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经验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典型经验

浙江改革创新推进小城市培育的探索与经验

时间: 2017-07-20 15:23:59来源: 作者: 阅读:

——小城市培育“点亮”新型城镇化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郁建兴

中共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室区域发展处长  胡金生

浙江新型城镇化快速推进:城镇化水平已达63.2%

得益于工业化、市场化的迅速推进,浙江城镇化水平快速提升。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浙江城镇化水平仅为14.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4个百分点。2012年,浙江城镇化水平达到63.2%,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约10.3个百分点。

在这个过程中,浙江历届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推进城市化战略。1998年,时任省委书记的张德江同志提出,要不失时机地加快城市化进程。2006年,时任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全省城市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走新型城市化道路。2012年,时任省委书记的赵洪祝同志在全省新型城市化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深入推进新型城市化,加快形成城乡一体化发展新格局。

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浙江省委、省政府把小城镇特别是中心镇培育发展放在突出位置上,这与浙江区域经济发展模式密切相关。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农村工业化如火如荼,乡镇企业、民营企业迅速发展,块状经济加速形成,产业繁荣带动了小城镇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小城镇的数量与活力成为浙江推进城镇化的比较优势。而中心镇作为区位优势明显、经济实力雄厚、城镇规模较大的群体,更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节点,是转移脱离土地农民的重要平台,在小城镇发展中占据重要位置。省委、省政府顺势而为,连续出台了一系列加快中心镇发展的政策举措。2005年,《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纲要》提出,“加快培育中心镇,使之成为连接城乡的节点和繁荣农村、服务农业、集聚农民的重要载体”。2007年,省政府颁布《浙江省中心镇发展规划(2006-2020年)》,明确重点支持200个左右中心镇发展。2010年,省委、省政府出台《进一步加快中心镇发展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15年,将全省200个中心镇建设成为产业特色鲜明、生态环境优良、社会事业进步、功能设施完善的县域中心或副中心。

为什么要在培育中心镇的基础上培育小城市?这是因为,从“镇”到“市”,是一个必须跨越的“坎”。首先,小城市对区域的集聚和辐射功能明显强于小城镇。当前,我国有近2万个建制镇,平均人口8000人,70%镇平均人口低于5000人,小城镇在产业集聚、人口集聚的功能发挥十分有限。浙江小城镇同样存在数量多、功能弱的问题,难以对产业升级和农业农村发展起到支撑和带动作用。小城市的功能要明显高于小城镇,对块状经济转型升级的服务支撑功能明显强于小城镇。其次,许多强镇“小马拉大车”问题突出。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十一五”以来,浙江涌现了一批实力强劲的中心镇,全国千强镇中浙江占了334个。部分小城镇已经成长为经济实力雄厚、块状经济发达、市场比较繁荣的经济强镇,但这些镇依旧是建制镇的农村经济型管理体制和权限,导致“责大事多”、“镇大权小”、“人多钱少”。只有赋予经济强镇以现代小城市管理体制和管理权限,才能破除其“成长烦恼”和管理困惑,为经济强镇发展开辟广阔前景。

基于上述考虑,浙江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决策。2010年12月29日,省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通知》,提出“加快培育一批经济繁荣、社会进步、功能完备、生态文明、宜居宜业、社会和谐的小城市,构筑集聚能力强、带动效应好、体制机制活、管理水平高的城市化发展新平台”,并确定了首批27个中心镇为小城市培育试点镇。

通过近3年实践,浙江小城市培育试点取得了明显成效。2012年27个小城市GDP总量达到2131亿元,占全省比重从试点前的5.58%提高到6.16%。财政总收入超280亿元,镇均超10亿元,占全省比重从试点前的3.77%提高到4.38%。镇均建成区常住人口达到10.3万人,城镇化率从试点前的57.2%提高到62.8%。

********************************

改革是当代中国的最大红利,城镇化则是最大潜力,以改革创新推进新型城镇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浙江省开展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以创新的思路和举措推进新型城镇化,注重城乡联动、民生为先、民资建城、产城融合和制度创新,促进小城镇与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走出了一条符合浙江实际、富有浙江特色的新型城镇化道路,可以为我国新型城镇化提供经验和借鉴。

浙江小城多,小城新事多。

把一批规模大、实力强的中心镇培育成为人口集中、产业集聚、功能集成、要素集约的宜居宜业“美丽小城”,用星罗棋布的小城市“点亮”新型城镇化、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进程,浙江近年来率先“破题”探索。

2010年12月,浙江省委、省政府作出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决策,构筑城镇化发展新平台,首批27个中心镇成为试点。以改革创新推进新型城镇化,促进小城镇与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走出一条浙江特色路子。

培“小”促“大”,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

全国“千强镇”中浙江占334个,小城镇的数量与活力成为浙江推进城镇化的比较优势。但是,在中心镇的基础上培育小城市、从“镇”到“市”,是个必须跨越的“坎”。

在浙江,小城镇数量不少、功能较弱的问题仍需面对。许多经济实力雄厚、块状经济发达、市场比较繁荣的经济强镇,管理体制和权限却依旧是建制镇的农村经济型,“镇大权小”、“责大事多”、“人多钱少”。

浙江的决策者把小城市培育作为构建全省城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节点,作为转移脱离土地农民的重要平台。

按照现代化小城市的高标准培育试点镇“成长”:

明确小城市功能定位。围绕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目标,根据小城市区位优势、产业基础、文化传承,重点打造有大城市的功能设施和现代气息、大自然的田园风光和生态环境、大幅度的要素集聚和高效利用、大批量的农民转移和稳定就业致富“四大”特色的现代化小城市。位于钱塘江南岸的杭州市萧山区瓜沥镇,是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所在镇,定位为杭州都市经济圈临港工贸新城;位于杭州湾跨海大桥之畔的慈溪市周巷镇,小家电产业比较发达,定位为杭州湾南翼现代家电新城;以电工电气享誉海内外的乐清市柳市镇,定位为中国现代电器名城;以影视城闻名的东阳市横店镇,定位为中国影视文化名城;毗邻上海的嘉善县姚庄镇,定位为临沪水乡田园新城。

形成小城市规划体系。按照城市的标准,编制修编城镇总体规划、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控制性详规和专项规划,让原有的乡镇规划模式提升至城市规划体系。年GDP大于100亿元、年财政收入大于10亿元、建成区常住人口10万人以上、建成区面积大于8平方公里,具有完善基础设施、完备社会事业和健全社会管理体制,成为小城市培育的标准。

城乡联动,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互促共进

城镇化离不开“三农”问题的解决,新农村建设也离不开城市化发展。城乡互促共进,成为浙江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内涵。

通过近年来“美丽乡村建设”等系列工程,浙江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不断提升。2012年全省统筹城乡发展水平综合评价得分达到87.3分,按照初步统筹(45-60分)、基本统筹(60-75分)、整体协调(75-90分)、全面融合(90分以上)四个阶段划分,浙江统筹城乡发展水平处于整体协调阶段。2012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倍数为2.37倍,是国内城乡收入差距最小的省份之一。

27个试点小城市在推进城乡统筹发展方面,发挥着独特作用。增强对农村的辐射带动能力、强化对农业农村的支持,是小城市发展重要战略任务。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城乡一体的交通网络基本形成,主要骨干道路与大中城市实现无缝对接,行政村公交通达率达到100%。垃圾、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加快向农村延伸,垃圾集中处理率、污水集中处理率分别达到97.1%、74.5%,分别比试点前提高了12.2%、24.5%。小城市试点镇现代农业加快发展,共拥有农民专业合作社1588家、省级以上名牌农产品57个,吸引工商资本投资现代农业33亿元。

以人为本,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同步推进

浙江小城市培育赢得了各方尤其是全镇居民包括农民的支持。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对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的中期评估报告,试点镇居民高度评价小城市建设,在对27个小城市试点镇居民随机进行问卷调查中,对小城市培育的整体满意度得分达90.65分,对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后的城市环境变化满意度得分达88.6分,对试点镇培育成为现代化小城市的信心指数得分达97.43分。小城市培育之所以能够取得显著成效、赢得各方支持,关键在于坚持以人为本、民生优先,始终将人的城镇化作为小城市培育的核心内容,让更多农民过上城市的美好生活。27个小城市着力于让农民享受城市公共服务,促进外来人口融入当地社会,注重文化共同体的建设。

27个小城市把强化社会事业发展和提升公共服务能力作为重要任务。通过加快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社会事业发展,提高公共服务能力;通过加强城乡社区建设,完善社区服务网络,提高便民利民的社区服务水平;通过健全社会保障和社会救助体系,增强社会保障能力。目前,各种公共服务在小城市实现功能集成,大大增强了其服务农村和带动农村发展的综合功能,承担起了区域性公共服务中心的职能,成为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覆盖、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辐射的最直接载体。近三年来,27个小城市投入117亿元加快社会事业发展,学前教育普及率、高中段毛入学率、建成区义务教育集聚率分别提高了2.6、3.5、10.2个百分点,千人医院床位数提高了0.74张,城乡居民养老、医疗保险参保率提高14.4个百分点。中期评估问卷调查显示,试点镇群众对教育、医疗、政府服务满意度得分分别达到90.32分、85.32分和91.36分。

在27个小城市中,多个小城市推行了宅基地换住房改革。嘉兴市姚庄镇、崇福镇、王江泾镇等推行“以宅基地换钱、换房、换地方”改革,在充分尊重群众意愿的前提下,采取“作价领取货币补贴、到搬迁安置区置换搬迁安置(公寓)房、部分或全部到产业功能区置换标准产业用房、到农民集中居住区置换宅基地”等多种方式,鼓励农民将宅基地置换城镇住房。温州市龙港镇、柳市镇、鳌江镇、塘下镇等也普遍开展了宅基地换住房改革。

27个小城市努力提高对外来人口的服务水平,加快外来人口融合进程。农民工融入当地社会,既是促进产业升级发展的需要,又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更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路径。诸多小城市牢固树立“以人为本、服务为先”的理念,让外来人口享受尽可能多的基本公共服务,加快农民工融入当地社会。诸暨市店口镇建设外来人口住房保障工程,有304户、1000多名外来人口在享受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的基础上,还享受了保障性住房待遇。

27个小城市着力加快城市文化共同体的构建。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发展的驱动力。许多小城市在城市生活导向上注重文化引领,通过提高文化活动的互动性、参与性和自觉性,不断强化城市精神感染力。宁波市周巷镇、石浦镇、溪口镇、泗门镇等普遍建立“和谐促进会”,创建的新老市民共建共享融合模式,获得首届“中国社会创新奖”。

产城融合,撬动民资共同参与建城

“城镇化”三字的偏旁是“土、金、人”,城镇化的基本问题是“人往哪里去、地从哪里来、钱从哪里筹”。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如何形成城镇化多元投资主体格局,真正解决城镇化的资金难题。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民资相对丰厚,社会资本参与城镇建设积极性高,也有民资建城的成功实践和良好传统。苍南县龙港镇是农民建城的样板,被誉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现已经发展成为建成区面积15平方公里、人口15万、财政收入超过15亿元的特大镇。基于这一实际,小城市试点镇积极出台政策,广泛吸引各种社会资本参与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投资建设和运营。据统计,2011-2012年,浙江省级专项资金促动了100多亿元的市县资金配套,撬动了434亿元的地方政府投资,拉动了1700多亿元的民间投资,真正实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27个小城市试点镇还组建股份制投资建设公司,以BT、BOT、公办民营等方式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医疗等社会事业,整合资源设立政府融资平台,共融入资金88.3亿元,吸引社会资本950亿元,社会资本占小城市投资比重高达74.1%。

“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27个小城市试点镇以实施产业集聚提升工程为抓手,做大做强特色产业,推进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通过推动农业向规模经营区块集中、工业向产业园区集中、商贸业向街区市场集中,产业对城市的带动作用更加显著。

27个小城市试点镇的经济发展亮点纷呈。2011年27个小城市GDP和财政总收入增长幅度比全省高出3.1和5.0个百分点,2012年比全省高出7.0和6.7个百分点。同时,服务业加速发展成为亮点,2012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高于同期GDP增速9.3个百分点。2013年1-9月,面对严峻复杂的经济形势,27个小城市继续保持了强劲的发展态势,投资、GDP、财政总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7.6%、14.7%、12.8%,分别高出全省6.5、6.3、4.2个百分点。

制度创新,体制机制改革激发小城市活力

浙江小城市培育占有天时、地利、人和,极具活力的块状经济是小城市发展的产业优势,相对充裕的民间资本是小城市发展的资金优势,地处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是小城市发展的区位优势,全省上下对小城市培育的支持是小城市发展的人和优势。但是,小城市培育的最大优势来自于体制机制改革和制度创新。浙江在管理体制、农民权益保障机制、要素配置机制等方面进行了系统改革,着力建立与小城市培育相适应的管理体制、与农村人口转移转化相一致的权益保障机制、与试点镇建设发展相匹配的要素配置机制。近3年来,27个小城市改革成果丰硕:

管理体制突破。加快推进机构改革、扩权改革、执法体制改革,着力构建起小政府大服务的管理体制;在农村改革方面探索“三权”创新,即加快推进土地承包权、宅基地用益物权、集体资产股权改革,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在要素保障方面建设“三大”机制,即加快推进财政体制改革、农村金融改革、投资体制改革,有力保障了试点镇的建设发展。除了前文提到的创新举措之外,试点镇的改革亮点纷呈:

推行强镇扩权改革。按照赋予试点镇与县级政府相同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的目标,通过委托、交办、延伸机构等方式,镇均下放扩权事项157项,并建立镇行政审批服务中心集中办理,切实增强试点镇管理服务能力。

推行行政执法体制改革。为解决“看得见管不着、管得着看不见”问题,在义乌市佛堂镇先行试点基础上,27个小城市试点镇建立了行政执法机构,下放县级相关部门的执法事项,镇均下放执法事项488项。

推行财政管理体制改革。按照“划分税种、核定基数、超收分成,以2010年为基期年,一定三年不变”要求,27个小城市试点镇全面建立镇级财政结算体制,有3个镇建立了金库,试点镇发展实力大为增强。

开展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按照“人员编制、工作经费、扩权事项”到位要求,27个小城市试点镇全面建立既能受理又能办理的行政审批、社会保障、行政执法和应急维稳等四大公共服务中心,建立镇村联动的服务网络,切实提高行政服务能力。

推行户籍制度改革。放开小城市试点镇户籍限制,并保留进城落户本地农民的原有权益,允许享受当地城镇居民基本公共服务,允许原有经济和财产权益交易流转,外来务工人员可积分落户并享受当地基本公共服务。(《人民日报》2013-12-09)

杭州市中心镇发展持续走强

吕萍

最新统计显示,杭州市26个中心镇的主要发展指标格外亮眼,中心镇的综合实力不断增强。今年前三季度,这26个中心镇的财政总收入55.5亿元,同比增长21.2%,高于全市增长12.6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销售产值1065.2亿元,同比增长19.5%;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额250.5亿元,同比增长28.7%,高于全市增长12.7个百分点。目前,大部分中心镇已成为具有较强集聚和辐射功能的区域经济社会中心。杭州市以提升小城市服务功能为重点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中心镇建设取得明显成效。

中心镇集聚功能不断增强,产业发展特色逐步形成。杭州市将依托地方优势发展特色经济、依托产业平台促进产业集聚作为发展中心镇的重要内容。分水镇成为“中国制笔之乡”,富春江镇是中国水力发电设备制造基地,高虹镇是中国节能灯电光源制造基地,乾潭镇打造五金工具、家纺等块状经济。经过多年培育,大多数中心镇形成了富有地方特色的支柱产业和块状经济,建设了一批支撑企业集聚化发展的产业平台。

公共服务能力明显增强,综合承载能力不断提升。杭州市将完善城镇功能、强化服务、提升形象作为发展中心镇的重点任务。各中心镇积极利用镇本级和上级资金及社会资金,加快推进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发展、民生保障工程等同步推进,提升中心镇对人口集聚的承载力和吸引力。

通过扩权强镇、“放水养鱼”,激发出中心镇自主发展的活力。围绕改革审批、便民利民下放事权,将涉及中心镇发展决策、项目审批、社会管理和综合执法等13个方面44项行政管理事项交由中心镇行使,并在中心镇普遍设立行政审批、综合执法、就业保障和应急维稳四大服务中心。目前,26个中心镇已全部建成县级行政服务中心分中心或便民服务中心,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办理窗口327个,可集中办理事项1885项。其中萧山区行政服务中心瓜沥分中心通过多轮放权,审批、便民服务事项增加到563项。

通过户籍制度改革和农民集聚区建设等,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加快向中心镇集聚。到2012年底,中心镇进城落户人数31649人,通过开展宅基地换城镇住房改革,置换土地数量1453.91亩。淳安姜家镇宏山农民集聚区等一批设施完善、环境优美、方便就业、得到搬迁农民欢迎的集聚区(点)建设,成为吸引农民向城镇集聚的新载体。到2012年,全市中心镇建成区常住人口63.82万人,占全部常住人口的47.9%。

通过持续不断的民生保障改善,让更多中心镇居民受益。教育、医疗等优质公共服务加快向中心镇延伸。中心镇学校、幼儿园与城区学校、幼儿园互助结对率达100%;市级医院也与中心镇医疗卫生机构建立协作关系。就业服务中心保障能力增强。26个中心镇就业保障服务中心介绍就业人数11452人,新增非农产业就业岗位数10629个。中心镇“快速通道”建设加快推进。已有8个中心镇实现客运班线公交运营,开通了直达杭州主城区的公交线路;杭新景建德寿昌至开化白沙关段项目累计完成投资5.96亿元;千黄高速威坪镇段、杭州绕城高速西复线等重大交通项目的前期工作也顺利推进。

通过吸引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中心镇建设,来破解融资难的问题。杭州市在全国首创了“镇企合作、合作共赢”模式,以结对共建项目建设、招商引资、智力支持等模式,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加快中心镇建设。大企业大集团和中心镇合作共建以来,共形成合作项目27个,项目投资总额116.93亿元,项目涵盖农民集聚区、工业功能区、旧城改造、中心村建设、商贸旅游中心、道路交通等多个领域,民营企业投资为主体的多元化投资主体逐渐形成。不久前举办的“浙商会长参与杭州新型城镇化建设对接洽谈会”上,26个中心镇推出100个招商项目,总投资430亿元。湖南浙江商会签订了50亿元的项目框架协议,将通过组建“光大浙商小城镇基金”的方式参与中心镇建设。(《人民日报》2013-12-16)

杭州创新推进中心镇建设:“美丽中心镇”展开新画卷

江 南

既有山明水秀的自然环境,又有便捷通达的基础设施;既有水乡古镇的历史风貌,又有现代气息的城市景象;既可享城市文明之品质,又无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城市病”之困扰。在杭州地图上,众多像这样的“美丽中心镇”串珠成链,串联起一幅生活富裕、精神富有、城乡融合、社会文明的发展新画卷。杭州市建设中心镇、培育小城市,其中贯穿着体制机制创新、建设思路和举措创新、指导推动平台载体创新的亮点,持续推动新型城镇化,完善城镇网络体系,统筹城乡区域一体化发展。

创新理念:加快中心镇由“镇”到“城”跨越

对于经济总量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二、人均生产总值迈入“1万美元俱乐部”的杭州市来说,仍需面对区域内农村与城市、所属县市与杭州市区的发展不平衡问题。如何实现“以城带乡”,改变“长短腿”差距?中心镇的“承上启下”作用不可小视。2010年,杭州市委、市政府作出以新型城镇化为主导,进一步加强城乡区域统筹发展的决策,把中心镇建设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基础、统筹城乡区域发展的战略节点、产业集聚集约发展的重要平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要载体,以实现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四化同步”。在杭州市的构想中,城镇空间布局将形成“中心城市(杭州市区)—中等城市(县城)—小城市(中心镇)—特色镇—中心村—特色村”的网络化、组团式梯次结构,打通以往的城乡阻隔,让各类要素有效流动,公共资源均衡配置。为了加快发展中心镇、培育小城市,从2011年开始,杭州市每年拿出3亿元,支持中心镇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升级、社会民生事业和公益事业发展,并以杠杆放大效应吸引民间资金共同投入。中心镇“变身”小城市,是否只是大城市的“缩微版”?杭州市着眼中心镇的特色,“度身定制”差异化的发展定位和目标,像大都市“卫星城”、县市副城、特色经济型、休闲旅游型、绿色农业型小城市等,以独特的功能参与大都市体系分工。新登镇、塘栖镇、瓜沥镇、分水镇已被列入浙江省级小城市培育试点,临浦镇、瓶窑镇、场口镇已初具人口集聚、产业发展、功能完善的小城市发展基础,昌化、乾潭、於潜、大同、太湖源等中心镇已发展为经济特色鲜明、社会事业进步、功能设施完善的区域重镇,富春江、梅城、寿昌等中心镇已培育成为旅游休闲度假特色镇、生态旅游示范镇。像富阳市新登镇,“富春江畔宜居宜业小城市”的轮廓越来越清晰,3年间累计投入15亿元,完成旧城改造,吸引大企业大项目集聚,大步由“镇”向“城”跨越。仅落户新登新区的央企新兴际华集团的铜材生产项目,首期投产就达到75亿元的年销售额,相当于全镇上年的工业总产值。到2015年,新登新区有望形成销售产值500亿元、财政收入10亿元,提供5万人就业,并辐射带动其他欠发达乡镇的发展。

民生为本:完善城市功能软硬件建设

“村村通公路”在许多地方已成为现实,而杭州市今年提出了更高要求:将逐步做到中心镇“镇镇通高速”。此外,从各个中心镇到杭州主城区的客运班线,也将逐步实现“公交化”运行,让中心镇拥有更高速便捷的交通网。和日新月异的交通建设一样,杭州市完善城镇功能,不断加大对中心镇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特别是事关民生的设施。今年,许多中心镇新建或改造提升了小型商贸综合体、综合农贸市场,已启动供气、污水处理、垃圾无害化处理等基础设施项目。除了有“硬件”,更要完善“软件”。杭州市始终把群众需求放在核心位置考量,逐步“编织”完善公共服务网、民生保障网,为中心镇居民构建一个“便利生活圈”,让城乡群众共享均等、均质的基本公共服务,共享发展成果、品质生活。桐庐县江南镇的陈如龙一家,从窄溪村的老房子搬到镇里的农居安置小区已有一年多。陈如龙从自家位于6楼的单元房阳台上看出去,对面就是设施完善的社区文化中心,离小区不远就有超市、幼儿园、医院。看着方圆7平方公里的江南镇新城一天天蓬勃“生长”,陈如龙笑言,自己虽然种了大半辈子的地,过起住楼房、领工资、有社保的城里日子,适应得一点都不慢。公共服务和民生保障的新举措,涵盖了像陈如龙这样中心镇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今年,新组建了112个中心镇学校、幼儿园与城区优质学校、幼儿园之间的“教育共同体”,城乡教育结对覆盖率达100%;大城市的名医名院纷纷在中心镇设立分院,杭州市一医院集团、杭州市二医院分别和分水镇、新登镇、汾口镇等中心镇的医疗卫生机构建立了协作关系;26个中心镇都建起了行政服务分中心或便民服务中心,方便群众就近办理相关事项的手续;在“农民变市民”过程中,还专门出台政策,农村住房可以置换城镇公寓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置换城镇社会保障,让中心镇城乡居民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做到应保尽保、全员享受。2013年是杭州市中心镇“项目建设年”,以大项目带动,全面启动“双千工程”:未来3年,杭州市将组织实施基础设施、产业提升、城镇功能、统筹城乡、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等六大类1000个以上项目建设,完成投资1000亿元以上。

文化为“魂”:保护提升旧城、规划发展新城并重

拥有京杭大运河上唯一一座七孔古桥广济桥、丰子恺笔下“江南佳丽地”的代表,古迹遗存众多的余杭区塘栖镇,近年来也面临着一道摆在许多古镇面前的“考题”:发展与保护,如何两全?将运河历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贯穿于中心镇建设的全过程,是塘栖给出的回答。按照“江南水乡历史文化名城、杭州湾先进机械设备制造基地、杭州都市区宜居宜业新城”的目标定位,塘栖确定了“一湖、双城、多轴、多带”的城市布局,在运河综合保护工程连年推进的同时,新的产业形态、新的小城市风貌也逐步描画形成。眼下,塘栖中心区的水北、水南、市南三个历史街区,都已“梳洗”完毕。2万多平方米的明清风格民居修缮如故,乾隆御碑、太史第弄等古迹重现旧貌,“下雨淋不着”的廊檐、倚水而设的“美人靠”椅,勾勒出水乡古镇风情。而在古镇风貌的另一面,则是提升产业层次、推动产城融合的高速步子。除了依托运河文化特色打造“吃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旅游综合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园、中国电子商务园区、古建筑文化创意综合体等产业大项目也落户塘栖。古镇塘栖的探索,是杭州市中心镇经济发展与历史文化保护并举的一个缩影。在杭州市的决策者看来,中心镇有了基础设施建设的“面子”,更要有文化传承、文化建设的“里子”,这样“内外兼修”方能避免“千镇一面”。有了历史风貌保护、文脉延续传承的“魂”,中心镇建设才不仅仅是一堆“水泥盒子”的堆砌。像“孙权故里”富阳市场口镇、拥有国家级历史文化古村落的桐庐县江南镇、古严州府所在的建德市梅城镇、“禅茶文化”起源地余杭区径山镇,杭州许多中心镇同时也是历史文化底蕴厚实的千年古镇。在保护提升旧城、规划发展新城这一理念的凝聚下,古镇保护与中心镇建设之间并未存在“非此即彼”的矛盾,而是有机结合、互为促进,让古镇在新的历史时期焕发新的活力。

生态为先: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三生共赢”

一面依山、三面傍水,粉墙黛瓦、天光云影。千岛湖畔的淳安县姜家镇,就像一幅水墨中国画。写下“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宋代理学家朱熹,曾几次到姜家会文讲学。青山绿水的生态文化,一直是姜家镇引以为傲的特色。中心镇建设也围绕着“生态”做文章。上世纪80年代姜家曾是淳安工业重镇,这些年镇里的钢铁厂、造纸厂等都外迁、关停或缩减,把产业重心逐步移到以旅游业为龙头的现代服务业,工业经济也向新型生态化方向发展。为了从源头上保护一池秀水、不断优化生态环境,镇里还在全县率先启动千岛湖水域渔业网箱整治,两年拆除11.3万多平方米网箱,养殖户全部上岸。城镇建设中,也不走大拆大建的路子,而是依据山水特色精雕细作。如今的姜家镇,已是“全国环境优美乡镇”。优越的生态环境不仅吸引了休闲旅游者,也吸引来各方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中心镇发展、产业转型提升。总投资约30亿元的上海文广集团“影视文化小镇”项目已在姜家镇启动,今后这个文化区块将包括影视外景拍摄基地、影视名家创作基地、休闲运动度假基地、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千岛湖校区等。杭州市工业资产经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杭州财开集团有限公司也与姜家镇协作,共同开发建设宏山农民集聚区、文渊狮城商业街等项目。和姜家镇一样,坐落在天目山麓、太湖水系源头的临安市太湖源镇,也尝到了“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生态环境”所带来的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三生共赢”效应。太湖源镇的森林覆盖率高达79.6%,远望山峦满目绿色。近些年推广低碳农业等先进技术减少农业面源污染,对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加强综合治理,确保太湖源头优良水质。镇里的发展和建设同样也以绿色生态理念为先。“生态、科技、税源”,是太湖源镇“选商择资”的三条标准,生态要求摆在首位,聚焦于科技创新,全力发展新兴产业和助推传统产业提档升级的关联性项目。绿色照明、食品加工、电子等科技含量高、环境污染少的产业,托起了“现代生态小城镇”的产业基础。杭州市坚持以生态文明、生态经济的浓浓绿意,来引领中心镇发展。有了这种绿色发展的理念,“新型”中心镇建设的内涵更加完整:工农业发展与环境同步改善,生态环境与发展环境同步营造;生态休闲服务型产业发展谋划到位,引领小城镇发展方向。“建设好中心镇,是篇大文章。”浙江省小城镇发展研究会会长、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顾益康认为,依托中心镇建设“美丽小城”,是新型城镇化的必然要求。杭州等地推进中心镇建设,已到了以生态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来引领小城镇转型的新阶段,不仅要有“外秀”,还要有“内秀”,才是真正的“美丽小城”。(《人民日报》2013-12-16)

杭州市26个中心镇名单

萧山区:瓜沥镇*临浦镇河上镇

余杭区:塘栖镇*瓶窑镇径山镇

富阳市:新登镇*大源镇场口镇万市镇

桐庐县:分水镇*富春江镇横村镇江南镇

建德市:乾潭镇梅城镇寿昌镇大同镇

临安市:於潜镇昌化镇太湖源镇高虹镇

淳安县:汾口镇威坪镇姜家镇临岐镇

(其中带*号的为浙江省省级小城市培育试点镇)

全面深化改革 再创浙江优势

35年前开启的那场改革,让一个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的大国,昂首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天,改革再出发,将引领这个伟大国家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

35年改革,带来的社会变化总量堪称奇迹,深刻改变了中国命运,深刻改变了中华民族命运,深刻改变了每一个中国人命运。在一个追逐梦想的国度,在一个崇尚改革的国度,又一场战略性发力开始,每一个人都能从中看到未来,注定载入史册。

让浙江从一个人口、土地、资源小省成为经济大省,让浙江农民人均收入连续29年保持全国省区首位,让浙江大地成为财富积累最快的一片土壤……一切的一切,起最决定性作用的是浙江始终走在改革前列。

站在历史发展新起点上,浙江发展继续引领风骚,浙江继续成为财富快速增长高地,浙江率先迈向现代化,关键在于继续走在改革前列。改革是最强动力、最大元素、最活源头。

改革,挥就历史荣耀;改革,铺就未来辉煌。

一个地区的发展就印在一圈圈年轮中。35年,每一个第一,每一个前列,每一个首创,每一个突破,都是量度浙江改革走在前列的路碑,如此清晰,如此厚重,如此华美。

1980年,温州出现了全国第一个个体户,浙江成为民营经济发展最活跃的省份之一。今天,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平分秋色,都是中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1983年,台州温岭工商局向牧南工艺美术厂颁发了全国第一本“社员联营集体”的营业执照,全国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呱呱坠地,为经济体制改革提供了新型样本,为多种所有制发展探索了成功经验。

1984年,温州龙港农民开始“造城”,城乡统筹共同发展由此起步。如今已培育形成27个小城市,越来越多的浙江人享受着城里的文明时尚生活,成为中国城镇化的样本。

2002年,确定建设绿色浙江目标,安吉成为全国第一个国家生态县,全省森林覆盖率位居全国前列。美丽中国,是13亿中国人的共同追求,正孕育在每个人的努力之中。

2004年,作出建设“平安浙江”决策部署,是最早开展平安建设的省份之一。平安中国今日已成为全党全社会的共同选择、实现中国梦的首要保障。

2006年,作出建设“法治浙江”战略决策,在全国率先启动并先后实施三轮审批制度改革。今天,浙江正在打造“审批事项最少、审批效率最高、服务环境最优”省份。

2007年,提出实施经济转型升级战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成社会全体共识,已成企业唯一出路。

……

过去35年,浙江人民领风气之先,得改革之惠,喝到了“第一口水”,掘到了“第一桶金”。率先富裕起来的浙江人民,对改革怀有深厚感情,真心拥护改革,热切期盼改革。

35年的改革成功实践,让浙江成为中国改革经验最丰富、改革动力最强劲的省份之一。从民营经济到城乡一体再到转型升级,从法治浙江到平安浙江再到美丽浙江,这是打造全面深化改革“浙江特色版”的最大亮点、最大特色、最大优势。

改革继续走在前列,我们有胆识有智慧有经验,有底气有能力有信心。

全面深化改革的“浙江特色版”,擘画新方向,描绘新目标,标注新路径,这是我们继续走在前列的最重要保证。

35年的改革经验告诉我们,把握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保证决策的科学性、连续性和公平性,离不开全局性、框架式、大视角的顶层设计。

来自顶层设计的“浙江特色版”,让我们一睹芝颜——

改革的“目标值”:围绕干好“一三五”、实现“四翻番”,深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浙江的实践,努力在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走在前列,再创浙江体制机制新优势。

改革的“时间表”:2015年,一批改革具体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2017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2020年,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

改革的“路线图”:继续深入实施“八八战略”,重点是“八个着眼于”,即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推动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培育开放型经济新优势,推进城乡一体化,推进海洋强省建设,开拓文化发展新境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建设美丽浙江。

全面深化改革,是大势所趋,是发展所需,是人心所向。从1978到2013,我们用35年改革基本实现全面小康;从2014到2049,我们再用35年改革实现“两富”现代化。

继续走在前列,重中之重是再创浙江体制机制新优势。

浙江市场取向改革起步早、进展快,具有体制机制先发优势。现在,这些优势有的不存在,有的不显著。继续走在前列,怎么办?重新再创!

主抓手是转型升级“组合拳”制度。比如,建立健全“五水共治”和治污治气、城市治堵、“浙商回归”、“四边三化”、“四换三名”、产业集聚区提升、市场主体升级等体制机制。

突破口是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深化市场取向改革,做好“精兵简政”、“合并职能”、“整合资源”、“强化治理”四篇文章。

落脚点是让经济体制改革的潜力充分释放,让市场秩序更加规范,让市场竞争更加充分,让资源配置效益最大化、效率最优化。

继续走在前列,我们唯有奋力破除发展中的传统路径依赖,奋力攻克各领域体制机制的顽瘴痼疾,奋力破解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

继续走在前列,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是原动力。

改革是一道复杂的函数题,因变量是顶层的设计与决策,自变量是基层的创造和推动。

改革既是设计的,也是实践中走出来的。浙江改革中的许多全国“第一”,就是来自实践突破。没有实践突破,没有基层创新,没有群众参与,就没有浙江35年改革的辉煌成就。

实践突破,就是一种创造性落实。鼓励地方、基层、群众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勇于推进理论和实践创新,不断总结和深化对改革规律的认识。让一切有利于社会进步的创造愿望得到尊重,创造活力得到支持,创造能力得到发挥,创造成果得到肯定,调动群众投身改革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是改革的主要依靠和根本力量。他们为改变命运永不停息的探索,是改革生生不息的强大动力;他们追逐幸福孜孜以求的进取,是改革取之不竭的强大推力。

今天,改革的复杂程度、紧迫程度、艰巨程度,与35年前不分轩轾。继续走在前列,其难可知。改革越难,越考验改革者的政治勇气与智慧。

有人说,每一项改革,都可能受制于“做蛋糕”和“分蛋糕”的众口难调;每一步创新,都可能面临保守僵化和超越阶段的双重挑战;每一次突破,都可能遭遇“渐进式”与“闯关式”的路径选择。

勇气,体现在解放思想,横下一个决心、杀出一条血路,大胆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体现在打破条框,不打蔫儿、不服软儿,敢于碰硬、敢动真格,坚决破、坚决改;体现在冲破禁锢,改革举措只要符合“四个有利于”,就大胆去试、放手去干。

智慧,体现在正确把握不同领域改革的轻重缓急,理性评估具体改革举措的社会政治风险,适时深化重要领域改革的能力;体现在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把改善人民生活作为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结合点;体现在不断减少改革中的矛盾、冲突、阻力。

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改革才能继续走在前列。

35年前,改革的艰难主要来自观念守旧的牢笼;35年后,改革的阻力主要来自利益固化的藩篱。

改革本身就是一场利益博弈。今后的每一项改革,都直接或间接与利益调整有关。那些与利益调整无关的,已经改得所剩无几。如果说改革过去更多从增量利益的分配上入手,现在到了需要调整存量利益的时候。这或许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也是不得不啃下的硬骨头。

突破社会阶层利益固化,重在公平,注重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不断拉近城乡、地区、行业的差距;

突破部门地方利益固化,重在放权,把他们手中的一些权力剥离出来,该给市场的给市场,该给社会的给社会;

突破利益集团固化,重在博弈,敢于触动垄断行业,引入竞争机制,规范经营行为和标准,不断减轻改革阻力。

每一代人都有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啃下硬骨头,涉过大险滩,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纵有千难万险,纵有惊涛骇浪,除了百折不挠,除了激流勇进,我们别无他择!

以人为本,是发展的核心内涵,也是改革的核心理念。

群众愿望,是改革之源;群众支持,是改革之基。推开新的改革窗口,重新检视改革的意义,这句话字字千钧:人民是改革的创造者,也是改革的受益者。

浙江新一轮改革,不仅要继续“致富”,还要不断提高生活品质,增强幸福感。这就要治水、治气、治堵,还要治懒、治奢、治臃。

从吃饱穿暖到吃好穿好,从精神文化诉求到权利意识觉醒,人民群众对改革有了更多的期待和呼唤。归结起来就是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全面深化改革,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哪里有不符合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哪里就需要改革;哪个领域哪个环节问题突出,哪里就是改革的重点。

让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省人民,就是改革的“最大公约数”。如此,改革才能大有作为。

继续走在前列,是一种意识,是一种追求,也是一种精神。改革再出发,良好的精神状态不能缺席。

全面深化改革,不是喊口号,不是做文章,不是风花雪月,不是小桥流水,而是要电闪雷鸣,而是要暴风骤雨。需要有豪气,舍我其谁;有志气,守土有责;有勇气,冲锋陷阵。需要当勇士,突破传统条框;当斗士,冲破利益集团;当战士,打破利益掣肘。需要有猛劲,自我革命;有闯劲,披荆斩棘;有干劲,脚踏实地。

浙江的体制机制优势还有没有?各级各部门自我革命的精神还有没有?广大党员干部敢闯敢冒的劲头还有没有?人民群众创业创新的良好环境还有没有?这“四个有没有”,是各级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的必答题,也是我们在思想认识和精神状态上需要首先解决的大问题。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我们永远在路上。从今天起,我们和脚下的这片热土,所经历与所收获的,必将铸就又一座改革的历史航标。

期待浙江下一个精彩的“改革故事”。(《浙江日报》2013-12-09)

来源:中国农村综合改革研究中心收集整理(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