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首页 > 他山之石 > 国际经验

​日本城市化模式及其农业与农村的发展研究

时间: 2017-07-16 08:46:35来源: 作者: 阅读:

中国海洋大学渔业经济与管理专业博导  高 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批准号:79941019)的研究成果之一

一、日本农村城市化的特点

日本的城市化是伴随工业化发展起来的,开始于明治维新时期,其城市化的主要特点:

1.高度集中城市化模式

日本城市化是一种人口从农村及小城镇地区向太平洋沿岸城市移动的过程,日本三大都市中心分别是东京、大板、名古屋。东京是最大的都市区,目前1.26亿日本人口中的25%生活在东京的23个行政区及其周围,1998年三大都市区人口占全国人口的46.8%。集中性还表现在城市国土空间分布上的高度集中。日本的10大城市集中分布在太平洋沿岸工业地带,而且7个分布在从东京到大阪的东海道都市带内。

2.日本工业化与城市化同步推进

日本自20世纪60年代初推行工业化政策以来,由于城市工商业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农户转移速度加快,农户人口急剧减少,据统计,1960年日本农户为606万户,1975年减至495万户,1990年农户数降至383万户。工业化快速发展,吸收了大量农户到城市就业,1965年日本第二产业增加值占47.9%,非农就业比重占75.3%,城市化达68.l%,二三产业发展成为城市化的主要动力。

日本工业化与城市化协调发展,与日本工业的特点有关。日本轻重工业之间关系比较协调,日本轻工业的比较劳动生产率一直大大低于重工业,吸纳了工业化过程中大量从第一产业转出的劳动力,而重工业则始终保持高技术密集性,比较劳动生产率高,技术进步快,从而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先进的技术设备。日本工业的另一特点是中小企业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日本城市中最早能吸收劳动力的是一些技术要求不很高的小企业。据统计,日本从50年代到70年代的城市化大发展期间,中小企业发展很快。1954年,日本共有328万个中小企业,从业人数1477.58万人,到1971年,中小企业发展到508万个,从业人数达到3040万人,增加了1倍多。

3.内力作用和外力作用相结合的城市化日本城市化不仅得益于自身努力,外部因素也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在日本城市化急剧推进的五六十年代,正是国际环境有利于贸易和经济增长的时期。外资及技术的引进加快了日本城市化的进程。1950-1970年日本共引进外资126亿美元,向国外借款67亿美元,另外还有证券投资59亿美元。尽管在日本经济发展中,以本国资本为主,外资占的比重较少,但由于外资主要集中在电子、钢铁、公路、铁路、机械、石油、化工和海运业等基础生产部门,这对推动日本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了直接动力。而且在战后,日本国内资金严重不足,50年代引进的28.5亿美元的外资对日本经济的起飞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战以后,日本在购买国外先进技术方面始终走在前列。积极引进、消化、吸收和改造国外技术,成为日本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一大动力,据统计,1950-1973年,日本共引进技术21863项,累计金额43.56亿美元,其中50年代年平均引进技术233项,60年代年平均引进数猛增到1090项,1970-1973年间,平均每年引进2157项,技术引进带动了日本的技术革命。

二、农村城市化与农业、农村的发展

1.农业、农村发展经历了一个曲折发展的过程

日本五六十年代人口转移是以向城市转移为主,农村地区向大都市地区的人口转移始终占日本国内人口转移总量的1/3以上。1958-1960年,到非农产业就业的农业劳动力每年为68.6万人,其中有41万人流人城市,占59.5%,而流人农村非农产业的仅有27石万,占40.l%,结果形成了农村地区的人口过疏问题:农村人口稀疏、产业衰退、基础设施奇缺、文化水平落后。

日本农业的发展也适应城市化发展做出了调整,为了使农户有时间在城市从事非农产业,必须设法提高机械化程度。1960年日本用于农业机械的支出为841亿日元,1975增加到9685亿日元,增长了10倍多,70年代中期已基本实现了从耕作、插秧到收获的全面机械化。机械化的发展又进一步促进了城市化,但片面适应城市化也给农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第一,使农业生产费用大增。1950年每一农户平均农业经营年投人仅为4万日元,1987年达到171.4万日元,比1950年增加了36倍还多。第二,在城镇化过程中农业用地被大量占用,粮食产量及自给率大大降低。日本从1940年农业用地面积开始减少,到90年代损失了52%的农田,粮食产量比最高产量减少了33%,结果粮食主要依靠进口,1993年日本粮食消费总量的77%依靠进口。

2.随着农村城市化的完成,农业、农村逐步现代化

随着经济发展和农村城市化,农业人口减少,农业生产率提高,政府对农村基础设施投入增加,城乡收入差别缩小。

(1)农业人口减少。自50年代快速城市化以来,城市工商业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农业人口转移速度加快。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1970年为25.3%,1980年为18.3%,1990年降到14.0%,1997年再降到9.2%。农业人口的减少为农户规模的扩大及农业现代化创造了条件。

(2)农业生产率提高。随着日本农村城市化,农村人口减少,农民收人增加,对土地投入增加,从而促进了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主要农产品单位面积产量看,1960-1986年,水稻平均由4010kg/ h㎡提高到5260kg/h㎡,小麦由2540kg/h㎡提高到3570kg/h㎡,分别提高了31.2%和40.6%。1985年,日本每公顷谷物的单产高达5790kg,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2960kg。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在1952-1972年的20年间,提高了3.2倍。

(3)政府对农村基础设施投人增加。日本在城市化中后期注意到农业、农村发展问题,加大了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人。日本对农村投资的方式及渠道较多,中央政府主要是对建设项目进行财政拨款及贷款,地方政府除财政拨款外,还可以发行地方债券,用于公共设施的建设。日本政府对农村基本建设投人很大,1998年为10840亿日元,1999年增至10910亿日元。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加强了城镇间、城乡间联系,为实现城乡一体化提供了可能,而农村发展也为城市产业和人口的扩散开辟了道路。

(4)城乡差别缩小。1965年每个城镇工人年收人为17.7万元,每个农民年收人为14石万日元,到1977年农民年收人为92.2万日元,工人为sl.7万日元,高于工人10万日元。随着收人的增加,农民的生活条件也得到很大改善,实现了生活城市化和电气化。1978年,每1万个农户拥有的汽车量为65.7辆。在政策引导下,农村发生了很大变化。农村不再是单一农户居住的区域,而成为专业农户、兼业农户、非农户混居的社区,农业不再是农村的支配产业,1980年日本农村中从事第三产业的人口比率达到42%,大大超过了从事农业的比率(24%)。尤其是地方小都市得到了较快发展,人口在1万-10万,遍布全国。如长野县小布施叮,1999年总户数为3017户,人口11436人,劳动力6655人,从事一、二。三产业的劳动力分别占总劳动力的25.4%。34.2%及40.4%。一、二、三产业紧密配合,经济、社会发展生机勃勃。

三、经验借鉴

1.直视对农业的改造,促进农业现代化

日本在城市化的中期,农业资源大量流向城市,耕地被大量占用,农业生产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我们要借鉴其经验教训,在城市化中期既要促进城市化快速发展,又要协调好城市化与农业发展的关系,一方面促进劳动力从农业部门向非农部门转移,另一方面在城市化过程中,要制定土地保护法规,严格控制土地的流失,要制定农业支持政策,促进资本、技术向农业部门投入,从而确保农业生产的发展。这一点对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无疑十分重要。

2.用法律手段促进城乡协调发展

日本在城市化中后期注意到农业、农村发展问题,制定了大量法律促进农村发展,如在扶持山区农村及人口过疏地区经济健康发展方面的法律包括《过疏地区活跃法特别措施法》。《半岛振兴法》、《山区振兴法》、《大雪地区对策特别措施法》及《离岛振兴法》。确保劳动力充分就业及向农村地区引进工商产业的法律主要包括《向农村地区引人工业促进法》、《新事业创新促进法》及《关于促进地方中心小都市地区建设及产业业务设施重新布局的法律》等。我国对农业、农村、农民制定了大量好的政策,但口号多,实施的少或不彻底,极大地影响了政策的效率。因此,我国也应加强对农业、农村的法律法规建设,促使农业、农村稳定健康地发展。

3.在实施城市化战略的同时,注意实现城乡一体化

日本选择高度集中城市化战略,促进了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但是,它不是孤立地发展大城市,置农村于不顾,而是十分注意城乡的协调发展。例如,日本城市和农村的地域不再作为稳定的区域而分割,而是作为一个大的整体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统一管理,日本各个城市的城市建设规划就包括城乡两大主体的统筹统建。又如,城市功能的设置不再限定于城市内,而是把周围农村也包括在内,呈放射性状态。城市里的商业和娱乐业的设置空间和建设规模是严格按照辐射圈的大小合理建设的。我国城乡分割十分严重,造成中心城市发展不足,辐射功能不强,小城镇数量较多,但规模过小,重复建设,浪费严重,区域性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难以共建共享。农村受城乡分割的危害更大,产业发展不足,商品生产长期落后,劳动力大量剩余。总之,我国现行行政体制。财税体制、户籍制度等已严重阻碍了城乡的共同发展,必须对这些制度进行改革,从而促进农村城市化的发展。

来源:《世界农业》2002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