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他们为何能在40岁之前晋升省部级?

时间: 2017-07-27 18:05:40来源: 作者: 阅读:

★新华社副社长慎海雄任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近日,中共中央批准:潘岳任环境保护部党组副书记。

潘岳在现有的四名环保部副部长中排名第一,今年55岁的他在环保部已有12年的副部长经历(环保总局时任副局长),他也因此被称为“最年轻的老部长”。潘岳晋升为副省级的时间更早,40岁之前已是全国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之一。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询《公务员法》显示,公务员群体中的领导职务共分为十个等级,分别是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

由此,潘岳从科员晋升至副省级领导干部需要跨越6级才能完成,从其参加工作的1982年算起,他完成这个晋升过程仅用了不到15年时间。

据“政事儿”统计,与潘岳早先的晋升速度相类似的现任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至少还有11位,他们都在40岁之前步入省部级领导干部行列。这11人中,3人已经成为副国级的国家领导人,有2人为正部级官员,其他6人是副省级官员,其中1位为女性。

孙政才——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孙政才出生于1963年,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硕士毕业后留院任职,1995年32岁时任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常务副院长,后转任党政机构,先后任顺义区长、区委书记。2002年,孙政才39岁时任北京市委常委、顺义区委书记,成为副省级干部。43岁时任职农业部部长职务,2012年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入列副国级国家领导人行列。

胡春华——38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胡春华与孙政才同为1963年生人,胡春华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1983年从北大毕业后赴西藏工作,29岁时担任正厅级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书记职务,1997年进京任职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四年后的2001年,胡春华返回西藏,任职副省级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当年38岁。43岁时重回团中央,担任正部级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2012年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入列副国级国家领导人行列。

周强——37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周强出生于1960年,现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首席大法官。周强是科班的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生,曾长期在司法部工作,1995年35岁时担任司法部法制司司长,1997年37岁时任职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晋升为副省级。1998年38岁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2007年47岁时担任湖南省省长职务,2010年任湖南省委书记,2013年任副国级最高法院长。

陆昊——36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陆昊出生于1967年,现任黑龙江省长。陆昊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后进入北京制呢厂工作,7年间,从普通职工晋升为厂长,32岁担任正厅级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2003年36岁时晋升为北京市副市长,步入副省级领导干部行列,2008年41岁时任职正部级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职务,2013年“空降”黑龙江任省长。

努尔·白克力——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努尔·白克力出生于1961年,现任正部级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1983年毕业于新疆大学政治系,后在新疆大学任职,1998年37岁时任乌鲁木齐市长职务,2000年39岁时任职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步入副省级干部行列。2008年47岁时,努尔·白克力出任新疆自治区政府主席职务。

谢茹——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谢茹出生于1968年7月,现任江西省副省长,为无党派人士,经济学博士。谢茹1990年毕业于江西大学经济系,33岁时任职景德镇市副市长职务,2008年1月未满40岁时任江西省副省长,进入副省级领导干部队伍,现在在江西省6名副省长中排名第二。

邓小刚——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邓小刚出生于1967年,现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邓小刚1992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前身)农业经济管理学院,后长期在北京市工作,2004年37岁时任职正厅级北京市通州区区长职务,2005年赴西藏任自治区政府主席助理,2006年39岁时任职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晋升为副省级干部,5年后的2011年进入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

杨岳——37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杨岳出生于1968年,现任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杨岳199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后在清华大学有10年的任职经历,2005年37岁时任职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职务,进入副省级领导干部队伍。2008年“空降”福建任省委常委,2009年任省委常委、秘书长,2011年任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2012年当选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孙金龙——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孙金龙出生于1962年,现任湖南省委副书记。孙金龙1986年于武汉地质学院北京研究生院(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部前身)获硕士学位,1995年32岁时任职正厅级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2001年39岁时担任副部级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职务,2003年赴安徽任职,历任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2013年转赴湖南任省委副书记。孙金龙为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谭作钧——39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谭作钧出生于1968年10月,现任辽宁省委常委、副省长。谭作钧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国际法系,后长期在“船舶行业”国企工作,2008年7月未满40岁时任职副省级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2012年任辽宁省副省长,2015年进入辽宁省委常委会,并继续任职副省长。

竺延风——38岁担任副省级职务

竺延风出生于1961年,现任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198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后长期在中国一汽集团工作,1999年38岁时担任副省级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2007年转赴党政机构,先后任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长,吉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委专职副书记,2015年5月重回车企,任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为十六届、十七届、十八届连续三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现任男性省部级官员中,还有多人在40岁时晋升为副省级领导干部,分别为出生于1961年的现任河北省长张庆伟,出生于1962年的现任北京市政协主席吉林,出生于1966年的现任北京市副市长陈刚等。

“政事儿”梳理发现,在现任女性省部级官员中,在40多岁时晋升为副省级领导干部的也有多人,分别是出生于1962年的现任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黄莉新(41岁晋升副省级),出生于1966年的现任北京市副市长程红(42岁晋升副省级),出生于1965年的现任甘肃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张晓兰(43岁晋升副省级),出生于1959年的现任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刘慧(44岁晋升副省级),出生于1963年的现任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葛慧君(44岁晋升副省级)等人。(《新京报》2015-08-05)

公务员晋升概率:万分之四可升至省部级

36岁的刘浩(化名)是河北省中部某县的政府办副主任,苦熬资历,一直寻觅着一个“空降”到乡镇做个一把手的机会,但事与愿违,不是没有空缺,就是错失机会。

36岁的副科算是“超龄”了吗?近期,官员升迁时间表成为舆论热词,有报道称,如果在35岁前不能升迁到正处级,这个官员的仕途或再无突破空间。

刘浩可没有想那么多。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自己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在40岁之前获得一个正科实缺的机会。

理论上说,一名政府公职人员从大学本科毕业到考取公务员再到晋升乡科级正职,最快可在28岁完成,但在多名接受本报采访的打拼基层多年的公务员看来,这样的“人生跳跃”可谓凤毛麟角。他们称,在中国,一个中等县,正科级的官员超过百人,正科实职的官员不超过50人。

根据国家公务员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底,全国公务员总数为708.9万人。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60多万人(还不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厅局级干部有5万多人,省部级干部大约有3000多人。

粗略估算,公务员队伍中能攀上省部级高峰的比例大约为万分之四。诉苦官场独木桥难过之余,刘浩却也道出了一些基层官员的心声,晋升只是一个理想,“但是越来越规范的干部晋升通道,也给了我不少希望。”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底举行的全国组织会议上强调,用一贤人则群贤毕至,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他要求,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和人才队伍。

晋升路径

一段时间内,刘浩曾抱怨自己跟错了人,如果当初被县委书记看中,自己也许早就如愿了,可惜,他跟了一位副县长。他知道自己初始学历不高,是河北省一所不起眼学校的大专生,自学的本科。但是,他觉得自己很勤奋,对领导也比较贴心,领导爱打羽毛球,就陪着打;领导爱喝酒,就陪着喝……

刘浩总盼望着自己跟着的副县长不日能够高升。这位副县长确实高升了,但刘浩依旧留在原位。他也会自我安慰:自己的一个同班同学,长自己一岁,现在还是他所在县下属某镇的办事员,名义上负责信访,实际上连副科待遇都没有。而刘浩已经是事实上的副科,在全县一些重大活动中,自己的排名总在其他乡镇书记、镇长之上。

以截至2012年底全国公务员总数708.9万人为基准,按照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13.4亿人计算,平均189人中即有一名公务员。

刘浩说,要想在公务员队伍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首先要从这189人中脱颖而出。

按照《公务员法》,领导职务被清晰地分为十级: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

非领导职务(综合管理类)又被分为八级: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

要想从189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办事员或者科员,则必须经历公务员考试。按照公务员法的要求,成为公务员的起始年龄为年满18周岁。实际上,如果大学本科毕业的话,按照7岁的正常上学年龄,起始年龄应为23岁。

从普通百姓成为公务员,算是完成了官员晋升的第一步。根据《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下称《升降规定》)的规定,在具备学历条件的基础上,晋升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科员级职务三年以上。

但晋升领导职务并不是一种必然,需要经过至少三道程序:民主推荐、组织考察和集体讨论决定。刘浩表示,自己晋升副科时,也经历了这样的程序。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而且也不是担任科员三年就必然升职,很多人工作了十几年,仍然是科员,“最多混个非领导职务的副主任科员”。

但无论如何,这已经完成了官员升迁的第二步,由普通公务员成了“领导”。按照《升降规定》,晋升乡科级正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副乡科级职务两年以上。也就是说,理论上成为正科的最早年龄在28岁左右。

继续晋升之路的竞争则更加激烈,刘浩曾竞争过一个镇长的职位,他说,一般情况下,从副科到正科,都会有3到5人竞争上岗的局面。

选拔规范

有媒体报道说,“35岁升为正处。这不是不可能,但是这绝对属于少数仕途相当顺畅的人。”供职于四川省成都市某厅级单位的许文(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在他们同一批次进入该省厅级单位的十几个人中,升得最快的大约在三十八九岁才成为正处。

在政府机构,官员职级的提升跟单位级别有直接的关系。在省厅级单位中,处级以上干部配置较多,而在县一级的政府机构中,职级提升的难度相对更大。

刘浩说,自己成为县长或县委书记,只是一个理想。“但是越来越规范的干部晋升通道,也给了我不少希望。”他所说的希望除了上述一系列规范领导干部选拔的文件外,还包括今年上半年出台的《公务员公开遴选办法(试行)》,其中明确,市(地)级以上机关从下级机关公开择优选拔任用内设机构公务员。

山东某地级市的一名处级局长谈到自己的经历时表示,正是遴选机制给了他机会。他之前在山东某县担任副县长,多年来,由副处升正处的机会一直没有出现。最终,一次遴选机会出现,他被调任到现在的地级市担任处级局长,实现职位级别的升格。

除了参加遴选,破格提拔也是公务员晋升的一条快捷通道,但近年发生的一些官场“火箭提升”事件异化了这一途径。《人民日报》曾联合人民网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7.9%的接受调查者担心被提拔的年轻干部身后“有背景”,选拔任用不透明。

仅2012年至2013年这段时间内,连续被曝光多起火箭提拔事件,其中部分事件经历了“曝光——停职——调查——撤职”的过程,从中透露出违规提拔程序的问题。尤其对于其中有着“官二代”背景而被提拔的干部,舆论质疑之声不断。

竹立家认为,近年来出现的“火箭提拔”现象不仅违背“任人唯贤、德才兼备”的选拔原则,而且不符合基层干部培养的现状,可能致使很多公务员失去工作的职业预期,严重的话,还对公务员激励机制造成畸形影响。他同时认为,破格提拔也是干部选用的一种特殊方式,但如何将这种方式规范在最基本的法律框架内,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相比于个别跳级晋升的案例,更多官员的提拔还是依靠基层经验和实干成绩,这其中,GDP(地区生产总值)又是最耀眼的光环。

按照《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的规定,提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的,应当具有五年以上工龄和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一般应当具有在下一级两个以上职位任职的经历;由副职提任正职的,应当在副职岗位工作两年以上,由下级正职提任上级副职的,应当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

能够走上县处级岗位的,是公务员队伍一部分人的巨大转折,也是大多数人的封顶之作。

按照竹立家透露的数据,全国县处级公务员约有60万人,这相对于708.9万人的整体队伍而言,其晋升比例大约在12:1的状态。

河北省一名曾任县委书记的退休官员告诉本报记者,走到县处级岗位,如果成绩突出,尤其在自己任内辖区财政收入或所谓GDP明显增量,向副厅级即地级市副市长迈进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很多一票否决的事件发生后,再往前走已经是十分渺茫。

对地方领导晋升中唯GDP论的考核体制已经备受诟病多年,在此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基层脚印

从科员到科长、从科长到处长,升任之路随着职位数量原因,难度越来越大。

从处长到厅局级干部,就是要从60万人中选出5万,比例也是12比1。若与整个公务员队伍对比,则是142比1。再升任至省部级官员呢?以厅局级干部为基数对比,为16.7比1;以处级干部为基数比较,为200比1。

翻看现任省部级干部的履历,他们亦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打拼而来。

比如,1950年出生的郭庚茂,25岁出任河北省冀县城关公社党委副书记,32岁前往北京大学学习,34岁毕业后出任河北省枣强县县长。到达正处这个职级,郭庚茂打拼了近10年。1991年年底开始,他又经历了副厅、正厅,1998年成为河北省副省长、2007年成为省长。从基层干部到正部级官员,郭庚茂用了超过30年。2013年3月,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是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七、十八届中央委员。

竹立家认为,随着公务员管理渐趋法治化和规范化,在公务员晋升问题上,寻求一条民主、科学、客观、规范的晋升之路,给公务员一个“稳定的职业预期”,在公务员队伍中建立一个合乎道德的激励竞争机制,将对促进科学发展及和谐社会建设起到重要作用。

今年年初,人社部表示,需要, 探索建立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在公务员法规定的制度框架内,保持现有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晋升制度不变,建立职级晋升制度,实行职级与待遇挂钩。

竹立家则建议,应当厘清“官员”和“公务员”的概念界定,否则将造成官本位盛行。他认为,公务员的晋升是一个序列,而官员的晋升是另外一个序列,二者不能混同。(张有义、秦夕雅  《北京青年报》2013-07-02)

新一轮中央和地方省部级人事调整将密集展开

2013年3月17日,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闭幕,完成了10年来最大规模的高层人事更替。随着9个省区党政主要领导、部分国务院职能部门的首长跻身国家领导人行列,加上国务院特设、直属、办事等机构的人事调整,不必经过人大法定程序,新一轮中央和地方省部级人事调整预料将密集展开,令人关注。

9省区书记省长两会获新职:接替人选呈多元化

全国“两会”期间,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王正伟、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马飚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当选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湖南省委书记周强获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山东省长姜大明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安徽省长李斌出任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至此,本次全国“两会”上,陆续共有9位来自地方的省委书记、省长获任新职。

可以肯定的是,“两会”后,河北、江西、河南、黑龙江和湖南五省份的党委书记,以及宁夏回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安徽省和山东省四地的行政“一把手”,料将有新人补充。

在接替人选方面,或呈现多元化的趋势。包括省长递升省委书记,省政协主席接任省长,省委书记或省长异地平调以及中央部委高官异地交流出任省长等情况。

国务院职能部门人事将陆续公布:新人选备受关注

根据国务院组织法规定,国务院由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审计长、秘书长组成。国务院25个组成部门的“一把手”任命须由总理提名后,经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

目前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发改委主任等25个“一把手”的任命已由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两会”前后,国务院还对其特设机构、直属机构、办事机构、直属事业单位以及部委管理的国家局等人事安排进行了通盘考虑和反复酝酿,相信近期上述部门的人事任命也将陆续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国资委主任王勇日前已出任国务委员,其接任者为谁备受瞩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李海峰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或将有新人接替。

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已挂牌,主任一职已由安徽省长李斌担任。国家广电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日前已合并组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首任局长人选已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另外,2013年3月17日,中共中央决定,原任外交部党委书记、副部长张志军出任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17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召开干部会议,中央决定肖钢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离任,暂未知其新职。

分析认为,中央各部门及地方党政高层人事安排,早在中共十八大时就已经做出通盘考虑。全国“两会”结束后,引领中国梦的新班子正式起航,各部门及地方人事预料会密集公布,以便进入“战斗”位置,正式开始“逐梦”征程。(中新网/2013-03-18)

来源: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收集整理(2015-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