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温州金融综改试验区获批

时间: 2017-05-19 23:31:03来源: 作者: 阅读:

王宇

温州试点金融改革梦想成真。

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专家认为,这不仅对温州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而且对全国的金融改革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探索意义。

金融服务实体

“中国金融改革开放已成为一个迫切的愿望。”上海师范大学金融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孙茂辉向记者表示,“但由于金融改革事关重大,也尚不具备全面推行的条件,因此,国务院此次以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方式,批准温州先行示范。”

“事实上,温州已经等了很久。”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得非常兴奋,“民间资本发达的温州迫切需要政策的支持。”

“温州中小企业的问题主要在于宏观政策突然收紧后,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难困扰中小企业生存。”周德文表示,近年来,温州部分中小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和企业主出走现象。据报道,去年9月下旬,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负巨额债务跑路的消息将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事件推向高潮。

另一方面,此前以发展实体经济为主的温州中小企业,也开始大量投身民间金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认为,温州市民营经济发达,民间资金充裕,“一些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资本,因为商业成本上升的压力和无法通过自己盈利能力的提高来转嫁成本而退出了自己擅长的实业舞台,并进而把产业资本带进了灰色的金融系统。因此,重视民营资本的生存环境是我们为‘做强金融’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划定明确界限

会议共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包括规范发展民间融资、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建立小微企业融资综合服务中心、建立金融综合改革风险防范机制等。

值得关注的是,一年前公布不足半月即被叫停的《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如今化身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方案主要组成部分,出现在12项改革的框架里。

“这将为中国民间资本的海外投资打开一条合法而便捷的通道。”周德文告诉记者,温州获批设立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消息一出,就有很多投资者向他表达了喜悦之情。“此前,还没有一个城市放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周德文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温州60万海外华侨,拥有本土6000多亿元的民间资金。而2012年,温州市外汇管理工作会议披露的数据显示,2011年,温州境外投资额5352.7万美元,外汇资金汇出2139.04万美元,人民币境外投资176.7万美元,对外担保450万美元。

“这种矛盾,导致一些负面的现象不断涌现。”孙茂辉分析,为了满足这种投资需求,不少资金通过灰色渠道流向海外。

“如今确定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为上述行为划定了明确的界限和操作细则。”孙茂辉认为,民间资金通过正规途径到境外投资,一方面满足了海外投资需求;另一方面,决策部门也可以掌握资金流向、数量,有利于维护个人境外投资的合法权益。(国际金融报,记者卫容之 实习生 李柯达)

改革传递四大政策信号

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分析人士认为,试验区的设立以及相关金融改革措施的部署,向外界传递出国家进一步推进金融改革、构建多元化金融体系等诸多政策信号。

信号一:局部试水意在为全面金融改革探路

会议提出,开展金融综合改革,切实解决温州经济发展存在的突出问题,引导民间融资规范发展,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仅对温州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而且对全国的金融改革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探索意义。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此举具有为全国范围金融改革探路的重大意义,有利于今后我国金融改革的全面推进。

“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金融改革总体设计方案,内容涉及金融组织和机构改革、金融产品创新、风险防范、民间金融发展等多个领域,在全国范围具有典型意义。可以说意在通过温州地区金融改革的探索,为全国金融改革提供经验。”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教授刘小玄指出,当前我国金融领域的改革存在裹足不前的问题。国家通过温州金融改革试验,以地方带动全局,有利于改革的突破,值得期待。

信号二:构建多元化金融体系增强金融供血能力

分析人士认为,会议提出构建多元化金融体系、鼓励发展新兴金融组织等举措,其目的在于通过加大金融资源的供给,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从而实现资金的供需平衡,最终有利于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

刘小玄认为,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然而当前我国很多地区存在着信贷资金供需严重失衡的现象。即银行贷款过多地流向国有部门而中小企业却常常无钱可贷,其背后暴露出的是我国金融体系单一、金融体制与经济发展不匹配等深层次问题。

对此会议专门提出,要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

“方案意在构建与我国当前经济结构相匹配的金融体系和组织,向外界释放出发展草根金融支持草根经济的信号。”经济学家辜胜阻认为。

信号三:引导民间融资规范发展

会议指出,要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制定规范民间融资的管理办法,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测体系。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会议针对温州民营经济发达、民间资金充裕、民间金融活跃等特点,明确表达了规范民间金融的意见,对全国范围民间金融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此次会议的一大重要取向,就是要引导民间金融从‘地下’走向‘地上’,从‘野蛮成长’走向‘理性发展’。”辜胜阻认为。

去年一段时间以来,在银行流动性趋紧的大背景下,社会大量充裕资金涌入到民间借贷市场,温州等地的民间借贷市场尤为火爆。民间金融一方面有利于缓解企业融资难问题,但另一方面,一些利率畸高的金融拆借也导致部分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和企业主出走现象。

郭田勇认为,温州民间资本量较大、资金较为活跃、中小企业数量众多,这是国家在温州试水民间融资管理的主要原因。对于下一步如何规范其发展,值得关注。

信号四: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方向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会议确定的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十二项主要任务中,多项内容涉及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体现出金融必须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明确思路。

例如会议提出,要鼓励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在符合条件的前提下设立小企业信贷专营机构。会议提出要创新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金融产品与服务,探索建立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会议还鼓励温州辖区内各银行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支持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融资租赁企业,建立小微企业融资综合服务中心。

对此郭田勇认为,中小企业是我国市场经济中的最基本单元,其发展壮大事关我国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此次会议的许多举措均是围绕金融支持中小企业来着力,凸显出金融要为实体经济输血的内涵。

刘小玄也认为,一直以来中小企业在拉动我国经济增长、保证就业和增加税收过程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但金融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一直不够,这导致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果始终不明显。从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的角度而言,中小企业必须成为今后我国金融服务的重要着力点。

来源:半月谈网综合 201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