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空间分割叠加与社会治理创新

时间: 2017-07-26 18:06:48来源: 作者: 阅读:

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谢俊贵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虚拟社会治理与社会协同问题研究”(2014ASH011)广州市属高校“羊城学者”首席科学家科研项目“社会良性运行视域中的网络虚拟社会建设研究”(2012A012S)的阶段性成果

[提 要]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中出现了多次空间分割,主要包括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的分割、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的分割、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分割等。当代社会是空间分割多重化、聚集化的社会,空间分割造成的社会问题甚多,且呈现出一种整体化、体系化、集中化的特征。面对多重空间分割造成的多种社会问题,我国必须大力创新社会治理,切实坚持社会的系统治理,高度重视社会的整合治理,积极引进社会的协同治理,全面推进社会的综合治理,以推进我国的平安和谐社会建设。

[关键词]空间分割;空间分化;社会问题;社会风险;社会治理

一、引 言

空间分割是哲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的一个重要概念,与这一概念近义的词语还有空间分化、空间区隔、空间分裂、空间裂变等。有关空间分割的研究,较早见于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对空间问题的深切关注。马克思恩格斯很早就揭示了空间分割或空间分化的一般规律,尤其深刻分析了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的“空间资源被人们按照各种功能原子化地‘分割’开来,并‘加工制造’成各种空间产品”的空间分割状态[1]。后来的西方城市社会学家列斐伏尔、哈维等对城市社会空间的研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列斐伏尔认为,“(社会)空间是(社会的)产物”[2],“社会主义的空间将会是一个差异的空间(A space of differences)”[3],提出用社会和历史来解读空间,又用空间来解读社会和历史。哈维则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采用“不平衡地理发展”的概念工具,对当代资本主义进行了空间批判[4]

近年来,我国学术界沿着马克思主义理论思路,同时借鉴西方空间社会学成果,开展了对空间分割的相关研究。在宏观层面上,2010年孙江发表《空间分裂: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空间生产的对抗性特征》一文,概括了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工业城市内部的空间分裂”、“城乡分裂”和“全球分裂”三类空间分割[5]。2013年刘少杰发表《网络时代的社会空间分化与冲突》一文,把社会空间分为在场空间与缺场空间,讨论了网络时代的空间分割及其带来的相关社会问题,并重点考察了“缺场空间的权力同在场空间的权力之间的冲突”[6]。在中观层面,国内学者集中对我国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城乡二元分割”进行深入研究,揭示了城乡二元分割弊端及其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提出了对策思路。在微观层面,人们则更多地关注城市空间的住宅分化、阶层分化以及生产空间与生活空间分离等问题。

概括地说,以往学术界有关空间分割问题的研究,更多地见之于对空间分割的生成机理,空间分割与社会生产的关系的探讨,以及对空间分割条件下的社会结构分化、社会冲突升级等问题的揭示,而有关空间分割与社会治理关系的研究虽有涉及,但更多是非专门的研究,且主要重在微观层面的讨论,对当今社会所要求的系统治理的参考作用有限。事实上,社会空间与社会治理具有一种不可割舍的关系。空间分割不仅对社会生产有着重要影响,而且也会对社会治理不断地提出新的挑战和要求。如何在正确认识空间分割导致的各种社会矛盾、社会问题的基础上,深刻认识空间分割与社会治理的关系,合理提出空间分割视域中的社会治理方略,已成为我国学术界的一项重要课题,对于我国创新社会治理、建立社会治理体系、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具有重要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二、社会发展历史中的四次空间分割

本文所讲的空间分割主要指社会空间分割。社会空间分割是一种社会变迁或社会进化的概念,是随着人类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空间区隔。空间分割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使然,具有必然性。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空间分割既体现了自然进化过程的规律,也体现了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空间分割也是一种社会不断分化的过程,具有时代性。在不同的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科学技术水平的情况下,空间分割的内容和形式都有所不同。空间分割具有裂变性质,就像原子物理学中的“裂变”,会释放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既有“正能量”,也有“负能量”,因此,对于人类社会来说,空间分割既有正功能,也有负功能。正功能是促进人类社会正向变迁的功能,它改变了人类世界,发展了人类社会。负功能则是对人类社会正向变迁造成阻碍甚至破坏的功能。在空间分割与社会治理的话题中,由于社会治理的对象、目标、任务使然,人们更多关注的并非空间分割的正功能,而是空间分割的负功能,从社会问题学观点来讲,也即更多地关注空间分割带来的各种问题,尤其是空间分割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第一次空间分割发生于人类社会诞生的过程中,这时的空间分割就是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的分异。所谓自然空间也就是自然界,“人本身是自然界的产物,是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并且和这个环境一起发展起来的[7]。”自然界先于人,先于人类社会。“劳动创造了人本身”[8],人是从动物中经过长期劳动实践进化而来,人和人类社会都是自然界自身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离开了自然界也就没有了人的存在。也就是说,最早的人类只能算是自然界中的一个重要物种,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最高级别智慧动物而已,并未形成社会,因而也就没有什么社会空间可言。人类只有通过劳动生产才从大自然中“走了出来”,形成了社会,形成了真正属于人类的生产、生活和交往的相对独立的空间,也才有了所谓的社会空间。人类社会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把空间分成两种:自然空间和社会空间,逐步形成自然空间和社会空间的二元结构。不过,人类早期的社会空间,即“人在自然中占的空间是很小很小的”[9]。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整个猎狩社会。在整个猎狩社会,社会空间中的生产空间、生活空间、交往空间同自然空间基本没有区隔,仍“天人合一”地紧密联系在一起,裂变产生的负功能不大,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的冲突显得很小。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第二次空间分割发生于农业社会。在人类走出山野丛林之后的农业社会中,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开始加速分裂,分化程度增大,“天人合一”开始成为一种社会理想,空间裂变产生的负能量初现,社会空间对自然空间的挤占增多,社会与自然的矛盾频发,并引发了社会对自然的广泛征服,以及不同社会空间中的人们之间由于对自然空间的争夺而引起的相互征服行为。社会对自然的征服造成了对自然空间的严重破坏,当然也引发了自然空间对社会空间的反制(或者说反作用)。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便讲到:人能征服自然界,但常常遭到自然的报复,以至于人最初取得的成果也丧失掉,甚至更严重。恩格斯列举了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地区居民为得到耕地而砍伐森林,也曾种植庄稼有所收获,但现如今变成了荒漠。不但没了耕地,连保持水分的条件也破坏掉了。不同社会空间中的人对自然空间的争夺,具体表现为对土地、森林、草原、水源等资源的争夺,在这种争夺行动中,不同社会空间中的人的相互征服行为,不仅升级了对自然空间的破坏,而且酿成颠来倒去、反反复复、无休无止的战争。这种战争的后果,不仅造成了对自然空间的严重破坏,而且造成了对社会空间的严重破坏。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第三次空间分割发生于工业社会。到了工业社会,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再度分裂,分化程度更大。自然空间变成了工业化大机器生产的社会空间,成为了人们的获利或牟利空间。哪里的自然空间可以获利,哪里便不仅可能而且事实上就会成为大工厂、大矿山、大居民点。工业社会的空间分割远不止此。在工业社会中,社会空间本身也开始加速分割,也即呈现出城市社会空间和乡村社会空间的二元分割,形成城乡二元社会空间结构。这种城乡二元社会空间结构,将城里人和乡下人明显区分开来,他们从事不同的生产、过着不同的生活,进行不同的交往,形成明显的社会差别。更值得重视的是,一方面,“工业在资本主义基础上的迅速发展,使劳动群众的贫穷和困苦成了社会的生存条件”[10];另一方面,由工业生产促成的城市社会空间还在不停地侵入乡村社会空间,挤占农业用地,造成农业经济的“内卷化”[11],农民发展时空的“压缩化”[12],农村房地产的“小产权化”。乡村社会空间由于与城市社会空间差异极大,存在许多社会真空,因而对于城市社会空间的“侵入”很大程度上也乐于“接替”[13],从而粮食问题又成为工业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14]。同时,即使在城市社会空间中,生产空间、生活空间、交往空间也明显地分离开来。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第四次空间分割发生于信息社会。信息社会也就是所谓的后工业社会。在信息社会或后工业社会中,农业社会前后出现的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的分裂并未停止,社会空间的触角伸得更长,很快到达了古之无人之地,甚至今日所说的环宇深空。城市社会空间与乡村社会空间的界限表面上被信息网络化所打破,实则是城市空间对乡村空间的升级版侵入,“流动空间”、“信息化城市”正在形成[15]。公司总部设在城市,而其工厂、车间则可以设在农村,甚至可以设在异国他乡的农村。社会的生产空间、生活空间、交往空间再度严重分割。更为令人惊奇万分的是,社会的信息网络化还使社会空间分割出了在过去不可思议的社会结构,整个社会空间被分裂为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两类,造成了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分离的新型二元社会结构。虚拟空间的出现,尽管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无限广阔的社会场域以及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但因其具有虚拟性、隐蔽性、跨境性等特征,其实也并非一个“洁净天地”,它同样存在着许多现实社会中常见的社会问题,并衍生出许多现实社会中少见的社会困扰,是一个结构复杂、价值多元、利益分化、行为隐匿,且与现实社会交织共振、风险倍增的社会空间,而对现实社会的颠覆破坏作用也是前所未有。

三、当代空间分割对社会运行的影响

现实中的观察结果显示,在当代社会中,农业社会时期的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分割依然存在,工业社会时期的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张力大增,与此同时,由于信息网络技术在当代社会中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利用,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分裂又在人类社会中呼啸而来。当代社会的空间分割已非单一层面的分割,而是一种累积历史所有空间分割类型、叠加全球多重空间分割效应、聚集现实多种空间分割能量的成整体、成体系的空间分割。空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空间分割必然会对人类社会的变迁与秩序造成各种重大冲击。

1.空间分割产生空间区差,给区域平衡发展形成严重制约。空间区差是指由于空间分割带来的不同社会区域之间的社会差距。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由于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分割造成的不同社会区域对自然资源的支配性差异。在我国,尽管多数自然资源归国家所有,但不同社会区域对自然资源的支配力和易达性是大有不同的,由此造成明显的空间区差。这种空间区差成为区域平衡发展最基本的制约。二是由于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造成的城乡二元结构所导致的城乡差别。这种空间区差是城乡平衡发展不易实现的最大障碍。三是由于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分割造成的不同社会区域对信息资源利用的差距。这种空间区差尽管可以通过信息网络化的发展而不断缩小,但因受制于前述的两种空间区差的作用,在当今社会中,仍然存在扩大的可能和事实。笔者2002年的一项调研表明:在我国目前的“三合一社会”中,东中西部之间、城市与农村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信息鸿沟,从而给信息时代的区域平衡发展造成了严重制约[16][17]

2.空间分割造就空间劳差,给底层社会生活带来诸多无奈。空间劳差是指不同空间中的人们在劳动方面形成的社会差异。不同空间中劳动的社会差异大致包括劳动就业差异、劳动方式差异、劳动风险差异、劳动报酬差异、劳动保障差异等。这些差异主要体现在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的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中。通常来讲,城市人的劳动就业容易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顾,农村人的劳动就业难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顾;城市人的劳动方式现代化,农村人的劳动方式则相对原始;城市人的劳动风险较低,农村人的劳动风险相对较大;城市人有较高的劳动报酬和较好的劳动保障,农村人则难以达到,养老保障主要靠土地和生儿育女来解决。即使农村人主动进入城市务工,以上这些劳动社会差异也难以得到有效消除。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我国农民工达2.6亿[18],他们生活在城市社会最基层,陷入整体收入水平低、工作稳定性差、社会保障水平低、难以融入当地社会的窘境。他们在城市中拼命劳作,体现出诸多的无奈,为的只是给家里解决生活问题。

3.空间分割导致空间位差,给社会公平正义蒙上多重阴影。空间位差是指由于空间分割带来的不同空间中社会群体的社会经济地位差异。空间分割造成的空间位差是非常明显的。在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分割后,进入了社会空间中的人把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分离不够的原始部落中的人称为“土人”,并肆意对土人进行掠夺。到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后,从事工业生产和商业活动的城市人的社会经济地位明显高于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村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出现了明显的社会经济地位分化。而今,在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分化后,由于信息就是资源,信息就是资本,信息就是财富,而且信息经济的倍增效应规律在当代社会中已经明显地发挥作用,处于此情况下,在能不能进入虚拟空间中开展各种经济活动,从事不从事信息经济的不同社会主体之间,不仅信息分化非常严重,而且他们的收入差距也将成倍地增大,社会经济地位分化便将更加突出。同时,这种空间分割导致的社会位差,给社会公平公正蒙上了多重阴影,人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4.空间分割构成空间势差,给发展成果共享造成严重阻碍。空间势差是指由于空间分割构成了不同空间的权力或权势差异。“空间是任何权力运作的基础”[19]。我们可以感受到,在国家管理或地方管理的权力分配上,由于空间分割,不同空间的权力分配有着显著差异。例如,在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状态中,国家管理或地方管理的权力分配大大向城市倾斜,乡村的人大代表往往是少数,城市的人大代表往往是多数。有人总结出县以上各级人大代表中有“四多四少”现象,即领导多,群众少;党员多,非党少;男性多,女性少;城市多,农村少[20]。这种城市多农村少的权力结构,从重大决策咨询的角度来讲也许并不为过,毕竟乡村空间中人们文化程度不高,思维能力有限,在重大决策咨询问题上所能发挥的作用不大。但从利益分配的角度来讲,这种结构却是存在问题的。主要问题是,乡村空间中的人们往往发声不大,结果是和者盖寡,很难争取到乡村空间应得的社会利益。这种情况,给我国发展成果为全体人们共享造成某些严重阻碍。

5.空间分割形成空间知差,给社会知情达意引来诸多困惑。空间知差是指处于不同空间中的人们之间对国家管理及社会事务知情达意的差距。空间知差的形成既有传播主体的原因,也有传播媒介的原因,还有接受主体的原因。在现实社会中,由于空间分割造成的空间区隔,人们更多地以自己所处的空间为中心创造知识、制定规则,传播信息,而对于跨空间的信息传播多有忽视。接受者也更多地以自己所处的空间为中心选择性地获得知识,接收信息,遵守规则。知识的差距会引发知情的差距,这就免不了出现空间层面上的社会摩擦,给不同空间中人们的跨空间流动带来了诸多不便。在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空间分割中,绝大多数政府官员本身也是“城市中心论”者,因而大多公文、制度、法律文件以及政务公开信息主要的发布对象是城市空间中的人们,这样,乡村空间中的人们实际上不仅很难知情,很难受益,而且很容易触犯建立在城市中心论基础上的国家法律法规。在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中,这种空间社会摩擦更为显著,已引来诸多困惑。

6.空间分割带来空间信差,给社会信任体系产生明显冲击。空间信差讲的是不同空间中由于空间分割而带来的社会信任的差异。这种空间信任差异由来已久,城市人信不过农村人、农村人信不过城里人是一种很早就形成的社会观念[21]。城市空间的形成、市场社会的出现以及由此而引致的生人社会的出现,则进一步增大了这种人们之间社会信任缺失的程度[22]。在当今信息社会中,尤其在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严重分裂的虚实二元社会结构中,互联网不仅对社会结构具有革命性影响[23],而且为人们在虚拟空间的自由发挥带来了无限的可能,因而更使得一些人在虚拟空间和现实空间两大社会空间中产生严重的人格分裂,他们以网络的虚拟性、隐蔽性为遮挡,在虚拟空间中不讲德性、不讲法度,在虚拟空间中说的是一套,在现实空间中做的又是另一套。有的甚至大肆利用网络巨大的传播能量,对现实社会中的个人、集体、国家实施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不仅严重扰乱了当今虚拟社会的信任体系,而且使现实社会的社会信任体系也受到了明显冲击。

四、空间分割视域中的社会治理创新

在不同的社会进化阶段,空间分割的类型和程度明显不同,由此造成的社会问题及其所需的社会治理方式也有所不同。当代社会是有史以来空间分割类型最为多样,空间分割程度最为显著的社会,社会问题明显增多且十分突出。尤其在我国,由于空间分割的作用,目前已成为一种不仅是“城乡二元结构”,而且是“虚实二元结构”的复杂社会。在这种复杂社会中,空间分割导出了大量新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在空间分野上形成一个十分庞杂的社会问题体系,使社会治理的任务变得更加繁重。因此,对这种社会开展治理,定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坚持系统治理、坚持依法治理,坚持综合治理,坚持源头治理,这显然是有其针对性的。具体针对我国空间分割所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目前我国需要采取的社会治理方略是:

1.切实坚持社会的系统治理。所谓系统治理,就是要有系统观念、要以系统思维、要用系统措施来开展社会治理。从系统观念来说,就是要看到社会结构的系统性,社会问题的系统性,以及社会治理的系统性,要既看到“树木”,也看到“森林”;而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24]。具体来讲,就是要用社会系统理论的观点来分析和看待我国当今的社会,看到社会空间与自然空间分割、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分割、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分割所塑造的多因素构成的这个社会系统。从系统思维来讲,就是要以系统分析的方法来分析社会系统存在的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和社会风险,用系统综合的方法来探究各种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和社会风险相互激荡、交互震荡的关系,并从中找出关键问题、突出矛盾、重大风险之所在。从系统措施来讲,就是要按照社会系统理论所揭示的系统性原则,针对多症并发的情况,决不能“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而要多措施并举,多管齐下地开展社会治理,使我国社会全面进入良性运行轨道。

2.高度重视社会的整合治理。“社会整合”也称为“社会一体化”,与“社会解体”、“社会解组”、“社会分化”相对。空间分割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社会解体、社会解组和社会分化,有分化就要有整合。社会整合就是把社会不同的因素、部分,结合为一个统一、协调的整体的过程,也是把个体通过社会纽带结合在一起的社会治理行动,同时还是一种建立在共同的情感、道德、信仰或价值观基础上的个体或群体之间的以结合或吸引为特征的联系状态。实行社会整合治理,是要通过社会整合来弥合由于空间分割造成的各种社会裂痕,增强社会的有机联系。空间分化造成的社会后果主要有社会共同目标缺失、社会联系纽带断裂、社会失范行为增加等。当前我国的多重空间分割,正是造成了这样一些社会后果与社会问题。面对这些社会后果和社会问题,高度重视社会整合治理,切实加强不同社会空间中的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群体与群体的社会整合,不仅是增强社会团结的必要,也是落实系统治理要求的举措。

3.积极引进社会的协同治理。在日常用语中,“协同”一词有合作、协合之意;在科学领域中,协同论所讲的协同也就是“协同工作”的意思。在我国创新社会治理中,面对由于多层面的空间分割所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和社会风险,单纯依赖政府治理是不行的,必须采取社会协同治理的模式。所谓社会协同治理模式,是指在强调政府责任的同时,充分依靠多元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和社会联动,既重视规范行动也重视志愿行动,形成一种有秩序有规则的相互协同的自组织系统,政社协力、建管并举、德法并用、虚实共治,从而提升我国的社会治理能力、增大我国的社会治理功效的创新治理模式。协同治理模式是社会治理的理想模式,它不仅能有效解决政府人力资源缺乏而社会治理任务繁重的问题,而且可以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以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同时还能将一些政府不便管、不好管的公共事务、社会服务、社会工作等,交由社会组织管理。

4.全面推进社会的综合治理。在我国,“综合治理”一词来源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在我国改革开放的条件下,为争取社会治安的根本好转,于1981年创立、1991年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以“决定”形式明确下来,并经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的一种具有中国特色且有重要参考价值和推广意义的社会管理模式[25]。这一决定,系统地提出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指导思想、任务、要求、目标、工作范围与原则,为我国创建平安和谐社会奠定了良好基础。在当今空间分割多重化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社会矛盾、社会问题和社会风险不断出现,我们正“生活在文明世界的火山上”[26],迫切需要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转化为“社会综合治理”,并全面地加以推进。具体要求是,以更开阔的视野、更积极的态度、更有效的工作,充分发挥道德准则、法律法规、利益调节、社会规范等的综合作用,强化道德约束,规范社会行为,调解利益矛盾,协调社会关系,从整体上综合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五、结 语

空间是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条件。空间分割既是空间功能分化的表现形式,也是社会结构分化的明确体现。毋庸置疑,空间分割乃是一柄“双刃剑”。历史上多次大的空间分割都带来了人类社会的巨大发展和进步,但不可否定,空间分割同时也给人类社会带来了诸多的社会问题和管理麻烦。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延续和发展成果的不断累积,到当今时代,空间分割已呈现出多重叠加状态,并产生出多重叠加效应。人类一方面为了经济利益还在不断强化这些空间分割,如人类还在不断开展“造城运动”,同时又在积极开展“造网运动”;另一方面为了社会利益也在设法调控这种空间分割,试图有效地协调自然空间与社会空间的关系、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的关系、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关系等。

由于我国是现代化的后发国家,当前正处典型的空间分割叠加时代,具体说来,当前我国社会空空间与自然空间的分割、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的分割、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分割同时存在,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与公共麻烦还来不及一一解决,自然环境还在恶化,社会分化还在加剧,社会矛盾还在增多,社会风险还在加重,这是我国的国情,更是我国的社情。为此,当今我国的社会治理,并不完全像发达国家那样可以做到按部就班,而必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和社会治理创新的要求,切实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和社会治理方式,对社会进行系统治理、整合治理、协同治理和综合治理,以弥补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以来我国社会治理的某些缺陷和缺失。很明显,这对我国社会治理系统来说,当是一场严峻考验。

参考文献:

[1]孙江.工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空间向度研究.《哲学动态》2010年第10期

[2]Henri Lefebvr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Translated by Donald Nicholson Smith.Oxford:Blackwell Ltd,1991,p2、31

[3][法]列斐伏尔.空间:社会产物与使用价值.《现代性与空间的生产》,王志弘译,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53~64页

[4]章仁彪、李春敏.大卫·哈维的新马克思主义空间理论探析.《福建论坛(人文社科版)》2010年第1期

[5]孙江.空间分裂: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空间生产的对抗性特征.《苏州大学学报(哲社版)》2010年第4期

[6]刘少杰.网络时代的社会空间分化与冲突.《社会学评论》2013年第1期

[7\10\2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p374-375、606、360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5,p374

[9]王向峰.论马克思“自然人化”论中的生态美学思想.《社会科学辑刊》2001年第5期

[11]黄宗智.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中华书局,2000年,第11~12页

[12]严新民.中国农民发展的社会时空分析.《青海社会科学》2001年第3期

[13]张鸿雁.侵入与接替:城市社会结构变迁新论.东南大学出版社,2000,p484-490

[14]童星等.中国转型期的社会风险及识别.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86-190页

[15][西]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夏铸九等译.社科文献出版社,2000,p468、491

[16]谢俊贵.当代信息主义思潮及其对中国现代化的启示.《文史博览》2006年第2期

[17]谢俊贵.信息的富有与贫乏:当代中国信息分化问题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03,p228-237

[18]朱剑红.我国农民工总数超2.6亿.人民日报,2013-5-28

[19][法]米歇尔·福柯、保罗·雷比诺.空间、知识、权力:福柯访谈录.《后现代性与地理学的政治》.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13-14页

[20]刘玉霞.当前人大代表工作中的几对突出矛盾.

[21][德]斐迪南·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林荣远译.商务印书馆,1999,第53页

[22]谢俊贵.生人社会的来临与社会建设的策略:基于城市社会关顾状态的思考.《思想战线》2012第2期

[23]黄少华.网络社会学的基本议题.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8页

[25]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

[26]Ulrich Beck.Risk Society:Towards a New Modernity,London:SAGE Publications,1992,p17

来源:《广东社会科学》2014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