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湖南衡山之争让“省管县”遭遇尴尬的深度思考

时间: 2017-07-17 18:07:14来源: 作者: 阅读:

练红宁(独立学者)

湖南衡阳市决定把南岳区与衡阳主城间的衡山县的店门镇划给南岳区,引起衡山县民众的抵触,使湖南省管县模式陷入僵局。实际上衡山下的南岳区、衡山县、衡东县过去都是由老衡山县分治的,成立南岳区之后,更出现了“南岳有山无名,衡山有名无山”的尴尬。分析认为,衡山县和衡阳市之间争夺的并非仅仅是店门镇,而是南岳区——南岳衡山这块旅游肥肉。数据显示,2009年南岳区完成门票收入1.48亿元,实现旅游总收入24.12亿元。而2009年,衡山县财政总收入不过3.1758亿元。

笔者认为,衡山之争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实际上还是利益之争,是区划经济模式调整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因此,要重新审示省管县体制的利弊得失,更加科学地发挥现有行政区划的作用,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而不是再搞大划分大变动写大手笔来试图来抢经济蛋糕,那样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好心办了坏事。

一、不能总靠行政区划调整来发展经济。行政区划调整是我国现在发展经济的一种手段,不少地方热衷于扩县扩镇,把权限给得足足的,把人员放得多多的,结果奇效不大。如此下去,水涨船高的无止境,权力下放下去了,胆子也过大了,覆水难收,带来严重的主观主义,急躁冒进、盲目蛮干上政绩工程,容易引来民怨导致社会矛盾的加剧。美国独立几百年了,人家经济发展得那样好,日本也一样,其他西方国家也是一样,没有太多的靠调整行政区划来发展经济,我们都讲国际接轨,为什么不能守住行政区划的基本稳定呢。行政区划动作太大,民心不稳,官心不定,怎么可能一改就灵呢?

二、地域经济宜取大而不是升格。随着交通格局的改变,特别是高速公路、铁路的出现,高速度推动高效率高行政,不要以为把一个县变成市甚至升格为地级市就可以发展经济了,除了增加成本、享受几年政策外,恐怕对发展没有什么好处。按照目前的现状,应当以“取消千年县治”为佳(有的县才几个镇,实在太小了),不妨把目前的地级市作为基准城市,将县治撤销后,在原县内包括县城增设2-3个副处级中心镇,实行中心镇辐射周边乡镇地区,整个县级行政的一系列行政机关撤销,由市里在中心镇派驻一个小型的综合办事机构,真正方便群众(民族地区坚持尊重传统做法和实事求是原则进行)。这样,既节约了行政经费,又增强了市域经济的渗透性和影响力,使区域链环环相扣,从而促进经济的梯级发展。象衡山地区的行政区划完全可以这样解决,哪怕重新合成为“衡山区”。

三、省管县模式也不能搞一刀切。我们现在省管县的模式探索上,不要认为直管就是强县,因为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甚至有的县原来指望辐射型经济的,反而建起了壁垒,出现了经济篱笆,导致经济发展的受阻,弄不好还会导致县域经济更加难以维系。因为在中国,官员信誉度与级别相关的,我们还不能达到完全寄望于法律制度能阻止人走政息的状况,一个县委书记的调整常常都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利益,尽管有的县搞起了副厅级县委书记,谁又能保证这种政策的延续性。管理模式的多变性,更会让投资者丧失信心。其实,现有试点的“县级镇”的做法,反而容易助长提升行政级别的新一轮歪风,完全可以在保持现有经济行政体制不变的情况下,适当增加一定的人员编制,从而提升服务能力。

来源:中国红色旅游网(2010-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