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世界性民生难题的中国新答卷

时间: 2017-05-15 23:21:18来源: 作者: 阅读:

世界性民生难题的中国新答卷

——国家新医改惠及亿万民众

新华设记者 吴小军 王 茜 胡 浩 吕 诺

这是公认的一道全球性的民生难题,更是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社会福利计划。

中共中央、国务院启动三年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用最短的时间编织了世界最大全民医保网,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从6年前的3亿人到如今的13亿人,8.32亿农民成为最大受益群体。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说:“中国现在的医疗参保人数,已经达到总人口的95%,这是一个大的飞跃,也是一个大的亮点。虽然世界各国的卫生体系都在变革,但是中国医改的步伐超过了任何一个国家。”

覆盖全民:“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医保网”

2月21日上午,青海省格尔木市人民医院新住院部大楼。43岁的桑成生正用医院新购置的仪器做血液透析。

桑成生是湟中县农民,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爱人外出打工的收入以及低保补助。自2006年患上肾病,血透一度是压在他头上的“大山”。刚开始每次费用是480元,自己出45%;现在,新医改让每次透析费用降低到240元,报销比例也提高到70%。再加上大病救治补助,去年6.3万多元的透析费和其他治疗费用,他只出了约1万元,报销比例近85%。

更让他高兴的是,去年重建了4间房,民政部门还补助4万多元,顶上一大半花费。曾经借钱救命的桑成生说:“要不是新医改,我的命也许早没了,更别说住上新房了。”

医药卫生事业关系亿万人民健康,关系国家前途和民族未来,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民生问题。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包括医改在内的各项民生工程。

2006年6月,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卫生部牵头,10多个部门参加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部际协调工作小组成立,标志新医改方案研究制定工作正式启动。

工作小组成立后高效率运转,多个调研小组围绕医疗机构管理、卫生投入、医疗保障等专题,从城市大医院到村卫生室,几乎所有省份都留下了奔波的足迹。

同时,工作小组委托世界卫生组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国内外机构开展医改总体思路和框架设计。

2008年10月14日,新医改征求意见稿全文公布,向社会征求意见,一个月内收到了约3.6万条意见。工作小组认真研究吸纳意见后,进行了130多处修改,大量来自基层的意见被方案吸收……

2009年4月6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公布,明确医改指导思想、总体目标、基本框架和政策措施。4月7日,国务院公布《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确定医改五项重点任务。

随后,新医改在神州大地上迅速铺开……

如今,面向近9亿农村人口的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农牧民全家一起加入。

2月初的吉林,天寒地冻。黄显利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四平市小四平镇卫生院输液。53岁的黄显利去年得了颈椎病和高血压,看病吃药花了两千多元。“我一分钱都没报成。”黄显利有些懊悔,“因为我没参加新农合。”

去年底,黄显利主动申请参合,连老伴儿和儿媳的都交了:“我们将来岁数大了身体会越来越不好,媳妇正准备要孩子,参合后就都有保证了……”他笑了。

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介绍,新医改以来,基本医疗保障面大幅扩大,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达到13亿人,覆盖率超过95%;其中新农合参保农民超过8.32亿人,覆盖率超过97%,政府补助标准从2009年每人每年80元提高到2011年的200元,政策范围内报销比例由不到50%提高到70%左右。

全球最权威的医学杂志之一《柳叶刀》刊文说,中国医改编织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医保网,“放眼全世界,没有其他国家能在五六年里取得这样的成就……”

降低药价:“小病用小钱,健康促小康”

“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流传在广西容县罗江镇大石村的顺口溜,道出了村民们曾经的心酸。而如今他们津津乐道“一元钱看病”。

走进村卫生所,崭新屋舍前竖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几行粉笔字:凡参合的村民,都可拿医疗证来卫生所看病开药,“每次只收1元钱!”村医黄月坤说,县医改政策规定,村民每次只交1元诊疗费,就可在卫生室看病,并根据需要可拿到3天内的免费药物。目前,卫生所供应的全是基本药物目录上的药品,有近300种。如还不能治愈,可转诊到罗江镇卫生院,医疗费用可在病人出院时报销85%。

由于全面推行基本药物,2011年大石村卫生所门诊均次医药费为10.49元,比上年降低60%。

2009年启动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来,全国31个省份均实现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基层基本药物价格平均下降30%左右,307种药品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同时,公立医院改革试点以及县级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有序开展。

46岁的湖南省蓝山县塔峰镇西南村村民黄小英终于下定决心,揣着100元钱来到镇中心卫生院。黄小英患有妇科炎症,经常腰酸腹痛直冒冷汗。医生让她住院接受输液和物理治疗,黄小英想到几年前曾经住过院,一周就花了一千多元钱,没有听从医生的话。“硬撑着,实在不行就买点止疼药吃。”

黄小英的病就这样越拖越重了。直到她听说要推行医改,去乡镇卫生院看病,住院只需100元。将信将疑的黄小英来到塔峰镇中心卫生院。6天后,一个疗程结束,她出院了:“做治疗、输液、吃药……最后真的只花了100块钱!”

“小病用小钱,健康促小康。”蓝山县卫生局局长吴友忠说,蓝山的这一医改举措被当地百姓简称为看病“10+100”,这一模式中,百姓自付费用以外的部分由农合资金补偿。“这关键在于有基本药物制度的保障。”

医改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迄今没有一个国家特别是大国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我国农村人口众多,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薄弱环节,医疗卫生资源不足的问题非常突出。2007年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我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其中80%又集中在大医院,医疗机构资源匮乏、技术薄弱、设备陈旧。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长曾益新认为,中央提出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指向了医疗体系最短板块,概括了我国医改的最核心内容。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新医改稳步推进,基层看病负担开始减轻,绝大多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出现门诊次均费用下降、住院日均费用下降、门诊人次上升的“两降一升”势头。

释放活力:“防好疾、看好病、服好务”

在广西象州县敖村当了20多年普通村医的龙学江,近几年却遇到了许多不普通的事情——

随着新医改实施,自治区政府拨款8万元为敖村修建了120多平方米新卫生室,龙学江终于告别简陋局促的诊疗环境,焕然一新地接待村民们了。通过考试的他,成为县卫生局认可的村医。政府购买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基本药物零差率补偿、自治区财政补助、一般诊疗费等项目加起来,他的收入每个月增加了3000多元。

这让龙学江彻底放弃了外出“下海”的念头,安心留在了村里。

龙学江说,以前收入主要靠医药费,病人多挣钱多、开药多挣钱多;而现在,乡亲们健康了,他的收入不仅不会减少,还可能因为考核评估优秀而得到奖励。

广大医务人员是医改主力军。新医改充分调动这支队伍的积极性,鼓励他们热情参与改革,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和专业技能,尽力为群众防好疾、看好病、服好务。

年轻的许世雄,是湖南湘潭市东坪建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业务骨干。他的主要工作是为病人针灸、推拿,有时一整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许世雄坦言,虽然目前收入比医改之前高,但仍不及私人诊所。“我愿意留在服务中心,是因为自我价值更能得到体现。”他说。

刚来服务中心时,许世雄只是一个卫校毕业生。中心出资送他赴京进修,学习中医整脊技能。经过培训和学习,他的双手逐渐变得“神奇”,为不少患者减轻了病痛。他说,新医改让医务人员增加了学习培训机会,扩大了提升空间。大家工作更加热情,思路更加活跃,经常冒出一些便民利民的好点子。

正因为有了创新的体制机制,有了更周到全面的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诊量两年增加两倍多。湘潭市卫生局局长胡振湘说:“过去是社区服务中心找三级医院寻求支援,现在是三级医院找社区服务中心寻找资源。”

目前,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明显增强。2011年乡镇卫生院人员数比2005年增长18.7%,基层卫生服务诊疗人次比2005年增长了45.7%。2200多所县级医院和3.3万多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得到改造完善,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医疗卫生队伍培养规划启动实施。

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随着医改各项任务落实,我国居民健康指标进入较快改善时期,这是老百姓得到的最大实惠。

2011年1至9月,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同比增加3.1亿人次,增幅为13.2%。对此,曾益新表示,新医改增加了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中小医院就医人数,为医务人员施展才华提供了更多机会。

“新医改为医务工作者发挥主人翁意识、发挥为患者服务的创造性提供了广阔空间。” 曾益新说。

医改实践:“开弓没有回头箭”

“现在各地政府比政绩,比GDP更看重的,是政府投入叠加而成的百姓幸福指数。”经常下乡调研医改的青海省卫生厅副厅长李晓东谈及他发现的新变化。“在位于青藏高原的青海,医改进展情况已成为考核一把手的重要指标。”

在面积超过两个德国、人口只有500多万的财政收入“小省”青海,从省、州(市)到县,政府一把手无一例外是各级医改领导小组的领军人。青海省领导对全省人民承诺:虽然青海经济总量不大,但青海人民的幸福指数不能比别人低。

作为西部偏远的“吃饭财政”省份,过去一年,青海75%的财政支出用于民生项目,而用于医改的投入硬是挤出29.4亿元。

“只要政府下定决心,政策对路,‘跳’起来摘‘桃子’就能摘到。”青海省副省长、省医改办主任马顺清说。

目前,青海省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住院报销比例达70%以上,困难群众大病医疗救助报销比例超过85%,最高可达100%。基层卫生机构基本药物使用率100%。14个实行公立医院改革的县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今年将在68个县医院推行这一做法。在海西州,农牧民已享受和城镇居民一样的医疗待遇,医疗保险最高支付限额达15万元。

“如果问老百姓最关注什么,医疗保障总是排在第一位的。”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张秀兰说,医疗救助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三年医改则是从制度上来解决医疗保障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应急的措施。

她介绍说:“这几年我到过很多地方调研,很多受访者对我说,共产党知道我们最需要什么,给我们解决了医疗问题。我认为新医改最大的成绩是切实推进了政府淡化GDP、更加关注民生的执政理念的转变。”

医改是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近年来许多国家的医改都遇到重重困难,有的甚至举步维艰。

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说,医改过程牵涉很多方面的利益。在处理这种极其复杂的利益博弈的过程中,唯一正确的办法就是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展望未来,我国将以建设符合国情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核心,在加快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运行新机制、积极推进公立医院改革等三个方面实现重点突破——

到2015年,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政府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360元以上,三项基本医保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支付比例均达到75%左右,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培养15万名以上全科医生,实现县级公立医院阶段性改革目标,全面推开城市公立医院改革。

“开弓没有回头箭”。实践表明,医改理念、方向和路径是正确的,符合广大人民群众愿望和要求,符合我国基本国情和卫生事业发展的规律,也借鉴了国际成功经验。

中国的新医改,为解决世界性民生难题交出了非同寻常的答卷。

新华时评:医改新答卷闪耀执政为民理念光辉

姜 琳

新医改推行已经三个年头,百姓看病问题解决得如何?新华社23日播发的《世界性民生难题的中国新答卷——国家新医改惠及亿万民众》,全方位展示了医改三年来的非凡成就。这份新答卷中,荟萃的是新医改带给千家万户的发展成果,闪耀的是党和政府执政为民理念的光辉。

医疗卫生事业不仅关乎群众生命健康,更关乎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关系国家前途和民族未来。环顾全球,医疗卫生保障始终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即便是一些发达国家,也屡屡于此陷入困境。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也曾出现“病倒一个人,塌了一个家”的情况。因而,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解决群众就医的现实困难,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迫切要求,也是新医改推行的根本出发点。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努力使全体人民“病有所医”,并明确提出要“坚持公共医疗卫生的公益性质”,为医改指明了方向。新医改推出三年来,无论是资金投入还是具体工作,各级政府都坚持以人为本,努力使医保覆盖最广大群众,让百姓获得最大实惠;无论是试点探索还是攻坚克难,都坚持听取群众意见,把实现好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正因为此,面对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我国创造了13亿人全民参保的奇迹。新医改编织了世界上最大的全民医保网,8.32亿农民成为最大受益者,成就令人鼓舞。

改革攻坚期、发展转型期,人民群众对包括医疗卫生保障在内的社会保障满怀新期待。新医改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还面临一系列较为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一些体制性、结构性深层次矛盾尚未解决。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研究部署了“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对新医改继续推进作了部署。人们期待各级政府相关部门按照中央部署,认真总结经验,及时解决问题,扎实推进工作,使医改顺利渡过深水区,切实把医改这一涉及广大群众的民生工程建设好,让发展成果更多地造福百姓。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