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2013年美国农业法案的主要内容及进展

时间: 2017-04-24 16:50:18来源: 农民日报作者: 杨东霞 贺利云阅读:

2013年美国农业法案的主要内容及进展

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农业法律研究中心  杨东霞  贺利云

2008年美国农业法案到期后,一直悬而未决,参众两院在具体项目上争议较大,国会在2008年农业法案的营养计划到期日前作出了将2008年法案延长一个财年(2013年9月30日截止)的决定,2013年6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了《2013年农业改革、食品与就业法案》,众议院在压力下于9月29日通过了全面的《2013年联邦农业改革和风险管理法案》,两院各自通过的文本还存在一些分歧,至今法案仍未通过。本文将介绍2013年美国农业法案主要内容及参众两院争议的焦点,并对可能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

美国参众两院的重大分歧:食品券项目

自2011年底开始起草新农业法案,经过200多次的修订,美国国会两院在财政赤字居高不下的背景下,都认为这部法将是一部大幅削减预算的法,但在哪些方面削减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对于取消直接支付补贴和加大农作物风险管理项目,双方意见一致,但对于补充营养计划和食品券项目支出的削减幅度双方存在较大分歧。这也是法案迟迟无法通过的重要原因。而法案支出的80%都是食品券项目。食品券项目自1985年实施以来,现在每7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享受,这项政策与美国底层穷人及困难家庭的生活息息相关,福利已经变成了一种权利,因此,改革面临着一定阻力。代表低收入的民主党和代表中产阶段的共和党在此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

参众两院的一致意见:削减预算,锐意改革

从参众两院各自法案中可以看出,关键词“reform”是相同的。因此,两院达成的一致看法是:削减预算,走向市场化;加大风险管理,注重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具体而言,改革的内容主要涉及以下几项:

(一)取消直接支付项目。商品计划(各项补贴),主要包括:直接补贴、反周期支付、平均作物收入选择计划,补充收入支付。

(二)加大对农作物风险管理项目支持。随着近年来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特别是2012年的大旱使美国国会议员们越来越意识到加强农业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增加了项目内容和预算金额,从而弥补农户来自价格和产量上的损失。此次调整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保险险种范围扩大,设立了反市场支付项目。该项目是对农民基于市场变化造成的价格损失予以补偿,当市场价格低于参考价,农民可以获得一定补偿。二是保险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提高,允许农民可在个人农场实际损失或农场所在县历史产量两个标准之间进行选择。三是将保险的作物覆盖范围从传统的粮食作物扩充到水果和蔬菜、园艺作物。四是增加植物病虫害管理与预防项目以及核心特殊作物储备贷款项目来防范风险。

(三)整合自然资源保护计划,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该项目涉及3200万公顷土地。众议院版本与参议院版本的基本一致。

(四)持续增加农产品贸易支出和对外粮食援助计划。

(五)增加对新进入农民的贷款项目、保险、土地优惠。

(六)持续支持农村发展项目、农业研究、能源项目。

美国2013年农业法案可能的影响

美国新农业法案将农业改革、食品和就业摆在突出位置,为美国未来五年农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尤其是新农业法案中具有标志性的改革,可能会对农业生产和世界粮食价格等产生较大影响。在新法案中尝试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风险管理机制,对世界农业发展和农业经营风险都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

(一)可能导致全球粮食价格上涨。美国的巨额农业补贴刺激本国农民增加粮食产量,实际上是增加了国际农产品市场供给,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粮食价格的上涨。此次取消直接补贴,将降低农场主生产的积极性,粮食供给量将下降。加上法案取消食品券项目,美国国内市场农产品的价格将上升。因此,将加剧国际市场农产品、粮食的价格的上涨。

(二)可能改变对农业的支持方式。2013年美国农业法案改变了对农业直接补贴方式,转而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风险管理机制,对因自然灾害或是市场急剧变化带来的产量、收入方面的损失予以补偿。补贴方式逐渐由价格支持向收入支持转移,逐步削减农业流通补贴额度,将财政资金支持的重点转向农作物保险补贴、农业科研、农业综合开发。该农业法案大幅度削减直接支付和目标价格及目标收入补贴,在新一轮的WTO谈判中,美国可能会以补贴减少作为自己的筹码,批评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农业补贴政策,以此换取更多贸易利益,也将迫使其他国家逐步改变其支持方式。

(三)新型农民的培育成为各国农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各国普遍存在从事农业的劳动力短缺、急待新生力量加入,美国2013年农业法案被认为是一部面向未来的法。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表明美国农民的平均年龄为57岁,其中四分之一的农民在65岁以上,农业人口老龄化趋势严重,因此,未来美国的农业取决于新农民,该法案不同于以前的农业法案之处是给予新农民更多的优惠政策,如该法案将提供850亿美元,用于退休农民将农场转让给新进入农民的补贴;为新农民提供较大数额农作物保险,降低了新农民的保险费,允许保险管理机构在计算损失时考虑新农民以前的农业经验,对新农民提供更多技术指导;设立新农民发展项目,为新农民提供教育、培训、指导服务,从而保证农民代际之间的平稳过渡。这对各国培养新型农民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来源:《农民日报》2013-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