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文集 首页 > 学者文集

构建新型城镇化引领的长效机制

时间: 2017-05-08 14:12:42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作者: 张冬平阅读:

构建新型城镇化引领的长效机制

河南农业大学农业政策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张冬平

河南省九次党代会提出,建设中原经济区,要持续探索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新型农业现代化“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走好这条路子,必须充分发挥新型城镇化的引领作用、新型工业化的主导作用、新型农业现代化的基础作用。

以新型城镇化引领是必然选择

国际经济发展经验表明,从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发展的规律,是工业化带动农业劳动力转移,农业劳动力转移促使城市化发展。我国发达地区的城市化道路也是按照这样的路径发展。广东、浙江等发达省份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后,耕地面积减少、粮食产量下降,由粮食主产区变为粮食主销区。

河南经济发展起步较晚,工业化进程中的诸多制约因素,需要以新型城镇化作引领:

第一,耕地资源严格受到控制。与改革初期相比,工业用地和建设用地受到国家严格控制,建设用地刚性需求与保护耕地硬性约束的矛盾日益突出,传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空间受到限制。必须以新型城镇化的方式解决“三化”发展的空间问题。

第二,农村剩余劳动力资源减少。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是由欠发达地区提供源源不断的农业剩余劳动力。河南是后发展地区,只能利用本地农业劳动力资源,且剩余劳动力资源已处于短缺状态。新型城镇化为工业化的发展提供了一条新的劳动力资源解决方式,减低劳动力从业成本,并可以进行兼业发展。

第三,现有户籍制度带来巨大社会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农业劳动力转移了约2.3亿,长期的城乡分割体制,使得城市和农村在社会各方面形成鸿沟。而户籍制度改革短时期内难有大的突破,农民进城仅仅是没有城市身份的打工者。老一代农民工的问题还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又大量成长,由农民工引发的社会矛盾积累越来越多。总结发达地区农民工问题,“三化”协调发展应该避免这种矛盾的进一步发展。

第四,城乡分割发展形成社会不公。城市化进程导致中心城市规模无限扩大。城市规模越庞大,在现有体制下,城市与农村的发展差距也越大,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导致社会矛盾剧增。利用新型城镇化引领产业合理布局,城市发展合理布局,可形成社会均衡发展态势,促进社会公平化。

第五,城市住房带来较大压力。农民向城市转移,还需要增加大量住房。高昂的房价使大多数农民工难以承受,只能生活在城市的贫民窟中。建立农村社区不仅可以节约城市大量住房用地,还可以解决城市住房价格昂贵给农民工生活带来的压力,提高生活的幸福指数。

正是这些制约因素的存在,我国工业化发展道路必然由城市化向城镇化扩展,再由城镇化向新型城镇化扩展。

河南亟待破解“三化”协调发展难题

中原经济区建设的前提是不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三化”协调科学发展道路。经济发展初期,农村农业的生产三要素(资金、劳力、土地)必然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和工业,河南的经济发展同样存在这种现象,需要破解:

一是农业生产能力高,农民收入低。河南以占全国6.5%的耕地生产出9.9%的粮食,粮食生产亩净利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每亩耕地的农业增加值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23倍,粮食生产效益较高。但是,2010年河南农民的人均纯收入为全国平均水平的93.3%。分析收入的构成,我们发现河南农民的家庭经营收入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14倍,而工资性收入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80%,财产性收入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9.3%(全国倒数第三),转移性收入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61.9%(全国倒数第一)。

这说明,河南的农业现代化进程与全国相比处于先进地位,核心问题是农民收入低,河南农民收入主要来自家庭经营收入,约占收入的60%,而家庭经营收入中50%来自于农业收入,粮食又占农业收入的30%。非农之外的收入相对较低,工资性收入缺乏,表明地方工业化程度低,农民兼业困难;农民财产性收入少,即地方城市化水平低,农民资产难以变为资本收入;转移性收入低,说明地方政府财政对农民补贴能力弱。归根结蒂是地方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不高制约着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二是工业比重高,城镇化程度低。国际上衡量工业化程度,主要经济指标有四项:人均生产总值、工业化率、三次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城市化率。2010年河南人均GDP 是全国平均水平的73%,全国排名第21位。工业化率,河南为57.3%全国排名第1位,比全国平均水平高7.3个百分点,但是,河南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全国倒数第1,仅占28.6%,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城市化水平。河南城镇化率为38.8%,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1.2个百分点,城镇化水平较低。

2010年全国百强市河南入围的有11个城市(郑州、洛阳、南阳、许昌、平顶山、安阳、焦作、周口、商丘、新乡、信阳),占总数的11%;全国百强县河南仅有巩义和偃师入围,占2%;全国千强镇河南没有一个乡镇入围。

这表明,河南省不仅城镇化率低,城镇化水平滞后于工业化,而且发展不平衡,大中城市相对发展较快,县域经济和乡镇发展相对滞后。

按照工业化程度判断,我们已经进入半工业化后期,城镇化应该达到60%左右,但是我们现在不到40%,城镇化水平严重滞后工业化发展,城镇化的滞后又导致农业现代化滞后,农业结构比重高于国际工业化初期水平,农业现代化发展既滞后于工业化,也滞后于城镇化,“三化”发展不协调。

因此,我们的农业现代化需要提高农民收入,工业化发展需要重心下移,城镇化发展需要提高水平和质量。

建议从政策上建立长效机制

根据不同层次的城镇化内容,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对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的发展应以市场调节为主对资源进行配置,政府加强监管和调控;小城镇和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必须采取政府推动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方式进行配置资源。新型城镇化引领的“三化”协调发展难点和重点在于小城镇和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是否能够持续、是否具有生命力,也是河南“三化”协调发展的关键所在,为此建议如下:

第一,新型城镇化规划先行。对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农村社区进行远期统筹规划和布局,建设规模和产业布局进行合理安排。首先对中原城市群的建设规模、基本定位进行规划,形成多中心的城镇化格局,对小城市、小城镇和农村社区进行有效辐射,带动其经济社会发展;其次对中心城市的卫星城镇进行合理布局规划,使区域间能够均衡发展;再次对城镇周边的农村社区发展进行规划,力求达到农村区域的全覆盖,成为城乡一体化网状发展的结点。

第二,新型城镇化与现代产业体系构建紧密结合。设立地方性法规,对主导产业的区域性布局进行政府干预,设立区域性企业准入标准,中心城市和中原城市群重点发展现代物流业、旅游业、金融业、房地产业、信息服务业、会展业以及高新技术产业汽车制造业、电子信息产业等,县镇以及新型农村社区产业重点以装备制造业和食品工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为主并对小城镇和新型农村社区的工业项目实行优惠政策。

第三,加大对小城镇和农村社区的公共服务项目的转移支付,提高公益事业水平。将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纳入国家支持粮食和农业发展的大局之中,争取国家财政资金对新型农村社区公共服务项目的投资。

第四,建立小城镇和农村社区一体化管理制度。在小城镇和农村社区实行城乡一体化的社会管理模式、城乡一体化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城区和社区一体化的公共设施建设等。

第五,深入探索农村社区建设与农业现代化和工业化互动发展模式。从政策和法律上进行制度设计,使农村资源转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股权、股权变收益,强化土地流转与农业产业体系建设相结合,建立农业生产要素回流机制,健全农村市场体系和农产品物流体系,使新型城镇化发展具有活力和持久力。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2011-12-21