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研究 首页 > 调查研究

​我国新时期“选调生”工作调研报告

时间: 2017-07-26 10:35:33来源: 作者: 阅读:

——源头工程成效显著、配套制度仍待完善

新华社“新时期青年干部队伍建设”调研小分队

(执笔人:张元智、李鹏翔、姜伟超、杨洪涛、傅勇涛、张捷)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大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力度”,并号召“全党都要关注青年、关心青年、关爱青年”。近年来,各地普遍从战略高度重视青年干部队伍建设,一批优秀的青年干部脱颖而出,选调生是其中的一个群体。为了进一步总结选调生工作的经验,为今后更好地开展选调生工作提出建议,新华社参考新闻编辑部近期组织骨干记者,在北京等9省(市)进行调研,采访了一些党政领导、组工干部及上百位选调生,形成了此报告,供参考。

选调生,是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这批毕业生简称“选调生”。上世纪60年代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一批优秀大学毕业生通过选调生制度进入各级党政部门,并快速成长,逐步成为各地党政领导干部的重要来源。选调生制度持续发展出缓解基层干部短缺难题、优化基层干部队伍结构、激活基层干部活力的作用,并促进选调生自身深入基层、转变观念、提升能力。

优化干部队伍结构,促进自身扎实成长

1983年中央组织部下发《关于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培养锻炼的通知》后,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积极响应,精心挑选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培养锻炼,30年来持续为各级党政部门输送了大量优秀领导干部。调研了解到,河南省1981年开展选调生工作以来,共选调24批4863人,截止2012年底,已有2人走上省部级领导岗位,80多人走上地厅级领导岗位,460多人走上县处级领导岗位;江苏省1983年至今共选调5000余名大学生,截止2012年底,担任省部级职务有1人,地厅级职务近20人,县处级职务有500多人,贵州省近30年来选调了8000余名优秀大学生,其中2人担任省部级领导职务、10多人担任了地厅级领导职务,100多人担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绝大多数同志已成为基层党政机关的骨干。

在已取得成绩的基础上,近年来,各级组织部门根据形势需要,不断创新思路,完善和改进选调生工作。部分省份逐步探索定向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顶尖高校招录选调生,成为近年来选调生工作的一个突出特点。目前,重庆、甘肃、广西、吉林、河南等多个省区市已与清华、北大等高校签署了定向选调协议,每年从清华、北大引进一定数量的优秀毕业生,将他们分配至基层乡镇党政机关等进行重点培养,为满足中西部地区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提供了有力支持。

“高校和地方的深度对接、延长了选调生选拔链。未来还会有更多地方、更多985高校加入到定向选调的行列中。”北京大学党委组织部负责人说。

经过多年实践,选调生已成为一个优秀“品牌”,受到各地组织部门和用人单位的欢迎。多位组织部门负责人表示,选调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基层干部断层、年龄结构偏大、学历层次偏低等问题,选调生自身也在锻炼中不断获得成长和提高。

——优化基层干部队伍结构。由于学历层次高、能力素质强、干部年龄小,在不少地方,选调生对于改进当地基层党政班子结构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一些地方,最年轻的处级干部、科级干部大多来自选调生群体;从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竞争性选拔干部中脱颖而出的也有不少是选调生。

——缓解基层干部断层难题。贵州省册亨县由于缺少编制,全县已经10年没有正常招录公务员,选调生正好填补了人才的缺口。目前,这个县的10名县委班子成员中,选调生有3名。“受编制所限,乡镇非常缺年轻干部。到基层的选调生,不仅年轻有为、充满斗志,而且综合能力素质也比较高,缓解了基层干部的断层难题。”河南省委组织部青年干部处负责人说。

——激发基层干部队伍活力。组织部门的同志普遍认为,选调生学历高、素质好,为基层带来了新观念、新活力,带动了基层干部学习政策理论、法律法规和现代知识的积极性。一些乡镇机关将纸质材料电子化、用PPT做报告、树立环保理念····基层工作方式的诸多变化,不少来源于选调生的建议。

——选调生自身扎实成长。选调生从高校直接来到乡镇工作,从一个熟悉的文化环境突然转变到一个相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绝大多数选调生无悔于自己的选择,克服工作生活环境差、孤独苦闷、交通闭塞等重重原因,扎根农村,立志成才,在农村这个大舞台上实现着自己的理想抱负。他们在给基层干部队伍带来新风的同时,由于身处基层、直面群众,较快地实现了从理论知识到实际工作能力的转化、自身素质和能力提高很快。选调生们说起基层工作的经验来头头是道。比如,要融入地方,与当地农民打成一片,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当地发展作贡献。再比如,要能吃苦、能吃亏,与老百姓一块苦、一块干,等等。

三种现象影响选调生基层培养锻炼效果

在选调生制度不断发挥作用的同时,一些基层干部反映,目前选调生工作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不少选调生集中在乡镇党政办“搞材料”,鲜有机会参与处置急难险重问题;上级部门过于频繁“借调”,使选调生在基层锻炼的时间难以保障;选调生工作中存在“重使用、轻培养”现象,影响了选调生健康成长等。

——“党政办现象”:离基层总是差半步,采访的上百位选调生中,绝大多数人到基层后被分配到党政办从事办理公文、统计数据、整理档案等工作。在党政办这个上传下达的综合性岗位,他们可以迅速熟悉乡镇全局,快速掌握“三农”情况。但在熟悉全局工作的同时,这些选调生直接参与处理上访维稳、征地拆迁等急难险重任务的机会较少。一位村支书说,一些选调生就像“传声筒”,在办公室“纸上谈兵”时间多,真正下村处理复杂“三农”问题时间少,不懂如何与村民打交道,难以赢得村民充分信任,“在乡里写的好了,就到县里、市里写,成为了材料型干部”。一些地方组织部门的同志认为,选调生的“党政办现象”,一定程度上与部分地方对选调生不信任有关,部分地方领导认为选调生的年纪轻、经验少,不敢将信访、拆迁等工作交给选调生,使选调生难以得到充分锻炼,背离了出台选调生制度的初衷。

——“频抽调现象”:基层工作时间无保障。调研了解到,为保证选调生在基层的工作时间,不少地方出台了规定,限制上级部门对选调生的借用。如有的地方规定了“选调生在乡镇(街道)等基层单位实际工作时间必须满两年。在此期间,不得调动或借调到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工作”。然而,上述规定在一些地方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西部地区某镇镇长说,镇里一共有4名选调生,2名已经被借调走。“县里借走镇里人”、“市里借走县里人”,频繁借调给本就人才匮乏的基层带来苦恼:上级命令“顶不住”,只能执行,而被借调走的选调生什么时候回来、是否回来都是未知数。此外,多位选调生反映,他们在频繁借调中也“两头不讨好”:在上级单位,自己没有身份,难以发展;对乡镇来说,自己远离本职岗位,基层群众不熟悉,在日后票决时还可能会“吃亏”。有的选调生甚至表示:“抽调,抽抽就废掉。”频繁借调还容易扰乱选调生队伍的军心,一些选调生看到别人被借调走,往往还会产生攀比心理,“他是否要被提拔了?”“为何没轮到我?”进而产生失落心理。此外,老的选调生频繁借调的经历,还会让刚刚走出校园的选调生误以为自己无需长时间在基层工作,“熬几个月就到县里了”,导致不少新人抱着侥幸、功利心走上选调之路。

——“轻培养现象”:使用与培养脱节。多位选调生反映,目前,选调生工作中“重任用、轻培养”的问题较为突出,不少选调生表示,除岗前培训外,参加省、市、县的培训机会少之又少。有的选调生入职8年,仅参加过2次培训;即使有培训,也太多内容空泛,效果不明显。一位已是乡长的选调生告诉记者,自己工作近6年来,只在省委党校参加过一次培训。“我在两个乡工作过,最长的时候,2年时间连省会都没去过。”他说,没时间,没机会外出学习,缺乏有针对性的培训,常常让自己觉得不够充实。“越优秀机会越少”,一位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说,基层事务多,选调生又是骨干力量,一些单位担心他们外出学习会耽误工作。一些组工干部认为,出现“重使用、轻培养”问题,根本原因是一些地方选调生工作选拔、培养、管理、使用相互脱节。多位基层干部反映,按照规定,选调生属多层级管理,但事实上,“省管、地管还不如县管”,省级组织部门选拔之后,没能结合选调生实际制定培养计划,一些具体用人单位也未能正确认识选调生工作,造成部分选调生出现“两头不管”的问题。

除了上述三方面问题之外,少数选调生自身也存在不良心态,尤其在刚下到基层的“80后”、“90后”选调生身上表现较为明显,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思想准备不足,患得患失。选调生从“象牙塔”到乡镇,一般会遇到居住条件差、语言障碍、基层工作作风看不惯、婚恋感情纠葛等问题,如果自己不积极乐观,也没有人及时引导,就会产生退缩畏难情绪,对前途感到迷茫和担忧。二是扎根基层的思想不牢,工作作风不扎实。少数选调生缺乏脚踏实地、吃苦奉献的精神。面对复杂的基层环境和繁重的加班任务,心里不平衡,甚至产生抵触情绪;也有的选调生满怀热忱地来到乡镇,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巨大反差时,便动摇了信心和勇气。三是角色定位不准,期望值过高,甚至急功近利。部分选调生认为自己是后备干部,到基层是来“镀金”的,对自己放松要求,不能很好地融入到基层工作和干部群众之中,总想找各种关系寻找进上级机关的门路,心浮气躁。少数选调生急功近利的心态,导致一些还未得到提拔、轮岗锻炼机会的选调生,容易将别人的升迁、调动统归为“内幕交易”,认为他们背后有“关系”,不少人甚至认为“关系”是决定选调生命运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愤世嫉俗的负面情绪较为严重。

培养选拔链条需继续完善配套细则宜尽快出台

2008年2月,习近平同志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和完善选调生制度,精心挑选优秀大学生到基层艰苦岗位和复杂环境去锻炼。”这位做好选调生工作指明了方向。针对当前选调生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基层建议,进一步明确选调生的定位,增强各地对选调生工作重要性的认识;延长选调生的培养链条,鼓励高校提前介入对“准选调生”的培养;进一步细化相关配套措施,保证选调生在基层的锻炼效果。

第一,端正认识,明确选调生定位。近年来,随着高校毕业生数量的激增,以及国家公务员招录制度的日趋完善。一些选调生和基层部门不同程度对选调生工作存在认识上的误区,有的地方对选调生工作的重视程度有所下降,导致中央、地方已出台的有关规定、政策难以完全落实。调研中发现,有的地方没有正确认识“选调生工作”与“大学生村官工作”、“选调生”与“基层公务员”、“后备干部”之间的关系,甚至简单地认为“再搞选调生已经没有必要了”。一方面,部分地方领导对选调生工作定位不明;另一方面,一些选调生过于看重自己的“身份”,在记者采访的上百位选调生中,认为“选调生以后就是要当领导”的大有人在。有的选调生甚至认为,“选调生最低是县一级领导的后备干部。”当前,急需进一步加强对各级组织部门及用人单位关于选调生定位、培养目标等政策的宣传解读。应利用各种途径加强对选调生从“在基层锻炼”向“在基层工作”的观念引导,帮助选调生正确看待工作调动与职务升迁。

第二,弥补制度盲点,出台配套细则。调研了解到,目前各地对选调生的“入口”把得比较严,但选调生的后续管理仍比较薄弱。一些基层干部建议,进一步明确、细化选调生进入之后的管理制度,帮助选调生健康成长。

完善选调生基层培养机制。应有计划地培养选调生,为其成长为后备干部创造条件。一是加强培训。对新进选调生队伍的,抓好岗前培训,努力提高其思想认识,帮助其尽快转变角色;采取党校轮训、举办专训班等方式,有针对性地组织选调生学习政治理论、农村政策法规、市场经济知识等,要将党性教育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宗旨教育和群众路线教育,并形成培训制度。二是传帮带。落实绑带责任,明确乡镇党委书记为选调生帮带第一责任人,指定一名副职为具体帮带责任人,通过一道深入基层,共同研究工作等方式,传经验、教方法、带作风。三是压担子。刚参加工作的选调生工作热情高,渴望组织上多给机会、多交任务、多参加实践锻炼,组织上要注意保护选调生的工作热情,尽量发挥他们的长处和优势,让他们包点、驻村,或将他们安排到急难险重的岗位接受锻炼,真正培养选调生与群众的感情,确保选调生掌握群众工作的本领。

科学用人,尽展其才,使用上体现公平。要把选调生的选拔使用与后备干部队伍建设、党政机关干部队伍建设相结合,本着“成熟一个,使用一个”的原则,统筹考虑,择优选拔,不能因为是选调生身份就优先使用甚至直接列入后备干部管理,要靠实绩说话,过群众关。调研中,不少选调生反映,一些地方选调生的岗位确定,轮岗锻炼还不够规范,存在太多的随意性,导致部分选调生对选调生工作的公正性产生质疑。他们建议,进一步明确对选调生轮岗等的要求,跟踪培养管理,并将选调生在各个岗位上的表现纳入考核,让“干得好”的“选得出、能服众”。

明确选调生的借调制度。针对部分地方选调生“频”借调现象,一些组织部门的负责同志建议,进一步细化“选调生在基层锻炼时间不得少于两年,在此期间,选调生不得调动或借调到市县区级以上机关工作”等规定,保障选调生在基层的锻炼效果。

此外,一些组织部门还建议,进一步完善选调生考核机制,定期进行调整,消除选调生的“保险箱心理”和“镀金思想”。

第三,延长培养选拔链。针对选调生工作面临的新形势,一些基层干部建议,进一步探索将选调生的培养时间点前移,实行“高校+基层”的复合培养模式,让大学生中的佼佼者在校学习期间就得到有针对性的培养。一位组织部门的同志建议,高校与地方组织部门加强沟通,在大学三年级时就开展选调生选拔推荐工作,由学校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加大考察力度,吸引更多优秀大学生进入选调生队伍。“早物色重点、早锻炼培养、早思想引导,可以更有效地选拔出最适合的人才。”一位负责高校学生就业指导服务的老师建议,可以充分利用党课、思想政治教育课、就业培训课等时机,对选调生制度进行详细介绍,引导有志到基层工作的大学生自觉学习必要的相关知识,提前做好知识储备。

来源:中组部《党建研究内参》2013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