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我国科研院所改革的探索与启示

时间: 2017-05-19 22:30:36来源: 作者: 阅读:

新华社记者 张展鹏 禇晓亮 任会斌

由于科技资源分散、封闭比较严重,短缺和浪费的现象并存,1999年以来,我国对科研院所进行了企业化转制。记者日前在广东、江苏、北京等地调研了解到,科研院所改革增强了市场活力,产业化能力大幅提升。在此基础上,部分地区进一步探索创新资源整合机制,通过“院所重组”与“一院两制”等模式,实现了二次改革,从而强化行业共性技术的研发力量,提升了与地方经济发展配套的支撑能力。

--科研活力迸发使效益大幅提升

通过产权多元化和法人治理结构改革,我国院所改制取得了良好效果,加快了现代院所建设,强化了市场导向,科技与市场结合更加密切,基本发展成为四种类型:一是科技企业集团,二是企业研发中心,三是为行业提供研发服务的机构,四是高技术复合型企业。

“改制以来,人员从108个事业编制到1700余人,业务范围从单一公路扩展到市政、水工、城市轨道、铁路航空建筑;产值从3000万元左右到10.4亿元。公司2010年交税1.1亿元。”江苏省交通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符冠华用这组数字说明改革带来的改变。

符冠华回忆说,他最初对改革不理解,为此还曾和其他院所负责人联名给省长写信。但经过多年打拼,如今已尝到改革的甜头:依靠持续地科技创新,2010年公司实现利润9000多万元,2011年获得国家创新型企业称号,并牵头组建新型道路材料国家工程实验室,参与编制国家行业标准、规范。“当初把应用类院所推向市场,这个大方向是对的。确实也有一些发展得不好,但我觉得10个院所改制能成功3到4个就可以了。”

江苏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永刚也有相同体会。截至2010年底,公司实现产值22.7亿元,同比2002年改制时增长10倍多。他说事业单位的时候,干多干少一个样,无法形成有效的激励机制。另外,改革使创新要素得以重新分配和集聚,2002年至今公司在科研基础设施上已投入6亿元,目前正在建设高性能土木工程材料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我们的目标是为共性技术提供支撑,通过自主设计,提升行业节能减排的整体能力。”

“我有这么一个雄心:某一天成为中国的微软!”在北京三博中自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总裁林红权谈及改革信心满怀。他是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公司改制后经营额从20多万元增至2000多万元,目前已在国内率先研发出能源优化集成、智能生产调度管理、生产设备管理3大系统,“这3个系统是企业未来信息化、自动化管理必备的。正如电脑上用微软的整套系统,企业也会用我们的整套系统。”

林红权说,北京三博2001年正式改制成立,开始时中科院100%持股,现在降至20%。他认为科研人员要有把知识应用于工业生产的强烈意识,“如果是搞基础研究,光写论文也可以,但搞应用就必须给客户带来价值。如果不带来价值,不可能有持续的订单。科研需要一个与市场对接的平台,再好的东西在实验室也产生不了效益。”

--二次改革兼顾研究开发与产业化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院所改革后增强了市场活力,产业化能力大幅提升,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也得到充分释放。但由于此轮改革把全国院所同步推向市场,两个问题也逐渐显现。首先就是一些院所不适应市场竞争。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基金管理总部总经理陈文正对此体会极深。公司投过很多科研人员办的企业,发现其市场意识普遍不强,而且相比于企业家,更擅长单打独斗而非团队作战;还有些科研人员还要带学生、写论文、评职称,牵扯了精力。

此外,改革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共性技术的研究。重科院信息和自动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孙怀义举例说,改制后自动化技术的共性研究没人做了,例如自动化仪表的可靠性,“这个研究我们做了20年指标,包括行业标准和发展导向,撤所后就没人做了。”

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部分地区进行二次改革的探索。2008年底,重庆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所等9个研究院所完成重组,成立重庆科学技术研究院,并新建重庆信息与自动化技术研究中心等9个事业性质的研究中心,构建起研究中心、转(改)制院所和公司的三级体系,分别承担研究开发、中试和产业化三重任务,实现了事企并存的“一院两制”管理运行模式和“三级”科研与开发服务体系。

新一轮改革以来,重庆科学技术研究院已承担科研项目150余项,其中重大项目31项,国家级国际合作重大(重点)项目3项,部分研究领域和方向跻身国家队水平。2010年,科技检测中心开展检测服务项目157.5万项、技术咨询与服务2.5万次,实现服务收入1.33亿元,高技术创业中心为283家科技企业提供孵化服务,实现产值8.7亿元。

通过二次改革焕发更大活力的还有广东省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邱显扬介绍说,2010年该院成立后实施“一院两制”,即现代企业和科研院所制,“考核指标截然不同,科研这边考核科研课题,国家和省市等不同类别打分不一样,还有文章、专利等成果;产业则完全根据利润目标来考核产值。此外,我们还打破以往事业终身制,实施滚动进编、动态进编。”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叶景图对此评价说:院所改革要区别对待,有的和产业结合紧就走市场,全赶下海确实有些走极端。要根据科研规律设计体制,兼顾科研开发和产业化。

--建议借鉴台湾工研院等先进经验

为继续深化科研院所体制改革,业内人士主要提出三条建议。第一,细化分类,探索多元化发展。邱显扬说,下一步改革最重要的还是分类,重新梳理已转成企业的院所,政府支持科研实力突出的,让其为公益服务,尤其是一些央企的特色院所。“我们当然不会走回头路,只是说体制不要一元到底,能允许多元化混合体制存在。”

在调研中多位业内人士提出类似观点,认为很多院所转制后就不管行业内的事了,一心考虑企业自身利益。因此进一步推进改革时一定要慎重,把着力点放在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形成自主创新体系上。这方面可以学习德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的模式,政府部门从人力、物力等方面加大投入,扶持一些能力突出的研究院,从而完善行业共性技术研究。

第二,激励人才,激发科研创造力。符冠华说,科技人员的使用必须符合科学规律,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过程中,一定要有更加完善的人才激励机制。他举了台湾工研院的例子——虽然是非营利机构,但还是企业化经营,经营得越好,才更有能力支持一些更长远的研究。因此,研究员一旦有很好的发明、专利,收入就明显增多。

“台湾的模式是对的,像我们干了这么多年,想方设法创新,一定要有奖励政策。”广东工研院材料表面研究所所长代明江说,人才是科技创新发展的最核心要素,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就要更好地激发人才的创造力。作为高级工程师,他认为自己可以得到资金扶持乃至股份分配。

第三,合理布局,强化政府顶层设计。重庆科委在最近一份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调研报告中提出,深化科研院所体制机制改革就应更加合理地布局。例如,国家级科研院所应围绕地方资源特点和产业优势,建立基础研究区域分支机构;地方院所结合所在地区工业、农业、社会发展领域的优势和科技需求,组建包含多种体制(全额拨款、差额拨款、自收自支的事业性质机构及转制类院所)的综合类院所。此外,建议政府财政进一步加大对基础研究、前沿技术研究、社会公益研究和重大关键共性技术的支持,加大科技成果转化的投入力度。

相关专家认为,强化政府顶层设计的另一项内容应是建立健全科学技术评价制度。针对科技计划、机构、人员等不同对象,国家、部门、地方等不同层次,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科技产业化等不同类型科技活动的特点,确定不同的评价指标、内容和标准。“让科技评价从重论文、重奖励到重成果转化、重专利、重实效,这样能和产业发展和民生改善更加紧密地对接,提高科技投入的效率,让全社会科技资源得到高效配置。”林红权说。

相关报道:

海陆环锻:“小企业”何以撼动国家大奖?

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基地”落户江宁

来源:新华网江苏频道(2012年0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