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文件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政策文件

中共中央关于干部问题的决议

时间: 2017-07-26 08:57:46来源: 作者: 阅读:

(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七日)

(一)党在四中全会后坚决的执行国际路线与实行全部工作伟大转变的过程中,因干部需要的增加与干部的缺乏,形成干部恐慌的现象,成为党在执行政治上组织上的紧急任务中一个严重的困难问题。

干部恐慌现象形成的原因,一方面:由于党在过去执行立三路线调和主义的恶果与四中全会后革命高潮新的进展,工作的加紧,敌人不断的摧残,迫切的需要大批干部去巩固各级党部和恢复已被破坏的组织,如先后不断的建立或加强各省委的领导与中心城市的组织,巩固或改造各个苏区党的委员会,建立中央局及各分局,建立红军政治委员制度和加强政治部工作,加强军事领导,恢复各种群众组织及其党团工作,帮助青年团独立组织的恢复,建立巡视制度和代表制度等,在在都需要干部。另方面:由于党在过去根本没有真正注意干部问题,一般支部生活的不健全,各级党部对于干部问题的忽视,以及用盲动主义的方法断送许多干部;由于反动统治更加凶残的摧残和逮捕,勾结取消派,右派叛徒,社会民主党,AB团,从党内党外来破坏我们,以及党内一般的忽视秘密工作,缺乏对于动摇消极分子的警戒心,使得中央至各级党部先后不断的遭受或轻或重的破坏;由于一部分立三主义者,右派,两面派的消极,灰心,恐慌,怠工,不能克服一切困难作艰苦的工作,甚至由动摇而走到公开的叛变;由于各级党部至今还是没有充分的了解干部问题的重要,和如何去提拔与训练干部,没有战胜一切困难去进行流动训练,训练班,列宁读书班及个别教育等训练的工作;这样,使得干部异常缺乏。

这一干部恐慌的严重问题,在立三路线时代,他们可以用“简便”的方法,如取消工会青年团及一切群众组织,把这些干部拿来充实这一个所谓“行委”的组织系统来解决,在今日则需要党用艰苦的工作和斗争来解决。

(二)中国党在历史上由陈独秀机会主义到立三路线时代,从来没有真正的注意干部问题,而且对于干部问题在他们的观念上认识上以及工作方式上都是极端模糊与错误的,其结果,正可以说明今日工人干部如此缺乏的原因,这种错误主要的表现在:

(1)不懂得干部是甚么?不了解干部是执行正确的阶级路线,实现党的决定,扩大党的政治影响,夺取群众团结于党的周围,巩固党的全部工作的中心主力,干部要建立在先进的无产阶级的基础上,要在广大的劳苦群众中去求得,要在群众日常斗争中涌现出来的干部才能真正组织群众宣传群众领导群众斗争而成为先锋队的先锋队。

(2)始终留恋旧干部,害怕引进新干部,不了解扩大新的积极的干部的重要与意义。以为只有在党内做过长期领导工作的同志才算是干部,不相信新干部的工作能力,不允许青年党员作积极的党的工作,所以干部始终停留在旧的基础上与狭隘的范围内,这是对于干部问题标本式的右倾机会主义。

(3)党内的家长制度与委派主义防〔妨〕碍提拔下层干部,以至消灭和破坏下层干部,过去往往一批一批的派遣那些与生产无关系与群众无联系的学生分子到各级党的,工会的,少共的组织中去,建立一些空架终不做工作的官僚机关,积久成习,养成上级包办下级,下级依赖上级的恶劣观念。

(4)对于铁的纪律的了解与执行,表现两个极端错误的观念,第一极端便是家长式的滥用纪律,根本放弃说服与教育工作,第二极端便是废弛和轻视纪律,对于那些腐化怠工的阶级异己的不可救药的分子,抱着姑息态度,在所谓“民主”与“反对惩办主义”的口号下实行自由浪漫主义,走到极端民主化,破坏党的组织原则。

(5)不懂得正确的运用组织上的分工,不会科学化合理化的利用干部,或者机械的分工,不了解各部分工作机体的关系,或者不按照每个干部的能力,经验,兴趣,环境而适当的分工,减少了工作的成效,或根本不愿意做教育训练工作,而幻想万全的万能的干部。

(6)干部的提拔与引进,不是经过一定的组织系统,从政治上斗争中工作表现上去选择,分配工作无所谓原则与标准,而是派别观念,感情关系,地方主义,往往许多来历不明的分子,可以由一个负责同志的“保荐”甚至不经任何手续,而随便拉到党的领导机关中来。

(7)提拔新的干部,特别是工人干部,把它看为铺张门面的形式主义,不经过基本的教育训练,不经过个别简单工作的锻炼,一开始便马上拉到领导机关负重要的指导责任,结果不能胜任他的工作,造成“秘书长专政”的现象。

(8)支部生活和党内生活一般的不健全,一般的忽视党内教育工作,没有从政治上组织上在日常斗争与实际工作中去教育干部,没有注意在工作过程中对于新干部的指导和帮助,没有使机关中的干部尽可能有接近群众的机会,没有经常的检阅工作,养成每个干部工作的自动性与个别负责制,结果不是实际脱离了理论,而是理论脱离了实际。

(9)各级党部依赖上级的观念,使他们根本放弃自己训练干部的工作,不去战胜一切困难来进行各种各式的训练班,列宁读书组,研究委员会,个别谈话等教育工作,特别是苏区的党部没有很好的利用公开的便利经常举办大规模的党校,军事训练班等造成干部的工作,各群众组织中的党团亦没有注意自己训练干部的工作而完全依赖党。

(三)目前革命高潮进一步的向前发展,更明显地反映着现时干部问题的严重性,万分迫切的要求全党加以最高限度的注意,采取最有力的办法求得解决;因为干部是党的中心枢纽,实际解决一切问题的钥匙,没有真正能工作的干部,一切计划和决定,将成为纸上空谈,我们要能使国际和四中全会路线的真实执行与全部工作的澈底转变,以准备群众动员群众去进行当前革命的决战,便必须凭借与工农群众有密切联系的,思想上组织上坚固的积极干部。因此,加紧培养和巩固领导的积极干部在国际和四中全会正确路线的基础上,团结这些干部于各级党部的周围,为党的路线而奋斗,成为目前组织上最重要的中心任务之一。

在组织上巩固党的全部工作,需要扩大和巩固党的积极干部,要实行这一任务,便必需用两条战线的斗争来战胜一切困难,纠正过去一切错误,反对忽视干部问题,不注意提拔与教育干部的工作,与下层党部对于干部问题不负责的态度,反对破坏和阻碍提拔新干部的任何企图,反对委派制度,形式主义,依赖观念及一切不正确的见解,特别要集中火力反对那种留恋旧干部,害怕引进新干部,以及对干部困难情形投降叹气,不从积极方面想办法求得解决的右倾机会主义,坚决的在最近期内将国际再三反复着说的关于党的指导成份的无产阶级化的指示实现到实际中去。

为要实现上述的中心任务,必须坚决的执行下列具体办法。

(1)从最近每一个斗争——罢工,示威,游击,作战,经常地注意那些积极勇敢的新党员,把他们吸收到各级党部所成立的各种研究委员会,各种工作部门中去,首先和他们作个别谈话,然后给以个别的工作,要他经过下级党部及群众团体中去执行,注意他在执行过程中的错误和缺点,扼要的给以指示与纠正,再依次给以某种较复杂繁重的工作,反复的去教育锻炼以后,才更进一步的吸引他们到指导机关中去作负责的工作。

(2)在日常工作中加紧锻炼教育干部,各级党部各部各委的领导同志必须负责的提倡与切实的进行,建立各种列宁读书班,研究小组,学习会议,最广泛地进行个别教育的工作,用一切方法去提高干部的政治水平线,使每个干部在日常工作中积极学习,在研究学习中紧张日常工作,澈底纠正那些脱离实际的专门学院式的研究,或者完全放弃学习的事务主义。这样,才能一方面推动工作的发展,另方面加强干部的工作能力。

(3)必须在最近对各部门的干部,举行一个总检阅,考查他们的社会成份及经历,工作能力,及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的表现,合理化科学化的运用组织上的分工来重新分配工作。在检阅中要切实执行缩小上层机关,最高限度的发展自我批评,对于那些浪漫腐化消沉敷衍怠工,雇佣劳动化的表现,必须加以严格地审察和肃清,对于干部中的不正确倾向,必须作不调和斗争,使现有干部在政治上思想上团结一致。

(4)各省委与地方党部,必须战胜一切困难,有计划的去进行各种训练班的工作,按期的挑选一部分下层积极分子去受训练,每期学生不必很多,须按照实际环境可能程度而决定,训练材料与方法须事先有充分的准备,上级党部应尽可能供给下级党部以训练人员材料,予以实际的帮助和指示。

(5)流动训练班或临时小组讨论会,亦须经常的去进行,各地方党部与中心支部更要随时注意这个工作,每次只要有三五人,时间三四天或一星期均可,地方也不必租一定的房子,可以利用适当的地方,中央与省委便可以利用下级党部来接洽工作时,随时组成小组给以训练。这类流动训练在任何严重条件下都要不断的进行。

(6)中央训练班必须按期的经常进行,根据过去经验重新定出计划,改善教育方法及训练材料,保障教员按期上课,此外军事,妇女及带有特殊性的工作,亦须尽可能定出计划举办训练班,去造就带有专门性的人材。

(7)苏维埃区域最近更需要特别去做提拔与训练干部的工作,经常利用这种公开的便利大规模的去举办各种人材的训练,如党校,政治军事学校等,必须保证苏区干部的自给,并能派送干部到苏区周围的主要城市,农村,以及白军中去工作。要把这一工作看成组织上最重要的任务,这是在组织上从党的苏维埃的领导机关中肃清社会民主党AB团及富农豪绅领导最具体的办法。

(8)青年团赤色工会及一切群众组织的党团,必须加紧提拔与训练干部的工作,对于改善团的支部生活,赤色工会生活,以及举办有系统的训练班的工作,必须迅速地去进行,团的中央,全国总工会,互济会,必须对干部问题定出具体的办法,并给下级组织以具体的指示,各省委及地方党部,必须尽可能帮助当地团的工会的组织去解决干部问题。

(9)干部的提拔与调动,须严格的经过组织,分配工作,须按照一定的标准,首先就是要按照社会成分及政治的坚定性,反对个人感情的无原则无标准的调动,不得上级组织的许可,绝对禁止把干部往上级送,要很合理的去利用干部,考察他的长处,纠正他的缺点,反对不做坚苦教育工作,而幻想“万能万全”的干部,干部的工作,须尽可能的继续较长的时间,尽可能的保存固定性。

(10)为使全国干部,有适当的调剂与分配,必须各地党部之间,苏区与白区之间能够互相供给干部,要随时准备一部分干部供上级党部的调动,现在各白区党部,应积极的进行征调工人,军事人材,及各种技术专门人材,输送到苏区去,苏区必须能派遣一些干部到苏区附近白区党部中去,以及各级党部,群众组织,对于上级机关,必须有人材的供给。

(11)根据现在的情形,党的个别组织,与个别同志任何时候都有暂时与上级党部断绝关系和脱离组织的可能,所以干部工作的自动性,是万分必要的,每个干部遇到这种情形时,必须仍在该地继续进行工作,或其他地方创立工作,如打入生产中,到白军中去,一到取得党的联络时,必须报告在这个时期内的工作经过及成绩,要坚决反对一切借口脱离组织,放弃工作的现象。

(12)废除委派制度,把过去“面向上级”转变为“面向下层”,各地党部委员会的成份主要的应该在当地党的组织中拉起来,打破专门倚赖上级的观念。

(13)反动统治的白色恐怖加紧,我们必须特别注意“保护干部”,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反对拼命主义,注意干部的环境而调换工作的区域或工作性质。注意工作人员职业化,社会化,把机关建立到群众中去,严格地执行秘密工作。

(14)正确地执行布尔塞维克的铁的纪律,消灭对铁的纪律两个极端错误的观念(如滥用纪律或废弛纪律),要严格的制裁干部中许多不许可的现象,如拒绝党所分配的工作,要求一定的地域,不作技术工作,害怕白色恐怖,向困难投降,留恋旧的工作方式,用种种借口退避工作,雇佣劳动化,不紧张工作,没有工作自动性,不认真不切实的敷衍,怠工,生活浪漫腐化,经济观念不清楚,和浪费,不守纪律,不虚心学习,不注意秘密工作等表现,以及种种两面派的行为,隔岸观火的态度,必须毫不姑息的执行铁的纪律,使这些分子不能有一刻钟逍遥自在的混在领导机关中。

(15)中央及各级巡视员,应该把干部问题看成自己最主要的任务之一,巡视制度,应该是发现下层干部,提拔下层干部的最好方式之一,巡视员应该对干部作广泛的个别教育工作,帮助建设党内生活,提高干部政治水平线,帮助当地党部计划与进行训练班,列宁读书组的工作,规定训练的材料和方法。根据中央决定,坚决的纠正当地党部对于干部问题各种不正确的观念,给以正确的指示。

(16)各地党部接得这个决议后,必须加以切实的讨论,定出具体的计划,并按时报告中央对于这个决议执行的成绩。

中央

八月廿七日

来源: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收集整理(2015-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