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理论探讨

主动城市化:北京昌平郑各庄村的求证与困惑

时间: 2017-05-30 19:44:58来源: 作者: 阅读:

5公里环村水系之间,一条高架观光走廊连起5座星级酒店(两个三星、两个四星、一个五星)和亚洲最大室内温泉娱乐项目———温都水城的Hi水空间、温泉养生会馆;1800米宏福大道东侧,坐落着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央戏剧学院两大高等学府新校区;宏福大道北端,依次分布的是已入驻40多家科技环保型企业的宏福工业园和拥有60多万平方米住宅楼的宏福苑居民小区。Hi水空间北侧,四座塔吊正在同时作业,今年10月,一座11万平方米,可供室外滑雪的水城文化广场又将投入使用。

早春之时,乘电梯上到19层高的宏福大厦楼顶露台向北俯视,北京昌平区郑各庄村扑入视野的那种感受,只能用一个词去形容———震撼。因为,这个10年前还沿袭着传统农耕农居习俗的京郊村庄,已经被35亿元自筹投资建起的商务花园式社区全盘更新,现代程度丝毫不逊于城市中心。

宏福集团董事长、郑各庄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黄福水的办公室,就位于宏福大厦顶层。他说每当他站在这里俯瞰这个生他养他的村庄的时候,心情就格外舒展,思绪也格外清朗,村庄发展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会让他生发说不出的豪迈。

在自己的土地上建造城市

如果不是村口仿古牌楼上“郑各庄”三个字提醒,所有到访此地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他们踏进的竟是一个村庄,反倒异口同声地咂叹:“这哪里是农村,简直比城市还城市。”然而,这里又确是农村,因为村里的男女老幼至今还是农村户籍,4332亩土地仍然属于村集体所有,村委会还在正常运转发挥作用。除此之外,这里的产业布局、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人居环境等标志性元素,则早已聚合成现代城市的血脉肌体。各路专家学者在反复考察郑各庄、揣摩郑各庄之后,得出的结论一致是:这是一个农民在自己土地上建造起来的“城市化村庄”,走出的是一条“主动城市化”路线。

从任何角度去审视,45岁的黄福水都称得上是这个“村庄城市”的首席建造者。郑各庄位于京城正北20公里,近年随着城区加速外扩,这里所处的地域,已属典型城乡结合部。但令人难解的是,周边村庄虽然也发生着显变,却没有一个像郑各庄这样,彻底地实现了城市化。答案的破解,主导郑各庄“由村变城”的黄福水最有话语权。

在任何人看来,1986年20多岁的黄福水带着十几名村民组建土石方施工队,走出村庄进入城市打拼,即是成就今日郑各庄的原生火种。正是这束火种,引燃全村农民渴求城市幸福生活的激情,催动他们实现城市之梦的脚步,磨砺出了“不懈地努力,永远地追求”的企业精神、村庄精神和主动城市化精神。

12年风风雨雨,当年的土石方施工队完成了从“游击队”到“正规军”再到“集团军”的企业崛起。1998年,这个“草窝”里飞出的凤凰,终于回归家乡绚丽开屏,拉开了“面向现代化,建设新农村”的序幕。当时,亚洲金融危机风暴骤起,企业三角债现象遍布,黄福水统领的宏福集团也是大笔工程款无法收回。面对如何盘活企业债权的危局,黄福水把解危化困的目光回投家乡,盯上了那片1000多亩、零乱无序的低矮农房。

“欠债单位答应用建筑材料抵顶我们的工程款,那么多的砖瓦灰沙钢筋水泥,不就是乡亲们未来的宽敞楼房吗?这样不仅企业把债权盘活了,通过旧房改造农民上楼还能腾出800亩旧宅基地招商引资,正是按照市里规划重建郑各庄的天赐良机。”化危为机、一步三活,黄福水的动议,得到了员工和村民异常热烈的响应。

“自己的土地自己使用,农民的城市农民建设”,在这一创业原则指导下,1998年作为郑各庄人主动城市化的元年,打开了这个京郊乡村与城市自主接轨的大门。10年来,与其他城近村庄不同的是,郑各庄的城市化,既不是依赖旧村改造把村民搬迁上楼变变形式,也不是倚靠出卖集体土地增加一些财力,而是结合旧村改造,把整合出来的集体土地全部以参股方式,交由本村支柱企业———宏福集团进行资本式运营,使村民在成为企业员工的同时,还成为土地股东和企业股东,人人享有就业收入之外的土地增值以及企业利润的双份股权收益。就是这种集体土地利用制度与企业经管模式的创新与对接,为郑各庄的主动城市化,奠定了制度保障、可持续发展的坚固基石。

1998年到2008年的10年经济增量,就是郑各庄从一个落后乡村向现代城市突进的出色答卷。村集体资产:0.36亿元—35亿元,提高96.2倍;经济总收入:0.35亿元—20.65亿元,提高58倍;利润可支配纯收入:350万元—2.78亿元,提高78倍;上缴税金:33万元—830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3100元—33000元,提高9.6倍;村民人均福利现金所得:109元—5150元,人均住房面积:23平方米—65平方米。

土地,自古是农民的依存根基,在处于大城市边缘的乡村,面对城市化浪潮不可拒绝的涌进,如何契合实际确保农民长远利益,实现村富、民富、企业富?郑各庄人的新土地思路,在他们“主动城市化”的探索中得到了有力验证。

用自己的双手消除城乡差别

缩小直至消除城乡差别,是中国农民的世代期盼。从早年艳羡城市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到现今渴望城市教育、交通、购物、医疗、通讯等多方面的发达便利,如今郑各庄的586户农民已是无所不具,很多方面甚至超过了城里。

三条公交线路、邮局、银行、超市相继进村,高标准中小学、幼儿园先后落成,地热供暖、24小时温泉统一入户,费用分别享受福利性减免,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全额报销学费、书本费,村民就业有保障,还有双份股权收益……

诸如此类的公共福利和公共服务,靠什么得以保障?靠集体经济创造的财富。财富是如何创造出来的?是郑各庄人敢于抢占发展先机,科学规划产业布局,用创新壮大自身实力的结果。正是有了持续增长的财力支撑,城乡差别的概念,在村民的眼里早已变得遥远陌生。

现在郑各庄实行的是“村企合一”型村庄经营模式,经济类型全部属于二、三产业,涵盖建筑建材、旅游休闲和大型酒店、会议会展、休闲娱乐。包括宏福集团辖属的15家全资企业和40家驻村合作企业,全部集聚在288.8公顷村庄地域之内,已经成为村民财富的可靠源头。黄福水说10年来郑各庄的产业主体从建筑施工拓展到工业,从工业拓展到服务业、再拓展到休闲产业、文化创意产业,已经形成了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两大门类、6大板块,不仅适应当代都市发展的需求,而且增强了村庄的抗风险能力和持续发展能力。

对什么是郑各庄最具城市标志的提问,黄福水略过投资几十亿的地上建筑不谈,只是报了个全村地下管网建设的投入金额———3.2亿元。

谈到“主动城市化”,黄福水感慨良多:“一个村庄城市化的实现,其基础设施、产业布局、人居安置必须到位,但巨大的投入靠政府给你优先解决,是不现实的。如果我们不按照主动城市化思路大胆创业,现在也许会像让政府头疼的不少城中村一样,成为整个城市化进程的拖累和包袱。”

其实郑各庄让政府感到轻松的,远不只是自己解决了1450名村民生计问题,更值得称道的是,他们在没有向政府伸手、坐等财政投资的情况下,还给政府带来了每年近亿元的税收,为周边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居住,吸引了大批高素质人口共同兴村创业。“让农民住得上楼,还要能养得起楼,不用去为水暖电气、孩子上学、老人养老等琐事发愁,只是我们主动城市化的部分好处。”黄福水谦逊地补充道。

面临的体制性困惑期待破解

在郑各庄,很多人这样评价黄福水:“有胆识、有魄力,思路快得让人跟不上。”黄福水却说:“不快的话机会跑掉了,如何对得起大家的信任。”他认为郑各庄现在的发展不能慢,慢就是倒退。他们5年后的目标是,全村资产要达到100亿元,在现有产业基础上还要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新建一个服务外包大厦,吸引那些世界级企业的白领员工进驻郑各庄,最终形成一个生态环境优美、高端产业联带、高素质人口集聚的花园型城市商务社区。

“城市新兴区域发展所必需的基础设施,目前在郑各庄已经非常完美,正是我们向更高水平发力的大好时机。但是受城乡二元体制限制,也使我们面临着新的发展瓶颈甚至困惑。其中最大的困惑就是村里的土地、设施不能实现真正的资本化,没法走出村庄进行市场融资。”黄福水说这是近两年凸显的最大苦恼。

黄福水认为,郑各庄是靠企业壮大、集体土地内部资本化带动起来的,但发展到目前的程度后,再完全依靠企业带动不仅难以承受,而且也不符合城市运营规律。他说如果政府能够出台一些相关政策,允许他们的集体土地享受类似国有土地的待遇,允许他们价值几十亿元的经济设施进入金融市场,通过资产抵押等形式让银行的钱进来,郑各庄的发展会更加快。他说,要是当初他们不采取主动城市化的发展方式,郑各庄只会是“城中村”顽症的翻版,只有等待政府巨额财政救治。而他们不仅没用政府一分钱投入,就完全靠自己实现了农村城市化,还为社会化解了上万人的就业压力,却因为一些政策层面的限制至今仍要孤军跋涉,实在感觉困惑难解。

但郑各庄人没有因此停顿脚步,而是继续主动出击寻求新的发展平台。黄福水说,今年村里的建筑业首次实现了走出国门,在非洲承揽一个104万平方米、总额35亿元的大型建筑项目,目前5亿元工程预付款已经到账,各项开工准备正在加紧进行。

“我们把村里百年以后的基础设施规划都想到了,发展自然不会慢下来,主动城市化这条路肯定会越走越宽的。”黄福水信心十足。

来源:网易博客  http://lxl023.blo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