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经验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典型经验

农村资金互助社的发展前路在哪里?

时间: 2017-05-20 11:01:38来源: 作者: 阅读:

——以梨树县农村资金互助社为案例(假说)分析

中国银监会吉林省四平监管分局 姜柏林

2007年3月9日成立的全国首家农村资金互助社——梨树县闫家村百信农村资金互助社,经过三年试点,产生了良好的示范效果。2010年3月17日,吉林银监局又同时批准梨树县小宽镇普惠农村资金互助社、梨树县小城子镇利信农村资金互助社、梨树县十家堡镇盛源农村资金互助社等3家机构筹建。至此,梨树县共有4家农村资金互助社获得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通过这一县域样本我们能清晰地描绘出从农村资金互助社到农村资金互助社联合社再到县域综合农协的发展方向。

一、农村资金互助社为什么要走向联合

全国首家农村资金互助社试点以来,社会对农村资金互助社发展存在着两种比较典型的不同观点:一种认为农村资金互助社虽然是微型金融组织,但将会发展成中国最大的信用组织联合体,发挥配置社会金融资源的基础作用,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一种认为农村资金互助社只能起到拾遗补缺作用,难以有成长的空间,更有人认为它将会被市场淘汰。笔者是前一种观点的坚定支持者。

农村资金互助社走向联合是金融组织的一般规律。现在的大型银行有系统内调剂、同业拆借、资金市场、人民银行再贷款等多个体系支持其流动性稳定。假如一家金融机构没有这种体系支持,一旦出现金融波动(比如通胀预期加强),即使金融资产良好,也会一夜之间被挤兑破产、停业关门。这种金融规律同样适应于农村资金互助社。中国银监会《农村资金互助社管理暂行规定》规定农村资金互助社可以向银行融入资金,但没有具体的政策措施和办法,农村资金互助社还不能获得银行机构的流动性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农村资金互助社为了生存和发展,必然选择联合发展,通过建立联合组织,调剂资金余缺,保持流动性合理安排。梨树县获得银行业监管机构批准成立4家机构,为这种农民自金融组织的联合提供了条件。

农村资金互助社走向联合是节约社会监管资源的需要。金融机构的监督管理必须建立在有自律规范行为的组织上,这就需要加强行业自律,建立行业联合组织。从世界的合作金融实践看,此类合作组织需要三级联合,即县域联合—区域(省级)联合—全国(中央)联合。从梨树县样本看,发展县域农村资金互助社联合组织条件基本具备,只要政策支持,加快农村资金互助社联合社管理规定(章程)和审批组建指引法规出台及加大市场监管准入,就可先行完成县级示范,从而带动全国县级农村资金互助社联合社的发展。从监管上讲,二级联合社可以协助监管机构对基层社进行监督管理,从而减少监管资源瓶颈约束,以适应农村生产关系调整的需要。

农村资金互助社走向联合是国家扶持三农的需要。通过扶持农村资金互助社联合社发展,就会通过金融工具促进农民生产的联合,从而改善国家扶持三农的方式,增强政府宏观调控经济能力和效果,熨平主要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曲线,促进农业生产健康发展,农民持续增收,农村货币供应量持续增长,带动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二、中国合作社道路的发展方向是综合农协

农村资金互助社及其联合社组织建立起来后,中国的合作社道路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是中国特色的综合性农村合作经济道路,即综合农协组织模式。笔者对综合农协的定义是,能够提供经济和社会事业服务的合作性经济组织及其自治性协会。建立综合性农协必须立足于社区合作和信用合作。笔者所要论述的综合性农协是建立在社区信用合作基础上的。

农村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相融合需要综合农协机制保证。现代经济是以金融为核心的,现代农村经济同样需要构建以农村金融为核心的经济组织体。以梨树县为例,假设梨树县365个村均发展了农村资金互助社,每个社出资100万元(户均2000元)办农产品加工厂,可自筹资金3.65亿元,银行按4:6比例贷款(这里未考虑财政产业项目扶持),就是10亿元以上投资的大项目,在治理结构上,由联合社控制,产权归成员社所有,委托社会上有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经营,所产生的增值利润就会通过各社的投资额和交易量返还给各基层社,各社再按照社员投资与交易量计到个人账户。这样通过综合性农协可以完成农村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相融合,合作制的工商企业就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现代的农业经营组织。

三、统筹农村经济与社会事业的共同发展需要综合农协体制保证

发展综合农协,能有效地将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发展相结合,使经济促进社会事业,社会事业保障经济良性发展。如通过上述合作制工商企业所产生的增值利润,可以提取出社会事业发展基金用于社员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事业支出。

农村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良性互动需要综合农协制度保证。自包产到户,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后,小农户和大市场的矛盾、个体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矛盾不断激化。这些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必须通过变革农村生产关系来调整。通过综合农协制度,整合小农户的社会资源,提高其经济基础,可以有效推动上层建筑及时变革以适应经济基础发展要求。

来源:《中国乡村发现》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