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区动态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实验区动态

信阳事件历史档案解密之五十九

时间: 2017-06-10 14:07:38来源: 作者: 阅读:

自我检查书

余集区余尽臣

我经过这次整风学习,同志们对我的教育,我认为完全的正确,表示衷心的拥护,同时也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严重的。

一、积极地执行了反瞒产运动,搞反瞒产重点。59年11月分,县委扩大会议回来后,我亲自带领陈声一、花金昌、余为海,在龙河大队搞反瞒产重点,并亲自的摸底,亲自动手,当时我不相信付支书杨作海反映真实情况,目前本队没有多的粮食,只有五万斤,各小队只留三千斤,可是我单独的相信支书杨作贵的话,本队今年至少要收60万斤产量,实际60万斤的虚夸的产量(实际最后落实过秤库存只有47000斤),并说杨作海有瞒产现象,他不是贫农,是富裕农民,他已经变质了,批准陈声一在龙河队宣布撤职付支书,开展思想批判斗争,理由是不应在征购中叫各队偷瞒粮食。现场会议后,我已经发现九小队有假稻踅子,龙河粮食有假象,这时还组织斗争杨作海瞒产和私人偷盗,结果给杨作海斗争过狠,并炒了盐豆子,提出了搞核产运动。方法上,由上而下的摸底,由下而上的自报偷盗、瞒产14万斤的假产量,我叫陈声一把这个产量拿出来做成稻踅子,明天组织参观,搞现场会议,我在这个会议中领导了参观三个队的重点,并讲龙河大丰收、特大丰收,龙河队有粮食,粮食问题是思想问题、工作问题,不是实际问题。我代了全区干部,召开了假现场会议,同时并布置了各队都核实产量,继续搞(?)产,干部带头拿粮食。用总结丰收的办法,表扬先进,教育群众,吃光荣粮食的,吃隐瞒粮食的呢?有粮拿出来的,不拿出来的呢?公开吃的,偷着吃的呢?你们干部现在要两眼向下发动群众,不能两眼向上伸手要粮食,通过参观叫各大队回去自报工作量,对核产要启发,一定把粮食搞出来,组织大会发言,表扬先进。由于龙河大队这次争先官僚主义,召开假现场会议,参观了假稻踅子,也召开了不少的假现场会议,由于反瞒产中追逼粮食,也造成下面违法乱纪,在各大队的反瞒产违法乱纪日益严重起来。

59年11月分公社反瞒产,公社召开党员大会,又一次在县委扩干会议??后,公社召开一百余人党员干部会议,进行再次动员粮食进行核实产量,在这个会议中,同样的办法,搞自报瞒粮食,搞了斗争。余集管理区党员干部(想办?)法部分地点进行搞反瞒产、搞斗争,中间有违法乱纪现象。会议开始,在检查报粮食时候,当时由余祖芳、李善白同志说余集大队以张振泉为主的集体瞒五个黑库,互相观望不报。我当时说可以分开动员,个别不报进行批判思想,结果把詹远福、余培顺、余良银等都斗争过狠,特别错误又把龙河大队(付?)支书为杨为海不仅在龙河队斗争了他,同时又在政法部党员会议中进行了斗争。私人偷粮食,并斗争过狠,也炒了盐豆子。由于这个党员会议追逼粮食,造成违法乱纪开始,影响到各管理区、各大队都发展到追逼粮食有违法乱纪现象。有一次我到施河管理区反瞒产时候,我去检查工作,召开了两次干部碰头会议,叫积极地动员粮食,表扬他们搞出粮食有成绩,当天晚上并给他们作了报告,说富裕农民瞒产有四种花样,采取偷、瞒、私分、拉拢干部等办法,当然粮食问题是思想问题、工作问题,不是实际问题,那里搞了粮食,那个管理区就安排生活,不作调剂等多种布置。现在我通过这次深刻的反省,认识到余集以斗争来动员粮食,争取思想转变,造成违法乱纪,我不是采取坚决制止的态度,而是积极地支持反瞒产,支持了违法乱纪,表扬了先进,表扬了反瞒产有成绩,斗争搞粮食积极,完全没有执行党的政策,实事求是的精神,逐渐滋长了违法乱纪现象严重。如施河、雷冲大队在11月分中为反瞒产,张传富逼死余秀英、?明轩在电话上向我汇报说,前几天张传富把余秀珍逼吊死了。我错误的说人都死了,暂时叫他张传富作检查,以后我派人去调查情况。结果时间拖延下去,我没有处理,也没有调查追原因。

二、60年迁移搬家。县委把大柳树、项冲两个大队划归余集公社后,我错误认为大柳树人死的太多,田多人少,在乡常委会上提出,迁移搬家移民一大半到大柳树去住,我们这里人口太稠,迁移后有好处,能改变大柳树落后面貌,田多人少,迁移后能大量增产,是余裕集公社直属队,粮食吃的多,公社发工资,去了有好处。我在花湾大队亲自向花少去说:你们人多田少,将来口粮依靠国家供给有困难的。方法上开会动员,个人申请,领导批准的办法,当时分配迁移的有连塘、花湾、李湾、余集、张冲、石板、皮冲等几个队社员迁移到大柳树。由于工作粗糙,造成强迫迁移,群众反对,去后生活安排不当死亡十三个。

三、刮共产风,小湾并大湾。58年并湾、59年换肥料,共折毁房子五百多间,搞街道化、房天化、农村城市化,折旧盖新的,同时折陈墙土又肥,又能消灭三类麦苗,一举两得,我并亲自给大队的作规划,搞设计,将来盖居民点。如在李湾大队办公室测房中说墙有一百多年了,陈墙土粪肥,比饼肥还肥,好消灭三类苗,虽然说现在换肥料,今今后马上盖,结果折了没有盖,造成群众没有住的,有些通风漏雨的现象。

四、59年10(月)分在县委反右倾结束后,公社反右倾,余集在后围子召开二百多个党员干部会议,由县委李书记贯彻中央芦(应为“庐”-编者注)山会议精神,学习三面红旗,进行反右倾,我作的报告和总结,呈批县委批准斗争反右倾的有20多个干部,其中有张富荣,他是余集机械厂厂长,由该厂支书雷?弟收集材料,报县批准后,在余集社直小组斗争一天时间,主要是小组批判他,反对三面红旗,反对粮食吃的少,合作化十大不自由等言论,加之在总结会议中,文件上汇合多样各种论点进行了批判,说明这些错误论点是右倾机会主义言论。散会后虽然对批判的20多个干部中进行善后工作,稳定情绪但张富荣回去后,第二天就吊死在机械厂,我应负一定的责任。

五、58、59年错办劳动教养场。59年我叫詹氏祠(?)盖猪场,发展集体养猪,我叫各队抽调劳力支援,并说各队可以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批判斗争的富裕农民也来集中盖猪场,以免抽其他劳力有困难,白天叫富裕农民盖猪场,晚上进一步贯彻学习三面红旗,由于生活安排不好,每天吃半斤,饿死余信单、??功等三人。并在这个影响下,各管理区也借来立劳改组织。

六、多吃多占,生活腐化。59年12月分食堂停伙时候,我家属父母、弟弟没有粮食关系,来余集多吃多占粮食240斤,我个人有时在乡政府、公社又多吃多占,单独做饭吃,同志们每月吃九元,我每月吃十二元,高人一等。为了给王汉卿打席子,我买一床价格26元,我只给16元,多占10元,我到各大队中或到各队检查工作,有时在大队中吃饭没有给粮票现象。

七、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严重,工作上搞虚夸、回假报、隐瞒自己的错误。

去年特大自然灾害拿文桥队亩产500斤,李湾704斤年产量,来推算全公社的产量(实际整风后落实产量亩产370斤)进行虚夸产量,征购一超再超,造成征购透底现象。全公社38个大队,透底的就有38个大队,不应该搞统购的16个大队,当时有灾不承认灾,说灾年是丰收年,原县委分配全社征购任务四百万斤,结果加派超额170万斤,造成征购完成后,生活安排不下去,吃粮不够省委标准一斤,饿死、浮肿病死有5000多人,损失严重。

八、我在余集地区所负余集工作任务,所犯错误是严重的,在余集地区给人民造成损失和灾难,给党造成严重的损失和不良的影响,我自己回忆到,这是我不执行党的政策,不关心人民疾苦,所造成恶果,是对不起党、对不起全社人民的,这完全是我一个人的资产阶级思想个人主义的发展所造成的损失。

今天通过最后一次领导同志们对我的帮助和教育,深刻地接受教训,痛改前非,并要求上级党给我适当处理,通过处理更进一步接受教训,改正错误,重新做人,积极工作,来弥补以前的损失。这是我的希望与决心。

余集区余尽臣

1962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