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首页 > 调查研究

​“处长政治”现象研究

时间: 2017-07-26 17:37:23来源: 作者: 阅读:

洪乐风

“兵头将尾”,是对机关里处级干部的形象说法。千千万万的处长们,在党政事务中发挥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他们兢兢业业,无私奉献,是我们事业的重要骨干力量。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单位所谓的“处长政治”,专权霸道、壅塞政令,竟成了改革发展路上的绊脚石,令人深思。

按理说,处长一职,既不是决策的“点头者”,又不是执行的“拍板人”,实在不该竖起软钉子、端出闭门羹。可现实中,有人手里攥着项目审批单,“处长不报告,司长不知道”“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还有人仗着领导机关摆架子,时常对下属单位颐指气使,甚至发号施令跟“训孙子”一般。凡此种种官僚主义的陋习,表面上看是拿“规矩”说事,实际上却坏了规矩;自觉“处长政治”蛮风光,殊不知竟成了政治上的糊涂人。

有人感慨去机关办事,处长们往往最难打交道,掌握着政策、把持着批文,丝毫怠慢不得,宁可得罪大领导,不敢惹火小处长。如果说耀武扬威尚可忍,繁冗、拖沓下来则很容易搁浅了优质项目、耽误了宝贵机遇。邓小平同志曾怒批官僚主义:官气十足,动辄训人,欺上瞒下,专横跋扈,“都已达到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这种表现,在一些处长身上甚为突出。

擅权之路,必是毁灭之路。前些年某部委的一位匡姓处长,手握全国民航项目的审批大权,有的企业负责人为求见其一面,不惜整个中午蹲守在他赴宴的门外,业内更送“匡爷”的绰号,到最后锒铛入狱,正所谓“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古往今来,有多少小官大贪、前“腐”后继,不就倒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手中一支笔上?

有人说处长“位不高、权却重”,位置再低,带个“长”字,总还有些权力“施展”的空间。那么,处长权力的边界究竟在哪里?处长之权,说大并不大,并非决策权,更多是辅助性职能,属于参谋助手;说小又不小,某个处室掉了链子,整台行政机器都会运转失灵。因此,细化每一岗位的职责,标清每一环节的权属,给铆足劲的“零件”及时加油激励,对不作为的“零件”依规问责拿下,才能避免养痈遗患,放任自流。

当下,“为官不为”在一些地方、一些国企蔓延成势。个中原因很多,其中一条便是中层对上级政令的消极怠工、“中梗阻”。这背后,暴露的是处长擅权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有好处,蜂拥而上;没私利,干脆远远躲个清闲。“植木偶于堂,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稳增长、惠民生,都须臾离不开手中权力的积极行使。“积极”二字,要害就在时刻辨清权力的“公”与“私”,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

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县处一级是干部干事创业、锻炼成长的基本功训练基地。多少优秀干部在处级岗位上默默无闻,不求名不图利,处理复杂矛盾与纠纷,一干就是一辈子,成就一番无悔的事业。今天我们讲“三严三实”,正是要唤醒更多新的历史特点下的、干实事的好干部们,持权而自重,行权勿忘公,开拓人生的境界,干出出色的业绩,收获群众的认可。(《人民日报》2015-09-21)

警惕“处长政治”成改革的“中梗阻”

2015年9月21日的《人民日报》发表《“处长政治”岂止坏规矩》,文章称,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单位所谓的“处长政治”,专权霸道、壅塞政令,成了改革发展路上的绊脚石,令人深思。在现实中,有些处长手里攥着项目审批单,“处长不报告,司长不知道”“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早在今年4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严斥一些部委和地方文件运转流程拖沓,亟须进一步简化流程。他就表示,“部长们参加的国务院常务会已经讨论通过的一些政策,现在却还‘卡’在那儿,让几个处长来‘把关’,这不在程序上完全颠倒了吗?”——当部分“处长”的不作为甚至引起总理震怒,这显然是不能再熟视无睹的问题。

为什么一些顶层早已确定的决策,总是卡在少数处长那里?为什么一个处长的工作作风,会让有人感慨去机关办事,处长们最难打交道?在我看来,“处长”在这里更像是一个代名词。很简单的推理在于,无论是政令的上传下达,还是地方具体投资环境的形成,又或者是办事者对部门行政作风的感受,其实与行政链条上的每个人都有关。在某些不作为和行政负效应的形成中,“处长”和“科长”甚至是“厅长”们,其实并无明显的区别。

所以,倘若以更大的视野来看“处长政治”,此处的“处长”指代的是那些处于行政链条之上、掌握具体办事权力的官员。无论是公民、企业,还是下级部门办事,都必须和他们直接打交道。换言之,这些官员或许行政级别并不高,但他们拥有着对有限资源的分配能力;在一些地方,他们甚至就是某个领域的具体管理者。如此情形之下,如果官员们习惯于摆架子,不能谦恭行政,办事者们不仅会觉得相当麻烦,亦会顺理成章地觉得与政府打交道阻碍重重。

说到底,所谓的“处长政治”,所谓少数处长们成为行政生活中的“中梗阻”,其实问题远不在处长的行政级别上,而是因为日常行政中存在过多的弹性和人为决策的空间。不能说,过大的行政决策空间,就必然会产生腐败。但一旦过大的权力与缺乏有效的约束并存,就必然会衍生出庸懒散、轻视与傲慢,对待办事者的不良行政风气。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还会衍生出消极怠工的倾向。正像《人民日报》评论所说的,“有好处,蜂拥而上;没私利,干脆远远躲个清闲”。

如何破除畸形的“处长政治”?应该还原这样的治理逻辑:只有权力和权利实现某种动态平衡,官员的傲慢才不至于产生。正因如此,直面“处长政治”现象,最需做的是两点:一个仍然是约束官员,加强对行政作风的规制,一旦行政人员刻意为难办事者,就应当对其采取相应处理方式;另一个则在于,加速简政放权,拿掉官员们手中过多的权力,令他们刁难办事者的资本逐渐消失。唯有双管齐下,“处长政治”的症结才能得以破除。(王聃  《新华每日电讯》2015-09-22)

什么用人制度会使腐败层出不穷

——原标题:制度有漏洞,带病提拔就难绝

中央纪委研究室研究员  邵景均

今年年初,习近平同志指出,要着力健全选人、用人、管人制度。现在的一大问题是选人的人不管人、不监督人,有的党委不管监督,干部一出事就把挑子撂给纪委,这是不行的。

那么,是什么样的干部选拔制度,使腐败分子层出不穷?又是什么制度,使腐败分子被顺畅地提拔了?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问题。这10多年,我们抓省级贪官100多个,这100多个不是上来以后变坏的,基本都是带病提拔的。如果说,有一个、两个带病提拔,也罢了,但是,这么多都是带病提拔的,就得考虑制度问题了。

倘若提的腐败分子比抓的腐败分子还多、还快,怎么反腐败啊?因此,就要改革落后的干部选拔制度,建立先进的干部选拔制度。小平同志在1979年讲,我们的干部选拔制度是落后的,这个说法主要基于选人、用人上的论资排辈。30多年的反腐败实践,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落后的干部选拔制度并不仅仅在于论资排辈上。

从效果来看,好干部上,难;坏干部上,快。从过程来看,一是少数人选人,在少数人中选人;二是神秘地选人,不是公开地选人;三是不按照任人唯贤的路线和德才兼备的标准选人,而是按照任人唯亲、唯钱、唯吹,任人唯“杠杠”的标准。很多党委在提拔干部的时候,只注意“杠杠”,把基本的标准忘记了,就是多年来一再强调的,不管哪一个领导干部,基本的任用条件应是“德才兼备、群众拥护”,离开这八个字,只顾着“杠杠”,就会舍本逐末,很多提拔上来的干部成为了政治花瓶和政治摆设,根本挑不起担子,甚至成了腐败分子。(《北京日报》2015-09-21)

来源: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收集整理(2015-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