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德国现代农业发展现状观察与启示

时间: 2017-04-24 16:48:20来源: 作者: 阅读:

德国现代农业发展现状观察与启示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晓毅

作为西方发达国家,德国很早就开始了农业现代化过程,农业生产力提高,农民人数减少。对于德国人来说,从来不用担心农产品短缺问题,吃饭问题已经彻底解决。近年来,环境保护主义在德国的影响越来越大,绿色对农业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中国实现城市化的背景下,提倡扩大农业生产规模,鼓励建立家庭农场,我们希望看到德国农村发展可以给我们提供什么经验或教训,如果我们按照西方的发展模式,是不是可以解决我国的农村发展问题?

德国早已经进入工业社会,从低萨克森的农业博物馆的展品中可以看到,早在20世纪40年代,德国的农业机械就已经高度发达,在展览馆陈列了许多大型农用机械。与南方山地不同,德国北方主要是平原地区,郊区大片大片种植油菜和小麦。与中国北方平原地区相比较,农田的面积更大,一望无际,中间散落着为数不多的村庄,农村人口数量很少,而且食品支出在人们总支出中所占的比例已经很小。

农业现代化保障了德国人的粮食安全,二战以后出生的德国人完全没有经历过食品短缺或饥饿。中国的农业正在走向现代化,农村人口减少和农民人均生产能力提高,经营规模扩大,那么如果我们的农业和农村发展达到到现在德国同样的水平,还会遇到哪些问题呢?在与低萨克森农民协会的官员进行深入交谈,并访问了一些德国农民以后,我们发现,作为一个独特的区域,德国的农村与城市已经融为一体,城乡差别已经不存在。但是作为职业,农业仍然是不吸引人的职业,尽管农业规模已经扩大,但是农民人数仍然在继续减少,并且对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了威胁。

一、农民人数仍然在继续减少

由于年轻一代不愿意从事农业,所以农民的数量在急剧减少,大约20-30年前,德国有70万农民,现在只有35万人,减少了50%。农民数量减少的结果就是农场扩大,在农场扩大以后,农场开始雇佣农业工人,这些农业工人大部分来自波兰或捷克。

巴格女士(Ms.Barg)居住在里汉堡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她在低萨克森的农民协会工作,但是她本身不是农民,尽管她居住在小镇上,与农民比邻而居,而且她的工作就是帮助农民算账。她说自己是一位农民的后代,父亲使农民,在年轻的时候,她最主要的愿望就是父亲不要把农场传承给她,因为她觉得农业实在辛苦。后来她与空客公司的一位工程师结婚,现在生育3个孩子。他父亲把家里的土地传给了他的弟弟,他弟弟是因为个人的兴趣而从事有机农业和散养畜牧业,农业收入并不高,主要依靠非农业收入,已经不是一个专职的农民。她说可以明显感觉到周边农民的减少。晚上散步,她带我们看了两户空置的农民住宅,说这两处房子原来都是农民的住宅,现在都已经人去屋空了。我们访问的农村社区,30年前还有差不多20户农民,但是现在只有3户农民。

然而农场的过度扩大也带来了许多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扩大了的农场超出了家庭的经营能力,因而开始雇佣短期的外籍劳工。被访问的维纳·马斯先生(WeinerMass)先生认为雇佣工人并不好,因为雇工没有经过培训,不会做农活。而农民都是经过培训考试才可以从事农业的。一个农民最多经营100头牛,再多就需要雇佣工人,他认为这种现象对于畜牧业生产不利。

随着农业人口减少,农村的产业结构也在发生变化,特别是畜牧业(主要是鸡和鸡蛋产业),随着动物保护主义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动物福利,原来工业化生产动物产品的方式受到批判,对畜牧业生产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从而造成生产成本的提高,因此一些农民放弃饲养业。现在德国日常的动物产品,如肉鸡和鸡蛋更多地依赖东欧市场。在德国,尽管有机产品越来越多,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为有机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在主要的城市都可以很容易找到有机食品的商店,但是农产品主要的销售渠道仍然是大型连锁超市,在大型连锁超市,消费者更多地愿意接受比较低的商品价格。这是东欧的农产品大量进入德国的主要原因。

由于市场容量有限,而且生产有机食品需要更多的劳动力投入,尽管有机农作物的价格相对较高,政府提供了较高的补贴,据马斯先生说,按照欧盟的制度,一般农业生产每公顷可以获得300欧元的补贴,而从事有机农业则可以获得每公顷800欧元的补贴,但是农民仍然不愿意种植。推广有机种植已经有差不多20年,但是种植有机作物的农民的比例仍然只有52左右。

农产品价格也是导致农业萎缩的重要原因。在过去几年,农产品价格持续走低,许多农民的收入很少,因此有越来越多的农民放弃经营农业,转而经营其他产业。

汉堡附近助农民威尔哈姆·格里姆是一个年近70的农民,他的子女不愿意继承他的农业,都受教育转而从事其他行业。由于农业收入比较低,所以他也转型做了养马农场,即在他的农田上建立马厩,供那些养马人租用;由于汉堡是一个港口城市,人均收入较高,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养马。格里姆向每匹马收每月270欧元的管理和饲养费,马的训练仍然由马的主人承担。据格里姆说,自己有60公顷的土地,饲养50匹马,这样他每年大约有6-7万欧元的收入。但是考虑到6-7万欧元收入是他们夫妇两个人的收入,而且农民的工作量更大,所以农业仍然不是吸引人的行业。

而简·格道-施罗德(JarlGehrdau-Schroeder)则在扩大生产,他家里有2.5个劳动力(妻子是教师,只有课余时间帮助家里养牛)。原来养了100头牛,此外还租赁了其他农民的牧场,用于养殖产奶之前的奶牛。在堆积牧草发酵的过程中,也会有许多年轻人一同干活,据马斯先生说,那些人不是雇来的,而是周边的邻居帮忙。从这家的状况来看,尽管他们在大型机械上有很多投入,但是仍然有许多工作必须人工来做,比如他家里堆积了许多废弃的轮胎,因为发酵饲料需要塑料布覆盖,塑料布外面需要一些有重量的物品来压住,废旧轮胎很适合用来压住塑料布防止被风吹走。我们去的时候正看到许多年轻人向饲料堆上抛扔废弃的轮胎,天气很热,工作也很累。从事农业仍然很辛苦,因而不仅仅是收入少,还有城市生活方式的吸引,这些都使农业面临危机。

在原东德的地区,农村发展还受到土地制度的影响。杰内克是来自原东德地区的一个大学生,现在主修韩国研究。他很激烈地批评东西德合并以后的政策,认为原来东德境内的生产尽管比西德的效率低,但是仍然可以独立生产,但是在合并以后,西德迅速地使东德原有产业完全覆灭,许多东德人失业,并陷入贫困。特别是在农业领域,原来东德的土地属于集体农庄,农民在土地上耕作,但是在德国合并以后,二战以前的那些土地主人纷纷回到东德,收回了战前属于他们的土地,这些人有教会、犹太人等。而那些尚未被收回的土地则转由国家所有,原来东德的农民便失去了土地。现在有许多西德人,甚至外国人到原来东德的地区租种土地,原来的农民经常离开农村。尽管也有一些地方通过种植经济作物取得很好的效益,如柏林附近毕礼兹(Beelitz)位于原东德地区,现在以出产芦笋著名,并且推出自己采挖芦笋,从而吸引了许多柏林人,并因此发展出乡村的餐饮服务业。但是按照杰内克的说法,原来东德境内多数地区的农业都萎缩了,毕礼兹只是很少的个案。

二、德国农村环境问题

我们关注的农村环境问题,在德国是解决得比较好的。在低萨克森州,我们访问了哈勃小镇,小镇原来是农村地区,后来又越来越多在汉堡工作的人在小镇上建房,农民和城市居民混合在一起,从居住上已经很难分清城市人或农村人,经过当地人指点,发现那些农民的房子往往更大,也比较陈旧。一些农民家庭的房子已经没有人居住。农民的住房与经营场所并不在一起。对于这样的农村,困扰中国农村的垃圾问题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政府统一的垃圾回收系统可以像城市一样处理农民家庭的生活垃圾。德国各地推动垃圾分类,对于不分类的家庭,则增加回收垃圾的费用,在这里看不到城市与农村的区别。

农民与城市居民一样有生活垃圾,处理的体系也是相同的,但是与城市居民不同的在于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垃圾,如作物的秸秆、牲畜的粪便。德国农村在处理农业生产废弃物方面,有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首先是农作物的秸秆,据马斯先生讲,大部分都使用大型机械将秸杆直接打碎还田;另外一部分用于饲养牲畜。由于秸秆还田的比例很高,因而保持了农田的肥力,这大大减少了化肥的使用量。由于我们没有访问到单纯经营粮食种植的农户,所以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秸秆还田。据说由于单纯种植粮食的收入有限,只有大规模经营,比如农田在200公顷以上,单纯经营粮食作物才可以维持。在这样大面积的农田中,只有秸秆还田才能在保持环境卫生的同时保持土壤的肥力。

对农村环境影响最大的是牲畜的粪便,在德国,部分的牲畜粪便作为有机肥料,回到了农田,其余部分则用于生产沼气。我们在访问中也发现,粪便的还田也受到一些限制,比如粪便的气味不能影响周边的居民。在马斯的介绍中,发展沼气是解决牲畜粪便的主要途径,通过发展沼气,可以增加当地新能源供应,也保持了环境卫生。如果与中国农村对比,德国相对较大的畜牧业生产规模比较适合发展沼气。

我们参观了一家沼气发电厂。这本来是两个农民,他们看到绿色能源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因而放弃了农业,转而建立了沼气发电厂,据说这个电厂可以供应1000农户的用电。由于德国对新能源采取许多鼓励措施,特别是允许新能源的小型企业甚至家庭所生产的电力进入电网,所以小型的发电企业也同样可以生存。他们生产的原料主要是周围农民田地的草,而生产沼气所产生的剩余垃圾作为肥料,被周边农民使用。

食品安全也是农村环境的重要问题。如何控制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马斯先生介绍说,在德国,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都有计划,农民要填写生产投入的表格,定期向政府汇报,政府会检查农民的农药和化肥使用情况是否合理。因为所有农民都是经过培训的,因此他们很清楚地知道化肥和农药使用的数量和方法。我们发现,对农民来说,农业技术并不是复杂的问题,他们可以学习农业技术,包括农药和化肥的正确使用方法,但是面对复杂的税收和补贴制度,农民却感觉到无能为力,所以多要依靠专业人员的帮助。

由于德国处于海洋性气候与大陆性气候过度地带,自然灾害很少,在德国的农业中只有很少部分实现灌溉,大部分都是依靠雨水自然生长。因此水资源的管理是很重要的,在德国,严格禁止使用地表水灌溉作物。在部分地区,有打井利用地下水,井深需要在80到100米,但是数量很少,这是因为一是打井需要政府的许可证,这不是谁都可以申请的;二是经济上的考虑,因为在水泵上装有水表,可以严格控制抽水数量,所以地下水的采集是有据可查的。而德国电费和水费较高,所以如果种植小麦、油菜等作物,用井水灌溉在经济上不合算。只有种植蔬菜或马铃薯等作物,才有可能进行灌溉。

三、农民组织:农民协会

农民协会是德国农民最重要的组织。农民协会是一个农民自己的组织,全国90%以上的农民都参加了协会,协会在柏林设有全国总部,距离政府很近,在各个县也都设有分部,在基层与农民主交打交道。

与日本或韩国模式不同,农民协会是完全的农民自组织,其经费全部来自于农民缴纳的会费。农民缴纳的会费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会费,根据农民的家庭人口和土地数量缴纳,其中包括基础费用80欧元/每人和3欧元/每公顷;此外,农民协会给农民提供服务,按照服务的内容,农民也要缴纳服务费,此项服务费用则根据农场规模和服务项目不同而收取不同费用。这笔费用部分留在基层组织,一部分上交到柏林总部。我们不知道农民协会的实际收入,但是可以看到,德国农民协会总部和卢伦伯格的农民协会都有很好的建筑物,雇佣了许多人员。

农民协会的主要职责有两项;第一项争取农民的权力,通过各级农民协会,包括设在欧盟总部的机构,农民协会代表农民利益,影响政策。按照马斯先生的说法,现在欧盟为农民每公顷土地提供的300(农作物种植)和800(有机农业种植)欧元的补贴就源自于农民协会的争取。农民协会的第二项任务是直接服务农民,如农场的会计工作多由农民协会的分支机构来承担,向政府申请项目,也多是由农民协会协助农民完成。

实际上政府承担了大部分农村发展的工作,如培训、教育、补贴等,农民协会所起的作用不是提供这些服务,而是代表农民影响政府决策。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农民协会也向社会提供宣传。按照马斯先生的说法,社会上大多数人是不懂农民和农业的,他们只是知道需要低价的农产品,但是并不知道农产品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因此农民协会采取行动,举办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农业和农村。

四、德国农村发展给我们启示

我们看到,扩大农业经营规模和农业生产的现代化并不能自动地解决农村和农业问题,农业生产的规模必须适度,要基于家庭的生产规模。其次,使农业成为吸引人的职业,不仅是我们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难题,也是发达国家面临的难题,需要我们有新的思路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德国农民协会无疑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机构不仅可以直接为农民提供各种服务,如生产、创收、健康等等,农民组织也可以形成一个外围集团,通过为农民说话,反映农民的利益,从而帮助政府更有效地支持农业。德国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是值得我们学习的,特别是他们对农田肥力的保护和地下水资源的保护。但是因为中国和德国的文化背景不同,因此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来达到农村环境保护的目的。

来源:王晓毅的网易博客(2013-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