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农业科技需要征地改革配套

时间: 2017-05-20 11:04:09来源: 作者: 阅读:

曹 虹

2011年12月28日,为期两天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闭幕,会上形成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持续增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见(讨论稿)》。

此前一天,围绕“同步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关系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局的命题,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阐述了在推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继续做好“三农”工作需要把握好的若干重大问题。(详见早报28日A32-A33版。)

昨日,早报记者邀请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黄祖辉,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李昌平,对温家宝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及讨论稿进行解读。

“温总理首次清晰阐述土地改革的方向”

东方早报:如何解读温家宝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匿名专家:温家宝等于是回顾了这几年来中央农村政策及工作本身的一些变化,他用现在的一些事实来说明政策的结果,比如粮食的总量、农民的收入。他非常明确地提出现在工业化、城镇化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要保护农民的土地权益,加大农民土地收入分配的份额,而且明确提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不能再靠牺牲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降低工业化城镇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条件大幅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宋洪远:此次温总理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提到了征地制度改革,我印象中是温总理第一次特别清晰地阐述土地改革的方向。

“现在是老人农业”

东方早报:明年一号文件将定调农业科技,如何看待科技对农业的意义?

黄祖辉:城乡统筹是个很大的命题,涉及多个方面。

技术的进步、科技的贡献提升可以带动很多,比如提高劳动生产率、土地产出率,进而提高农民收入。体现农业的规模化经营,可以减轻农民劳动的强度,进一步推动劳动力的转移。

土地问题也是三农发展中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土地制度能更完善,那么可以实现农业的规模化经营,这样农业技术的应用和推广就能有更好的平台。更重要的是,如果土地制度能进一步改进,改革能够深化的话,农民的利益和权益,将是农民增收的源泉。

李昌平:提农业科技,主要为了粮食安全。去年是水利,今年农业科技,都是从粮食安全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决定粮食安全主要靠三方面的因素:劳动者生产积极性、水利及科技。农业科技是个很广的概念,包括种子、化肥、科技推广体制的问题。

土地家庭承包经营以后,家庭小农提高产量还是比较有优势的,但水利是短板。现在是老人农业,单从劳动生产力的角度提高产量已经不行了,主要靠水利和科技。科技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欠账也很多,比如基层的科技推广体系已经瓦解要重建。种子、种禽、和国外先进国家比还有很大差距。种禽、种畜在新品种研发方面都依赖国外。现在7%的土地使用了全世界37%的化肥。我们的产量是靠化肥堆砌出来的,但长期这种高投入是不能持久的。如果有更好的种子,农民致富的成本就很低,收入就会提高,对粮食安全也有好处。

“土地要素市场化滞后”

东方早报:科技作为一种要素,和土地等要素发展相比相对滞后,接下来将如何推动要素市场的改革?

黄祖辉:土地和技术都是生产要素,如果土地制度更完善,两种要素的结合,能使技术的效率更反映出来。否则,另外一个要素的发挥起一个制约作用。土地制度流转加快,可以实现土地的优化配置,农业的规模化经营。农业技术进步的对象和平台就更有效,技术效率就能发挥。

改革开放30多年,市场化改革还是比较快的,产品的市场化快于要素的市场化,土地要素市场化比较慢,土地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价值发挥及对农民增收的贡献都比较小。

资本要素即金融进入农村也很少。

第三是劳动力。劳动力转移过程中的价格、工资、很多其他待遇都没有很好实现。农民是弱势群体。

征地制度改革难点

东方早报:温总理在会上提到“要加快制订征地制度改革方案,明年一定要出台相应法规”。他表示,推进集体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关键在于保障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分配好土地非农化和城镇化产生的增值收益。征地制度改革的难点在哪?

黄祖辉:难点在土地的产权制度。现在农民的收入中,来自产业的收入占比很大。如果把土地的收益计算在内,农民收入就不光农业收入,财产性收入也能提高。

土地的产权制度改革已经有不少推进,国家已经赋予农民土地承包权、流转权等权利,但将土地作为农民的财产权利保障,还是有点滞后的。在我看来,要进一步赋予农民更多的土地权利,不光赋予经营权利,还要赋予财产权利。另外对产权的保护要下功夫,通过他治和自治。自治就要求农民要组织化,单个的农民是没有自治的能力的。

征地制度的改革这几年国家已经非常明确了,不能随意征用农民的土地,公共性的土地征用也要得到农民一致的同意。这几年都在强调。关键是农民自己的土地在流转过程中能不能进入市场,直接进行交易。

“最后一公里”

东方早报:你觉得农业科技应该在哪些方面落实?

黄祖辉:真正解决三农问题,技术当然很重要,体制机制也很重要,要把农民的社会保障、农民的培训、城乡二元结构的破解等,需要系统地配套。

值得一提的是,技术推广的接受主体是农民。怎么让农民更好地获得技术,农民的文化程度、组织化程度提高,来转换这种技术。现在很多技术研发出来了,但在最后一公里就没人管了,推广技术效率也低,所以农民的组织化问题,推广体制的完善等,都和技术进步密切相关。另外还要培育新型农业生产主体,老人、小孩对新技术的接受能力肯定很弱的。这也是温总理在讲话中提到的,要妥善解决好农村留守儿童、妇女、老人问题。

权威声音:

尽快修改土地管理法,保护农民土地流转权益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云其木格28日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作农村土地承包法执法检查报告时指出,在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中最大程度上少占耕地,要继续深化征地制度改革,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落实农民的市场主体地位,逐步形成合理的土地价格体系,完善征地补偿机制,保障农民的用益物权和发展权利。尽快修改土地管理法,尽快出台规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政策性文件,建立对租地企业的农业、林业经营能力资格审核制度及流转价格动态增长机制和风险防控机制,保护农民的合法流转收益。

乌云其木格同时指出,农民在流转中的合法权益保护不到位,不利于现代农业的发展,也不利于农业的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现代农业的发展,要求规模化、集约化,农民进城打工后,在农村的承包地也需要流转出去。

此外,乌云其木格强调,一些地方在征地过程中,被征地农民的安置多以货币安置为主,存在着重大隐患。

要把征地补偿和被征地农民安置区别开来

就征地制度改革,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说,征地补偿是按照土地财产市场价值对农民进行补偿,征地安置是按社会公平原则,由国家对被征地农民进行失地救助和长远生活保障,两者完全不同,总体上要把征地补偿和被征地农民长远安置区别开来。被征地农民安置,应该在征地成本中加大。

他还表示,征地制度改革要重点规范征地行为和程序,完善征地补偿安置,调节好农地转用后级差地租收益分配,让被征地农民分享城市化成果。

进一步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

2011年12月27日召开的全国农业工作会议提出,进一步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创造条件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来源:《东方早报(上海)》2011-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