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区动态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实验区动态

信阳事件历史档案解密之五十八

时间: 2017-06-10 13:00:15来源: 作者: 阅读:

马龙山错误事实补充材料(续一)

(1)封锁消息:

1、60年元月省委宋书记、省监委刘书记到光山时,马除在电话上向公社布置沿途不准发夙问题外,并向北向店党委书记徐德保布置说:要找专人把刘书记的大嫂招乎(应为“呼”-编者注)住,不准和刘书记见面,即是(应为“使”-编者注)见面也要事先和她谈好,不准乱说。结果该公社派一个党委副书记将刘书记的大嫂看住,始终没让和刘书记见面。

2、60年5月省委杨书记,地委路书记到光山检查工作时,马在电话上向泼河公社党委书记熊大明同志布置说:杨书记、路书记要去检查,你要准备三条:一公路两旁要修好;二路上不准有瘦弱、病人行走;三汇报材料要准备好。

3、今夏播时,马到北向店检查工作,对徐德保同志说:最近地委雷秘书长要去马畈检查工作,你要将道路两旁准备好,不准出问题。

(2)对待群众生活问题的态度

1、59年秋粮入库时,马一连召开10余次电话会议,批评公社进度慢,仅泼河公社党委书记熊大明就被批评10余次,并责成其写书面检讨五次。59年12月又在电话会上指示公社召开生产队长以上干部会搞粮食安排生活,布置叫各公社斗几个,法办几个。并亲自指定叫泼河公社斗争7人、法办2人。由于马作风恶劣脱离群众,60年3月马到泼河公社前二大队检查工作时,大队长姚兴发和其他干部听说后都跑到边界地区不敢接见;60年3月18号马到北向店公社杨墩大队检查工作,公社党委副书记杨文开和大队支书孙和贵等人也都跑出去不敢接见。

2、59年12月,食堂普遍停伙时,马到北向店检查粮食工作时,见到街上有13处群众买糠馍非常拥挤,马不仅不生法解决,反而立即找商店付主任大批评说:市场管理你不管不问,是有有意破坏,并质问公社党委书记徐德保说:这是你布置的不是,要是你布置的光这一条就够代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帽子啦!更严重的是中午吃饭时,公社在营业食堂给他做的油馍和鱼肉,马布置说:不能从街上端,莫叫群众给抢吃了。

3、60年3月因北向店公社党委书记徐德保反映了缺粮情况,遭到马的批评,除责承(因为“成”-编者注)徐写书面检讨外,并于四月上旬在县召开的生产队长干部会上斗争一天,致使下边干部都不敢说缺粮,因此造成食堂又一次停伙和浮肿病再次发生,仅北向店一个公社统计自3月28号-4月12号就死亡2443人。

4、自去冬今春以来,因如果反映了粮食和生活问题,据不完全的统计全县2个县委委员、公社第一书记26人中,被马龙山批评、斗争就有21人,占77.54%,责成写书面检讨的有7人。如北向店公社党委书记徐德保就受到过批评、斗争20余次,写书面检讨6次。

5、59年10月,公社党委书记议论泼河至砦河公路沿线死13个人时,马听到后就大声批评说:死人问题不要大惊小怪,思想不能动摇,这是涉及到两条道路斗争问题。是富裕农民进攻的又一花招。59年11月马又在电话会上说:人总是有死有生,人老是总是要死的,不死就没有地方放了。

6、60年5月马在公社党委第一书记会上布置说:报死人问题,大家要慎重考虑不能报多了,就是报多了也评不上红旗。并常向下边讲,死人问题要少报一点,这不是绝对的等。因此形成下边,一直把真实数字报不上来。

(3)丧失阶级立场,包庇地主,打击陷害积极分子。

马的岳父家系大地主,全家主要成员和亲属都系伪上层人物,但马龙山同志,自从和地主结婚以来,对其地主岳父家进行种种包庇,并利用职权打击陷害积极份子。

1、49年马在孙铺任区长时,经常到地主黄宗仁(现爱人)家吃饭,睡觉,贫农黄少群反映马是先占后娶,被马知道后立即将黄少群拉到区公所扣押一天一夜。

2、土改时群众要求斗争黄的母亲,清算剥削帐,马不支持,相反的却对乡长马传贵说:她孤儿寡母,无劳力可怜,指示将减租的粮食给她76斤。

3、50年夏种时,黄母仍欺压佃户,叫佃户给她车水,被乡长马传贵批评了一顿,黄母禀告马龙山后,马借故将马传贵捆起来,并大骂道:“你当乡长有权有势、压迫人民”等。

4、原砦河公社五一大队党支部书记王守龙,工作一贯积极,系土改时的农会委员和斗争其岳母的积极份子。而马却怀恨在心,今春借审干为名无中生有的对砦河公社党委书记周志清同志说:王守龙不好,当过土匪,给伪乡长背过手枪,把他撤下来。经过公社党委审查,王除给伪乡长当过长工外,其他什么问题也没有,故没有撤换。但在今春县召开大队支书会时,马见到王参加会,立即对周志清进行严厉批评说:“你太右倾啦!他不是好干部,赶快撤换”等。公社党委没法处理,但又怕以后开会时再被马发觉,而将王调到排灌站工作。

(4)特权享受,铺张浪费:

1、马于今年5月到?店公社搞三类队重点时仅住了三夜,就叫大队供销点搬走,而自己住,并叫公社将其送三斤油炸花生仁和县将其送5斤杏苏点心,甚至在出席省六级干部会议期间,还叫通讯员由光山往郑州送鸡蛋吃。

2、马本无大病,但58年-59年两年来吃西洋参、白木耳等贵重补养品,现已查清仅从福利费一项开支(医药费开支还未查)就有343.23元。60年7月上旬,又用公款购买西洋参二两,价值76元。

3、严重的铺张浪费。59年9月马亲自设计盖书记室13间,计款四万多元。59年马一连搬三次家,光为他修理住室就浪费公款530元。59年12月马的二哥到光山时,县委、县人委一连请客五次,浪费款200余元;在马的作为下,59年县委正副部长调离工作,就请客10余次,浪费款400余元。

4、马的特权作风也是极其严重的,马的小孩因到小厨房拿东西,被炊事员潘涣伦说了几句,马得知后就大批评说:你是啥家伙,我的小孩要你管?叫你丢我人,我开除你。后因赵明英、赵政良二同志讲请才没有开除。58年马叫通讯员到粮局买花生仁,因没介绍信粮局不供应,马得知后,就打电话叫粮局副局长王云成写检讨,并责成检讨、花生仁一并送来。

鸡公山会议办公室材料组

1960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