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经验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典型经验

农行山西分行创新农村金融服务纪实

时间: 2017-05-20 09:42:28来源: 作者: 阅读:

吴晋斌 马小林 师占卿

编者按:中国农业银行山西分行创新的服务产品“三农电子供应链金融”,以“电子金融+供应链”模式对接“三农”,可以低风险解决农村金融死扣的四个难题,农民足不出村完成小额取现、消费和汇款;农民获得生产性信用小额贷款;大户、经纪人与合作社能及时获得流资贷款;以农产品为原料、成长性良好的中小生产加工销售型农业龙头获得融资性贷款。用现代化理念做农村金融,这一实践,堪称破题之举。

中国农业银行山西分行为山西2.8万多个行政村布放免费转账电话47451部,为农户发放惠农卡651万张,实现了金融服务网点村村通。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农村有了身边的银行。晋北应县养奶牛第一大村——藏寨乡韩家坊村支部书记韩仁河说,我们村452户1622名农民足不出村,就能通过转账电话实现消费购物、小额现金兑换、给奶农付款、帮65岁以上老人取出养老金、给在外地上学的孩子汇款;

意味着农民有了自己的银行。晋南万荣县荣河镇小枝信息服务部的樊小枝说,苹果交易和化工品交易的资金结算可以晚上12点在自家床头完成,不再需要白天到城里提取巨款,晚上一分一毛点给农民。

农行山西分行行长曹少雄说,我们有了连接城乡金融的电子枢纽,打通产业链实现信贷服务全支撑之后,能探到新利润的蓝色海域。

探索:调整供应链形式

陕西海升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海升”在境内投资设立的一家股份制浓缩果汁加工企业,在运城设立的生产基地加工能力约26万吨。目前,受苹果原料采购不足的影响,实际加工能力为16万吨。

海升公司生产所需的原材料是向果农收购苹果,收购方式是公司与收购经纪人签订收购合同,公司按照总价的30%支付给经纪人,剩余资金6个月后支付。与海升公司签订收购合同的100多个经纪人要用现款从果农手中收购苹果。平均每户资金缺口134万元。

按惯例,经纪人下游是果农,出售苹果后付款。农民经纪人的难题是没有可抵押的财产,就贷不到收购苹果所需的流动资金;农民拿不到现金不会卖给经纪人,没有足够的苹果,海升不敢贸然接收不断增长的国外订单。传统的银行贷款思路却是,农民经纪人必须有抵押物才能贷款。

2011年9月初,曹少雄到临猗县的陕西海升运城分公司调研时说:要换一种方式去思考、去求解。

如果对海升果业供应链中的上下游提供全面金融服务,以促进供应链核心企业及上下游配套企业“产—供—销”链条的稳固和流转畅顺,那么农行根据海升果业的海外订单、经纪人手中的结算单及农民手中苹果,实现金融资本与实业经济的协作,就构筑了银行、企业、经纪人、果农的商品供应链互利共存、持续发展的产业生态。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时间,山西分行在临猗县进行了大胆的实践。

服务切入。农行围绕果业产业链,采用“公司担保+应收账款(结算单)质押”的模式,向合同户授信1.5亿元用于发放农户生产经营贷款,目前已经向59户合同户发放了5770万元贷款。

链条布机。围绕临猗苹果的种植、收购、储藏、加工、包装、运输等各个环节布放转账电话,全县已向万村千乡、新网工程、农资专营店、农副产品收购户等,布放转账电话969部;由于农行已给农民发放惠农卡,每个环节都实现了卡卡转账。

产业联通。在围绕“果业”主业做文章的同时,带动相关联的企业发展。山西凯盛肥业有限公司主要是通过收购农民种植养殖和农产品加工中形成的废料做原料,生产各种有机肥料以及农药,公司目前肥料产能38万吨,农行为公司发放贷款3600万元,解决流动资金紧张的困难,使其从海升果业、农民手中收购废料、秸秆,同时将生产的有机肥销售给农民,实现了产业链循环。

这种独特的融资方式,就是“供应链金融”。由此,运用供应链金融业务,农产品加工企业、农民经纪人收购资金之困可以在供应链下解决。

破题:插入“三农”产业链

农行以农民经纪人为突破口,从贷款入手,以产业联通为纽带,将金融服务上溯下延,扩展到整个果业和肥业销售业的每一个企业和农户,就能把生意做通:农户和农产品加工企业及生产资料经销的结算、生产资料经销商与优势生产商的结算可以通过农行布放在农村的转账电话完成。

按此方式,农行山西分行可以找到许多产业链做金融服务,如种植产业链、养殖产业链、加工产业链。这些产业链的链接意味着,通过“转账电话+惠农卡+网银”,农行山西分行服务“三农”能实现“三通”,从服务农民的小额支付等生活领域通向生产领域;从服务果业种植的农业领域通向果汁加工工业领域;从服务农村通向城市领域。而且由于一条产业链上80%都是小生产者,普遍缺少资金,因此,涉农的产品加工企业不但是供应链金融主要的支持对象,也是农行“插进”产业链的最佳突破口。

由于“三农”业务发生地大多处于银行物理网点空白区,布放在农村的转账电话将提高“三农”业务结算及融资效率。山西最南端的芮城大安村张俊利等人经营的玉米收购点布放的一部转账电话,不到半年时间转账交易达1000多万元。其间,电子支付每发生一笔所形成的数据,都会传输到农业银行位于上海外高桥保税区的数据中心。数据将对供应链金融存在的风险提供分析依据,实现实时可控,促进供应链金融的良性成长。履职山西之前,曹少雄在这里做总经理。

这就形成了农行的“三农”电子供应链金融——“电子金融交易方式+供应链”金融模式:对农民生活服务免费,在产业链的供应链中寻找利润点。这是农行的主要赢利途径。

由此,通过在山西2.8万多个行政村布放的47451部免费转账电话,农行山西分行不仅低风险独占了农村金融服务的结算支付市场,还以低风险方式逐渐控制信贷服务市场,形成赚钱效应。

这意味着,农民、经营大户、经纪人、合作社、农资店、农产品加工企业等等经营体都能得到信贷服务支撑,“三农”产业链会实现金融服务全支撑。

启示:大“三农”需要大金融支撑

2011年11月23日起,曹少雄在山西的农业大市运城调研。培养团队用现代金融思维操作“三农”金融业务意识,是曹少雄此行的目的。

持续下去,农行在金融服务匹配中国经济转型当中发挥独特的、重要的作用,将不再是一句空话,而农行也能在其中实现自身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找到自己新的经济增长点。

跳出城市,农行回村,通过“三农”电子供应链金融实现农村包围城市,最终形成城乡一体化运作,实现做大做强,正是曹少雄受托在山西探索“三农”业务归行的诉求。而这正是当年农总行提出的蓝海战略重要一环。

农村金融破题难,在于以往没有用城乡一体化思维去解题。农业占GDP总量小,采取农村问题农村办,农村金融小银行办的思路,忽视了农业和农户在供应链中的基础地位。城乡统筹发展当然包括城乡金融统筹发展,显然,大“三农”需要大金融支撑。

破题之后,农行山西分行的农村金融创新需要在社会的呵护下孵化破壳、长大。

来源:《农民日报》201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