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招贤纳士”追踪

时间: 2017-07-27 08:55:46来源: 作者: 阅读:

《南方周末》记者鞠 靖

九博士后入湘从政,担任副处级职务,享受正处级待遇。

给张春贤写信自荐

2007年3月27日,9名来自北京的博士后入湘从政。他们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几所北京高校和科研机构。

博士后们的抉择与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直接相关。之前,2006年12月,包括这9人在内的15名博士后,给张春贤写了一封自荐信。

信中说:“今日之湖南,充满着无限的发展潜力,未来的三湘大地,更将是一片充满希望的创业热土。尊敬的张书记,我们北京地区的15名博士后,热切渴望着能有机会投身于贵省的经济社会建设。”

对于他们来说,写信自荐多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当时正是博士后们择业的关键时期。他们中的很多人希望到党政系统工作,这背后有数据支撑,2006年,北京博士后联谊会发布的“北京博士后就业调查报告”称,70%至80%的博士后希望到政府机关当公务员。

不过,博士后们自发联合起来,通过自荐方式集体表示希望到某地任职,在全国还是第一次,北京博士后联谊会是将这15名博士后聚到一起的纽带,在最后确定到湖南工作的9名博士后中,有4人是第17届北京博士后联谊会的常务理事。

“近年来,湖南在推进改革开放、加快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更是亮点纷呈。对广大博士后来说,人气越聚越旺的湖南必将是一片充满希望的创业热土。”博士后们用人们熟悉的语言风格赞美湖南。在“中部崛起”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政策之后,他们觉得这个中部省份具有发展机遇。

2006年12月16日,张春贤收到了这封信,把信转给了他的同事,省委副书记梅克保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建国,并嘱咐其落实。

5天后,梅克保就率领有关部门进京,与15名博士后面谈。

“我原来认为,给省委书记写信肯定要等很长时间才有答复,没想到这么快就给我们回复了,而且是梅书记亲自打电话给我们,并和我们接触。”43岁的王志升说。王是9名博士后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2007年1月9日-12日,湖南省委组成考察组再次去北京,对15名博士后的专业背景、工作能力、思想品质等进行了全面考察,经过双向选择,考察组最后建议引进9名博士后到湖南工作。

                          到湖南工作博士后名单

姓名

年龄

 博士后单位

研究方向

 接收单位及拟任职务

邱化蛟

34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

农业生态、资源与环境

省农业厅副处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张  富

36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政府管理与创新、电子政务

省政府办公厅副处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陈建军

31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应用与开发

省国土资源厅副处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王雨田

34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

中国刑法学、英美刑法学

岳阳市政府副秘书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王  强

41

中国人民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

企业理论研究

省国资委副处长、调研员

王志升

43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农村金融

省经委副处长、调研员

汤立斌

31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

公司金融、公司法

株洲市政府副秘书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卓  翔

34

中央党校科社部

政治学

湘潭市政府副秘书长、调研员(试用期1年)

“我不是来投机的”

2007年2月8日,在湖南省委九所宾馆,张春贤为最终确定到湖南工作的9位博士后举行了一场特殊的“见面会”。此前,8人已主动把户口和工作关系迁到湖南。

来自江西宜春的陈建军说:“我爱人也将随我来湖南工作。我不是来湖南投机的,是想来实实在在做一些事情。我将一直在湖南待下去,除非组织上调动我的工作。”

陈建军说,“如果选择好待遇,我可能留在北京,但好待遇不是我的首选条件,我更喜欢到需要和尊重我的地方去工作。”

在到湖南之前,研究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的陈建军和几位同行合开了一家公司,在确定到湖南工作后,陈建军退出了全部股份。

他说,首都、沿海还是中部,并不是决定自己能否发挥作用的决定因素,关键看环境。此前,陈建军曾在东部某沿海发达城市工作过一段时间,但结果并不理想。

省委组织部相关人员介绍,来湖南工作的博士后在工作、待遇方面跟湖南公务员一样,不会给予任何特殊条件,并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有一年试用期。但为充分发挥他们的特长,对于工作的安排,组织部门作了相当细致的研究和考虑,尽量根据其研究方向安排相应职务,确保各尽其才。

目前,这9名博士后分别被安排到省政府办公厅、国土资源厅、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农业厅,以及长沙、株洲、湘潭、岳阳等地党政机关工作,担任副处级职务,享受正处级待遇。

他们之中,年纪最大为43岁的王志升,最小的是31岁的汤立斌,研究领域涵盖法学、经济学、公共管理、政治学、农业生态资源等学科,并且都具有比较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

半数人拥有法律专业背景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湖南引进的9名博士后中,一半拥有法律专业背景。

现为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的钊作俊,是武汉大学刑法学博士,他的导师是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马克昌,而他的博士后合作导师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李培林。

34岁的王雨田也是马克昌的博士,他的博士后单位是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合作导师是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

王强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法学博士、理论经济学博士后,他曾经和别人合作翻译过波斯纳的著作《侵权法的经济结构》。

汤立斌是9名博士后中年龄最小的一位,1973年8月生,他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博士后,在来湖南之前,已经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兼职教授,讲授工业经济学。

卓翔是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专业刑事政策学方向的博士,博士后单位是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政治学专业,据称是中央党校“四大名嘴”之一。

在2002年的一篇论文中,卓翔曾建议改进我国政府的信息公开制度,制定统一的政府信息公开法;修改保密法、档案法等相关法律,科学地界定公开与保密的关系;充分利用信息时代的技术优势,启动政府上网工程,实现政府信息公开。

显然,这样的专业背景符合湖南的需要。《湖南日报》报道说,2005年,全省1483名厅级干部中,具有研究生学历以上的184人,占12.41%,20455名县处级干部中,具有研究生学历以上的886人,仅占4.33%。从党政领导干部的专业结构来看,农学、师范类专业居多,金融、经济、法律等管理专业的较少,而理工科专业的更少。因此,此时,湖南引进一批懂企业管理、精通国际惯例、通晓法律事务的博士后,对于改善干部队伍学历和知识结构都将起到明显促进作用。

张春贤说:“引进博士后优秀人才,有利于促进湖南改革开放,是改善湖南干部队伍结构的重要举措,是推进湖南又好又快发展的客观要求。”

在湖南省第九次党代会报告中,“人才”一词先后出现了16次。此前一年,湖南已经在使用人才上采取了一系列大胆举措。2006年6月,湖南省委选拔5名优秀县(市、区)委书记到省直机关担任副厅级领导职务;7月,又选拔5名优秀乡镇党委书记到省直机关担任处长、副处长。

这些做法通常被认为“打破常规”,毕竟湖南曾经是一个观念相对滞后的地方。(《南方周末》2007-04-19)

“要么炼化,要么炼成火眼金睛”

鞠 靖  王 凡  胡 涵

2007年,湖南上演“伯乐相中千里马”的现代传奇。9名博士后以一封联合自荐信,获得时任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垂青,从而入湘工作。3年来,这批“千里马”在政情复杂的湖南官场历经磨炼,如同“炼丹炉里的孙悟空”。

2010年4月,张春贤离湘赴新疆履新前,应9名博士后的请求,在临行前接见了他们并合影留念。与当初引进博士后的热闹相比,这一画面仅被当地媒体以寥寥数笔提及。

3年过去,试验的主导者已经离开,没有人知道,该由谁来总结这次试验的成败。

博士后入湘职务对照

当南方周末记者在湖南省国土厅基础测绘处窄小的办公室里见到陈建军时,他刚结束一个两小时的会议。

这位笑起来露出大酒窝的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博士后,今年刚从正处级副处长升任处长,手下管着4个人。在这个处室,他年龄最小、学历最高。

在一同来到湖南的9名博士后中,陈建军也是最早的3名正处长之一。陈处长说前一天晚上他凌晨2点才睡,为的是看一个材料。这正是这位博士后处长的特殊处境,或许也是他得以升迁的原因:“因为自己会,就自己动手。”

3年前,这是一个现代版的“伯乐相中千里马”的故事。2007年,包括陈建军在内的15名北京博士后,向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张春贤写了一封联合自荐信。在他推动下,9位博士后被招入湖南,从此告别学术,走上仕途。(2007年4月19日本报:《张春贤“招贤”》)

在许多人眼里,9位博士后以一封信换来锦绣前程,可谓羡煞旁人。然而3年时间里世事变迁,他们在湖南的境况如何?适应地方政治生态吗?

升官的,原地踏步的

3年前,从9名博士后一踏上湖南的大地开始,到前往韶山瞻仰毛泽东故居,再到分赴各地履职。湖南省专门组织座谈会,让他们共同面对媒体采访。

那时,满脸是笑的陈建军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9人中惟一的理工科博士后。基础测绘处是一个更偏重技术的处室,对于这位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应用与开发专业的博士后来说,一切都驾轻就熟。

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王雨田,在9人中最早得到提拔。2007年10月,他刚在岳阳市政府副秘书长任上干了6个月,便被通知接任正处级的岳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甚至事先来不及征求他的意见。

那时,岳阳经济开发区正内外交困。有关部门发现前任管委会主任存在经济问题,后来发现分管国土、财政的两位副主任也牵涉其中。更棘手的是,堂堂的开发区管委会已经三个月发不出工资。

受命于危难之际的王雨田,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从省开发银行借来3000万元,在春节前付清了积欠的工程款。此前王雨田曾协助一位副市长分管金融,依靠这段经历打底,他又开始清收应收账款——谁能收回给他0.5%-1%的奖励,结果当年一举收回两千多万。到今年,开发区1.39亿应收账款全部清收。

9位博士后中年龄最小的中国社科院博士后汤立斌,也很快得到提拔。2008年2月,33岁的他以接近全票当选为株洲最重要的芦淞区区长,此时距离他担任株洲市政府副秘书长尚不满一年。

9名博士后中年龄较大的钊作俊,现在仍然担任长沙市委副秘书长,职务并未变动,但他所分管的却是政法、稳定等重要工作。

担任湘潭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卓翔没有升职。他分管政务公开、信息化,是湘潭市十几位市委副秘书长之一,也是市政府新闻发言人。

9名博士后中有5名留在省直机关工作,陈建军之外的4人,都未得到提拔。

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后邱化蛟任湖南省农业厅科教处副处长,目前在涟源市挂职副市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王志升仍任湖南省经委投资处副处长。他先后执笔长株潭两型社会配套改革实验区的方案以及湖南省“十二五规划”。

担任湖南省国资委改革发展处副处长的王强和担任省政府办公厅政务公开处副处长的张富,显得十分低调。王强本来十分健谈,曾被记者看成9位博士后的“发言人”,但面对记者采访请求,忙碌中的他婉拒。

适应的,不适应的

从事技术工作的陈建军,所在单位的工作氛围相对简单,但他感叹“最不好就是喝酒”。一次陪厅领导去山西调研,陈建军喝怕了,“酒就是面子,不喝就是不给面子”。

来湖南前,钊作俊是9位博士后中惟一的正教授。他一度犹豫。“其实做教授既舒服,待遇也不比处级干部差,还有百分之百的人身自由。客观地讲,那就是个‘爷’吧。”

现在作为市委副秘书长,他显然没有那么自在。这是一个直接为领导服务的岗位,要鞍前马后,底下还要管一摊子事。

2008年,长沙遭遇严重冰雪灾害,钊作俊作跟随市领导指挥救灾,连续十多天都凌晨两点睡觉。灾后又带领工作组到农村蹲点40天,帮助救灾减损。后来市委市政府总结表彰,他获得市委机关惟一的一个三等功。

王雨田在9名博士中提拔最早,但大伙儿都觉得他做得最辛苦,“压力最大”。

2009年12月初,在化解一场上访者暴力冲击机关事件的过程中,王雨田受到围攻,受伤住院一个多星期。

更刺骨的磨炼,来自他们对官场生态和政治规则的适应。交谈中,王雨田几次用炼丹炉里的孙悟空来形容自己,“要么炼化,要么炼成火眼金睛”。

他认为自己凭着实力,终于炼了过来。三年间,他立过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但对更为具体的细节,王雨田欲言又止。面对“你是否感到孤单”“你有没有想过‘老子不干了’”这样的问题,他数度哽咽。

王雨田的女儿本来在北师大附小就学,结果跟着他到了岳阳,“你知道,北师大附小是中国最好的学校,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损失,我知道这对她是不公平的……”

作为9名博士后中的“老大哥”,钊作俊并不愿意多谈困难。他试图用“器官移植”来比喻,“毕竟是从外地过来,器官移植还有一些排异现象,何况你是活生生的人。”

他在工作中同样免不了受到某些规则的困扰。当思路正确而不被采纳的时候,他会感到遗憾,不过仍然认同机关的做事原则就是服从上级。

博士后们都认同个人的努力和实力的作用,但也不约而同强调领导支持的重要性。钊作俊说,“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还是领导的重视。领导不支持,一年半载你就走人了。”

让钊作俊感到高兴的是,即使工作十分繁忙,市委书记还会经常给他打个电话:“钊作俊,没事你过来跟我坐会儿。”书记会和他聊工作上的问题,问他有哪些收获、哪些启发,生活上有没有困难。“一把手不排外,那谁也排不了。”陈建军说。

身份给他们带来什么?

和很多人的设想不一样,“博士后”的身份并不讨巧。一位博士后认为:“一群小学生中如果只有一个初中生乃至大学生,这个大学生是受歧视的。”于是他在湖南从来不讲他是博士或博士后。

不可否认,博士后的素质积累还是给他们带来一定的优势。王雨田上任时,岳阳经济开发区在全市信访考核倒数第一,上访人数最多。他上任后,用三年时间完成了积压多年的土地出让金清欠工作,实现了24%的财政收入增长,各类矛盾逐步化解,上访量降至岳阳市区最后一位。

其实压力很多时候来自他们自己。王雨田说:“同样的事情,要做得更漂亮一些,否则你就不是博士后。”

来自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王志升,能直接从博士后学术背景和资源中获益。对于区域发展、区域规划中的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等问题,王志升常向博士后合作导师于鸿君教授请教,并组织不少交流活动。

刑法专业的钊作俊曾在《湖南日报》等媒体上发表过多篇关于两型社会、新型城市化和新型工业化的调研文章。他说,“没有一定的基础、方法和调研能力,是搞不出来的。”

博士后们大多承认,外地人的身份和特殊的入职经历曾给他们造成过困扰。

2007年4月,刚到岳阳的王雨田便遇到了难题:即将服务的副市长,刚从江苏到湖南挂职。王雨田承认,当时产生了不少摩擦和误会,后来才融洽起来。“他到这里需要一个老到的,熟悉情况的,但我也是两眼一抹黑,而且我们又是这样来的。”

湘潭市政府副秘书长卓翔回顾过去3年,“在信息化、网站建设上做了一些有意义的工作;在宣传湖南和湘潭上,写了一些调研报告。”他编辑出版了《公民自救》、《走向法治》等几本书,前者曾获“全国抗震救灾图书特别奖”,后者据称“卖到了台湾”。这些似乎和湘潭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卓翔和王雨田的办公室大门都随时向上访户敞开。卓翔说自己的专业正好可以用上:“群众来,一大半都是法律问题,都是法律可以解决的。只要讲到位,我一半都可以劝走。”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新闻发言人卓翔完成了一次“灭火”任务。一家湖南媒体记者要报道湘潭的一条负面新闻,卓翔请这位记者不要报道,一边打电话给市委宣传部。放下电话,他说:“我们的职责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试验成败需要时间检验

王雨田的导师、武汉大学教授马克昌一度并不赞成王雨田的选择,他说王雨田太实在,认为他一定会吃亏。3年后,马克昌的看法发生了变化。王雨田每年都去看望89岁的马老师,一坐几小时。王雨田说,“我知道他很高兴。”

对于湖南来说,引进9位博士后所展现的开放姿态,要远远大于9个人的前途。陈建军说:“我们那个途径不会成为潮流,也不会成为主流。”

但卓翔却不这么看。他认为湖南3年前的做法有“先见之明”,如今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就是干部缺乏异地交流,“中央理应在全国范围内交流干部”。

有人将9位博士后的任命看作一场人事制度的“创新试验”,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场独立的“试验”。

据《湖南日报》报道,就在9位博士后入湘前后,在省委书记张春贤牵线搭桥下,湖南启动了与广东、浙江等6省、市互派干部任职、挂职的计划。湖南省内党政干部也进行“横向交流、上下互动”。2006年到2009年,湖南省几次越级提拔县乡干部进入省直机关,并从省直机关、省属企业和高校选派干部到市县任职。

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干部队伍无非是三种状况,一是发挥余热型;二是新加入干部队伍,正在锻炼中;三是身担重任,需要在工作中提高能力的,这种干部关系到当下乃至今后10年、20年的发展。9名博士后入湘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原则,它的实际效果要经过时间检验,但这种努力本身是值得肯定的创新。

3年过去,9位博士后交出了自己的试验报告。如何评估这次试验的成败,这是对博士后的一次考验。(《南方周末》2010-08-26)

来源: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收集整理(2015-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