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区动态 首页 > 信阳试验区 > 实验区动态

鄂豫皖三地联动共商建立大别山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

时间: 2017-05-17 16:01:55来源: 作者: 阅读:

鄂豫皖三地联动共商建立大别山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

王鲁峰

全国人大代表、信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郭瑞民和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乔新江在接受央视“两会”特别节目专访。

2012年3月5日,驻鄂豫皖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建议将大别山区振兴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这涉及河南省信阳市的10个县(市、区)。大别山区振兴,成了全国两会上广受关注的区域经济发展话题。

大别山区被誉为“红军摇篮、将军故乡”,横跨鄂豫皖三省,行政区域涉及六市、43个县市区(湖北省16个,河南省10个,安徽省17个),总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人口2180多万。

【代表建议】

希望帮大别山革命老区摆脱“发展塌陷”

信阳市市长郭瑞民提交了一份《关于国家设立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的建议》。

建议中称,驻鄂豫皖全国政协委员对大别山区扶贫开发工作的调研显示,2007年至2009年,29个老区县(市、区)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速大大低于三省同期的平均水平:人均生产总值均低于本省的下游水平,农民和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均低于全国和三省平均水平。同时,大别山区有24个全国扶贫开发重点县,7个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扶贫开发工作面临诸多困难和问题。

“要实现大别山革命老区尽快脱贫加速发展,保持革命老区社会稳定,必须把扶持大别山革命老区的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采取更加有力的扶持措施,帮助大别山革命老区摆脱‘发展塌陷’,实现跨越式发展。”郭瑞民说。

他认为,大别山老区与百色、延安、井冈山、遵义等革命老区相比,在基础设施、社会事业、产业结构、人民生活等方面有较大差距,已成为“一般发展带不动、常规政策难奏效”的特殊贫困区域。建立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就是把整个大别山区作为一个经济圈,实现大别山区连片集中开发,走出一条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跨区域合作的路子,这样也有利于发挥信阳位居中原经济区的前沿优势,在承接产业转移、促进大别山区振兴中发挥应有作用。而信阳,将在大别山区振兴中成为受益者,同时也是建设大别山区的中坚力量。

【联名提案】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促进大别山区振兴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陈世强老家在湖北麻城,但他的河南弘昌集团总部在信阳,两地同属大别山区。陈世强将“五云”、“龙潭·信阳红”卖向全国时,也盼望大别山区能发展起来。

2012年3月5日,陈世强和驻鄂豫皖的全国政协委员们一起,递交了一份提案——《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促进大别山区振兴发展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驻鄂全国政协委员召集人、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宋育英为第一提案人。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主席梁静等,也积极呼吁振兴大别山区。

【三省携手】

大别山区协同发展,红色、绿色旅游先行

两会之前,湖北、河南、安徽三省都相继出台了推进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相关意见,湖北省更是设立了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

在全国两会引起广泛关注之后,大别山区如何协同发展成为重要的课题。有学者建议,从红色旅游开始,逐步扩展到其他领域,不失为大别山区协同发展的最佳策略。

陈世强也建议,由国家旅游局牵头,组织鄂豫皖三省联合编制大别山区整体旅游发展规划,对大别山区的旅游资源进行整合,建立大别山区旅游经济圈。

【专家访谈】

大别山区振兴,造就中部经济圈普遍繁荣

罗天昊,区域经济专家,《大国诸城》一书作者。2011年12月17日,就曾发表文章呼吁《“红区”振兴,莫忘大别山》,建议河南、湖北、安徽应联手争取大别山区振兴,上升为国家战略。

本报记者书面专访了罗天昊。罗天昊认为,中国未来崛起的关键是中部崛起。大别山雄踞中原,在中国战略位置至关重要。振兴大别山区,不仅事关中部崛起,亦是改变中部各个区域之间各自为战格局,建立中国大中部经济圈的纽带。如将来大别山经济区能够在湖北、河南、安徽各造就几个区域性经济重镇,则可造就中部经济圈的普遍繁荣,彻底完成中国从外贸型大国向内需型大陆强国的转型。

新闻链接:

郭瑞民接受央视“两会”特别节目专访——农田水利建设惠信阳

信阳是个农业大市,也是国家粮食核心生产区之一,已连续8年实现粮食生产增产,连续6年实现粮食产量超百亿斤,特别是2011年,信阳粮食产量再创历史新高,达到了115.9亿斤。信阳的粮食总产量占河南省粮食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百分之一。也就是说,中国人吃的每100斤粮食中,就有1斤是我们信阳种植生产的。

  对此,央视节目主持人感到吃惊,为什么信阳粮食生产形势连续多年如此之好呢?郭瑞民代表说,除了良种、良法以外,水利的有效保障能力,可以说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信阳一直高度重视水利事业的发展,现在已经建成水库895个、灌区783个、机电井和提灌站15200处、塘堰坝25万处。正是这些农田水利设施作用的发挥,才使信阳的农业有了长足的发展。郭瑞民代表举例说,2007年,信阳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或者是说1954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洪涝灾害。灾害发生之后,我们就充分利用各种水利设施,抗击洪涝灾害,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当年的粮食产量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达到了106.3亿斤,创历史新高。去年,信阳遭受了1952年以来特大旱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启动了所有的能够提供水源的设施,供水9.3亿立方米,大概是正常年份的三倍,确保了粮食作物用水需求,去年粮食产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又创历史新高。

  央视节目主持人听后感到兴奋,问郭瑞民代表信阳的农田水利建设是如何起步的呢?郭瑞民代表说,信阳所处的淮河流域,历史上是一个水旱灾害频繁发生的地区,水多成灾,水少也成灾,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1951年,毛泽东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一场史无前例的新中国水利革命,就此拉开序幕。1955年,南湾水库竣工蓄水。如今的南湾水库已发展成为一座集防洪、灌溉、城市供水、发电、水产养殖、生态调控、旅游等功能于一体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可以说,建设南湾水库,不仅开启了信阳波澜壮阔的治水路,也为豫南大地赢得了“鱼米之乡”的美誉。南湾水库及其它治淮水利工程的建成,使信阳初步形成了具有防洪、排涝、灌溉、供水、环保、发电等多种功能的水利工程体系,“大雨大灾”得到初步控制,“小雨小灾、无雨旱灾”得到有效解决,可以说,变“水害”为“水利”。

  近几年全国部分地区持续干旱,河南也在其中。在这种情况下,信阳人又是如何应对的呢?对央视节目主持人提出的这一问题,郭瑞民代表说,这几年,信阳和全国一样,都面临着干旱的威胁。对此,我们一直采取“增、打、提、蓄、引、管、节”等多项措施,积极抗旱,取得良好效果。“增”,就是开展人工增雨作业;“打”,就是在适宜井灌地区打井;“提”,就是提水,留住过境水;“蓄”,就是加强塘堰坝等小型蓄水工程改造,增加蓄水量;“引”,就是通过开挖渠道,引山间泉水;“管”,就是加强大中小型水库及其它水源的管理调度;“节”,就是建设节水灌溉工程,节约用水。通过这些措施,确保抗旱用水。

  农田灌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看起来是件小事,实际上是件大事,因为涉及到那里的农民增收问题、幸福问题,也关系到国家水利建设是否惠及每一个角落的问题。对此,郭瑞民代表说,灌区灌溉从水库到田间,有“干、支、斗、农、毛”五级渠系,形成一个完整的农田灌溉网络。如果把干、支渠比作农田灌溉的“动脉”,那么,农、毛渠就是农田灌溉的“毛细血管”,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就是要打通农田灌溉的“毛细血管”。为让农田灌溉的“毛细血管”都畅通无阻,我们进行了很多有益尝试,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投入上,我们通过争取中央和省投资,加大市、县各级财政投入,吸引用水户自筹资金投入,拓展农田水利建设的投融资渠道,形成了以财政投入为主的多元化投入机制;在建设上,我们坚持以项目作为支撑,通过“以奖代补”、招商引资、“回归工程”等多种形式,引导、带动广大农户积极投身小型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在管理上,我们从改革产权制度入手,对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实行拍卖、租赁、承包,解决了小型农田水利工程责权不明、管理不善的问题;在使用上,我们通过建立完善农民用水户协会组织,走“灌区+协会+农户”路子,全市建立了393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参与农户53.7万户,管理灌溉面积近300万亩,协会充分发挥了组织协调作用,保证这些水利设施发挥应有作用。

  通过“农民用水协会”,“让群众用上‘明白水’”。两位农民介绍后,郭瑞民代表说,目前,信阳正在进行农业灌溉用水补贴的试点。比如商城县已在去年将县内两大灌区的农业水费中的基本水费纳入了县级财政预算,实行了农业灌溉用水补贴。随着市县财政收入的增加,我们将逐步把农业水费中的基本水费全部纳入财政补贴范围。

  对信阳农田水利建设的未来,郭瑞民代表说,要全力建好出山店水库工程,这是信阳几代人的梦想。让我们高兴的是,出山店水库工程,在2011年7月份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工程建设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850万信阳人特别兴奋。出山店水库是一项防洪兴利的重要工程,是一项抗灾富民的民生工程。它建成后将彻底改写淮河干流上游没有洪水控制工程的历史,再加上淮干一般性堤防加固,可使淮河干流王家坝以上防洪标准由目前不足10年一遇提高到20年一遇,防洪减灾灌溉兴利效益巨大。

乔新江就信阳解决“病险水库”问题与央视节目主持人进行了交流。乔新江说,近年来,信阳抢抓国家加大水利投入的机遇,投资25亿元,对包括南湾水库在内的190座水库实施了除险加固,新增和恢复水库库容18.5亿立方米;对大型灌区实施了64期的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新增灌溉面积40万亩,改善灌溉面积210万亩;对全市4条中小河流实施了治理,行洪能力进一步增强。

(记者 姚广义)

来源:《大河报》和《信仰日报》2012-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