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省直管县系列报道第548期

时间: 2017-07-27 22:36:26来源: 作者: 阅读:

浙江省扩权强县带给我们的思考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研究处处长 田晓霞

和广东一样,浙江也是沿海省份,改革开放前,国家投入少,工业基础薄弱,经济发展缓慢。但1978年以来,尤其是近十多年,浙江经济增长速度连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人均生产总值保持全国省区第一。探其原因,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正是浙江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和动力源泉。而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动力则是“扩权强县”的省策。

早在1992年,浙江已对13个经济发展较快的县(市)进行扩权。扩大了它们在基本建设、技术改造和外商投资项目等方面的审批权,激发了县域经济的活力。2002年8月,再次扩大放权领域和放权事项,把原来只有地区一级才享有的经济管理权限下放给绍兴、温岭、慈溪等17个县(市)及萧山、余杭、鄞州3个区。浙江对县扩权的原则是“能放都放”。除国家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的外,原要求须经市审批或由市管理的,扩权后则由扩权县(市)自行审批、管理,报市备案;须经市审核、报省审批的,由扩权县直接报省审批,报市备案。首批公布的扩权事项,涉及发展计划、经济贸易、外经贸、国土资源、交通等12个方面、313项的审批权限,几乎囊括了省、市两级政府经济管理权限的所有方面。目前,浙江正在研究确定下一批扩权事项,今后还将根据各地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适时增加扩权县(市)的数量。

正是由于浙江省高度重视县域经济的发展,出台了一系列能调动县一级发展经济积极性、主动性的政策,大大促进了县域经济的成长。根据国家权威统计,从2000年起,浙江进入全国百强县的数量不断增加,到2003年已有30个县进入全国百强县范围,占了百强县的三分之一,而且有21个县排在前50名。广东则一直是10个左右,强县的数量和比重明显低于浙江。

毫无疑问,浙江的扩权改革意义重大。首先,它激发了县级政府的行政创新精神。扩大经济管理权限,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计划经济时代“市管县”的行政层级的束缚,刺激了县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增强了县域经济的活力。其次,它节约了行政成本。一些经济实力弱小的市非但辐射、带动不了周边的县,反而由于管理层次多造成了行政成本过高。第三,有助于政府转变职能。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政府职能从审批型转为服务型是改革的方向。放权后,地级市的政府事务性工作减少了,而且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政府应该做的事,为辖区内的县市发展经济创造良好的宏观环境。

广东近年来县域经济综合实力不断增强。2004年底,全省县域生产总值6160亿元,县域人均生产总值10900元,与2002年比,占全省的比重分别提高了10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但占全省的比重还比较低,生产总值占38.41%;人均生产总值只相当于全省的52.91%,而且县域经济发展极为不平衡,进入全国百强县的都在珠三角地区,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许多县经济发展还很缓慢。

我们要借鉴浙江的经验,一是学习他们超前的改革意识。浙江在全国率先进行省直管县改革。张德江同志当时在浙江省委书记任上时就曾指出,扩大县的经济管理权限,加快经济强县发展,有利于全省经济进一步扩大总量、提高质量,促进全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也有利于深化审批制度改革,增强体制优势。事实证明,浙江的做法是对的。现在全国已有好几个省进行了改革,我省经过一年多细致的工作,最近也出台了向县下放214项管理权限的政策。二是学习他们改革的勇气。向下放权是对旧体制下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阻力之大不难想象。但浙江省能够保持政策的一贯性,十多年来一直既慎重又坚决地坚持这项改革,并不断加大改革的力度,实在难得。

来源:《南方》杂志第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