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区动态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实验区动态

信阳事件历史档案解密之二十三

时间: 2017-06-10 12:25:48来源: 作者: 阅读:

自我检查

原商城县副县长  何善普

我是河南省商城县长竹园区新店公社?花店大队何家冲人,现年35岁,贫农成份,个人学生出身,生于1926年。个人解放前后的历史:1935-1936(10岁-11岁)在家放牛,错落有致37年在本湾子读私塾书一年,1938-1940年(13岁-14岁)因家生活困难在姐姐家读书三年,1941年在长竹园涂氏祠小学读书半年,1942年在长竹园金家湾中心学校当校工1年,1943年-1944年在金家场学校打打钟摇铃给教员打洗脸洗澡水扫地等以外,下余(应为“余下”-编者注)的时间读而在这个学校当半读生三年。1945-1946年(20岁-21岁)在商城新建?明达中学上学一年半,上到二年级以后,一方面因为是半读生,虽然是高小毕业,但程度很差,另方面上学生活费用是贷金(借?),怕时间上长了还不起,这时也不想上了,以后学校?的通知书写道:“成绩很差,勒令退学”,这时就算退学了。1947年-1948年(22岁-24岁)上半年,在商城县木厂河檀树庙保国民小学校,当小学事务教员(管五个教员伙食及代一年级的课)1年半。1948年下半年,刘邓大军南下了,伪县长原敬之原来组织的壮丁队为顾保家,我四哥哥何文明当壮丁队(小保队),48年的8月间,有壮丁队就到盛家店对门那山上站岗,我四哥何文明也在那里站岗,这时我刚从檀树庙学校回来,家中收割生产很忙,这时我就去换他回来收割生产,我在那里顶替他站岗有三、四天的时间后,小保队就向南边转移,这时我又跟小保队一块走,走到离我家附近的马?山我就回家了,跟着一块走的时间又有四、五天。同年10月间我哥何文明从小保队回来说:“别人都跑了,你光在家不走,将来小保队说你想入共产党非要杀你的头不可;这时我想不跑不得了,我又跟小保队跑了一大圈子,时间约10余天,跑到马家堰祖寺店一个同学张振华家后,我就没有与小保队跑了,而在张振华家住有十余天后,我就回跑了。又经1949年2月间,我哥何文明又跑回家来了说:“你跟我一块跑吧,不走不行呢!”,此时我又到小保队去了,过了几天后,我哥就回家去了,我就在小保队(小保队长?友余,已镇压)。这时小保队事务长胡友贤请假回家去了,有胡把小保队吃的伙食的三本帐交给我替他代写,时间有十余天,以后小保队投降解放了,我把三本帐交给?友余了,我就回家了(小保队点名时,喊何文明名子时,是我答应,从开始到解散时小保队都没有我的名子,顶我哥的名子)。我参加小保共计有三段时间,共计有一个多月,其中替胡友贤写帐有十余天,1949年3月间直到年底在家生产,挖葛根渡生活,同年秋天参加反?斗争当贫农代表,1950年2月当人民法庭审判员、区代表、县人民代表,同年5月间,搞农业调查任调查员有2个月,7月间有区委书记李英杰、区长徐寿臣介绍参加工作。1951年11月30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候补期一年,按期转正。1950年7月间到1951年任区生产助理员,52年任付区长,53年参加区委,同年11月份任区委付书记,54年到56年任区委书记,56年3月到60年付县长(56年参加县委)。
 社会关系:我四哥何文明,当小保队有2年多,叔伯哥何文章当伪甲长有三、四年(49年已病死),叔伯哥何文蔚在伪张旭东独立团匪部下当过连部的医官,以后因他搞女人开除了,现在在湖北省广水县当医生。有一个自家叔伯弟何文福,他任伪张旭东匪部下当过中队长,以后在小保队又当过中队长,在50年已镇压。自家的只有两户是小土地出租成份,做生意人,其余都是中贫农成份,种田出身,我祖父、叔父、舅父、岳父、姐家、姑家、嫂娘家都是贫农成份,农民出身,现在都在家种田。我在1959年冬至60年春所犯的罪恶事实交待如下:
   1959年11月间我在双?管理区龙堂大队反瞒产时所犯的罪恶如下:(1)1959年12月间,社员郭赤勇,那时因生活无奈,而第一次杀了一头驴一支羊吃后,把他弄到大队扣押后,他偷跑回去了。第二次在南?生产队与关文?、樊文发、吕子华等合伙杀了一头黄牛,干部向我汇报后,当时我很生气的说:”第一次他杀驴、羊吃,这次又杀牛吃。“当天晚上我与宋保?亲自到尚楼生产队去了,去到尚楼生产队(学校),住队工作组干部张东升等干部说,九个杀牛的只捉住???一个人,现在????在学校上边空房子里。过了有一个钟头的时间我与宋保直及一个民兵,亲自带着枪,把樊带到大队部,其余的都跑了,这时干部说:”我?了郭赤勇分有一百斤重的一支牛?到?川江集去卖,买羊回来,我在他还在凡楼生产队他亲戚他?着没有走,把樊带到大队后,我问他说:“你为什么把耕牛杀了呢?”樊说:“不是我为主杀的,而是郭赤勇杀的。”我追问以后就把他放回去去找郭赤能(过有几天的时间,有大队把杀牛、羊、驴、猪吃的人集中劳动,而?关文?也弄来集中劳动有7天左右,以后把他放回去了。整风时揭发说,在60年元月份死去了。第二天半晌午有干部,(名子记不清了)把郭赤勇和一去牛腿一并送到大队部,这时我一看郭的脸被打开流鲜血(揭发说牙齿被打掉一、二个,当时我不知道,当时我看到郭的脸被打开流鲜血,我很生气的批评说:“郭的脸是谁打的呢?(我不知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打的、是谁打的)谁叫你们乱打人呢?你们真怪的很,随便就打起人来了,你们打人还要偏偏在头上、脸上打,你们真可恨,你看!脸上流血,你们打人打得奇怪,打别的地方也好一点叱,偏偏往头、脸上打。我这样批评后,带郭来的干部而都偷跑了,而把郭仍然捆在大队扣押着,到夜深时,因郭身体被打有伤,加之又冻又饿,而把栓(应为”拴“-编者注)在身上的绳子咬断而跑掉了(啥时间??不清楚,整风揭发说:跑到三星坪有三、四天时间死去了。)。 (2)1959年12月上旬,以我为主的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时,有一个党员胡正山来参加会议,到会以后不长的时间胡又让往回家走(这时我正在大队部屋内研究如何开群众会),听着外边喊叫声:“????就跑了啊!过一会下放干部涂世民跑到怀里说:有的不听会就跑了。??哪个跑了呢?涂世民说:凡楼队(是涂世民住的队)胡正山????人也走了,我说你赶快把他追回来(指胡),涂世民说:我去追,胡正山不?,他坏的很,自己不听会,把别人也带走了。我说你再去喊回来,涂说:他不回来;我说:他再不来,把他捆也要捆来。这时间涂世民又去追他回来,胡就不来,他二人就拉拉扯扯的(据说......)?了过来。而涂世民就真把胡捆起来了放到大队部,我从办公室出来看到胡被捆着的,当时我也没有?,我就在群众大会上作报告,一直等到报告完(时间有一个多钟头),才把胡的身上绳子解掉。过了一会,有大队支部书记雷显贵、队长芦开?宣布拘留杀牛、羊、猪、驴吃的人名单时,又有胡正山的名子,说:他杀了一头驴吃,因杀驴吃把他拘留下来了(集中劳动,所谓教养队),这时胡也浮肿了,加之也没有饭吃,只是依靠他爱人送点把菜吃,拘留有三、四天左右的时间而胡饿死在教养队。
 (3)1959年12月上旬,有郭?大队社员王安贵,因生活没有办法,他把龙堂大队高楼生产队的耕牛杀了二头,被住队干部知道了,而把王捆绑送到龙堂大队来了;王的脸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打?了而捆在龙堂办公室窗户上,我亲眼看到的,也没有给他解绳子,下午我写了一个信,信中这样写的:“管理区负责同志:王安贵把龙堂高楼队牛杀了,此人交管理区处理。”(以早张念仲已说过风是杀牛的是破坏,要法办他)叫两个民兵带着信捆王安贵送到管理区去,以后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4)1959年12月上旬,所谓富裕农民瞒产私分向富裕农民开展斗争,除了我指导全大队以外,我亲自住大队附近?楼生产队。在摸底了解情况时,有大队支书、队长向我反映说:邵楼洪克德家(是大队信用部会计)他是中农,据了解摸底,他家不但?有很多粮食,而且还有陈粮食,他家有夹山墙,可能是放到夹山墙里藏着的,我听了他这样说以后,我就叫干部周其?在他家住着了解情况,实际上就是??监督,这时我就认为他家有粮食,并且与支书研究斗争他。有一天晚上我与支书、队长说:找几个了解情况的积极分子斗争他。第二天晚上,有支书、队长和几个积极分子共计有10人左右,在大队办公室侧面一个小层内就斗争他。在斗争这天晚上,我在大队的办公室陈会计住室内烤火,过一会我听到对洪斗争时乱叫喊,要捆洪,同时还对洪进行推拥炒盐豆子,这时我想,我在大队听到的推拥并且还要吊他,我不知道那就算了,我在这里不制止那就不像话,我就从办公室赶到会场去了,正在对洪克德推拥,我说:“这是干啥?你们叫洪自己交待吗(应为”嘛“-编者注)!”我又对洪说:“你是干部,你有粮食拿出来,你能不看你的前途吗?”说后积极分子都坐下来了,这时就没有推拥了,我就走了,过了一会就散会了。第二天大队干部又向我反映说:“要想搞出他家粮食,要解决他母亲及他爱人的问题。”我说:“斗争洪克德他母亲知道吗?”他们说不知道,我说让她知道也没有啥。有的说洪克血块是他母亲最疼爱的儿子,知道斗争他,可能把粮食拿出来。第二天我又叫把他爱人找到办公室谈话,我与他爱人说:“你的丈夫是干部,把粮食拿出来有好处,别人有吃的,自己也有吃的了,还能继续当干部,不拿出来别人还要斗争,何必呢?”说这话后才让他回去的。第二天对洪的斗争,因我去开工作组会议去了,??斗争是宋保恒。第三天早上有芦开榜等几个人就到洪家去找他要饭吃,这时我在邵楼队办公室,听说有人找他要饭吃,我就去把积极分子喊回来了。以后宋保恒向张念仲汇报说,龙堂群众发动起来了,社员找富裕农民要饭吃(这个办法是宋保恒叫的),张仲说:好!好!斗争后洪克德有两天没有到大队工作了。
  (5)1959年12月上旬,双铺管理区(学校)召开积极分子大会,斗争了余传道、芦百成。虽然不是我为主召开的,但我有重要责任。芦百成是龙堂李楼生产队的共产党员,在这次积极分子大会未有报告之前,张念仲说:“要想搞出来粮食,非要找两个典型在这个会议点他的名不可,张畈大队的问题就是余传道的问题。今天我非要斗争不可。这时张念仲问我说:龙堂也要找一个典型不可,这时我向张念仲说:”张东升向我汇报说过,龙堂李楼生产队有一个共产党员芦百成,他偷有两缸米糙子,而他跑到南楼生产队芦百同他哥家住着不回来。“张东升向我汇报情况我就向张念仲说了,张念仲在积极分子大会上就点了芦百成的名,张念仲说:”今天你两个不好好的把粮食叫出来,今天是要斗争你们》“报告之后,张?分为两个大组讨论,张畈为一个组在教室西边讨论,龙堂在东边讨论,讨论不长的时间,西边组积极分子就对余传道推拥拔头毛,张念仲亲自在那里看到搞,东边组看到西边组这样搞,也不叫芦百成坐了,叫站起来,交(应为”叫“-编者注)芦交粮食;过一小会张念仲就到东边这个组来了,这时积极分子看到张念仲来了,对芦百成推拥更积极了,一下子把芦推倒在地下,这时张念仲说:”芦百成,你装死吗?你今天是要粮食是要命呢?“张念仲说这话时我也在面,没有生气,也没有提出任何制止意见,斗争以后啥时饿死的不清楚,这个斗争与我有一定的重要责任的。 (6)1959年12月上旬,大队支书雷显贵他从管理区开会回来问我说:“张书记(张念仲)指示把那些杀牛、羊、猪吃的人都集中到大队劳动,问他们还杀牛否?当时我答应雷说”好“,我又说:”龙堂队有多少杀牛、羊、猪吃的人呢?“雷把日记本子翻开告诉我说:有谁,有谁。我说”好吧,明天不是召开群众会吗?今天晚上你通知一下,叫明天把这些人和群众一块通知来,对群众教育还在些。“第二天随着群众就来了,我在会上作了报告之后,叫雷显贵、芦开榜宣布了名单,留下约有15人左右,集中拘留时间有7天(疑为缺字)石,在集中期间叫他们打柴,打木梓,(?字迹不清)油菜,犁板田等,以后看到他们没有吃的,教育意义也不大,我叫解放了。在集中期间(上面交待的)铁证如山,揭发说的有熊春雨。
   (7)1959年12月上旬,新岗(字迹不清,疑为新岗)富裕农民满产私分向富裕农民斗争,有天张念仲与我打电话,说:“张畈已向富裕农民斗争有两天了,龙堂怎样的呢?”我说:“我们正在搞呀!”我听他这样说以后,我马上就召开工组长会议,我说张书记打电话来,张畈已向富裕农民开展斗争有两天了,我们怎么搞呢?组长都说:我们也来斗呀!我说你们摸好底吗?斗争谁呢?(原文缺字,疑为组)长说:咱们这个队斗谁,他那个队斗谁。当时我说:“好!你们回去每队斗他一至两个”。我是这样批准斗争对象及斗争的,也没有说什么方法就让他们回去斗争了。第二天我就召开工作组长会议,汇报斗争的情况,这个说跑了,那个说也跑了(整风揭发说:斗争14人而终13人),当时我很生气的说:“跑了吗?他跑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可能你们对他斗争方法粗暴,另一个也可能证明他有粮食,他顽固。跑了不行,你们要把他找回来,虽然影响不好,以后我又安慰组长说了:跑了不要怕,运动不是绣花,今后要(原字不清,疑为留)意,斗争要有准备,十次八次三十五十十次准备才行,要向观音山那样抓住(缺字,疑为“几”)个至死不丢,坚决摸好底才行,以后叫他们回去,把跑了的人找回来。(缺字?)斗争的,斗争死多少,后果不清楚。”
   (8)我在龙堂反瞒产时在工作组长会议上所提出来的措施交待如下:我在工作组长会议上说:“现在的形势很好,我们这段工作有成绩,据你们谈粮食由白天不敢吃到白天敢吃饭了,由隐蔽到公开了。但是我们工作还有缺点:1、我们干部本身深入的不够;2、我们干部三同而三同,表面瞒产积极,实际上不积极,看到吃饭的户都说是留稻草的,那粮票买的,那有这多粮票,这种说法不对,要驳倒。3、我们对富裕农民顽抗性估计不够。4、打拉结合也不够”。批判后我又指出(字迹不清 2个字):(一)要充分发动群众,方法是亲自串亲、邻(?居)串邻,找几户根子户取得联系,了解情况;(二)我们要过好三关(1、决心关,搞不出粮食不走,2、耐心教育群众;3、贯彻政策,解除思想顾虑关);(三)(?字迹不清)四结合;1、揭发与算报结合;2、说理斗争与宣传政策结合;3、谈心找矛盾与生产座谈结合;4、安排生产与发动群众结合。(四)算好四笔账:1、算大丰收的帐;2、总收入总支出帐;3 那来那去帐;4、算好把粮食拿出来吃,安排好生活搞好生产的好处帐。(五)要求我们干部包干负责,12号把麦种完,20号把板田犁完,上午搞好生产,下午搞好核产。
    每一次我在工作组长会议上提出用五比五看的方法发动群众,即是:1、比思想看谁积极,2、比爱国看谁交给国家多,3、比产量看谁组高,4、比工作看谁积极(原字不清 疑为“深”)入,5、比生产看谁搞得好(但没有记下?比看)。
有一次我在群众大会上提出十不算的办法向群众讲,当时我认为工作搞僵局了,搞紧张了有粮食也不敢拿出来吃,怕他们有粮食埃斗争。为了缓和紧张局面,好把粮食拿出来吃,我就提出来十不算:一算(原文如此)即是:1、漏查不算偷盗;2、错帐不算偷盗;3、种子为用完的不算偷盗;4、社员给的粮食不算偷盗;5、社员结余的粮食不算偷盗;6、因下雨抢收的粮食不算偷盗;7、过去你们粮食未报完,现在报出来不算偷盗;8、别人放在你家的粮食不算偷盗;9、凡是过去的陈粮不算偷盗;10、稻堆子未打完剩下点把粮食不算偷盗。但是自己(?字迹不清)的粮食不报出来,别人检举的算偷盗。并且提出报粮食口号:一人报粮,全家光荣,一组报粮,全队光荣,先报先光荣,后报后光荣。
   (9)灾959年12月上旬,在南司召开了县常委扩大会议,我参加了。王汉卿在会上提出的:“为了推动核产,拿10万斤碎米出来,继续顶下去看一看,(字迹不清 2个字)以粮引粮的方法来搞一下”。王汉卿说这个碎米子不能普遍的人都吃,王总结散会后,我与张念仲一块从南司往双(疑为“铺”)管理区去,在路上张念仲说:“杀牛的真恨人,像那些杀牛的富裕农民等都不给他们吃”。双铺管理区,由阮左(原文如此,应为“坐”)、宋宝恒正在往各大队分配碎米指标,这时张念仲说:“社员不能认为这是供应的粮食,而是借的,要认为是供应的,那就承认下没有粮食了,拿出来的粮食,将来还会高出更多的粮食来。这个粮食不能谁都吃,像那些杀牛的;富裕农民;地、富、反、坏、右;(??)的人不能给他们吃”。张说以后,我第二天回到龙堂及时召开工作组长会议,首先把(字迹不清,疑为同)常委扩大会议精神简单传达了一下以后,我说:“这次供应的粮食是(??)的通过这个办法,还会(?)出更多的粮食来,这个粮食不能普遍都吃,像杀牛的;地、富、反、坏、右;小偷都不给他吃(不检举反瞒产的不能吃,是谁说的我记不清了)。”张所说的我积极的向组长说了,当我又强调说:“有了这个粮食,要把所有的食堂都开起伙来,都要吃饭”,但有的同志说:“没有评上的户如何办呢?”我说:“有粮食的叫他拿出粮食吃,没有粮食的叫他们拿菜及其它待食品,与供应的户兑到一块吃,像(??字迹不清)队菜多的户可以少评,叫他们拿菜兑着吃”。有的(??字迹不清)如何算法呢?我说:“我们研究一个办法:那1斤菜及其代食品折算多少米(当时研究——如1斤菜及代食品折算几两米,数字我记不清了)”。以后我又说:“你回去按这个精神好好的评议一下把评上的户数、人数报到大队,叫大队统计按户、人好分配指标到人,明天好去买粮食(当时说的是每人每天稻谷(?数字不清)两)。我布置以后我就没有管了,全大队有多少户、人供应了,有多少户、人没有供应,因执行“五不吃”死了多少 ,这个后果我不知道(在整风揭发(字迹不清)说:李楼队88户职供应了19户)。
   (10)我在龙堂反瞒产时弄虚作假方面的交待:
    1、1959年12月上旬,县委通知上石桥公社,公社用电话转告我说:“张畈、龙堂搞反瞒产时间很(字迹不清)了,要写一个报告给县委”,我接到电话后,我就召开了工作组长会,叫他汇报,好向县写报告。当时我听了汇报后,我感觉说的不具体,有的说有数字,没有典型事实例子证明,有事实没有数字,我提出说:“你们不能这样(字迹不清??),要有具体数字例子证明的典型,例如产量问题,丰产多少,一般丰收多少亩,平收多少亩,减收多少亩,(疑为逐)块站队汇总起来。例如死人,共计死了多少,是什么原因死的,分田类型统计,每类型要有实际例子,例如统计的要分年龄、成分、时间、男女、老少、停伙前停伙后,10岁以前以后、55岁以上的,你们(?)地主不好劳动光睡,(?疑为好)人睡病了是谁?多少丫囡小麦种吃又泼冷水,肚子发胀(字迹不清,疑为不)死的有多少?是谁?(??字迹不清)有病,有人造谣不吃药,胡吃乱吃,因大人死了,小孩没有人照顾遭踏(应为“糟蹋”)死的,大人死了小孩没奶吃死的,因天气变化忽冷忽热,老年人注意不够浮肿,小孩发(??字迹不清)、伤寒,痢疾等死的是谁?都要有实际数字及典型例子”。我说了以后,我叫他们回去重去搞。第二天我叫曹静液(字迹不清,疑为液)付(?)太写,当时我感觉曹静液写的不好,有时我(??字迹不清)他能写以后,我看了一下,叫送一份给县委了,一份送给了上石桥公社党委了。这个报告在数字上及典型上,有很大的一部分歪曲事实真相。(这个报告的详细内容我记不清了,请领导在县委和上市桥查验一下)。
    2、1959年12月上旬我在龙堂反瞒产时,张念仲在张畈与我打电话说,张畈这两天发动群众搞出粮食有几十万斤,你们龙堂咋搞的呢? 我说:我们也发动群众来报呀,张又说你们要相信群众有粮食,先报的可能是假的,后报的是真的,报了以后不要(?字迹不清)收,要就地安排生活。我接到这个电话后,又积极召开了工作组长会议,我说张畈社员已报出来几十万斤粮食了,我们(??字迹不清)社员报。我又指示说:以李楼生产队为重点先报,我又(?字迹不清)我们大干(缺字,疑为天)来赶上张畈。我布置后,第二天就有李楼队打着锣鼓,拿着喜报,向大队(缺字,疑为和)我报喜。喜报写的粮食是7000多斤,当时我对报喜的人说:“你们(??字迹不清,疑为“搞的”)好。你们报的粮食不要一?,留着好好安排生活,”第三天各队就有陆续的向大队报喜,全大队报的假数字有35万斤。
   3.我在龙堂反瞒产时,叫干部在各队??摸底,经过摸底后统计有92户有粮户,其中有62户看到夜晚做饭吃,这个情况在召开大组长会议时,我向张念仲汇报了,我说:“张书记要看到这个情况,?有粮食,要是没有粮食,我们摸底有92户有粮户,有62户夜晚做饭吃。这个汇报给张念仲认为有粮食增加了信心,害了群众。
  4.我在龙堂召开一次群众大会,到会有100人左右,徐讲了十不?一算外,并且把几斤?面和几斤茭面和??肉拿到群众大会上作证明说:有粮食,我对社员说:”没有粮食这是那来的呢?不是政府不供应,而是富裕农民把粮食瞒起来了,应该面向富裕农民要粮食吃。
  5.我到龙堂反瞒产不长的时间,有大队干部及工作组干部汇报说,大队干部刘福兴,他在大办钢铁时贪污,他女人又是地主,女人瞒产私分他知道他不说,工作也不积极,工作也不积极。工作组干部?景堂(粮食局干部)说:他对群众说他的脸也肿了,大家一致认为这样与粮食叫苦顶不住,你一句我一句就对他二人进行了思想批判。散会后我对个别干部说:”我们今天这个会议开得很自然,来了一个先批判后撤职,要想搞出粮食,就要先打拦路虎。“总之,我在龙堂反瞒产造成后果是严重的,除了我亲自违法乱纪向社员斗争我应负完全责任外,龙堂死了900多人,由我完全负责。
 (11)1960年3月份,省委召开五级干部会议后,省委给商城500万粮食,分给达权店公社70公斤。我从省回来,亲把这70万斤粮食给了一部分粮食约有10万斤,给各紧张的队。到县开扩大会贯彻省委精神时,王汉卿、张念仲说:”达权店公社不能说现在没有粮食吃了,给的70万斤不能往下面分(这时已分了10万斤),看看以后再说。“当时我说有些队真不行了,王汉卿不相信,他在会上找几个支部书记开个座谈会,王说:”达权店是红旗,能?粮食吗?不能给粮食。“当时支部书记说:”真不给,我们回去想办法,别的有啥办法呢?“以后王汉卿回到县委办公室说:”达权店70万斤粮食不给了,顶一个时间再说。“问我,我当时没吭气,王汉卿又说:”就是供应这70万斤,也不能所有的队都供应,一定要留一部分队。“王说???还有很多粮没打吗!有粮食吗!我回到公社党委商量了一下,留粮河三个队、???、通城店、何畈等六个队暂时不供应。以后王?留那些队呢?我说留楼河三个队加???、通城店、何畈等六个队,当时王说:”行“(暂时不供应,时间说不清了)这70万斤粮食从扩干会前已经分了约有10万斤到队吃了,但是张念仲仍然按扩干会后为供?起的时间,早吃的10万斤他不承认,仍然按70万斤计算,这样每人每天就吃不到12两,怎么办呢?我回去后在钢铁厂又召开一次支部书记会议,我说:”你们回去好好工作,现在你们报一报能搞出多少?大家报约有10万斤,我说保证吃到12两。有的回去后就没有搞出粮食,也就没有吃到12两。另方面我又布置,要抽出大批劳动力,上山去挖葛根来代食品,同时也叫粮了来代食品?和劳力?,由于有的队没有供应而造成人的死亡,我应负积极执行留队不供应的责任。
 (12)1959年秋季,达权店公社一连超?征购五次粮食140多万斤,卖的过多,造成食堂停伙,人口的死亡,我应负重要的责任。
 (13)1960年5月份,达权店公社小店大队确定是三类队,在开始整顿时,我到那里去了一趟,当时大队干部向我汇报说:有的地主、富农不老实,还有小的,把大?头、青碗豆、红芋种都偷着弄吃了,还有的干部贪污不交,也制止不住,他不好办。开会教育吧!大山区路又远,住的又分散,开会也来不刘,不好办。我说:“把他们集中起来,白天有大队长李林?领导,帮助落后组突击打秧草积记,夜晚由支书肖云波、住队干部杨永奇负责叫他们讨论,给他上课,进行社会主义道德教育,叫他们坦白交待好后,写一个不再偷保证书,叫他们回去。我布置后,第二天就走了,反省起来,这也是一种违法乱纪(后果不知道)。这种错误的作法应该由我负完全责任。
  (14)1960年6月左右的时间,达权店公社六甲畈、盛家店、达权店等地方,连续发生几次火灾,查其原因,都是烧小锅引起的。六甲畈发生火灾后,县委在电话上批评,并且发了文字通报批评,叫达权店党委写检讨,以后我在电话上、党委会上都指示过说:烧小锅有害处,容易发生火灾,??生,影响集体生产,讲社员好偷粮食吃。我说:“要以生产队为单位把小锅收起来,记上是谁的?,放到生产队。”为了制止“烧小锅”,叫把私人种的菜,一律收归食堂集体所有(后果我不知道)。
 (15)我在达权店公社粮食产量上的浮夸:同时?了非生产性的建设(剧团)的浪费等以外,在群众的饥寒交迫的情况喜爱,有时多吃多占,特别是我在龙堂反瞒产时,我爱人、人说我有胃病,身体不好,她认为在龙堂生活苦,通讯员给我送被子时,他偷叫通讯员带鱼肝油一瓶、豆粉子10两,葡萄糖1包,饼干有2-3斤,自己偷着吃而叫别人顶住,同时在双铺管理区开碰头会时,吃午饭、馍、牛肉等。总之,我以上所犯的罪恶是严重的,通过一年来集训、反省学习。对我不仅有很大的提高,特别是接受了很大很大的深刻教育。个人反省期在1959年冬及1960年春。由于个人的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没有根除,计较个人得失,表现在不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不关心人民群众的生活疾苦,处处为个人打算,怕什么受批评、斗争,怕反右倾,怕戴右倾机会主义帽子,不实事求是的向上级党反映真实情况,说真实话,由于这样就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之上,反省到自己所作所为?,完全丧失了无产阶级立场,在前冬去春自己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革命干部所作的事,自己作了,用国民党的作风、手段损害了人民利益,给党造下了不良影响,给社会主义建设造下了极大的损失,商城的这种残酷事件造下的损失,与我有一定的重要责任,我今后如何弥补这个损失和影响呢?1.虚心接受党给我的处分,自己保证没有任何一点怨言,抱着重新做人的态度来改造自己;2.党与人民说,还需要我工作,我保证坚决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听毛主席的话,积极做好工作;3.需要我劳动生产,我保证积极劳动生产。

检查人:何善普1962年元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