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研究 首页 > 课题研究

我国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研究

时间: 2017-07-26 10:26:25来源: 作者: 阅读:

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甘肃省党建设研究会课题组

◆国外领导成长规律研究略述

◆王雪竹.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的研究方法

◆王雪竹.当前我国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研究

◆洛文.全国党建研究会专题研讨新时期中青年干部成长规律

◆甄小英.“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研讨会综述

◆魏宏.遵循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造就跨世纪优秀领导人才探析

◆向熙扬.试论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过程中的阶段性特点

◆拓展科学培育的思路:关于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若干问题的研究

◆选干部,如何跳出“内循环”?

◆后备干部成长规律与培养方式研究

◆从基层和生产一线培养选拔干部机制研究

◆王正源等.挂职锻炼、岗位交流、基层实践:锻炼提高青年干部三条途径

【提要】《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成长规律》课题,旨在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党的干部路线方针政策为指导,深入探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的成长规律,提出加强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队伍建设的对策建议。2008年,在全国党建研究会的正确指导、具体协调和帮助支持下,课题组走访了湖北省武汉市,甘肃省副省级以上领导干部,召开了部分在职和离退休的地厅级领导干部座谈会,实地调研了湖北荆州,甘肃白银、庆阳、平凉等市州县区,发放了2000多份调查问卷;在此基础上,本课题组又于2010年继续通过召开座谈会、访谈领导干部、走访专家学者、进行实地考察、发放调查问卷、分析文献资料等形式,进一步深入调研分析。通过调研分析,形成了对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规律的一些初步认识。现提出以下调研报告。

规律是事物运动和发展中本身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稳定的联系。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的成长规律,也就是在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党政领导干部自身的思想、品质、素质、能力等内在因素与党的事业发展需要、组织培养教育、社会环境塑造、成长机遇等外在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结果,是个人目标与社会发展、主观努力和客观条件的辩证统一,其外部表现形式为领导干部自身人格的升华和职务升迁的良性发展过程。干部的成长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本课题只是从普遍意义上、一般性规律上探讨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成长规律。

一、自我成长规律

个人内在素质和勤奋努力,不仅是立身做人之本,也是成就事业的基石。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根据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要求以及主观优势和客观条件,对自我成长做出战略设计,并不断按照科学的发展目标完善自我、超越自我,才能在循序渐进的量的积累中产生质的飞跃,逐步完善成熟起来,不断取得进步。这种内在因素表现为理想信念、人格修养、知识结构、素质能力以及成长动机等方方面面,这些因素共同构成领导干部成长的基本前提和决定性因素。

1.理想信念的支撑。理想作为一种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对人生、对社会具有指导和促进作用,是干部成长的最终动力。领导干部的成长进步需要有远大的理想为其指明方向,需要有坚定的信念为其提供精神动力。在分析革命战争年代干部的成长时,我们感到在当时极其恶劣的条件和生死考验面前,许多人坚定地走革命道路,并最终为民族独立做出重要贡献,离开理想信念的支撑是不可思议的。这些革命者中,很多在建国后成为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邓小平曾说“为什么过去我们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奋斗出来,战胜千难万险使革命胜利呢?就是因为我们有理想,有马克思主义信念,有共产主义信念”。在实践中,我们也常常发现,许多在大体相近的社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干部,成长的速度却大不一样,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各自成长的动机不同,而这种成长动机源于对理想信念的追求。由此可见,一个干部的理想有多大,他成长的动力就有多大;一个干部的目光有多远,他成长的路就有多远;一个干部的目标有多高,他成功的概率就有多高。胸无大志、鼠目寸光,永远成不了大事。在新的历史时期,只有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才能成长为李源潮同志所提出的“眼界宽、思路宽、胸襟宽的领导干部”。吴仪同志曾在1993年表彰十佳青年的大会上,以“过来人”的身份讲述自己的生活经历时说:“我吃过不少苦,但生活得很充实,就是因为有一种理想在推动。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一定要有理想、有追求,没有理想就等于没有灵魂。”在这次调查中,98.5%的地厅级以上干部认为正是因为坚定的理想信念,才促使他们在把握正确方向中不断成长,最终成长为党的中高级干部。由此可见,理想信念是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的人生航标和不竭动力。

2.道德情操的修炼。道德修养始终是为官立业之本。历史和现实表明,凡是有作为的人都不是强迫的,而是自觉的;都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不难看出其真谛就是自我修养开的花结的果。道德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人把握世界的特殊方式,对人起着不可替代的行为指南的作用。在波澜壮阔的人类历史上,虽然朝代更替,阶级关系发生变化,有识之士总是把道德修养作为成就事业、治国安邦的基础,作为从政为官的第一要素,认为“治国平天下”的前提在于“修身齐家”。中高级干部承担的社会责任极其重大,更需要有崇高的品德为其打牢根基。新的历史条件下,胡锦涛总书记强调选人用人要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真正把那些政治上靠得住、工作上有本事、作风上过得硬、人民群众信得过的干部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这就更加鲜明地突出了德在干部标准中的优先地位和主导作用。实践也反复证明,“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干部一旦受一些错误思想的影响,突破道德修养防线失去“德”,不仅会失去被提拔重用的基本资格,断送自己前程,还有可能锒铛入狱,跌进犯罪深渊。郑培民去世时家中无一分钱存款,把毕生心血和精力献给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做官为人的典范。在调研中,有人形象地说,一个人的优秀品德可以弥补才能的不足,但才能再高也无法弥补道德的缺陷。由此可见,对党政干部来讲,时刻注意修炼自己的道德情操,培养高尚的道德情操,这是自身成长进步的重要基础,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对他们必然的政治要求。

3.知识经验的积淀。古人说,大志非才不就,大才非学不成。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志存高远的领导干部成长的历程,就是不断学习,不断用新知识武装自己、发展自己、完善自己的过程,不断增加阅历、积累经验的过程。中高级干部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工作涉及面更广,涉及问题更深,涉及因素更多,如果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作支撑,就会影响到整体思维、动态思维、透视思维能力以及谋断能力。当今社会是一个急剧变化的社会,经济迅猛发展,科技日新月异,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知识对生产、管理、领导过程的渗透越来越深,单靠个人经验和传统知识已无法达到卓有成效的领导和管理,只有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勤学苦读,博学多识,不断充实知识储备,拓宽知识视野,提高知识素养,建立起复合型的、多层次的、系统的知识结构,才能适应中高级领导岗位的需要。集哲学家、诗人、政治家和军事家于一身的毛泽东堪称学习典范。他经常手不释卷,在长征路上学习,在马背上学习,在火车上读书。他自己曾说:“我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读书,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资治通鉴》他阅读、圈点17遍,《二十四史》有许多部分反复阅读,看过5遍以上。他善于总结经验,集中群众智慧。1965年7月26日,他在会见原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时曾说:“我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以前我们人民解放军打每个战役后总要总结一次经验,发扬优点,克服缺点,然后轻装上阵,乘胜前进,从胜利走向胜利,终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说明,知识经验的积淀,为干部的成长打下了良好基础。

4.素质能力的形成。素质是直接影响活动效率,并使活动顺利完成的个性心理特征;能力是进行领导活动达到领导目标的心理特征、活动方式和智能的综合反映。素质能力的形成,对领导干部的成长进步具有决定性作用。素质能力一般具有先天性、积累性、知识性和实践性。一般来讲,中高级干部必须具备四种基本素质、五种基本能力。“四种基本素质”,一是优异的思想政治素质。这是干部素质的核心和灵魂。具体表现为杰出的政治鉴别力和社会洞察力,敏锐的政治判断力,坚定的政治立场和政治方向,经得起风浪考验的政治品格。二是较高的理论政策素质。理论政策水平往往反映着干部的领导能力和领导水平。中高级干部要有扎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善于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武装自己,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认识问题、分析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善于创造性地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到实际工作中。三是较高的文化知识素质。除具备哲学、经济、法律、科技等一般性知识外,还要具备领导学、社会学、历史学等方面的知识,形象地说就是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形成复合型知识结构。四是良好的身心素质。既要提高“智商”,也要提高“情商”;既要有敏捷的思维,又要培养顽强的意志、坚韧不拔的毅力、坚定的信心、达观的情绪和开拓创新的精神,形成稳定积极的心理素质。当前,社会观念的碰撞、利益的调整、得失起落等最后都投射到人的心理上来。一个干部要成长为中高级领导干部,首先对社会的剧烈变动有良好的心理反应,对利益格局调整有一个平和的心态,有积极进取、开朗豁达的性格,有一往无前、排除万难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勇气。否则,很难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保持一个良好的心理状态,也很难不迷失方向。同时、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旺盛的精力。中高级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五种基本能力”:一是统观全局的战略思维能力;二是多谋善断的科学决策能力;三是知人善任的识人用人能力;四是处理复杂局面的组织协调能力;五是始终一贯的学习创新能力。素质能力的获得主要是两条途径,一是学习,二是实践。明代郑信材评价韩信、诸葛亮二人,“南阳一出即将,淮阴一出即相,皆是平生所学。”从以上分析不难看出,不断提高适应职责需要的过硬的素质能力,是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成长的重要基础和根本要求。

二、组织培养规律

领导干部的健康成长离不开组织的培养教育。组织的培养教育促使干部把组织需要、人民期待和个人理想结合起来,成长为组织所需要的人才。在我们党的各个历史时期,都有意识地把一批一批干部放在基层工作岗位上锻炼,艰苦复杂环境中磨砺,在多种社会实践活动中增长才干,使他们成长为中高级干部,这是我们党培养造就优秀领导干部的重要方式,这也是干部成长一条基本规律。从调研的数据显示,88.6%的认为自己成为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得益于“组织培养和选拔任用”。组织培养规律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1.基层工作的锻炼。基层是锻炼干部的大舞台。古往今来,各种人才尤其是政治人才,很多是从社会最底层开始,经过艰苦环境的锤炼和考验成长起来的。韩非在《显学篇》中说:“明主之吏,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大意是说这些人来自基层,更了解战场的形势和百姓的疾苦,也就能够更好地制定方针政策。从中高级干部成长轨迹分析,坚持起步于基层,锻炼成长在基层,在基层了解和掌握民情,获取领导经验,是一个具普遍性的规律。通过对100名中高级领导的简历分析,有86人参加工作前后,曾插队当过知青、村会计、村支部书记、农场水手、工厂技术员、煤矿工人、公社干部等,基层经历极为丰富;其余14人尽管先到机关工作,但很多又中途到基层或下一级岗位锻炼。在这次调研访谈中,70.1%的受访者认为“基层锻炼是干部成长的重要环节”;68%的认为一名中高级领导干部要担当重任,“必须有较长时期在基层工作的经历”。干部在基层工作,直接接触普通群众,与群众一起生活和工作,能够和人民一道感受困难与艰辛,不但能够培养与人民群众的血肉感情,而且能够培养坚持党的根本宗旨,全面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良好政治品德;不但能够丰富应对复杂局面的经验,更能够培养推动科学发展的能力。总之,延伸干部培养链到乡村、厂矿、企业等基层,重在基层一线培养选拔干部,这是干部工作的一项重要准则,也是培养干部的一条规律。正如胡锦涛同志所说:“凡是在各种领导岗位上有所作为、成绩突出的干部,都是注重实践锻炼特别是基层实践锻炼,在丰富生动的实践中成长起来的。这已经成为一种规律性的现象。”这一规律,古往今来,概莫能外。调研中,很多领导同志语重心长地说,现在很多干部缺乏做群众工作的本领。干部要健康成长,就要到基层锻炼成长,学会做群众工作。“只有经过基层锻炼,才能深刻了解基层、感悟民情、体察民苦、倾听民声,也才能在做决策时,尊重群众的意愿,做到不脱离国情民情,才能多一些老百姓的话,少一些学生腔、娃娃腔。”从许多干部的经历可以看出,基层锻炼是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的大熔炉,也是一个必经的重要环节。

2.逆境苦难的磨炼。卓越人的一大优点是,在不利和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分析中高级干部成长的轨迹,并非一条直线、一条坦途,往往是成功与挫折相交替的曲折发展过程。“忧劳可以兴国,逸豫足以亡身”(欧阳修),逆境挫折、艰难困苦往往更能锻造领导干部的坚强的性格和顽强的意志,更能提高领导干部应对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突发事件的能力。我们党的很多中高级干部都是历经逆境考验而成长,并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邓小平“三落三起”,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卓越贡献,就是最好的例证。孔繁森同志放弃优越环境,两次申请到西藏工作,为西藏发展贡献了毕生心血,成为领导干部的楷模。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实践证明,困难是才干的磨刀石,是领导干部成长的宝贵财富。领导干部只有正确对待逆境、不畏艰苦,才能健康成长。有意识地把年轻干部放到一些关键岗位、艰苦环境和情况复杂、矛盾突出、困难较多的地方去锻炼,对他们的提高和成熟很有好处。年轻干部如果不知艰苦,不经过摔打,很可能成为温室中的花朵,是经不起风浪考验的。在问卷调查中,有76.2%的人认为逆境和挫折对领导干部的健康成长“至关重要”,有时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有志气、有出息、有觉悟的干部都应向孔繁森那样,积极主动地、自觉自愿地到艰苦的地方去工作、去锻炼。如果只是待在高楼深院里不深入下去,把良辰美景都付于没完没了的会议和各种“公文旅行”中,或者付于迎来送往、觥筹交错的美食豪宴中,是不可能有大的作为的。

3.不同岗位的历练。多种岗位锻炼有益于领导干部丰富阅历、开阔视野、开阔思路,有益于积累经验、增长才干、提高能力。“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刘勰)。问卷调查显示,在组织培养环节上,48.9%的认为“多岗位锻炼”这个环节最为重要,其次是“管理监督”环节占26.5%,“选拔任用”环节占22.4%,“教育培训”环节占16.3%。分析100名中高级领导干部的任职经历,任现职前经历3个以上岗位的,约占到82.6%,最多的达到15个左右。干部放在多个岗位上锻炼,才能增加阅历、增长见识,提高领导水平。通过调研分析,地方党政干部在地县级副职这个层次,更需要横向的多岗位锻炼,特别是常务副职和党政副职的轮岗锻炼更为重要,以熟悉高层次的工作和业务情况,提高领导能力和水平;机关部门内部,也要加强干部交流,通过不同岗位锻炼干部,从而胜任更高层次领导工作的需要。近几年,各地在选拔中高级领导干部工作中,注重选拔有多种岗位经历的县处级领导干部担任上一级领导职务,就是基于此原因。另外,对优秀的有潜力的干部,要放在下一级主要岗位上锻炼,培养驾驭全局、宏观决策、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据某省调查,现职的17名副省级以上党政领导干部,82.3%的在地市县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251名地市党政班子成员中,79.3%当过县市区一把手。通过异地交流、挂职锻炼、竞争上岗、单位轮岗、代理工作等形式,适当增加同一层次或不同层次的不同岗位的锻炼,可以获取更多人生经历,完善知识结构,积累工作经验,开拓观察问题、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视野和思路,提高了思维的广度和深度,培养出了独特的领导气质和领导风格提,是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进步的有效途径。

4.梯次渐进的培训。针对不同层次干部的实际情况,开展有针对性的、逐步深化的培训,是促进干部成长的重要措施,也是成长为中高级干部必不可少的环节。一般意义上讲,一个干部在学校掌握的知识只是基本知识和基本理论,而领导实践面临的则是纷繁复杂的问题和不断发展变化的客观世界,仅靠学校知识显然是不够的,必须加强工作中的自学、实践和培训。据调研分析,新提拔的县处级、厅局级和省部级干部,90%以上都经过了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高等院校等的培训,约1/3的干部还参加了在职学习深造。大家反映,有计划、有目的、分层次的干部培训对干部成长至关重要,一是可以完善或更新知识结构;二是能够开阔思维、开拓思路、转变理念;三是掌握新理论新政策新动向;四是转化提升工作能力。根据中高级干部成长的特点,要突出世界眼光、战略思维、系统理论、领导能力等培训内容,构建个性化、差别化的培训模式,不断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

5.动态有效的监管。有人形象地说,一个干部的成长,如同栽树一样,从选种育苗、土壤定植、施肥浇水、修剪培育、病虫防治、爱护管理等全过程都要精心培育、细心呵护,最终才能长成参天大树。管理措施不到位,要么中途夭折,要么不成器材。干部的成长成才,既是个人自觉自律自塑的过程,也是组织教育管理他塑的过程,是二者的有机结合和良性互动。一个干部的成长过程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和风险,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实例比比皆是。有些干部“带病提拔”,也与组织的管理监督缺失有关。因此,只有在教育的基础上,加强监督管理,才能保证干部健康成长,一步一步肩负更重要的责任。组织的监督管理,一是指引方向,防止偏差;二是规范行为、健康成长。由此可见,从发现苗子,到适时放到一定的岗位平台去锻炼,再加上组织及时的教育鼓励和严格的管理监督,就能使干部的思想文化素质、政策理论水平、工作能力不断提高。

三、社会造就规律

时势造英雄,环境造就人。社会环境是领导干部成长的土壤,离开一定的社会环境,人才成长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种环境包括时代环境、政策环境、家庭环境等方面,制约和影响着人才的成长。一个人只有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适应社会进步要求,符合党和人民事业发展需要,才能成为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才。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成长也离不开环境的影响。

1.特定时代的选择。人类社会发展是具体的、历史的。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特征,不同的历史阶段有着不同的任务,对领导干部的成长具有强有力的导向性,为领导人才的成长提供了大环境。从中国政治发展的历史脉络来看,历朝历代的盛衰兴旺也都无不与适应当时特殊时代需要的人才息息相关。不同的时代会选择不同的人才。中高级干部只有把个人志向和事业发展建立在时代需要的基础上,把个人奋斗的坐标系确定在时代的要求上,把握好历史发展大势,才能为该时代所选择,否则,就会因落后于时代而被抛弃。在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年代,党的主要任务是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这种历史使命的召唤,使一大批满怀理想的青年,投身革命洪流,成长为民主革命的骨干力量,很多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成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据不完全统计,其中约有105人先后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热火朝天的和平建设时期,党的主要任务是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要求领导干部要善于领导经济建设,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经得起执政的考验,为领导干部的成长指出了新方向。目前在位的很多中高级干部就是这个时期成长起来的。在改革开放时期,党的主要任务是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求领导干部善于解放思想,勇于改革创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经得起改革开放的考验。在改革开放初期成长起来的干部,已陆续成为中高级干部队伍的骨干力量。在我们统计的100名正部级党政干部中,仅“77、78级”恢复高考后考入大学,之后逐步成长起来的干部已占很大比例。进入新世纪,我国处于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和全球化过程之中,我们党要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要求一大批思想解放、思维敏捷、视野开阔、知识丰富、锐意进取的优秀干部担当重任。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一些60后、70后的优秀干部走上中高级干部岗位,正是适应这种要求的体现,并且很多做出了不凡业绩,展现了卓越领导才能,受到社会认可。

2.政策环境的优化。政策环境对干部的成长至关重要。政策是一种导向、是一种约束、是一种激励。实践证明,政策好、环境优、体制活,干部成长就快。一方面,大环境很重要。比如我们党历来重视从基层选拔干部,许多中高级领导干部就是一步一步从基层干起来,肩负起了领导某地或某个部门发展的重任。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要格外关注长期在条件艰苦、工作困难地方工作的干部,注重从基层一线选拔优秀干部充实到各级党政领导机关。”中央反复强调,要大力加强以党政人才、企业经营管理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为主体的人才队伍建设。这为领导干部的成长指出了目标和方向,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另一方面,小环境不容忽视。一个地方、一个部门或单位用人政策好,则风清气正、团结和谐,就更容易干成事,也更容易出干部。否则,没有鲜明的激励和惩戒措施,则会影响干部成长。“赏虚施则劳臣怨,罚妄加则直士恨。”据有关资料,某贫困市党政主要领导不团结,甚至做不到一个桌子上开会,造成多年经济上不去,多年出不了干部。这从反面启示我们,要注意营造良好环境,搭建干部干事创业的舞台,为干部的成长创造最优的环境,使干部创业有机会、干事有舞台、发展有空间,优秀领导干部成长就快。反之,不良环境因素也能诱发、放大领导干部的人格缺陷,不仅导致领导活动的失败,甚至导致领导干部中途夭折。

3.家庭环境的影响。古人讲,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良好的家庭环境对干部成长有着重要意义。健康的生活情趣、和谐和睦的环境氛围、积极向上的家庭文化,是干部健康成长的重要保证。许多有作为的干部,都注意良好家庭环境的营造,使其成为自身成长的“加油机”、“助推器”。焦裕禄、孔繁森、牛玉儒、任长霞、宋雨水等领导干部,能够为人民群众所敬仰,与和谐的家庭环境和有一个“贤内助”是分不开的。陈云同志曾对妻子和子女“约法三章”: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不准翻看、接触只供他阅读的文件、材料;不准搭乘他使用的小汽车。而有些干部出问题,恰恰与爱听“枕边风”“贪内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量事实说明,营造良好的家风和文明正派的生活情趣,是中高级领导干部健康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四、选用制度保障规律

领导干部的选用需要解决好制度设计问题。“伯乐慧眼识千里马”,目前看来仅仅是一种积极的用人措施,其本身有很多局限性和不稳定性。实践证明,建立健全科学的选人用人机制,是干部成长的根本保证,也是一条基本规律。从调研看,91.3%的人认为“正确的干部工作路线方针政策”和“公开、公平、公正的制度环境”对中高级干部成长具有重要影响,这从侧面反映了制度机制对干部成长的重要性。

1.科学民主的机制。坚持扩大民主的基本方向,进一步提高干部工作的透明度,从根本上打破干部工作的神秘化和封闭化,改变由少数人选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的状况,依靠群众选贤任能,一方面会增加对领导干部的认同感,另一方面也会增加对干部人事工作的满意感,能有效遏制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尽管干部选拔任用制度多种多样,但从大的类型说,主要是任命制和选举制。这两种制度体系各有利弊。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机制需要吸收两种制度体系的优势,摒弃两种制度体系的缺陷。从实际看,以委任制为主体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要扩大选任制、考任制、公开选拔和竞争上岗的应用范围,探索“任期制”、“聘任制”、“退出制”等方式。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推行公开考选县处级和厅局级干部,使一批优秀干部成为中层领导干部,有些已经成为省部级干部。这种方法对选拔中级人才有积极作用,对保证人才选拔的客观性、公正性和合理性有积极意义,但也有其缺点和局限性,要与任命制、选举制、聘任制结合起来共同实施。甘肃省连续公开选拔厅局级后备干部,形成了动态管理机制,使一批优秀干部得到提拔重用。尤其是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在后备库中选拔30名干部到陇南地震灾区挂职3年,加快了干部的成长,不失为一条有益经验。另外,在制度设计上,要本着重在选出优秀人才的原则,打破一些条条框框限制。如选拔干部要看学历不唯学历、看资历不唯资历、看台阶不惟台阶。陈云同志在“文化程度”一栏中,总是添上“小学”。一味地看学历、走台阶,会耽误优秀年轻干部的成长,错过最佳使用时机。由此可见,科学民主的选用机制,使造就中高级领导干部的重要保证。

2.最佳模式的选择。一般看,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有以下几种模式:一是梯次渐进式,即干部大学毕业或参加工作以后,从基层锻炼开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循序渐进地成长进步,没有出现阶跃现象。二是上下迂回式,即干部参加工作之后,由于客观需要,经过组织的精心策划安排,或下派基层任职或挂职锻炼,或被选送到上级, 机关挂职学习,因而在台阶上就上下反复。三是偶发阶跃式,即干部在成长过程中,由于某些政策影响或工作需要,跨越一些经历和年龄段的台阶,直接进入较高层次的领导岗位。四是长期专一式,即干部在成长过程中,长期从事党政某一领域的领导工作,而逐步成长为该领域较高层次的领导干部。五是混合交叉式,即主要是把上述直线渐进式、上下迂回式、偶发阶跃式综合起来,充分发挥其优点,全面、系统地积累领导经验和工作能力,形成一个培养中高级领导干部的理想模式。总的来说,上述只是对大多数中高级领导干部成长途径的一个总体性描述。由于客观生活的复杂性,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成长不可能按照某个模式机械地去做,但是,对此有一个理性的认识,把握其中蕴含的规律,对干部的成长是大有裨益的。

3.不拘一格的选拔。在调研中,有的同志谈到,从目前的干部制度看,从办事员到正厅级干部之间,如果把虚职计算在内,大概有十一个台阶,即使按《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年限一到就提拔,走完这些台阶,也大概需要二十五年左右时间,这其中还不允许有耽误时间,至于成长为省部级干部则需要更长时间。因此说如果不打破用人上的论资排辈、平衡照顾、求全责备等惯性,解决好目前制度设计上的一些缺陷,消除一些“潜规则”在制度之外的影响,就无法保证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据有关资料的统计,截至2008年4月,中央和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两级政府中共有“60后”省部级领导干部约71人,其中女性7人左右。省部级正职有5人。“60后”省部级干部,他们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到晋升为副部的平均年限为21.3年,晋升到副部级领导干部的最短年限是14年,晋升到正部级领导干部的最短年限为22年。80%的“60后”都有破格提拔的经历。因此,利用“双推双考”、“公推公选”、“公推直选”等方式,变“相马”为“赛马”,公开平等、竞争择优,不拘一格降人才,才能为领导干部的成长搭建新平台。特别是对优秀的、有培养前途的年轻干部要注意“小步快跑”,促其尽快成长。干部的成长既不能拔苗助长,更不能按部就班,选拔中高级领导干部要注意不拘一格、量才使用,让其发展的潜力和前景更为广阔。

4.成长周期的把握。周期是事物运动、变化、发展过程中,某些特征多次重复出现的一种表现。中高级干部的成长是职务晋升与思想升华、能力提升等相互作用的过程,具有一定的周期规律性。在正常晋升的情况下,由于中高级领导干部的职务位阶较高,其成长周期要比一般领导干部长,因此,根据干部的不同情况选择理想的成长模式,科学地把握领导干部最佳使用周期,防止干部成长中的潜能损耗,可以缩短中高级党政领导干部的成长周期,早日成才,达到组织的预期目标。一般说来,他们都经历了一个所谓“梯次渐进”的过程,亦即从基层干起,经过多年多个领导岗位的长期磨砺,一步一个台阶,经历了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循序渐进过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萌芽期、成长期、成熟期、成就期、退出期等五个阶段。根据干部的成长周期选择理想的成长模式,科学把握领导干部的最佳使用期,防止干部成长中的潜能损耗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作用,有助于缩短中高级干部的成长周期。领导干部成长周期中,每个时期都要遵循规律,把握阶段性特征,明确阶段性目标,解决成长中的问题。这种成长周期的划分,既有对大多数领导干部成长历程的客观描述,也蕴含着对其成长道路的探求,是一个概念性的大致框架,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没有严格、清晰的界限,模式之间、阶段之间的变化都是相对的。从这个角度讲,对优秀的年轻干部,采取“小步快跑”的办法,适当缩短成长周期,对干部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五、机遇选择规律

机遇是领导干部成长过程中偶然遇到的脱颖而出的机会。重大场合的表现、处理突发事件的才干等,都是领导干部成长的有利时机。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机遇,关键是要有良好的心态,等待机遇时不要心浮气躁,机遇来临时不要得意忘形,机遇丧失时不要一蹶不振,只要素质高、能干事,就还会有机遇。领导干部的成长要善于把握机遇,乘势而上,展现才干,在机遇中成长,在成长中成事,在成事中成才。

1.重大场合的表现。人才的成长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偶然性寓于必然性之中。客观地讲,再完善的制度机制也不可能把天下英才“一网打尽”、为我所用。一些有优秀素质能力的干部往往是在一些重大场合的表现中脱颖而出,为领导所发现、所赏识,为群众所认可,从而走上更高层次的领导岗位。正如一颗优良的种子,遇上了肥沃的土壤和适当的温度,就一定能够生根发芽,结出丰硕果实。从这次问卷调研看,64.5%的人认为“机遇是成功的重要条件,必不可少”;52.9%的人认为“只要个人勤奋努力,总会有机遇”。分析部分中高级干部的成长史,不难看出这一点。

2.突发事件的考验。机遇是一种客观存在,如同其他事物的发展变化规律一样,机遇也具有蕴藏期、显现表露期和消失转化期,同时又具有偶然性,并不是每个时候都存在。从这个角度讲,突发事件就是一次机遇。在1998抗洪抢险、2003非典事件、2008汶川特大地震、2010年玉树地震以及处置一些群体性事件中,都发现和培养了一批干部。面对这些突发事件,有些干部临阵退缩,为人民所唾弃;有些干部临危受命,敢于担当,表现出了较好的政治素质和领导能力,受到组织的重用。同时,也有一些干部因为在突发事件中的失误或错误,成为一个向下的拐点。在肯定机遇中高级干部成长过程中所起重要作用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机遇仅仅是一个外部条件,领导干部要想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必须培养一个“有准备的头脑”,即锻炼自身敏锐的观察力、准确的判断力、丰富的想象力和科学的预见性。这样才能在突发事件中,表现优异而脱颖而出。

3.用人政策的调整。分析政界“77、78”现象,可以对此有所注解。20世纪80年代,为了与现代化建设相顺应,全党推行干部队伍“四化”方针(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其时“77、78级”的人在年龄、文凭方面均占优势,符合“硬指标”(当时“四化”方针在社会上被称为硬指标),其能力和阅历也足以使其担当起现代化建设的使命,因此,“77、78级”刚离校不久,就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上世纪80年代的大规模机构改革中进入了县(处)级领导班子。这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时代为“77、78级”的人提供了机遇。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老一辈各级领导者逐渐淡出领导岗位后,于77、78年入学的这批人的岗位也逐步发生变化,逐渐承担起党和国家各级重要职务。这既是代际间自然更迭的结果,也是社会变迁、对领导者的社会需求变化的结果。“77、78级”现象的出现从宏观上来说是必然的,是与社会需求、时代机遇紧密相连的。从另一方面来看,不可否认,“77、78级”现象的出现也有偶然的因素。这些人在走上工作岗位时,展现出突出的个人因素:因在社会底层磨炼多年,凭个人努力考上大学,有着较强的奋斗精神,所以能够较快地成长起来;由于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在工作岗位上易于较快地与他人形成适当的人际关系,等等。从中可以看到,政策的调整变化,客观上为领导干部特别是中高级干部的成长带来了机遇。

来源:《组织人事学研究》2011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