融资产价值达到124万亿美元,超过当年GDP的3倍。2007年全球金融体系内的商业银行资产余额、未偿债券余额和股票市值达到了230万亿美元,是当年GDP的4.21倍。全球金融资产与GDP的比例,从1倍增长到2倍用了13年,从2倍增长到3倍用了10年,从3倍增长到4倍仅用了4年。

从债券市场看,1991年债券总市值是16万亿美元,到2005年达到了58.95万亿美元,15年时间里市场容量增加了两倍多,年均增长速度大约为7.5%,使债券市值占GDP的比重从72.45%提高到132.63%。从股票市场看,1999年全球股票市场市值曾经一度超过全球GDP总额,之后因为新经济破灭而大幅度缩水。2003年全球进入新一轮经济上升周期,股票市场再度迅速膨胀,在美国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前,2006年全球股票市场市值规模达到50.6万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

3. 金融衍生品恶性泛滥。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10年,在金融自由化浪潮的推动下,再加上金融监管的放松,全球衍生品市场保持着迅猛发展的势头。1998年,全球衍生品名义价值(衍生品对应的基础资产的金额)存量为80.3万亿美元,总市值(衍生品交易的实际市场价值)为3.23万亿美元。而到2007年末,全球衍生品名义价值为630万亿美元,为同年全球GDP总量的11.81倍。其中场外交易是衍生品交易的主体,规模大约为600万亿美元,占全部衍生品交易的95%以上。到2008年上半年为止,全球衍生品的名义价值进一步增加到766万亿美元,规模达到了历史新高。

国际货币和金融市场发展到今天,“流动性”的定义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把流动性仅仅理解为货币供应量或者银行存贷差已经不再具有现实意义。虽然目前全球广义货币量M2占全球GDP的比重为122%,但是只占全球流动性比重的11%;证券化债权占全球GDP比重为142%,也只占全球流动性比重的13%;而金融衍生品占全球GDP比重则高达802%,占全球流动性的75%左右。因此,从全球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今天流动性的概念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传统定义中的流动性就是金属货币,就是货币供应量M1和M2,而在过去几年里全球发生的一个最大变化就是金融市场的发展,特别是衍生品的发展。任何一个金融产品,即使是流动性较差的10年期贷款,都可以随时转化为任何期限、任何货币、任何利率的资产支持证券或者其他金融衍生品,出现在金融市场上进行交易和流通,最后都可以演变为流动性。

三、实体经济空心化

1.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虚拟经济的发展。虚拟经济的核心是资本的信用化,从而又进一步发展到资本的金融化。而正是这一金融化的过程,造成了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各国的货币相继和黄金脱钩。黄金的非货币化最终导致了全部资本的符号化,加速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虚拟化和金融化的进程,最终使资本主义国家的实体经济日益空心化,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结构呈现“倒金字塔”的状态。

“倒金字塔”经济结构的第一层和第二层是实体经济,第三层是债券、股票和商品期货等基础性虚拟经济,最顶层是金融衍生品之类的纯粹虚拟经济。支撑庞大国民经济部门的是微小的物质生产部门。“倒金字塔”结构预示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一有风吹草动,整个经济结构的大厦就会发生动摇,甚至轰然倒地。这种经济结构的层级递进,本质上是按照信用发展的逻辑顺序演进的。从信用发展的逻辑上看,以商品、服务和贸易为基础的商业信用是信用发展的起点。商业信用起源于商品交易和价值实现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离,从而使价值实现形式由现金交易演变为延期支付。债券市场作为以证券信用工具为载体的交易市场,通过证券信用工具这个中介使资本的权能发生分离,从而使依附在资本上的各种职能分离出来单独进行交易,再通过风险定价和再分配,将资本引导到有利可图的部门,从而实现资本的优化配置。金融衍生品市场则是更高一级的信用派生市场,它是适应不同投资者的需要通过金融创新而产生的。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证券化和金融衍生品的发展,使虚拟经济的发展呈现日益脱离生产过程的趋势,证券投资的风险分散化和证券投资的多元化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成为一股潮流,源源不断地创造出远离生产过程的金融创新工具。经济的虚拟化制造出空前庞大的虚拟财富体系,和实体经济的距离越来越远,以致使人们产生了华尔街等金融市场能够创造巨大财富的印象。

2. 美国的“去工业化”浪潮。在金融化浪潮的推动下,美国的一个又一个工厂、一个又一个地区遭受一波又一波的打击。这种打击首先体现在低附加值商品上,如鞋类、纺织品,这些部门首先向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转移;随后逐步扩大到钢铁、造船、电子等高附加值产业。美国大量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进口日常生活用品,以满足美国人的消费需求。全世界价廉物美的商品潮水般地流向美国,助长了美国永无止境的消费主义。随着美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地位逐步削弱,它开始在金融领域建立自己的霸权。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融在服务业中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在金融化、虚拟化、去工业化浪潮的推动下,美国经济走上了畸形发展的轨道。据统计,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1990年仅为24%,2007年进一步下降到18%;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2006年仅为2.7%,投资额仅相当于GDP的2.1%。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的服务性行业(主要是金融行业),已占GDP的70%左右。上个世纪末,美国的军事工业仍然是全球之冠,石油、IT、房地产、汽车、飞机制造以及农业等产业也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但是进入21世纪,先是IT产业受到沉重打击,继而因“9·11”事件使飞机制造业受到重创。21世纪初为摆脱经济衰退,美实行房地产贷款最低利率购房政策,营造了房地产业的巨大泡沫,2007年泡沫破裂引发次级贷款危机,直到今天房地产业仍一蹶不振。次贷危机又引发了经济危机,美国为数不多的实体经济部门——汽车工业又遭到重创。按照目前的趋势,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趋势无法改变,除了军事工业和农业无法转移以外,飞机制造业和汽车工业早晚也会向其他国家转移。这一现象会对美国和世界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值得高度关注。

四、日常消费借贷化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在这一基本矛盾的支配下,一方面,生产呈无限扩大的趋势,物资的供给无限增长;另一方面,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限制,人民群众日益贫困化,他们的社会购买力跟不上生产力发展的速度,导致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周期性地发生。为了缓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金融垄断资本的主导和推动下,近一二十年来,在美国逐步形成了一种“负债消费模式”,即普通民众靠借贷维持日常生活消费。这种消费模式对金融寡头来说,可以起到一箭三雕的作用:一是鼓动借贷消费可以暂时缓解劳动人民由于贫困化而导致的产品相对过剩;二是可以从借贷消费的人民群众身上进行再一次的剥削;三是可以通过对各种债券(包括坏账和死账等有毒债券)的重新包装,“创新”出新的金融衍生品,对购买者进行欺骗,以转嫁损失。据统计,美国家庭债务占其可支配收入的比重,1983年为75%左右,2000年上升为125%;美国家庭债务占其税后收入的比重,1980年为60%,2000年为110%。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民众家庭已经入不敷出,所以消费信贷急剧增长。从1971年到2007年的36年间,美国民众的消费信贷从1200亿美元激增至2.5万亿美元,增加了近20倍。这还不包括11.5万亿美元的住房债务,如果把两者相加,总共负债14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当年GDP的总量。平均每个美国人负债近5万美元。美国民众的工资40%用来偿还住房贷款,15%偿还上学贷款,11%用于缴纳社会保障基金,剩下用于日常生活消费的不足19%。

英国的家庭也“借贷成瘾”。1997年夏英国工党上台执政时,个人借贷总额达到5700亿英镑,仅仅在10年以后这一数字猛增到15117亿英镑,增幅高达165.2%,也就是说年均增长10%。个人借贷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从101.6%猛增到创纪录的173.1%。如果把公司借贷因素考虑在内,英国私人贷款总额从占GDP的133.5%增长到227.4%,比任何一个西方工业化国家都高。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如加拿大个人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是126.5%,法国是89.6%,德国是104.8%,意大利是57.7%。

五、国家运行债务化

资本主义国家不仅民众靠借债维持日常生计,而且国家和政府也靠举债维持日常运转。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断发生债务危机。先是冰岛、爱尔兰,后是希腊、葡萄牙等。希腊已经爆发了两次债务危机。针对希腊的债务危机,欧盟和国际货币经济组织通过了新一轮大规模紧缩政策,使希腊暂时躲过了债务危机。但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并未解除,只是热度稍微减轻了一些,随时有可能爆发新的危机。与希腊、葡萄牙等国一样,美国政府多年来也是入不敷出,靠借债维持。随着美国贸易逆差的持续扩大、军费开支的不断飙升,美国的国债也一路走高,国债上限占GDP的比重不断上升,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如此。

从理论上说,美国是全球首创从法律上规定国债上限的国家。美国宪法明确赋予国会确定联邦政府债务总额最高限额的权力。但是从规定国债上限以来,美国政府的债务数额不断上升。其实,提高债务上限并不伤害美国的利益,美元是国际货币,美联储通过购买美国国债使美元流向全世界,所以美国的债务很大程度上是由全世界承担的。尼克松时期的美国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有句这样的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美国的债权人考虑到美元贬值会对他们造成损失,不愿看到美元贬值幅度过大,不得不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和继续借钱给美国人。因此,不管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美国的基本做法仍然是“以债养债”,即借新债还旧债;美国仍然不可能出现大幅约束行政、军费支出的意愿和决心,仍然不会改变举债消费的传统。因此,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美国的债务会继续增加,且幅度会越来越大。

六、人民大众贫困化

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的虚拟化和金融化必然带来劳动人民的贫困化。为了维持金融资产膨胀、避免经济泡沫破裂,金融寡头不断地催生永无止境的资金需求。这就要求提高剥削水平,不断增大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差距,从而造成劳动人民的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20世纪60年代末,资产阶级发动了一场挤压工人阶级利益、提高利润的运动,结果使不平等持续增加,工资在GDP中的份额急剧下降。尽管这一时期利润水平和生产效率大幅度提高,但以1982年的美元价值衡量,美国非农业工人的实际工资从1972年的最高每小时8.99美元下降到2006年的8.24美元。

在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政府干预把危机成本转嫁给最底层的社会公众。只要人民群众处于贫困化状态(不管是绝对贫困化还是相对贫困化),周期性产生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就不可避免。

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从以工业生产为核心的经济转变为虚拟化、金融化的以食利主义为主的经济。而虚拟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固有特点,是食利性、寄生性和投机性。

资本作为能够自行增殖的价值,必须经过生产阶段和流通阶段,依次表现为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的形式,产业资本家必须从市场上购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并且使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相结合,通过生产过程增殖价值,通过流通过程实现价值。而虚拟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循环形式是从货币到货币,资本家不通过生产过程也可以获得剩余价值。虚拟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出现,意味着资本积累的方式不再仅仅通过价值和使用价值的转换来实现,虚拟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形式逐渐在资本积累过程中占据主导和统治地位,资本主义因此具有了明显的寄生性和腐朽性。可见,经济的虚拟化、金融化是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发展和演变的必然趋势,而一步一步地走向寄生性是资本主义经济虚拟化和金融化的必然结果。

来源:《红旗文稿》2012年第4 http://www.qstheor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