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尼泊尔土地制度调查——温铁军在中国土地制度改革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时间: 2017-07-08 10:40:23来源: 作者: 阅读: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 温铁军  

    看了一下大会代表的名单,当年搞农村改革的一些中青年,好像已经没人在了,我觉得压力非常大,因为有关政策讨论,和一般的学术讨论之间的差别很大,我觉得很难说清楚对于中国农地制度的过程和现在的相关文件背景的内涵,把这些东西都放弃,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争论。原来准备的题目是想讲三次宏观经济周期性危机和三次土地大规模被征占之间的关系,这篇文章我没有准备好,数据各方面需要再做一些收集,所以又放弃了,把我上一个暑假,今年七月份尼泊尔刚刚从国王制度演变成一个民主政治的条件之下的暴力性质的土地革命,刚刚转变为科学土改,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问题肯定不少,带着这些问题,我去做了五个村的地方调查v,十几天的时间,想利用这个机会,跟在座的各位汇报一点发展中国家的土地革命和土地改革的一些问题,在此之前,我做了埃及的现在的土地纠纷,因为原来的土地改革后来被宣布为不合法,现在正在发生大规模的土地纠纷,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冲突。在此之前做的是墨西哥的土地问题的调查,这之前又做了印度土地的调查,大多是做了比较之后,对土地的认识似乎就不再是我们过去讨论的经营范畴,所以在这儿做一个简单的汇报。

  提出一个重大的挑战,为什么世界上大多数被殖民化的国家,无论什么形式的土地改革都不成功,非洲、拉美、南亚,所有被殖民化地区的土地改革无论多么科学、多么合法,都不成功,世界上土改成功的只有东亚,而且无论什么主义、什么体制、什么政府、什么领袖,都是一个模式——平均分地。按照东亚模式操作土改的还有越南,也可以算是成功的土改。世界上的发展中国家土地改革只有这一块是成功的,其他的都不成功。为什么?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到现在为止,我只做了经验的归纳,还没有把经验层次上升到理论层次上,也许今生无此缘分,很难再做这个工作了,经验层次的归纳仍然很重要,大多数理论非常完整的理论逻辑,越是完整越找不到足够的依据,所以无论信奉什么主义、什么体制、什么制度,什么人来搞,土地改革只能东亚成功。

  尼泊尔的土改并不是现在,早在51年就开始土改了,当时是51年马亨德拉国王执政时期尼泊尔大会领导人率先对在外地区提出要么耕作、要么交出,然后是57、64年国王两次发布土地法,72年出于发展经济的目的,政府收回了3万公顷闲置土地,其中2.2万薄地分给了一万农户。95年,2001年,比兰德拉国王和贾南德拉国王时期两次提出设定上限的科学土改,并为有偿获得土地农民设计3%利息的银行贷款,但也都不成功,96年开始的土地革命,这个算是暴力的土地革命,经过了十年的土地革命战争,尽管从过去两条破枪发展到三个师的正规军,四点几万的民兵,但是实际效果大概就是三万多公顷,还不是从地区手里拿过来的,只是耕种的三万多公顷的佃农抗租了,不过3.3万公顷,和72年的土改没有太大的差别。不仅如此,当尼共放弃武装斗争回归议会道路之后,按照要求,他必须把所有夺得的3.3万公顷还给地主,现在已经退还了三分之一。

  东亚土改是世界上土改唯一成功的地区,其他地区都不成功,我们看看怎么回事,这是一己之见,土改的本质是什么?只是在二战以后,获得民族主义的国家以民族主义为诉求,而非社会主义的诉求,虽然所谓民族经济的发展奠定的基本制度。土改在东亚的成功,我之所以说它无论什么主义、无论什么制度、什么体制、什么政府都提供,是因为它并非西方意识形态的结果,只是二战以后追求一种经济发展的过程。无论在中国大陆以三次土地革命战争的暴力形式推进的强制性制度变迁,还是中国台湾实行的以未来兑现国家工商业股票作为政府对地主土地补偿手段的诱导性制度变迁,东亚的土地都是全国统一推进的,以村为单位平均地权的制度安排。土地的产权边界其实人们是以社区的地缘环境为基本产权边界的,因此这种产权边界形成的土地纠纷制度,从本原上说叫残缺体制,东亚后来的组织模式和制度模式有很多相似形,是因为最初的产权形成都是产权制度,因此土改从来不是一个形成单独微观的农业制度的问题,而是一个国家如何形成基本制度的问题。

  尼泊尔提出的所谓土改,现在技科学土改,其实并不是说尼泊尔自身的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或者说尼泊尔农村经济制度的需求,而是政治上的一种妥协的安排,也就是说是政党政治条件下,不主要考虑尼泊尔实际经济发展需要,主要考虑政党之间的一种斗争的需要,而形成的一种妥协,这个妥协就叫做科学土改,由于和右翼,大会党是右翼政党,代表工商业、资本家和种植园主,和大会党妥协,就使想重新回到选举道路上和平夺取政权的尼共,就得承认原来的革命是不合法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把自己当年的革命声称为不合法,这个革命过程中产生的政权就不再有合法性,各位可能不太注意,我只是提个醒。

  这就得交回,这就牵涉到一系列的问题,十年土地革命战争的整体合法性就会出现了问题,为什么在两千万人口的国家,会十年之内发起如此巨大的革命战争,成千上万的农民参与,当初发动革命战争,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变成了三个师的正规军,他只出动一个师就把首都包围,让国王下台,是因为尼泊尔的社会基础,就是说它的真实、客观的经济与社会的需求并不是政党们所讨论的那些问题,真实情况是什么?就是大部分人是移民,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农业国家,又因为是一个陡坡,因此自然条件相对来讲比较严重,因此就形成了土地资源短缺条件下些微的不平等占有就会导致严重的贫富差距,比如说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非常严重,基尼系数0.5以上,贫穷加上基尼系数高,因此发生革命的基本条件是具备的,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革命,只要搞,一定行,这是在尼泊尔的调查,我在跟地主调查,四代地主,人很好,他们这个村的农民我也做了调查,我跟我学院里的教师说想看解放前的农村什么样,尼泊尔,想看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什么样,去越南。

  下面都是在村里的调查,多不讲了,最后加一句结尾,任何利益集团都只会短视地增加本集团的利益份额,并转嫁代价导致社会冲突。在一个贫穷的、比较原生态的经济基础之上,很难构建真正意义的所谓现代上层建筑,因为上层建筑一定是经济基础的背景,而不可能是反过来决定经济基础的!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2009年01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