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经验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典型经验

农村综合改革的“云浮经验”

时间: 2017-06-10 09:41:55来源: 作者: 阅读:

         编者按:云浮地处粤西山区,是广东省最年轻的地级市。2008以来,云浮立足资源、生态优势,以主体功能区建设为切入点,以主体功能扩展理念为指导,积极推进农村综合体制改革,取得显著成效,走出了一条欠发达地区统筹城乡发展的新路子,其改革实践被称为“云浮经验”。那么,什么是“云浮经验”?云浮改革的特点和意义何在?近日,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主办的“云浮经验”基本经验理论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央决策部门、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的众多专家、学者集聚一堂,共同研讨“云浮经验”。

  以创新主体功能区划引领改革

  主体功能区是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的重要战略举措。目前,主要在国家和省级层面规划实施。云浮改革的重要创新,在于将主体功能区构想扩展至基层,以县域为单位统筹建设,并在镇、村纵深推进,形成了具有云浮特色的主体功能区建设经验。

  潘盛洲(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云浮在实施主体功能区建设中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从实际出发确定功能区分类标准。云浮并没有按照国家提出的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四类设置功能区,而是结合自身实际,确立了优先发展区、重点发展区和开发与保护并重示范区三大主体功能区分。我认为,这一划分标准是非常科学的,符合云浮欠发达地区的市情实际。第二个特点是制定并实施了符合功能区要求的政策体系。其中既包括以县为统筹主体,同时明确镇、村功能的政策,也包括了促进功能区发展的财税、投资、产业、土地、环境等政策,正是因为及时地出台了这些政策,并使之落到实处,保证了功能区的功能发挥,有力推动了各类功能区的健康发展。

  唐凯(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总规划师):云浮利用主体功能区这一旗帜,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确定各个地区该发展什么,不该发展什么,实现了统筹兼顾,做到了科学、协调发展。

  刘守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我们提出建设主体功能区已经很久,但在落实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凭什么你可以发展,我不发展?”,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通过规划就能解决的问题。云浮的改革经验,就是通过利益共享机制和政绩考核机制的创新,实现了有规划的发展。简单的说,就是做到了大家共享、共赢的发展。实际上,如果这种利益共享的机制不建立起来,主体功能区就是一句空话。

  徐祥临(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我们说城乡统筹,就是多予、少取、放活,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然而,从全国来看,这一方针政策并没有改变农业、农村落后的局面,反而使城乡差距越拉越大。云浮作为欠发达地区,实施主体功能区发展战略,用统筹城乡的发展思路,实现了城乡一体化发展。通过主体功能区扩展向下给力,从中央到省、市、县,把统的功能由城镇到农村得以落实。我觉得云浮的经验对于我们实现高水平、全面小康的目标具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以创新政府体制机制推进改革

  在改革实践中,云浮通过强镇扩权、乡镇大部制等一系列体制机制改革整合行政资源、化解治理矛盾、明晰政府定位,逐步实现了基层政府从管制到服务的职能转变,实现了服务型政府的完美转型。

  徐勇(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农村,很多地方都在号召干部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转变工作作风。让坐在机关里的干部到农村去看一看,走一走,有些好处,但不可持久,原因在于缺乏体制机制的保障。有人说现在的中国稳定至上,改革已死。那是因为没有看到云浮的变化,现在的改革已不像改革初期那么的至上而下,轰轰烈烈,而是更着重于在体制和机制上,怎样去深化与细化,怎样将好的理念转化为实际行动。云浮在推进改革实践的过程中,更加注重体制、机制的创新,通过诸如制订政绩考核体制、财政分享机制等等一系列的体制机制创新,来保障改革理念的实现,成果的巩固。这是云浮改革成功的关键所在。

  郭书田(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原司长):在现行分税制体制中,中央集中了50%的财权,省市县乡财政困难很大,俗话说“中央是美日子,省里是好日子,市里是紧日子,县里是穷日子,乡里是苦日子”,虽然这句话不一定准确,但是很符合实际。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使基层政权有效地运转,非常不容易。然而,云浮通过强镇扩权改革,将人权、事权、财权下放到乡镇,很好的解决了基层运作的问题,尤其是解决了山区基层政权资金短缺的问题。

  蒋中一(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云浮在政府管理体制和管理机制上进行了很大力度的改革,是以往地方改革中很少见的,其中至少包括四个方面:第一个是财税体制方面的改革;第二个是基层政府改革部门之间的重组;第三个是政府各个部门管理功能的下沉;第四个就是把政府治理跟乡镇治理、社会治理相结合。

  以创新社会管理方式深化改革

  不断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是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今后很长一段时期重要的战略任务。云浮改革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以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作为改革突破口,不断加强社会建设力度、创新社会管理方式,有力推动了云浮社会经济均衡协调发展。

  俞可平(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我们谈社会管理,并不是说以前没有社会管理,关键是要创新社会管理,使得管理更有效力,让人民群众更加满意。那么怎样更加有效,更加满意?简单地说就是要增加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要更好的提供服务。云浮在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的过程中,就是始终把人民群众当作主体,积极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同时寓服务于管理当中。还需要指出的是,当前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改善民生始终是重中之重。然而,民主和民生是密不可分的,在重视民生的同时,也要注重民主政治建设,尤其是基层民主政治建设。所有的改革都必须要坚持以人为本、造福于民,增强人民群众的满意度为宗旨,这是创新社会管理的主旨所在。云浮在这方面做得很到位。

  徐小青(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云浮的农村改革综合实验区,探讨了城乡发展统筹的真谛,真正的体现了科学发展。在城乡之间,不是乡村统筹到城市,而是把城市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向农村地区延伸。

  王建军(民政部政策法规司司长):云浮在改革的思路上,始终眼睛向下,关注老百姓所想所需,始终把目光聚焦在基层群众,及时发现解决农民的实际困难和矛盾。工作重点突出,加强制度建设,形成长效机制,目的明确,解决老百姓最直接、最现实、最关心的利益问题。

  高世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备与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信息化是影响我们未来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和最终形态的一个最重要的技术环境。云浮根据自身实际,把信息化,尤其是“三网融合”所带来的新的信息化,与我们服务百姓、以人为本的理念结合起来,与新型工业化的发展目标结合起来。云浮非常注重利用信息化的手段让边缘地区分享优质的教育资源、让边缘地区的乡村医疗诊所,能够分享市、省里面的医疗资源等。云浮改革的重要经验,就是把信息化作为一种工具和手段,来扩展公共服务的面,提升公共服务的质量。

  (执笔整理:黄振华、陶珍、陈爱青、王秀娟、龚丽君)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