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浙江湖州长兴“撤县设区”为啥不高兴?

时间: 2017-07-18 10:46:31来源: 作者: 阅读:

《南方周末》记者  刘 俊

“在长兴街头你看到0001-0003号的政府车牌,都是奖励给企业的。”为了说服长兴,湖州承诺“五不变”——名字不变、区域范围不变、财政体制不变、县级管理权限不变、县级管理体制不变。

在中国,当一个地级市想把下边的县变成区,这个县会怎么做?A,无条件服从大局;B,同意但要求原有利益格局不变;C,坚决不同意但通过组织程序向上反映。拥有63万人口的浙北小县长兴选择了更激烈的D:集体抗议。部分领导干部也站出来说“不”——两百多名老干部上书县委,县委四套班子全部反对。2013年5月8日,浙江长兴因“撤县变区”酿就一场风波。面对汹涌民意,湖州市决定暂停“撤县设区”计划,并派出调研组进驻长兴倾听民意。在中央“扩权强县”的大背景下,湖州为何突然要“撤县设区”?“撤县设区”在各地并不鲜见,大多风平浪静,长兴为何要集体“犯上”?这场行政区划调整风波背后,又折射了地方上怎样的利益之争?

“如果不签,怎么向企业交代?”

事前并无任何征兆。长兴县财政局官员王伟第一次听说湖州要把长兴“撤县设区”,是2013年5月5日。消息在单位传开后,局里上下没一个人赞成。“这会把我们拖垮的。”王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长兴作为浙江财政“省直管县”,财政80%留给自己,20%交给省里。变成区之后,一半要交给湖州。“假设长兴2013财政收入70个亿,变成区,就有35亿要给湖州。”财政局立刻召开党组会议,把局意见反馈给县委。长兴县招商局的反应更为激烈。2013年5月7日,该局全体17名工作人员向长兴县公安局提出游行申请,认为湖州的做法“严重伤害长兴人民感情,破坏长兴建设的大好形势”。“变区之后,审批权、规划权被湖州拿走,长兴还怎么活?”长兴县招商局官员陈国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个大项目本来要投在长兴,但湖州可能会统一规划,放到其他区。

企业家们更是坐立不安。“在县里办事,部门之间经常踢‘皮球’,变成区后,还要跑到30公里外的湖州,那就更难了。”长兴某镇一家热电材料厂老板不无担心地说,“原来一天能办两件事,以后可能一件事都办不了。”这位老板把担心告诉了镇里,没想到镇上早就“炸开了锅”。书记镇长已经在签名抗议,镇商会还要召集企业召开紧急会议。“会员十分震惊,一致反对。”2013年5月7日,商会在向县公安局发出的集会申请中称:“游行规模:150人,口号:坚决抵制长兴撤县设区。”镇长书记签的是那封后来广为流传的“致中共长兴县委的一封信”,信的下方密密麻麻有数十个签名,乡镇干部居多。信中这样写道:“假如湖州市委、市政府一意孤行,长兴县所有党政机关、乡镇(街道、园区)的一把手也将集体辞职……”长兴乡镇经济发达,所辖13个乡镇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对于乡镇领导来说,他们大部分工作是跟企业打交道。一位接近某位签名镇长的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位镇长说,“他如果不签,怎么向企业交代?”

很多长兴市民从感情上无法接受。“长兴县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可能就要终结。”长兴一家广告公司老板王元彬说。在长兴人的印象中,湖州虽是地级市,2012年长兴县财政收入62.2亿,但湖州市中心城区吴兴区只有长兴的一半。有关“撤县变区”的讨论,迅速铺满“长兴吧”的首页并不断刷新。“长兴吧”是长兴人最常光顾的虚拟社区之一。“优质资源一定向市区聚集。有一天你小孩要上学、看病,发现长兴好点的老师、医生都得跑到湖州了。”一位网友写道,长兴中学这几年已经赶超湖州中学,以后就很难说了。有网友还想象:“日后大项目大投资都被湖州拿到市区发展,这会给长兴带来什么?基础建设萎缩,财政投入缩水,城市发展停滞,外来投资减少,人才大量流失,房价下跌……如此恶性循环。”

“宁市不区”

没有人知道湖州市政府是否看到了长兴民意,但事后看,他们至少没能阻止民意汇集。2013年5月8日早上8点半,长兴下起了小雨。游行申请并未获批,陈国庆和他的同事们相约去“散步”,目的地是长兴县行政中心门前的市民广场。这时,王元彬熬夜赶制的声援广告也开始在市中心几块大屏幕上滚动播出。广告简单明了:几幅长兴风景照过后,一条硕大的标语占满整个屏幕:“民意不可违,梦想不可破,坚决反对撤县变区”。“为什么说梦想不可破,是因为长兴一直想建市,而不是变成区。”王元彬说。“散步”当天,很多标语中都有“宁市不区”字样。据长兴一位知情官员透露,1996年,浙江给中央上报了两个县要求改成市,但最终因为人口、经济等硬指标不够,长兴败给了临安。当时,县改市正在苏浙鲁等地蔚然成风。公开资料显示,在井喷期的1994年至1996年,全国共有95个县改市。跟县以农业发展不同,市以非农为主,配置资源权力增大,县域经济因此发展迅猛。一个佐证是,每年全国百强县基本都被苏浙鲁三省包揽。上述知情官员称,初战折戟后,浙江允诺把长兴放到1999年那一批申报。没想到1997年,县改市被民政部紧急叫停——当时“县改市”盲目跟风之后弊端逐渐暴露,不少农村人口比重过大的县改为市,带来了假性城市化。对于湖州来说,这是个好消息。“长兴财政归省里管,一旦变成市,经济管理权会更大,湖州城市发展空间会更小。”湖州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浙江省11个地级市中,湖州的经济实力这些年一直在倒数几位徘徊。在湖州人看来,跟“省管县”不无关系。“除了长兴,湖州下辖的另外两个县安吉、德清,都是‘省管县’,很多审批权、经济管理权都是县里直接说了算,湖州财政收入只能靠老城区吴兴区来维持。”上述湖州官员称。很多湖州人很怀念昔日的繁荣,过去湖州隶属嘉兴地区,是浙江省最富裕的地区之一。1983年8月,为了响应中央“以农促工,推行市管县”的号召,嘉兴地委撤销,拆分成湖州和嘉兴两个市,跟湖州平级的长兴、安吉、德清三县划入湖州。但跟其他省不同,浙江在撤地建市同时,保留了原有的“省管县”财政体制。据原浙江省财政科研所所长钟楚生后来对《决策咨询》回忆,1985年,市长派人向省长提出浙江财政也要由市里管,省里把“球”踢回市县。县里最怕市里“拔毛”,因此强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之后,浙江非但没有往回收,还不断“扩权强县”。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到2002年,浙江先后三次把审批权和经济管理权下放到县里。

到2000年,湖州面临的困境不仅只有薄弱的财政体系,还有外围城市圈的夹击。“在杭州都市圈的挤压之下,湖州正在被边缘化。”时任湖州市委宣传部调研员李家彬2007年对《苏州日报》说,“在上海都市圈和南京都市圈双重挤压之下,苏锡常也被边缘化。只有苏锡湖等环太湖城市圈重新凝聚起来,才能在新一轮竞争中争得一席之地。”在此背景下,湖州加速城市扩张的步伐。2003年,湖州在市党代会上提出走向“太湖时代”。一个大动作,就是将有着“上海后花园”之称的经济强镇南浔镇变成区。2007年,湖州党代会将“太湖时代”进一步具体化,提出“建设现代化生态型滨湖城市”。根据湖州市“十一五”规划,为了跟苏州、无锡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湖州打算将太湖西北面长兴县、老城区吴兴区,以及南浔区以太湖为纽带,建成一个组团式城市带。湖州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对《苏州日报》指出,“这就需要推动长兴‘撤县建区’,使得湖州形成一市三区的品字形格局,用四条交通走廊将城区与太湖紧紧勾连。”

“我们的服务都是保姆式的”

当湖州2007年提出长兴“县改区”的构想时,长兴人却正在为“撤县建市”积蓄能量。2007年的长兴经济已经初具规模,财政收入以每年20%速度递增,连续四年进入全国百强县。2011年,更是超过湖州另一个经济强县德清,一跃成为湖州第一大县。长兴跟湖州的差距也在渐渐缩小。长兴二百多名老干部上书县委的材料显示,1992年湖州市区财政收入是长兴的四倍:长兴财政收入8100万,湖州3.2亿;到2012年,差距缩小到1.5倍:长兴66.2亿,湖州市区97.5亿。

长兴开放比其他地方晚。1999年,长兴被国务院获批为对外开放县,是浙江省对外开放最迟的三县之一。“长兴原来有很多军事基地,后来国家政策松动,让我们搞经济建设。”曾担任过长兴县税务副局长的王坤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发展初期,长兴也曾经历过污染的老路,小蓄电池厂、小煤矿,小石矿遍地开花。长兴在2003年挤进全国百强县的同时,也被扣上“重点污染监管区”的帽子。2004年开始,长兴县砍掉了一大批为长兴做过贡献的小企业,重点培养龙头企业。“有个乡镇原先有300多家石粉厂,后来关停到只剩9家。”陈国庆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170多家蓄电池企业缩减到50多家。效果很意外。以蓄电池产业为例,企业产值从2003年的9亿上升到2009年的103亿元,占全县工业的比重从9.2%提高到22.7%。2008年,长兴人摘下“重点污染监管区”的帽子,戴上了联合国颁发的“国际花园城市”的称号。在陈国庆看来,长兴的成功,除了三省交界的区位优势,也跟政府的“软实力”有关。“我们的服务都是保姆式的。”陈国庆介绍说,“一个项目进来,只要把材料交给我们,我们帮忙跑部委和省里。项目落户之后,我们还要组成一个班子驻扎到企业,提供贴身服务。”企业上路后,政府会提供了一系列奖励政策。去年,王元彬的公司被评为国家二级广告公司,县里就奖给他们五万。“在长兴街头你看到0001-0003号的政府车牌,都是奖励给企业的。”陈国庆说,这些“亲商富商”的政策,使得长兴成为民营经济最为活跃和发达的地区之一。“一个63万人口的县城,法人企业有2万多家。”相比之下,湖州经济的起色似乎并不明显。“这跟我们主要发展高新技术有关,污染企业不知道拒绝过多少个。”湖州开发区一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跟长兴开发区都属于国家级开发区,平时没有往来,而且互相竞争。

“湖州换领导了怎么办?”

种种迹象表明,长兴“撤县改区”计划是在苏州“并掉”吴江之后提速的。2012年9月,吴江市被改成区。两个月后,一个由湖州市委书记牵头的湖州党政代表团造访吴江。中央政府力推新型城镇化之后,各地开始把“撤县(市)设区”变成抓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已批准10个地区“撤县设区”、新设区或并区。浙江也在加快步伐。据此前媒体报道,绍兴市下属绍兴县将变更为“柯桥区”,方案已上报。有浙江学者说,浙江一直反思“省管县”弊端,“省管县”模式虽然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但也导致中心城市竞争力不强。不过,县改区能否成功,一个重要指标是中心城市的辐射力强不强。“吴江市变成区,它是‘傍大款’。湖州跟苏州没有可比性。”王伟说。2012年,苏州的GDP(国内生产总值)高达1.2万亿,但湖州市只有1661亿。南浔区被视为“前车之鉴”。当年南浔是湖州三县两区的老大,但如今已经被长兴甩在后头。2003年南浔撤镇建区时,南浔财政收入7.11亿,2012年只有26亿,年均增长26.56%;长兴2003年财政收入是10.32亿,2012年是62.2亿,年均增长50.5%。王伟说,“南浔变区之后,相当于是‘半级财政’,土地指标约束太大,资源调配也不太合理。”也有人认为湖州把长兴改县设区,是因为暂停多年的“撤县建市”或将重新开闸。一个重要信号是,2013年1月,吉林扶余县改市、云南弥勒县改市获中央批准。“县里本来一直在为撤县建市做准备,没想到被湖州‘捷足先登’。”上述长兴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湖州市最先征求了长兴县里领导的意见。因为“按照程序,此事需由长兴县提交材料,经由湖州市四套班子常委会议讨论,再由浙江省上报国务院,方能下发文件”,湖州市委相关领导此前对媒体称。据了解,为了说服长兴,湖州承诺“五不变”——名字不变、区域范围不变、财政体制不变、县级管理权限不变、县级管理体制不变。但在长兴官员来看,这个“五不变”很难保证。“湖州换领导了怎么办?”陈国庆说。长兴多位官员担心,尽管湖州市各县公务员收入都差不多,但一旦变成了“半级财政”,收入、福利包括今后的养老标准肯定会下降。

对于长兴普通人而言,他们关心的是生活水准。“长兴的公共服务,我们作为纳税人看得见摸得着,以后子女教育、医疗、养老肯定会受影响。”一位参与抗议的长兴市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另一位长兴企业家说:“不管你改区,还是改市,我只关心你能不能好好地为企业服务。如果改了之后,反而办事更难了,我为什么要同意你这么做?”2013年5月8日中午12点,长兴市民广场上,数千人身穿印有“I爱CX”字样的T恤,手举各式标语。人群在长兴县委副书记许小月喊话后渐渐散去。“我受书记县长委托,经市委市政府、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长兴撤县设区不成熟,感谢大家对长兴的支持,谢谢大家。”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王伟一直在办公室跟进事态进展。3点多,他去了现场,发现市民广场已经空空荡荡,一个矿泉水瓶都没有。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5月13日报道,湖州市委相关领导表示,长兴“撤县建区”一事,长期可能难以避免。(应受访者要求,王伟、陈国庆、王元彬均为化名)

来源:《南方周末》2013-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