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首页 > 调查研究

土地经营权如何变资本:山西太谷县土地经营权融资调查

时间: 2017-07-27 15:12:35来源: 作者: 阅读:

——少谈些概念,多学些办法

吴晋斌  马 玉

2014年,山西省太谷县恒信畜牧合作社理事长张保平与全县的畜牧养殖合作社、大户联合成立了太谷县畜牧协会,目的是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对接金融机构解决养殖户的贷款难、贷款贵问题,协会成立之时金融部门都来祝贺,让太谷的养殖户信心倍增。

“按照预先的沟通和设计,协会可以得到邮储银行5000万元的授信规模。”张保平说。

事情的结果是,有着76亩土地经营权证、10000平米养殖设施、存栏800头能繁母猪、6000多头生猪,评估价是600万元的恒信畜牧专业合作社贷到了100万元,另外一个兴民牧业合作社贷到了20万元。5000万授信规模的事情自打报到上级部门就杳无音讯。

融资难融资贵是当下全国的社会经济难题,弱势的农业产业企业感受更深,就如何解决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的政策出了不少,办法也想了很多,但是,在管理资金总闸门的央行多次放水,甚至给三农放偏水,总体资金面已近过剩的前提下,张保平们仍然无法得到急需的救命钱。

为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就土地经营权抵押融资问题在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县太谷县进行了调查采访,得出以下结论:土地经营权抵押融资创新办法在当前、当下有三个细节问题必须解决,才能有效完成经营权变资产、资产变资本的创新,从而放活农村金融,引擎现代农业发展。

确立土地经营权的法律地位

太谷县是农业部2010年确定的首批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2013年又被农业部、财政部列为全国21个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农业改革与建设试点县。2014年1月,太谷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成立。2014年,全县新增土地流转面积1.5万亩。

目前,太谷县农信社是县域涉农金融机构的生力军,邮储银行、兴泰村镇银行和四家小贷公司是补充,农村金融机构类别完善。

太谷县农信社依托该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开办了“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三园两场”现代农业设施抵押贷款。目前为办理土地经营权的民丰蔬菜专业合作社和兴民牧业专业合作社发放了农村土地经营权贷款350万元,累计发放该项贷款1.155亿元。

政府部门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太谷县金融创新的先行先试中以土地经营权、林权等进行抵押贷款的数额是8645万元。另据金融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5月末,全县涉农贷款余额31.64亿元。这意味着,土地经营权的融资活力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

当下,土地流转给农民兑付,一般是年付制,这种给付方式既是新型经营主体减轻负担的选择,也是农民对土地溢价期望,不愿一次性结清的选择。这样的现实给经营权的长期性打了折扣。

“土地经营权不是所有权,不是物权法里界定的资产,基本上是个虚拟的东西。”太谷县农村信用社信贷科长闫彦琴说,“新型经营主体的经营不可持续后,跑路了,形成不良贷款后,处置经营权也不是金融机构的专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因为惠农给自己背上一个‘愉快的包袱’也不是可持续的方式。”

“从司法角度来讲,经营权是不能作为抵押物的。探索中要将其赋予资产的属性,考虑到农业周期长、市场和自然风险大、农村信用环境建设等因素,必须解决贷款主体对土地经营权中长期实质性控制的问题,否则还要回到银行惜贷、农民难贷的死循环上。”山西财经大学特邀教授、山西担保协会会长张转方说。

太谷县的土地经营权贷款在现行机制下,采取了经营权+菜园、果园、枣园、养殖场、林场抵押和根据新型经营主体资产、信用情况等授信的变通方式创新惠农金融产品,可以说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往前走,依然绕不开这个法律问题。

低成本为土地经营权定价

土地经营权融资的本质是用土地未来预期收益置换当下生产资本的行为。那么,夯实土地经营权抵押融资创新的第二个细节问题就是土地经营权到底值多少钱的问题,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评估费、担保费加大了融资成本的问题如何解决。

太谷县恒信畜牧合作社的养殖场其实不止值600万元。评估成600万元,是理事长张保平为了减少评估费用,和评估公司商量的结果。

张保平说,议价后,评估公司对他的收费标准是100万元以内千分之十二;100万到500万元是千分之八;500万到1000万元是千分之六。也就是说,张保平为了评估自己土地经营权证的76亩土地和地面附着物价格,还要承担36000元左右的评估费用,而且还要承担贷不到款的风险。

太谷县范村东恒养殖合作社现有4000亩荒山,其中2700亩已经绿化出来并有了林权证。合作社理事长李东恒用林权证贷款时,被要求采用了林权证+担保公司的方式,李东恒贷款170万元,年息是8.91%,给担保公司的担保费用是年息3%,农信社则让出了3%的年息,用于弥补李东恒因为追加担保所承担的成本。

两个故事告诉我们,在无法解决经营权定价问题的前提下,评估费担保费问题,会增加融资成本和其它隐形成本。

山西运城市新绛县的方式是蔬菜定价制,政府定个基础价格,根据你的土地种什么,银行就能算出你的土地预期收益是多大,然后确定给你贷款的规模。新绛县的农业规模小,他们的单笔贷款最大的也就9万元,太谷是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县,种养大户的融资需求就超过了这个数字,合作社、龙头企业的需求就更大了,比如巨鑫伟业现代农业示范园,以土地经营权贷款规模达到2600万元,仅靠定价制很难实现。

太谷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张玉龙说,“下一步除了定价制,看看能否成立一个公益性的有资质的评估公司和担保公司,来降低农民的这部分费用。”

与此同时,注册资金3亿元的太谷县金谷农业担保公司正在筹备中,这将成为太谷县创新多元担保模式的一个新载体。

建立合理的风险分担机制

今年,太谷县一个新型经营主体流转回农户的土地,建设蔬菜大棚,以土地经营权+菜园抵押贷款后,因为非市场因素不能继续干下去,大棚撂荒,贷款形成不良。

太谷县农村信用社信贷科长闫彦琴说:“我们目前能想到的办法是,在自己的客户里寻找一个有扩大生产规模需求的种植户,然后把大棚和经营权再租赁给人家。”

“只要略低于市场价格,我们的畜牧业产品是变现能力强的抵押物。”张保平在面对无抵押时,这样跟银行申辩。

“事实上,畜牧产业形成的不良率在30%以上。”太谷县农村信用社信贷科长闫彦琴说,“蔬菜产业的不良贷款率反而较低。”

这意味着,土地经营权贷款的风险控制不能有效解决,金融机构很难有积极性去推动这一办法。

金融监管机构对金融部门的考核是不良率要控制在3%以下。3%以上不良率的合理分担成为夯实土地经营权融资的第三个细节问题。

目前,太谷县建立了激励机制,按照金融部门贷款额1000∶1的比例予以奖励,2014年最大一笔奖励达48万元,累计奖励资金486万元。2014年,太谷县新增涉农贷款8亿元,重点支持了12户龙头企业和36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

2015年,太谷县将农业改革与建设试点资金640万元用于与邮储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合作,可实现放大五倍,采取担保、贴息的办法,金融扶持新型经营主体推进优势产业发展。

“奖补银行的钱改成风险补偿金,撬动融资的杠杆力度更大。”山西担保协会会长张转方说。

“政府设立风险补偿金或设立风险基金,不良率3%以内,银行自己处置;超过三个点到五个点的不良,政府和银行一起分担;更高的部分设个上限,拿风险金补偿。建立这么个激励机制,金融机构就能放手去创新新的金融产品。毕竟新领域风险的不确定性要大。”闫彦琴说。

“建立当地主导产业或大宗农产品的保险制度也是一个必要手段。如果出现市场风险和自然风险,那么可以用农业保险和农产品价格保险来抵御,从而降低三农融资风险率。”山西省农业厅农村处处长赵文志说。

因此,土地经营权融资创新尝试,必须和扎扎实实的细节结合起来,才会有市场的可持续。这三个细节就是确立土地经营权的法律地位、低成本为土地经营权定价、建立合理的风险分担机制。

“创新在基层,审批在上面。”闫彦琴说,“再好的创新没有好的政策环境也难以落地实施。”


少谈些概念,多学些办法

近年来在基层采访,发现一个社会通病:战略家太多,战术者太少。比如就农村金融话题,从政府官员到业界翘楚,说起概念来从互联网金融P2P到新三板、PPP,新词儿一个比一个洋气;谈到具体手段,几乎还是概念和意向,众口一词把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推到宏观调控和去杠杆化,把怨气撒到银行的“嫌贫爱富”和“落井下石”。

具体到金融创新的实际工作中,比如近年来比较时髦的政银企对接会,大谈会议规模和达成融资意向的多,跟踪实际成效的少;关于农村金融创新,各种论坛、协调会满天飞,等到落到实处时敢于担当者少。

病根儿是什么?不学习、不专业导致的不会和不敢作为。

农村金融创新是个系统工程,从体制的再造、机制的建设到平台的搭建,不是一个部门和几个人就能完成的,需要政府有效的资金导入政策,引导金融界和农业产业界良性互动,才能清除藩篱,走向合作。

不学习、不专业夹杂着浮躁,就会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认为政府出面把银行和企业叫在一起开个会就能解决问题;不学习、不专业也就没有能力去分析企业出现财务危机是产能过剩导致产品市场收缩的问题,还是企业发展壮大加大货币供给需求的问题。只要企业喊缺钱,政府就去压银行。简单粗暴的方式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影响到银企的关系融洽。

因此,政府官员应该带头学习金融常识,才能让金融成为调结构、转方式的工具,才能激发当地主导产业升级换代的活力;才能有驾驭金融的能力,才能在金融创新中会作为敢作为,建立起好的体制机制,让三农资金流通通道畅通,做到钱尽其值、货畅其流。

否则,再好的办法,不和扎扎实实的细节结合起来,抓而不紧、抓而不实,都等于白抓,后遗症还大,到头来不如不抓。 (吴晋斌)

来源:《农民日报》2015-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