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江苏苏州实施零差价补贴农药集中配送

时间: 2017-04-24 14:25:59来源: 农民日报作者: 刘鸿燕阅读:

 刘鸿燕

苏州,长三角核心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可比肩国际大都市,社会各界对食品、环境、生产安全等问题呼声热烈。同时,政府财力水平领先全国,远能胜任以工补农、城乡统筹。从农药管理这一食品安全的关键环节入手,苏州市各级政府回应百姓希望“政府作为”的期待,近几年,全市推出农药管理“创新举措”——实施“零差价”补贴农药集中配送。

1.农村工作新形势倒逼出顶层设计

2010年10月,农药集中配送在张家港市率先实施。“农药再不管起来,农村里的矛盾可能越积越多。”江苏曾做过统计,就是农业生产中的矛盾大部分出自植保,比如农民生产性药害事故、用药效果不理想以及价格纠纷等。“在2005-2010年间,我们站每年平均接到农户药害事故报告近20起。”张家港市农药集中配送工作小组成员、前市植保植检站站长孙国才说。

作为苏州乃至上海重要的米仓和“菜篮子”之一,常熟市在2012年实施农药集中配送之前,也因每年20来起的生产性药害事故头疼。市植保植检站站长张景飞向记者解释,药害事故指打药之后一是产生药害、二是没有效果影响收成。他说,2008年之前,他们主要精力放在确保农民生产安全与丰产丰收上。2008年奥运会以后,特别是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农产品质量安全战略上升到更高层面,“再说苏南‘鱼米之乡’生活水平比较高,老百姓也特别关注这一块儿。”

“农药必须在国务院《农药管理条例》的框架下管起来。”孙国才说,张家港市农委想了很多办法,最后认为通过财政补贴来推动农药安全管理易于控制。市领导非常重视,明确农委和供销合作社分头调研。“2009年10月,我记得种小麦的时候,历时一个月的调研范围非常广。”调研重点放在农药使用量、使用程度、品种来源、价格、农民承担的费用以及高毒农药经销等方面。“调研发现,张家港全市农药年消费总额大约在4000-4500万元,从出厂价到农民手中的平均经销差价约在30%-35%之间。”孙国才说,他们在市政府会议室集体研究,决定先成立负责“顶层设计”的机构——由市政府办公室牵头供销社、农委、财政局、纪委监察局等部门,成立农药集中配送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

抓手依靠什么呢?孙国才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当时分管农业的常委提出‘零差价’理念,我们顿感眼前一亮——这是个好东西!”

2.能从根上解决问题花点钱就花点钱吧

所谓“零差价”,举例就是出厂价1元,卖给农民也是1元,不允许再加价。这样做的考虑是因为农民对价格比较敏感,爱图便宜的心理会给假冒伪劣农药留下可乘之机。通过“零差价”让利农民,把农民吸引到政府推荐的农药产品上来。

至于流通环节的成本,由政府来补。“经销商年费用和平均利润率不是30%-35%吗?折算下来每年也就1000多万元左右,这笔钱政府补得值得。”既让老百姓得实惠,又能从根源上解决农产品质量、农民生产及生态环境等安全问题。孙国才回忆到,“当时市长一听到有这么几大作用,就说行了,能从根上解决问题,花点钱就花点钱吧。”

张家港、常熟、太仓等地相继实施“零差价”补贴农药集中配送,很快见到预期效果。“2010年集中配送开始后,至今没有药害事故报告。而且,全市农户每年获补1500万元的实惠。”孙国才说。张家港市大新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黄德兴介绍,他们镇因农药坑农害农事件一个都没有了。常熟也如此,张景飞告诉记者,由于农药集中配送,高毒农药已被完全剔除,低毒高效农药和生物农药被全面选用,生产性中毒现象达到近年最低。2013年病虫害偏重发生,但因为“零差价”配送,农户用药成本反而每亩节省近40元。省市有关部门对基地、农户、市场的农产品农残抽检结果表明,2012年常熟市合格率为98.2%,2013年、2014年达到99.5%和99.8%。

这项借由政府“有形之手”管理农药流通、使用的制度,很快赢得各界首肯。2013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梦兰集团董事长钱月宝提案建议,推行农药集中配送,引导农民规范用药,是县市与乡镇政府亟须履行的重大职责。她甚至建议,力争在5年内,优先做到全国粮食、蔬菜、水果等市场需求量大的农产品的用药全部集中配送,以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借力“两会”及媒体,苏州市农药集中配送制度从此引起各方关注。

3.种植户大数据管理信息化基础很扎实

电脑前,屠新照给记者介绍种植大户联网数据。这位张家港市杨舍镇晨阳配送店负责人在2010年之后,与17位供销社老职工一同找回了职业自信。前些年供销社转制致使他们几近散伙,“政府商店”的光环一旦撤去,日子比不上个体户。而现在,该镇5000亩粮田,4000亩集中到29个大户手里,1000亩分散于189个农户,档案都在供销社电脑中。“每家大户我们全去过,只要时间地点定好,我们送货上门。”屠新照说,农药集中配送之后,一是绝无假冒伪劣,二是“零差价”价格便宜,三是老职工可简单指导用药,所以“老百姓喜欢买我们的农药”。

去年10月24日,在常熟市南渡桥农资配送中心,记者见到想给西蓝花治虫和田埂除草的邵老伯。只见联网打印机哗哗打出一张凭证:顾客邵桂根,收银员戴政,商品名称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10包,单价10克/袋1.1元,百草枯(进口、含催吐剂)1瓶,单价250毫升/瓶10.5元,总计应收21.5元。记者点进电脑进一步查询,看到邵老伯家住里睦村,有地1.84亩,近年已累计购买489.4元集中配送的农药。

苏州市植保植检站站长李俊告诉记者,苏州之所以能够实施农药集中配送,是基于各县市完善了基础工作。一是农业部门充分掌握农户基础数据,二是地方财政具备相当实力,三是植保站病虫测报、技术指导公信力强,四是供销合作社建立信息化网络管理平台。如此,才能确保财政补贴资金不虚掷、不浪费,真正让财政资金补贴到农。

4.农村供销社挖潜转变了发展方式

服务,始终是农民最关心的事情。改革后的供销合作社不仅借助农药集中配送重新整合,更是转变发展方式,重塑为农服务形象。

采访中,张家港市惠农农资公司副总经理葛安全说,目前全市供销社31个配送点分布在各镇(区)基地,18%的“零差价”补贴,一半用于配送点运营支出。他说,过去供销社是政府经营农资的部门,有着坐等农民上门的官气。现在土地集中在大户手里,稻田除草剂10克、20克小包装剪拆颇费人工,一旦沾水,10克可湿性粉剂至少就得浪费2克。他们听到反映,很快让中标企业生产出1公斤包装的除草剂。

孙国才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供销社的动力之源。张家港市把农药集中配送放到市政府对乡镇工作的例行考核中,供销部门亦将农药集中配送列入考核。他说,“这种考核虽然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大家都要荣誉啊。”

有800亩水稻小麦轮作的张家港市妙桥金村种粮大户、华田家庭农场主吴健说,以前若是订购吡蚜酮防治稻飞虱,没人送货。现在政府对配送服务有要求,“我电话刚打5分钟,他们就送到了地里。前几年种地,哪有这样的待遇?”

常熟在苏州各县市常年粮经种植面积最大,农药销量最大,但“零差价”补贴率最小。2012年该市制定的“零差价”补贴率为13%,其中4%用于农资公司,9%用于66个配送点运营支出。今年补贴率提高到了15%。常熟市供销合作总社副主任胡雪东说,尽管补贴率最低,但管理运营也很高效,他们在全省第一家建立了农资信息化管理网络平台。

5.财政补贴率高低需要科学化制定

“讲心里话,我最担心的就是花了政府的钱,没达到预期目的,农药集中配送就很难搞下去。”张景飞说,“我们一是对进入集中配送的农药,必须通过招标,确保价格处于合理水平;二是确保用药效果。2012年至今,这两个目标基本达到了。”

据苏州市植保植检站站长李俊介绍,各地“零差价”补贴率没有统一标准,也可动态调整。昆山市补贴40%,20%补在流通环节,20%以8折价格再补农民。张家港市水稻、小麦等常规作物补贴18%,蔬菜补35%,去年蔬菜补贴降至28%-30%。常熟市以粮食为主的常规作物补贴15%,太仓市、吴中区20%,吴江、相城两区18%。同时,各地配送的作物用药品种也没有统一版本,除粮食、蔬菜都有之外,张家港果树、水产用药及兽药,吴中区水产用药也在配送之列。

张景飞认为,补贴点数确实重要,一是不能太低,否则不能确保正常运转的费用。二是不能太高,不然会干扰周边农药市场。孙国才认为,补贴率制定需要一定时期的摸索与调节。一要与各地用药规模相适应,面积小的应高于20%。二要与本地区财政力量相均衡。三要根据市场走向适当调节。

采访中,记者还听到种种担心。苏州各地补贴率高低不一,财政资金会不会因“窜货”而外流?常熟市农资公司南渡桥配送中心负责人戴政说,配送点全市联网管理,如果有人恶意多买财政补贴的农药,联网数据马上就能反映出来。张家港市葛安全说:“一是大户数据全部联网,你种了100亩只能买100包的话,101包就买不到。二是农药全程可追溯,如果是你外流出去了,通过条形码扫描就能查到。”

6.农业部门非常操心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记者担心的则是,虽然集中配送的农药基本涵盖了苏州市各种农作物用药,假冒伪劣不再猖獗,但在个别地方是否也存在空白?常熟市农资公司配送中心副主任费晓东说,无证无照个体户始终构成对农药集中配送的冲击,他们走街串户销售假冒伪劣农药,比如将蔬菜用生物农药苏云金杆菌添加了隐性成分国产康宽类杀虫剂,然后用在了水稻上,而国产康宽并没通过农药登记。“老百姓不知道这是违法经营,也不懂添加了隐性成分的风险,见到我们还反映说人家那个苏云金杆菌这么好的药,还便宜,你们为什么不推广?”他介绍,集中配送的杜邦康宽(氯虫苯甲酰胺),防治水稻纵卷叶螟、螟虫每亩要花11.5元,而违法个体户假药只需3.5元。

农户规模小,农民知识水平不高的现实,使得实施集中配送后的农业部门担子更重了。因为集中配送建立在严谨的病虫测报、农户通告平台、植保站科学处方的基础上,“农户现在主要依靠农业部门的植保信息,很少关心自家田里病虫到底有多少。”孙国才说。张家港市植保植检站负责测报的范美娟告诉记者,测报工作非常抢时间。因为二化螟和纵卷叶螟生长很快,两三天长一个虫龄,错过就会贻误最佳防治时间。过去四五龄虫只能靠打高毒农药,现在低龄虫用低毒农药就行。张景飞点开政府农业网站页面,翻出各期网上《病虫情报》,并拿出手机短信给记者看:“各种粮大户,10月29日之后有连续阴雨天气,请抓住近日有利气候条件抢收成熟水稻,并做好小麦播前准备。”他说,一年忙到头,非常操心。

7.植保最终还得靠新型的职业农民

尽管张家港市8镇两区,每个乡镇都配备了一名植保员,但是力量相较责任仍显单薄。虽然政府设计了一个好的制度,财政补贴“四两拨千斤”,但是前路究竟何在?调研中,记者听到一种四方汇聚而来、逐渐变强的声音——以大户、农场主、合作社负责人为代表的新型职业农民,才是未来农药集中配送及植保服务的主体。

记者乘坐长途客车前往常熟当天,孙国才下午将要主讲一堂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课。他说,市农委每年举办3~4次植保培训班,介绍当年农药主推品种目录、农药用法及注意事项,由大户、农技员以及农民专业合作社和村民委员会负责人参加。孙国才说,张家港市农委每年按农时节令,要开展多次新型职业农民培训。

常熟市种植100亩以上粮食、10亩以上蔬菜就算大户,听戴政介绍,每年仅市农委与供销社举办大规模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就达两三次,配送点从业人员要与种植大户一同听课。

李俊告诉记者,发达国家农药管理采用倒逼机制依法管理,尽管技术推广也以政府为主导,高校、企业、农民联合共赢,可是农民毕竟早已实现了职业化。据了解,去年12月苏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意见》。目前苏州市90%以上承包耕地实现规模化经营,与土地打交道的本地农民只有20万人。如果培育计划实施顺利,到2020年,苏州将基本建成一支与现代农业产业需求相适应的高素质生产经营和社会化服务队伍。

来源:《农民日报》2015-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