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金融改革试验区落户温州具全局性意义

时间: 2017-05-19 23:05:37来源: 作者: 阅读:

——央视财经频道高峰论坛在温举行“探路温州金融改革”

潘颖颖 姜 剑

温州,因为一场前所未有的金融变革,再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2012年4月13日,由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主办的“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高峰论坛——探路温州金融改革”在温州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以及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马光远、张鸿等专家学者悉数到场,和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人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行长吴国联等轮番做“导演”,共同为温州金融改革大戏出谋划策。

序幕终于拉开——

  金融改革试验区落户温州具全局性意义

“序幕终于拉开。”一开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就对金融改革试验区落户温州做了相当乐观的评价,他相信这次改革具有全局性意义,并不限于温州,将是下一步中国在金融方面改革的基点。

在此次金融改革中,温州将要承担十二项主要任务,主要探索建立多元化的金融体系、提供多层次的金融服务。对此,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期待。他说:“我个人尤其关注其中两点,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和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这两大举措将实实在在地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并给中小企业发展带来希望。”

“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是孪生兄弟,对于民营企业,我们一直有政策、有扶持,但是对民间资本的作为和地位,一直没有跟上。现在中央看到了民间资本的地位,也看到了作为,这对于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具有实质性的意义。”温州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谢浩激情陈述。

上海交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则把更多目光投向改革政策的执行层面,他说:“序幕拉开后,这个戏该怎么唱?中央和地方之间、地方各机构之间如何齐心协力把政策推下来?”他目前最关注的是即将出台的改革细则会有什么内容,如何推进落实。

最期待的看点——

  个人境外直投为民资“出海”打开通道

十二条主要内容中,关于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的内容让温州的民间资本看到了“出海”的希望。

“为什么前面加一个‘研究’?因为这个事情比较重大,是牵涉到外汇管理体制的一种突破。”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行长吴国联透露,温州从前年开始就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也制定了实施办法、细则,目前技术层面上的问题都解决了。

个人境外直投可以投些什么?吴国联表示,原来温州仅限于实体经济的投资,但是这次除了实业以外,还有很多金融衍生品都可以做。

在这样的“重大利好”面前,温州企业家也有更加细致和实际的思考:

“单个项目投资上限是300万美金,总额不超过两亿,我认为这个度可以再放宽些。”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建提出。

专家学者对此表达了不同的观点。朱宁认为,开始试点可以把额度开得少一点,步子小一点。媒体观察席上的评论员叶檀进一步阐述:“是投资实体还是放开资本项目?这相差很大。如果说可以投资资本项目,这也就意味着人民币的国际化就在眼前了。”

彭文生表示,过去10年中国对外投资很多,但是全部靠政府,而私营部门对外是负债,所以中长期来讲,要考虑怎么样通过个人境外直投使这种失衡的状态过渡到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

改革大片的试金石——

  小贷公司转村镇银行小步走大胆试

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在现场尖锐指出,这12条“剧本”很多看来都是原则性的,更值得期待的是温州地方“演员”的表现。他鼓励“演员”的胆子大一点,“演员”的创新多一点,“演员”对于体制突破的办法灵一点。

小贷公司可以转村镇银行,是不是所有的小贷公司都要往这个方向走,小贷公司自身应该怎么定位?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小贷公司就要为小企业服务,不要做大,就要小。”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是作为一个通道,并不是把所有的小贷公司都转为村镇银行。改革不是为了办机构,而是为了建立适应经济发展的机制。在他看来,温州现在的金融体系有一个断层,填补这个断层的方法就是要搭多个平台,包括小贷公司、村镇银行、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和民间资本管理公司。

吴国联认为,小贷公司和村镇银行两者有非常大的区别。小贷公司是利用自有资金,利用民间资本来进行贷款,而进入村镇银行要银监会的审批,而且可以吸收公共存款就意味着要对社会公众的存款负责,风险也加大了。

作为小贷公司代表,瓯海恒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建勤说出了小贷公司当前的困境:“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想从小贷转为村镇银行?因为我们现在的负债比例是受到控制的,转为银行以后操作空间就宽松很多。”他说,如果将来对小贷公司有管理制度的突破,有新的管理模式出来,还是会考虑继续走小额贷款公司的路子。

叶檀表示,大家想做村镇银行,但凭什么村镇银行就比小额贷款公司来得更符合实际?关键还是看整个市场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马光远对小贷公司转村镇银行有自己的特别期待:“12条里每一条都很重要,但这一条可能会成为未来评价温州金融改革的‘试金石’。”他认为,小额贷款公司只要符合对银行资本金、人员素质、法人治理结构、网点等要求的话,就可以变为银行。

不能忘记初衷——

  服务实体经济让中小企业受益

融资难一直是中小企业发展中的瓶颈,此次十二项任务将服务实体经济作为核心,多项内容涉及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具体操作中,怎么才能让金融更顺畅地输血实体经济,中小企业如何才能真正从中受益?这也成了专家们热议的话题。

刘元春认为,对于中小企业主来说,最关心的是两点,一是能否贷到钱,二是贷款成本高低。改革方案里面很重要的就是要使民间融资规范化、阳光化,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制度建设、人才建设,使民间金融“浮上水面”。同时还应积极探索利率市场化途径,从而不断拓宽企业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朱宁建议,可以发展高收益债券,创造直接投资方和企业见面的机会,以相对高于银行、低于股市融资的成本,帮助企业融得比较大的金额。“由于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较高,同时中国的贷款利率受到严格管制,我国银行并没有动力以同等利率面向中小企业贷款。允许中小企业发行高收益债券将使得投资者在承担高风险的同时获得高收益,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可行的办法。”

朱宁表示,温州作为试点,应该积极发展多层次、多元化的资本市场,只要规划合理、监管得当,高收益债券市场将会成为信贷市场及股权融资的有益补充,帮助解决企业融资难和投资难并存的问题。

来源:《温州日报》2012年0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