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首页 > 调查研究

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研究——以闵行区为例

时间: 2017-07-06 08:23:18来源: 作者: 阅读:

 孙卫红  王艳菊  李美珺

  随着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多年来形成的传统农村集体经济管理模式已不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迫切需要推行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闵行区委、区政府紧紧围绕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大力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不断健全完善集体资产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集体经济活力不断增强。

  一、进展情况

  随着上海市城市建设总体规划的逐步实施,闵行区农村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表现为:第一,生产力水平得以迅速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得到很大改善;第二,农民赖以生存的生产、生活地域空间曰益缩小。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上海市启动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并在总结基层改革经验的基础上,适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法规和文件,有力地推动了改革工作的顺利开展。

  截至目前为止,闵行区已有29个村完成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其中有6个村于今年完成改制)。29个改制村共量化集体资产近20亿元人民币,形成注册资本l0亿元人民币。29个村中的3万多农民成为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产权股东,入股农民人均持股3.2万元。

  二、主要措施

  在坚挣‘资产变股权、农民变股东”的原则和“变共同共有为按份共有”大方向的前提下,这29个村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存在差异,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的具体方式也出现了多样化的趋势。

  1、由改制向改革推进。以明晰产权、防止集体资产流失为改革目的,对一些不具备撤村条件或资产总量较小,资产质量较差或没有发展空间的村,通过确定农民各自在集体经济中所占股份,组建由政府发放登记证书的农村经济合作社。

  2、由局部试点向全区推进。由以往的集中城市化地区试点向全区所有的镇、街道推进;由侧重于净资产1000万元以上且年净资产收益率达10%以上村的改革向全区所有村推进;由以撤制村的改制为主向以撤村和不撤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改革全方位推进;由以村级改革为主向镇级或镇村联合改革推进。

  3、由经营性净资产量化改制向经营性、非经营性和资源性资产量化改革推进。将有明确权属的资产,包括经营性资产、非经营性资产,以及土地等资源性资产原则上都列入改革范围;在农村地区探索以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价入股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

  4、由存量资产改制向存量加增量资产改革推进。根据集体经济发展需求,引导农民出资共同参与改革,解决集体经济发展中资金不足的矛盾,同时增加农民对集体经济的关注度和凝聚力,共同支持集体经济发展。

  5、由村级改制向镇村联动改革及多方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改革推进。即由村级改制向镇村联动的改革;由单纯的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向有政府政策支持的改革。把单一的有限责任公司改制成农业合作社和经济合作社。

  三、主要成效

  据统计,2010年底前闵行区改制的23个村的集体净资产总额超过20.6亿元人民币,较改制前增值1倍多。农民股东分红累计达4.5亿元,人均分红1.8万元。

  1、明晰了集体资产产权,完善了利益分配机制。集体经济医学实验室认可常见不符合项分析产权制度改革将原有集体资产通过民主程序量化到人,以股份的方式明确了集体资产产权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利益关系,破解了过去集体经济产权不清、管理不严、分配不公的难题,完善了集体资产管理分配机制,较好地解决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间存在的利益分配矛盾。

  2、规范了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管理,维护了农民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改革后的股份合作社在管理上按只产权清晰、权责明确、管理科学、分配合理”的原则,成立了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机构,初步建立了农村股份合作制法人治理结构,使集体经济组织在经营管理制度上更加科学规范,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集体资产被侵占、挪用、浪费。改革相对完整地确定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对集体资产的所有权、收益权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权。

  3、在有效增加农民收入的基础上促进了生产要素的科学配置。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实施后,股份合作社年终分红成为股东合法的利益分配方式。大部分村,尤其是集体经济实力较强的村每年都有数额较大的经营收入,这些收入在通过民主程序形成分配方案后将以红利形式进行分配。

  四、问题及建议

  闵行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在取得优异成绩的同时,同样存在不完善之处。

  1、有些股份合作社管理不够规范,不按章程办事,董事会、监事会形同虚设,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依然代替董事会和股东大会进行决策。在分配集体资产时不按股份分配。部分股份合作社存在财务管理不规范,监督机制没有发挥实际作用等现象。

  2、部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资产资源家底不清,产权不明晰,管理较混乱,监督不到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集体经济的发展。

  3、部分村民思想认识偏差。产权制度改革使经济一种改进的无线传感器网络MAC协议组织成员身份发生了变化,股东(村民)包括股份合作社管理人员,思想观念没有及时转变,对改革的目的、意义没有真正认识到位,看重眼前利益,忽视长远利益。

  针对这些在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认为在做好农村集体资产改革工作的同时,必须与农民社会保障、就业安置、农村公益事业建设和帮扶弱势群体等相结合,与加强农村基层政权建设相结合,由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向农村综合改革推进。

总之,新农村建设应与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同步进行。探索镇级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试行镇以土地补偿费和集体资产作为总资产,按份额量化给各村集体经济组织,村按份额所取得的收益并入村集体总收益,增加村收益分配能力,使村民间接享受到镇级集体资产的收益。探索开展镇村集体经济组织联动改革,试行镇属公司与一个或多个村集体经济组织共同出资,成立投资公司,共同投资镇、村优质项目、土地开发和开展回购物业、经营不动产等经营活动,政府在政策上给予支持,公司经营收益按股分红。各级政府加大在规划、土地、项目等方面的支持力度,加强对‘难点村”、“城中村”、“经济薄弱村”、基本农田保护区和水源保护区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帮扶。

(作者单位:闺行区农民中等专业学校)

来源:《上海农村经济》2011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