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动态 首页 > 中心动态

《中国社区报》刊发祁中山博士文章:乡村振兴需要社会工作协同

时间: 2018-04-04 08:31:46来源: 作者: 阅读:


4月2日出版的第44期《中国社区报》第三版发表法学与社会学学院、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祁中山博士文章《乡村振兴需要社会工作协同》,对新时代社会工作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的时代背景、使命任务和具体路径进行解读,全文附后。

图片1.png

 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汇聚全社会力量”,“大力培育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农村社会组织,积极发展农村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构建乡村社会治理新体制。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系的构筑离不开社会协同,而社会工作专业力量介入乡村振兴,“用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有助于提高“原子化小农”的组织化程度,有助于弘扬志愿者精神,激发乡村社会活力,有助于促进乡村社会有效治理,确保乡村社会和谐有序。中央一号文件新的政策表述为新时代社会工作的发展指出了明确的工作指针和活动方向,也为广大社会工作者吹响了向农村进军的时代“集结号”。

改革开放以来,几代社工人以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创业精神,带领社会工作从学科专业恢复重建到走上职业化、行业化发展道路,至今已历时近三十年。三十年来,社会工作教育迅速发展,逐渐形成了从专科到研究生的多梯次人才培养结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快速形成;大量专业院校和研究机构对国外社会工作理论的移植、吸收和本土化,不断推动中国特色社会工作理论知识体系的形成;全国性或地域性的社会工作者协会、社会工作教育协会、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专业组织不断建立,社会工作者组织化程度不断提升;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评价标准、职业道德指引、社会工作方法指南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不断出台,使得社会工作职业规范不断完善,社会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水平不断提升;社会工作助力“三区”建设、脱贫攻坚、社会救助、禁毒等实务领域的体制机制日益健全,社会工作在提供社区服务中推进社会治理、增进社会和谐的制度价值不断彰显;政府财政、社会资金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顶层制度设计日益完善,中央和地方社会工作建设资金投入不断加大,社会工作发展的物质后盾更加坚实。我们可以自信地预测,在不久的将来,制度配套、功能齐全、层次多样、服务优良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工作体系将初步建成。

新时代要有新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无论从城乡居民分布,还是从城乡结构变迁的角度看,这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乡村表现都更为突出。就社会建设而言,广大农村后发地区,既存在政府投入不足、建设相对滞后、历史欠账较多等遗留问题,又存在许多北上广深等先发地区没有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比如,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推进,农村家庭结构不断变迁,“三留守”早已不是个别地区的个别现象,“三留守”群体规模不断扩大;伴随着现代化社会生活方式向农村地区的延伸,农村居民现有文化素质、法律素养、价值观念与现代文明的发展要求尚存较大距离;伴随着农村经济发展的市场化趋势加速,农村居民在生产生活中面临的社会压力不断增加,其是否具备适应现代社会快节奏生活的心理素质也存在疑问。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专业化的农村社会工作予以有效回应。

新时代要有新思路。面对新时代赋予的新使命、新任务,广大社会工作者应该充分利用现有的组织优势、制度优势、政策优势,栉风沐雨,不忘初心,以“修己”助“惠人”,以“笃行”求“致远”,扎根基层底土,在走转改中不断理顺工作思路。一要加强农村社会工作研究,摸清农村社区发展底数,准确预估农村社区发展形势。广大社会工作研究者应该积极走出书斋,大兴调查研究之风,通过开展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逐步摸清农村社区的人员结构、生产方式、邻里关系、居住状况、社会生活等基本情况,为农村社会工作理论建构和政策拟制奠定前提和基础。二要坚持问题导向,系统梳理农村居民利益诉求和发展期待。社会工作政策制定者要对农村社区,尤其是广大新型农村社区中普遍存在的老年群体适应能力差,合并村村民村集体意识较强、社区意识较弱,社区内隔代教育普遍、家庭教育不同程度的缺失,“三留守”群体文化素质、生活习惯、教育理念、娱乐方式都亟需改变等问题深化研究,准确捕捉不同群体对美好生活的现实需要,明确政策着力点。三是审视社区资源,充分发挥链接资源作用。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要俯下身子,通过不断走亲戚、串门子,在基层党委、政府、社区自治组织、社区商业机构、社区事业单位间搭建沟通桥梁,通过盘活、用好党建资源、行政资源、市场资源、社会资源,努力推动在农村社区内搭建政府、市场、社会之间的“大枢纽”,实现农村社区治理的共建共治共享。

新时代要有新作为。面对新时代农村社区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要学会弹钢琴,做到有的放矢。一要党建引领,健全体制。充分发挥党在农村社会工作中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加大政府部门对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农村社会组织的培育力度,积极吸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介入农村社会工作,“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不断提升农村社会工作专业化水平。二是理念先行,完善路径。广大社会工作实践者要牢固树立群众需求至上的价值理念,通过了解需求——满足期待——反馈成效的工作路径,不断提升农村社会工作服务水平,在深耕细作中不断提升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三是优化程序,细化环节。广大社会工作实践者要执守先融入、后嵌入的工作思路,将项目细化分解为调研阶段、设计阶段、实施阶段、评估阶段、反馈验收阶段,通过“三社联动”“双工联动”保障工作推进,实现农村社会工作的多元合作、环环相扣、相得益彰。四是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广大社会工作实践者要科学把握乡村的差异性和发展走势分化特征,在项目实施中以社区党建服务为切入口,通过社群管理、志愿服务、青少年儿童社会教育、为老服务、妇女家庭服务等服务项目“全面开花”,不断探寻农村社会工作的“新境界”。

农村业已成为社会工作研究和实务的广阔天地,尤其是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其必将成为社会工作发展的下一个“蓝海”。农村社会工作大有可为,广大身处社会工作第一线的有识之士更应该不忘初心,大有作为,共同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共同谱写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