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态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内动态

​江苏泰州全力开创农村农业发展新局面

时间: 2017-07-17 18:05:06来源: 作者: 阅读:

江苏省泰州市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   张 雷

建设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是江苏省泰州节农业农村开启转型升级新征程的重要标志,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第一,这是泰州农业在全国的新定位,要把握机遇、担当使命。全国仅8家以地级市命名的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这是荣誉,更是责任。作为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示范区建设绝不是一般性地转型升级,而是要形成富有特色的现代农业泰州模式,为全国同类地区农业发展创造经验、提供示范。泰州必须紧紧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性机遇,紧紧抓住今后关键的几年,既纵向突破,鼓足干劲、埋头苦干,又横向比较,敢于竞争、勇于示范,确保“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不辱使命。第二.这是应对困难挑战的新举措,要积极作为,争取主动。当前,农业农村发展势头好,但困难也多。从劳动力结构看,大部分农村劳动力实现了转移,现有劳动力中大部分是老人和妇女,“谁来种田”、“怎么种田”是推进农业现代化中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从农业生产关系看,土地规模化经营程度、农民的组织程度与适度规模发展要求还不相适应,运作还不够规范;从农业现代化指标要求看,仍然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尤其是农业产出效益、科技进步、产业经营等指标的序时进度相对滞后;从周边地区看,苏南基础好、实力强,苏北力度大、步伐快,不进则退,面临很大的区域竞争压力。总体上看,农业农村发展已经到了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推进农业农村转型升级的难度绝不亚于工业经济,必须把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作为“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在转型升级中应对困难挑战,破解发展难题,牢牢掌握发展主动权。第三,这是构筑泰州未来发展的新优势,要开阔视野、创新思路。泰州争创全省转型升级示范区,目的是要走出一条具有泰州特色优势的区域发展之路,奠定泰州在未来区域竞争格局中的地位。其中,现代农业发展要走在全省前列,同时超越传统的镇村经济发展模式,致力形成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三化融合”,区域错位发展的泰州特色;超越污染末端治理的发展模式,坚持发展生态农业与保护生态环境同步推进,致力形成生态文明建设的泰州特色。因此,建设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是泰州争创全省转型升级示范区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绝不能就农业抓农业,绝不能关起门来抓农业现代化,要把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放在泰州发展全局和江苏区域竞争格局中来谋划,以更加广阔的视野和思路来推进农业农村全面转型,形成泰州新的区域竞争优势。

一、着力推进农业现代化,力争在提升产业竞争力上示范引领

现代农业是示范区建设的一面旗帜,任何时候都要高高举起。要以产业化为基础、以科技创新和农民素质提高为支撑,以适度规模经营为突破口,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为关键,组织实施新一轮现代农业“5218”工程,提升内涵,提升规模,提升效益。第一,牢牢把握构建现代产业体系这根主线。现代产业体系的形成,既是农业纵向拉长产业链、价值链的过程,又是横向扩展产业幅度的过程。要加强农产品生产体系建设,切实保护好基本农田,在提高单产上做文章,确保农业再夺丰收,保障主要农产品供给;加强多功能产业体系建设,鼓励各地大力发展循环农业、特色农业、乡村旅游业和涉农的二三产业,体现农业的生态保护、休闲观光、文化传承等功能;加强农业支撑产业体系建设,加快发展农业科技、社会化服务、农产品加工、市场流通、信息咨询等为农服务的相关产业,特别要注重农业科技创新,力争在新品种新技术的引进推广、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和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等方面有新的进步。第二,突出抓好农业园区这个主阵地。泰州的基础条件决定了示范区建设必须突出重点、分层推进,按照区域化布局、产业化开发、多元化投入、特色化经营的思路,建成一批起点高、功能多、效益好、带动强的农业园区。泰州市农业开发区作为核心区,要着眼高端、敢于取舍,在良种良品、特色功能上下功夫,加快向国家级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区转型。其他农业园区也要明确定位、提高水平、体现品位,发挥示范辐射作用,带动周边发展。第三,大力培育龙头企业这一主力军。企业和市场的结合,比农民和合作社更加紧密,必须下大决心引进和培育一批现代化的龙头企业。龙头企业的投资,往往是根据其国内消费市场份额情况进行布点,看重当地原辅材料的优势。要有新的理念和手段,围绕泰州具有潜力和优势的农业产业链,开展产业招商,既要招引生产型的农产品经营企业,也要引进信息、物流等服务配套企业,形成产业集群。

二、深化农村综合改革,力争在增强农村发展活力上示范引领

改革开放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使农村发展实现了“第一次飞跃”,现在到了小平同志提出的以科学种田、生产社会化、适度规模经营和发展集体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第二个飞跃”的关键时期。能不能实现新的飞跃,既取决于各地的资源禀赋、综合实力,更取决于体制机制的突破。我们要拿出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深入推进农村综合改革,最大限度地激发农村发展活力。要选择一批镇村和园区作为综合改革试验点,打破体制、机制、区域等界限,只要有利于农民利益增加,有利于农村生产力发展,有利于资源要素合理流动,都要积极鼓励支持,充分调动基层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力争取得实质性进展,闯出一条新路。新一轮改革要因地制宜,把握好“三个关系”:一是把握好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既要追求发展的效益,也要保障农民的权益,特别是在推进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的过程中,要确保农民土地、利益、就业“三不失”;二是把握好农业结构调整和保护耕地面积的关系,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确保土地利用“姓农、为农、惠农”;三是把握好农业发展与农民增收的关系,无论是农业园区建设投入,还是资本、项目引进实施,都要更加注重促进本地农民增收,让农民真正得到实惠、多得实惠。

三、结合“三个名城”建设,力争在创造农村美好生活上示范引领

建设产城一体的医药名城、富有魅力的生态名城、形神兼备的文化名城,是泰州争创全省转型升级示范区的重要内容。“名城”建设,要惠及广大农民,尤其是生态和文化与农村更是直接相关,必须把农业农村和名城建设一体谋划推进。第一,用城市管理的理念来管理农村环境。过去我们更多地注重城市管理,对农村环境的管理有所弱化。推进国家生态市创建和村庄环境整治行动,目的也是把城市管理好的理念、方法向农村推进,力争今后几年农村环境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村庄环境整治是今年农村工作的一项硬任务,必须全力以赴、确保完成,让“美好泰州”从美好乡村生活开始得到体现。第二,建立精细化、长效化、全覆盖的农村环境管理机制。农村环境整治,不是简单的突击性工作,而是要着眼长远,更好地体现农村现代化的形态。这项工作主要难在时间要求紧,难在经费不足,难在管理体制没有形成,难在日常监督不到位,但关键是各级领导的重视程度。时间紧,是因为欠帐多,要集中人力物力抓好乡镇污水厂、生活垃圾收运处理体系、河塘整治等关键环节的建设。经费上,要强化财政投入保障,引导社会资金跟进,特别是要鼓励支持企业长期参与美好乡村建设。要健全日常管理监督机制,确保农村环境有人管、有人抓,影响环境的问题及时纠正、及时查处,管理监督没有死角、没有空白。要坚决取缔影响农村环境质量的污染企业,杜绝“新五小”及“小化工”项目在农村死灰复燃,确保人民群众生活得安心、舒心、放心。第三,树立乡村文明新风尚。在全市农村大力弘扬“三创三先”的新时期江苏精神,充分激发农民创业就业、增收致富的热情。加大农村文化投入力度,推动公共文化服务和基础设施向基层倾斜、向农村覆盖。加快农村文化产业发展,注重创意设计,注重参与体验,注重文化挖掘,特别是要大力弘扬泰州优秀的民俗文化,把农村文化产业打造成富民产业。广泛开展各类农村文艺活动,促进农村精神风貌和生活环境一起改善、同步提升。

四、突出新型城镇化导向,力争在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上示范引领

新型城镇化,新在以满足人的需求、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主线,而不是简单地推动农民进城;城乡一体化,关键是要以特色化、差异化发展为特征,而不是片面地追求城乡一样化。在农村发展导向上,要依托主体功能分区,大力推进项目“飞地”布局、拆迁“飞地”安置和人口“飞地”集中,形成错位发展、各具特色、区域之间合作共赢的农村生产力布局,以及中心城市、中小城市、农村新型社区梯次推进、功能互补的城乡建设布局。第一,既要节点带动,也要整体推进。实施“城乡转型2115计划”,市区和靖江率先建成城乡一体化两个先行区、重点建设10个转型发展示范小城市、100个转型发展示范村和 50个新型农村集中居住区,形成特色鲜明、功能互补、和谐融合的现代城乡形态。以重点镇村、特色园区为节点,要抓紧完善出台“三个飞地”的引导政策和考核评价办法,集成政策、项目、资金,加快提升承载能力,率先形成综合示范。抓节点,绝不意味着对面上发展的放松,各地要围绕节点建设,在接受辐射、呼应发展上做文章,实现区域之间联动并进、整体提升。第二,既要追求区域发展特色化,也要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发展,但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方面,要缩小差距、逐步并轨。要深入实施农村新实事工程,从农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迫切的现实问题入手,尽快改善农民生活水平和农村面貌。要健全社会保障,对所有符合条件的农村家庭,在义务教育、合作医疗保障、最低生活保障、养老保险、扶贫帮困等方面实现更高水平全覆盖。第三,既要突出经济发展,也要加强社会建设。虽然泰州全市已总体实现全面小康,但仍有部分村自我发展能力不强、集体经济相对薄弱。省里已将农民人均纯收入 4000 元作为新一轮扶贫标准,泰州将在此基础上确定新的扶贫标准,脱贫攻坚的要求提高后,工作的思路也要不断创新。要组织开展新一轮扶贫开发行动,坚持“输血”与“造血”相结合、项目帮扶和社会保障相结合,更加注重增强低收入农户发展生产的能力,更加注重帮助经济薄弱村发展集体经济。统筹城乡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要在增强农村经济发展活力的同时,协调推进农村社会建设和管理创新,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共同进步。

来源:《江苏农村经济》2012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